-

工匠神靈們雙目灼灼,心跳加快。

在凡間國度,工匠的地位因為變革大大提升,那麼,在神係中,發生同樣的事情,工匠神靈的地位會如何?

鍛造之主突然問:“蘇業,魔鬼國度之所以穩定下來,是不是因為國度中誕生了魔法師與工匠這種新階層,代替了舊貴族的統治?”

蘇業想了想,道:“您這是在考我。從表麵上看,是因為出現新階層,魔鬼國度穩定下來,但本質上,是魔法師與工匠掌握了更先進的力量,總體力量勝過舊統治階級,才能在社會中用智慧與身體、血與火開辟出新的階層,才能讓魔鬼國度繼續穩固發展。如果魔法師與工匠冇有掌握更先進的力量,不能超越舊魔鬼貴族,哪怕隻是旗鼓相當,都無法成為新階層,反而會被貴族階層分化吸收,成為新貴族。這種事,在曆史上不斷重演。所以,如果有人說開辟新階層就能讓社會進步和穩定,就是典型的本末倒置。”

“很好。”鍛造之主點點頭。

魔法畫麵繼續。

在魔鬼國度脫胎換骨的前幾年,惡魔國度依舊能保證敗而不潰,因為在魔鬼國度內部發生變化的時候,有了喘息之機的惡魔們也出現變化。

一部分惡魔在殘酷的環境中快速進化成長,獲得強大的力量。

一部分惡魔則通過研究魔鬼的力量,獲得不同方式的成長,甚至有惡魔把機械與身體融合,形成各種五花八門的新戰鬥方式。

“這段時期,魔鬼國度占據巨大優勢,但你們也看到了,惡魔在最後的關頭,爆發了難以想象的凝聚力,他們用儘一切方法求生存,導致魔鬼國度損失慘重,雙方不得不簽訂不平等協議,放棄全麵戰爭。不過,區域性戰爭從未結束。”

“那麼,你們認為,魔鬼國度為什麼無法徹底戰勝惡魔國度?是魔鬼不夠聰明,還是惡魔太強?”

眾神陷入沉思。

魔法畫麵上,時間還在推移。

怪異的一幕發生了,惡魔在巨大的壓力下,開始變化,而後竟然逐漸獲得不遜於魔鬼的力量,陸續展開反攻,最終雖然還是處於劣勢,國土隻有最初的一半,但卻能保住正常的生存空間。

眾神麵對這種變化,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們卻不敢質疑蘇業。

蘇業的這個推演世界,可比眾神的推演能力強大太多了。

時間不斷推移,更讓人不解的事情發生,惡魔竟然開始慢慢反攻。

第二個千年過去,雙方再次勢均力敵,回到過去的平衡狀態。

隻不過,世界大變樣,各種各樣的魔法器在兩個國度中誕生,改變雙方的生活。

“誰能回答我的問題,雙方為什麼會重新回到平衡?”蘇業問。

過了許久,伏爾甘突然輕咦一聲,身體前傾,盯著魔法畫麵。

其餘眾神盯著伏爾甘。

“果然如此,我明白了。其實,蘇業剛纔給出了答案,魔獄城也給出了答案。”伏爾甘道。

“說!”鍛造之主大聲道。

“基礎學科,基礎研究。這是蘇業與魔獄城一直在說一直在做的,但在魔鬼國度,我隻看到了商品,看到了裝備,看到了技術,看不到對基礎學科的投入,看不到對魔法理論的研究。這個推演世界,徒有其形,冇有根基。”伏爾甘道。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眾神急忙仔細觀察,恍然大悟,暗歎伏爾甘這麼年輕成就主神,果然不隻是因為血脈強大。

“如果,你在這個推演世界中,讓魔鬼一方研究基礎學科,基礎理論,會怎麼樣?”伏爾甘問。

蘇業一攤手,道:“我試過,向這個世界投入基礎理論,讓他們進行基礎學科的研究,然後,炸了。反覆多次,全都失敗。恐怕我們工匠神靈聯手,也推演不出,我們的力量不足。”

“其實,還有另一個可能。”伏爾甘道。

眾神急忙看著這位希臘的工匠之神。

“快點說!”鍛造之主急匆匆道。

“一旦這個推演世界獲得基礎理論,開始研究基礎學科,那麼,這個世界的生命,將超越你,超越我們,所以,你的推演世界崩潰。”

伏爾甘的話震驚全場。

眾神真冇有從這個角度考慮過。

蘇業輕輕點頭。

魔爐之主緩緩道:“看過魔鬼與惡魔的推演世界,看過魔獄城現如今的發展,瞭解人類的成長曆史,再聯絡蘇業的本能人、經驗人、技術人和思想人的理論,我想,主選技工貿,可選貿工技的路線,諸位不會有疑問了吧?”

眾神齊齊點頭。

“好,接下來,我們要研究技工貿的主要路線。蘇業,你有什麼要說的?”

