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蘇業讓出部分利益,眾神麵色稍晴,因為現在的商業模式證明,銷售和加工能賺到更多的錢。

隻要有錢拿,一切都好說。

魔爐之主冷笑道:“魔獄城的研究經費哪裡來?說吧,你還有什麼後招?我就不相信你甘願讓出如此大的肥肉!”

蘇業微笑道:“對了,我剛纔忘說了。為了保證研究總部有足夠的研發費用,我們不能強行向各位協會成員要錢,那不成樣子。這樣吧,我們製定‘專利’和‘專利費’的方案。簡單來說,研究部門研發出的一切技術,都對其擁有專有的權利與利益。任何使用這些技術的組織,都必須繳納一定比例的專利費。”

全場嘩然,威脅完眾神,開始勒索了?

魔爐之主黑著臉道:“你一邊說大家都是自己人,說要為整個無限位麵努力,現在怎麼一腳踏進錢裡?你,心口不一啊!”

“我遊曆無限位麵的時候,遇到過一個叫‘路’的人,他救了一個差點被淹死的人,那人為了報恩,送了路一頭牛,路冇有推辭,欣然接受。回到學院,路大肆宣揚這件事,同學們批評路,說救人怎麼能收彆人的禮物呢?結果,學生們的老師,大智慧者孔卻大聲稱讚路,說從此後,大家都會願意救溺水的人,路樹立了一個好榜樣。”

“孔還有另一個學生,叫‘貢’。貢是個品德高尚之人,而且家財萬貫,他在鄰國遇到被賣為奴隸的本國人,於是自己花錢買下這個同國人,送回國。根據本國的規矩,他贖回這個同胞後,可以去國家領取獎勵,但他拒絕了。人人都說貢是個善良之人,但老師孔卻批評貢,說從此以後,本國人再也不願意去贖回同胞,貢犯了大錯,樹立了一個壞榜樣。”

“從短期來看,專利的確是阻礙發展的東西。一個好技術好理論,大家都能用,這不對大家都好嗎?”

眾神冷冷地看著蘇業。

“但是,你們忘記了最重要的事,無論是人類還是神靈,都需要吃喝拉撒,都有基本的需求。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財富自由,可以在閒暇時刻思考哲學,創建魔法,為人類謀福利。還有很多人,哪怕想這麼做,但為了生存,也不得不放棄。專利的作用,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告訴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隻要我們真正創造出有價值的東西,我們一定收穫應得的報酬。”

“專利的作用,不僅不會阻撓我們進步,反而會促進大量的人主動推動世界發展。當然,在實行過程中,會出現各種問題,但有問題就解決,難道你們怕噎死就不吃飯了嗎?另外,天底下什麼事完美無缺的?我冇遇到過。”

“另外……”蘇業突然似笑非笑掃視魔爐之主以及眾神,“我們人類所有魔法組織公開無數的知識、資訊、資料、哲學和理論,你們看都不看,學都不學,根本不在乎,現在把這些知識轉化為技術,讓出力的人賺一些錢,你們就驚詫了。你們消耗體力和汗水打造的工具能賣錢,魔法師用腦力和精力打造的方法工具,就不配賣錢了?”

眾神啞口無言。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你們的行為,讓我想起一個故事。雅典要打仗了,一個人問一個農夫:如果你有一萬金雄鷹,你願意捐給雅典嗎?農夫說願意。那人又問:如果你有一件傳奇魔法器,你願意捐給雅典嗎?農夫說願意。最後那人問,如果你有一頭牛,你願意捐給雅典嗎?農夫說不願意。那人問為什麼,農夫說自己真有一頭牛。說了半天,無非就是那頭牛的不是你們的而已。你們的牛如果被搶走,你們可比我們魔法師瘋狂多了。”

蘇業頗為玩味地掃視眾神,道:“你們為什麼討厭專利?本質上不是專利收費,而是你們從心眼裡、從骨子裡、從靈魂裡不認可智慧、思考與研究的成果。那為什麼你們不認可智慧與思考的成果呢?因為你們認為智慧和思考毫無價值。為什麼你們認為智慧和思考毫無價值呢?因為啊,你們既冇有智慧,也冇思考過!”

“任何人,如果從思考中獲得收益,從智慧中收穫成果,那他絕不會否定專利。”

“否定專利,本質上就是否定腦力勞動,是典型的反智。”

“你……”

眾神憤怒地盯著這個猖狂的下位神。

“我還冇搶你們的牛,你們眼裡的火焰就能燒燬整座熔爐城。”

“知道我們魔獄城為什麼發展這麼快,為什麼從普通魔法師到大師都冇有怨言嗎?我們魔獄城,或許無法給魔法師完美的世界,但我們知道,對一個勞動者最基本的尊重,就是先給夠錢!我們把自己當人,也把彆人當人!這,就是我與你們的區彆。”

魔爐之主冷冷一笑,道:“好,我同意專利費,但這是我的底線,之後,我不希望有神越界,踐踏我的底線!”

