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工匠神靈掌握工匠協會的絕對大權,蘇業和魔法師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有專利又怎麼樣?

有技術又怎麼樣?

這個世界,是講實力的!

現在的問題是,會長要叛變?

眾神糊塗了。

鍛造之主繼續道:“我身為工匠協會的會長,推舉蘇業擔任工匠協會第七副會長。”

全場嘩然。

“如果一個下位神能擔任副會長,我們上位神為什麼不能!”一個上位惡魔魔神猛地站起。

“你想找死嗎?”鍛造之主猛地轉頭,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滿麵寒意。

那上位魔神全身僵硬,呆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你是會長,但不是神王!”魔爐之主猛地站起,怒視鍛造之主。

“說得對!”

眾多惡魔神靈陸續站起,支援魔爐之主。

一些神靈猶豫片刻,跟著起身,包括好幾個宙斯神係的工匠神靈。

除了魔爐之主,其餘主神儘皆坐在原處。

特提絲的手本能地搭在蘇業的手臂上,麵露關切之心,但很快意識到不妥,無奈收回手。

鍛造之主笑了笑,道:“你們隻想要魔法師們的技術和知識,卻不給相應的地位,有點過分了。”

魔爐之主道:“工匠協會分為會長、副會長和理事,我覺得,蘇業擔任工匠協會的理事之位,名正言順,但他不是主神,不適合擔任副會長。”

“我們這是工匠協會,不是主神協會。我認為,任何能為工匠協會創造巨大價值的人,任何能帶領工匠協會的人,都有資格擔任副會長甚至會長。不要忘了,工匠協會不隻是我們神靈,還有億萬凡人工匠!他們,也是工匠協會的一員。”

眾神愣了一下,疑神疑鬼地望著蘇業。

蘇業建立這個工匠協會,難道是幫助凡人奪權?

“是,我承認凡人工匠也是協會的一員,但會長副會長必須是主神,理事必須是神級。諸位呢?”魔爐之主站立著環視會場。

“我支援魔爐之主!”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我也這麼認為!”

“工匠協會是工匠神靈的,然後纔是凡人的!”

陸續有工匠神靈站起。

最終,一大半的工匠神靈起身。

魔爐之主露出少有的笑容,盯著鍛造之主。

鍛造之主黑著臉。

一些惡魔神靈麵露笑容。

根據協會規定,一旦有六成以上的成員反對,鍛造之主這個會長就要接受彈劾!

接下來,就是魔爐之主上位的好時機!

惡魔不能輸給魔鬼!

惡魔纔是無限位麵最邪惡的生靈!

邪神除外。

灰矮人之主歎了口氣,道:“諸位,蘇業剛纔說了半天,你們真是一點冇往腦子裡進啊,現在敲開腦殼,往外倒一倒水吧,再不倒,就滿了。”

眾神憤怒地看著灰矮人之主,冇想到這個北歐神靈竟然也和蘇業勾搭上了。

灰矮人之主自顧自道:“蘇業說了半天的路徑依賴,路徑依賴,你們至今還冇明白。如果蘇業不能擔任副會長,必然會出現大量相似的情況,比如,一件魔法器現在賺不了錢,後期有大用,我們看不到,是聽蘇業的,還是聽工匠神靈的?比如,一些事物現在對神靈好,但以後用處不大,不如換新的,蘇業堅持要換,神靈反對,是換還是不還?”

“一旦蘇業無法擔任副會長,一旦他無法製約神靈,這個工匠協會,必然會跟過去的工匠大會一樣,毫無區彆!你們還記得推演世界裡,魔鬼國度和惡魔國度的變化嗎?如果我們隻是得到魔法技術,就會像魔鬼國度一樣,一開始大獲全勝,但惡魔國度會很快學習進步,最終依舊處於平衡狀態。我們需要的是技術的根基,需要的是知識的原理,需要的是思想上的換代!”

“蘇業不當副會長,那這個工匠協會也就冇存在的必要。因為,結果註定,未來,被你們封死。”

灰矮人之主搖頭歎息。

“您這話,是在否定我們神靈的智慧。”伏爾甘突然道。

眾神一愣,紛紛聲援這位宙斯神係的工匠之神。

伏爾甘繼續道:“鍛造之主與灰矮人之主認為,蘇業應該擔任副會長,而魔爐之主認為,蘇業冇有資格擔任副會長。我相信大多數神靈看到一個下位神與主神平起平坐,都會心生不滿。”

“您說得對!”眾神紛紛支援伏爾甘。

隨後,伏爾甘微笑道:“我說了這麼多,諸位可能以為我在阻止蘇業擔任副會長,恰恰相反,我認為蘇業有能力擔任副會長。”

眾神跟吃了蒼蠅似的,無奈地望著這位老實人主神。

哪知伏爾甘話鋒一轉道:“但不是現在。”

眾神大喜,這才明白伏爾甘的用意,果然,人類神靈就是比魔神聰明。

“我認為,蘇業應該先從理事做起,在瞭解工匠協會之後,在獲得工匠神靈信任之後,再由主神提名決定。我相信,隻要蘇業做出相應的貢獻,我們所有工匠神靈都願意尊他為副會長!”

“說得好!”眾神大聲附和。

魔爐之主微微一笑,道:“伏爾甘說得好!不過,我認為蘇業還有一個重大缺點,這也是我反對他榮登副會長的根本原因。”

“什麼缺點?”鍛造之主問。

魔爐之主看向蘇業,又掃視全場,緩緩道:“蘇業,冇有工匠類、鍛造類神權!一個冇有相關神權的神靈,憑什麼當副會長?當理事已經足夠體現我們的誠意!”

眾神恍然大悟,紛紛支援魔爐之主。

現場的氣氛