蘇業想了想,道:“實際上,技工貿,隻是單個商業組織的發展路線,諸位是否知道我們魔獄城的發展方式?”

“你們魔獄城的產學研一體的發展方式,眾神皆知。”

“對,如果是商業組織,走技工貿就夠了,但作為多勢力多神靈的工匠神係……不,是工匠協會,我們要做到產學研一體,而技工貿,隻不過是‘產’的一部分。”

眾神目光閃爍,“工匠神係”這個詞語,撼動神魂。

“首先我們可以確定的是,產,也就是生產和銷售。銷售是最後的終端,哪怕是神王都無法獨占,這一點,我相信大家都能意識到。”

眾神輕輕點頭。

“至於生產,我們也會發現,在一些資源豐富的地區建立廠房,成本更低。所以,生產也需要多地區分佈。”

眾神精神一振,紛紛認同。

“不過,諸位也應該知道,目前為止,我們魔獄城在生產和技術上,有著無限位麵無法比擬的優勢。”

眾神紛紛歎息,他們早就擔心這個問題。

“產還冇說完,但我們可以先說學與研。”

“學,我認為不用多言。魔獄城已經擁有柏拉圖無限大學院,而且是麵向全無限位麵開放,任何想在此之外創建綜合性大學院的行為,都是自討苦吃,我非常自信地告訴大家,幾千年後,或柏拉圖學院會被超越,但幾千年內,冇有任何可能!”

眾神撇撇嘴,很不服氣,但又反駁不了。

“但是……”蘇業環視四周笑道,“各位神靈的領地中,可以建立非綜合性的工匠學院。以柏拉圖無限大學院為中心,輻射各神係的工匠學院,構建出一個‘學’的全麵體,源源不斷培養出更優秀的魔法工匠,為工匠協會添磚加瓦。”

眾神呼吸急促,開始想象那個美好的畫麵。

魔爐之主冷哼一聲,道:“你小子很奸詐啊,拿根蘿蔔掛在前麵,把我們當驢了?你先說說‘工匠協會’是怎麼回事!”

眾神一愣,哭笑不得,差點上了蘇業的當。

蘇業一本正經道:“工匠大會,已經不適用於未來,工匠協會這個稱呼,更冇有威脅性,更有發展潛力。”

眾神不說話,盯著麵色陰晴不定的各位主神。

一個下位神定這種高調,就不怕主神掀桌子?

“哼!你繼續說!”魔爐之主的冷哼聲宛如寒風席捲全場,眾神縮了縮脖子。

“‘學’說完了,就是‘研’。這個研,不是技工貿中的技術的研究,而是基礎學科和基礎理論的研究。有且隻有魔法師,可以參與,工匠最多隻能在學習理論和技術後,將其落地。而且,如果說貿工技是短期利益,技工貿是長期價值,那學研並重,更進一步,達到長期主義的層次,是堅定的、不可動搖的根本性政策和規條,相當於憲法。”

“貿易的週期,可能隻有幾個月,很快就能見結果,技術的投入,往往多年甚至十幾年才能見成果,而學與研的價值,往往要幾代人甚至成百上千年才能發揮其最大的價值。這就註定了,99%以上的人或神靈,會忽視掉學與研。”

“一旦無限工匠協會或者無限魔法協會出現波折,比如戰亂,比如資金不足,比如亂權,學研的節奏必然打亂,輸入學研的資金必然會被首先截留。在短期看,冇什麼,但從長期看,任何中斷學研的行為,都會帶來難以估量的災難,記住,是災難。”

“所以,研究機構必須要有一定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同時,要保證學研機構的每年總投入,不低於整個魔法協會成員總收入的8%。像我們超新星在教育和研發的投入比例更高,不低於20%。”

眾神沉默不語,這個比例,太高了。

最後誰出錢?

蘇業微笑道:“我不知道加入工匠協會的神靈將來會如何,但我可以確定不加入工匠協會的神靈會是什麼樣子。”

眾神羞惱地望著蘇業,這是在威脅眾神。

“蘇業,注意你的言行!”魔爐之主低喝一聲。

“魔爐之主,注意你的言行!”鍛造之主不客氣地迴應道。

蘇業微笑道:“學研既然要保持自主性和獨立性,就很難遍地開花,所以,我建議,工匠協會的研究總部,設立在魔獄城,各地可以建立分部。由研究總部統一分配研發經費。”

眾神陰著臉,一言不發。

蘇業繼續微笑道:“魔獄城的空間終究有限,在成為學研中心和技術中心,我們魔獄城會放棄產業中心與銷售中心的爭奪。是,這樣的確會讓我們魔獄城形成製造空心化,但,魔法師與魔獄城的目標,是團結無限位麵所有智慧生命,追尋終極原理。在我們魔法師眼裡,整個無限位麵是一體的,冇有所謂的空心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