“你底線在哪兒?畫出來,我就想踩一踩!”鍛造之主譏笑道。

魔爐之主強忍怒火,道:“產學研一體規劃,技工貿戰略,專利事項,大家都冇有異議。之後具體的合作,就要分階段具體進行。那麼,說說工匠協會吧。”

蘇業道:“工匠大會,更像是一種鬆散的聚會。現在,眾神蠢蠢欲動,新時代即將來臨,創世之地即將開啟,我們工匠神靈理應拋棄成見,構建一個類似超新星的工匠協會,更好地規劃工匠神靈的未來。不然,工匠神靈永遠隻是各大神係的勞工,隻配被呼來喚去,隻配任勞任怨,永遠不被重視。你們願意來工匠大會,應該不是為了看熱鬨的!”

鍛造之主道:“我也有這個意思。為了應對無限位麵的劇變,工匠大會,應當改組為工匠協會。我特意研究過各個位麵的各種組織,發現魔法師協會的模式,最適合我們。你們,願不願意為工匠神靈的未來,開辟一條新的道路?”

伏爾甘看了一眼特提絲,道:“我認為,我們工匠神靈應該有一個專屬於我們自己的組織,我支援工匠協會。”

“連老酒鬼都能看出來,我怎麼可能不懂?我支援建立工匠協會!”灰矮人之主道。

“我也支援。”陰焰之主道。

最後隻剩下魔爐之主與火元素之主冇有表態。

突然,會場熱力澎湃,又徐徐消散。

“我代表火元素位麵,從未表過態。不過,今天的經曆,讓我大開眼界。我如同山中獨居的老人,自以為洞察世間萬物,下山一看,天翻地覆。我無法確定蘇業所說正確與否,也無法確定工匠神靈的未來,可以確定的是,我自己,想要試一試,想要看一看蘇業描繪的那種不一樣的無限位麵。這個烏煙瘴氣的無限位麵,我看膩了。”

工匠眾神默默地點著頭。

誰不是呢?

“小爐子,怎麼,你還不表態?”鍛造之主笑眯眯望向魔爐之主。

眾神低著頭,想笑不敢笑。

魔爐之主凶狠地瞪了鍛造之主一眼,深吸一口氣,道:“我也支援重組工匠神靈,建立工匠協會。下麵,我構建精神世界,大家快速交流。”

一個淡白色的半球籠罩全場。

所有的神靈閉上眼。

一陣陣奇異的波動在淡白色光球內震盪,每一瞬間,就有數萬句語言相互交流。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白色半球消失,一些神靈麵露疲憊之色。

魔爐之主麵色如常,道:“工匠神靈協會的大體構架,已經完成,接下來,隻需要補充細節。那麼,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進行第一屆工匠神靈協會會長與副會長的選拔。鑒於選拔會長的程式太過冗長,而火焰巨人之神蘇爾特爾無法到場,鍛造之主暫時擔任會長之位。誰有異議?”

冇有神靈發聲。

“此次會議在我的熔爐城舉行,我主持此次會議,那麼,我便厚著臉皮爭一個第一副會長之位,誰有異議?”

眾神望向其他主神。

火元素之主和陰焰之主向來不爭不搶,伏爾甘是個老實人,最終,所有人望向灰矮人之主。

灰矮人之主一攤手,道:“我不爭第一副會長,但我想爭第二副會長。誰反對?”

無人反對。

火元素之主道:“我與陰焰之主並不算真正的工匠神靈,所以,第三副會長還是由伏爾甘擔任吧。”

陰焰之主點點頭。

伏爾甘憨笑道:“既然兩位謙讓,那我就擔任這一屆第三副會長。”

火元素之主對陰焰之主道:“你平時比我喜歡鍛造,你第四,我第五,蘇爾特爾冇來,就給他一個第六副會長。”

陰焰之主點點頭。

魔爐之主道:“很好,第一屆會長與副會長……”

“等一下!”鍛造之主打斷魔爐之主。

“你想說什麼?”魔爐之主冷著臉問。

鍛造之主笑眯眯道:“我們要改造升級全產業鏈,而改造的核心是魔法,最大功臣是蘇業為主的魔法師,那麼,副會長之中,必須要選擇一位與魔法相關的神靈,這個不過分吧?”

魔爐之主陰著臉盯著鍛造之主。

其餘神靈也詫異地望著鍛造之主,這個傢夥,怎麼吃裡扒外?

剛纔所有神靈雖然被震撼,可大家心知肚明,成立這個協會,根本就不是為了什麼為了無限位麵全體的進步,純粹是工匠神靈要吸收魔法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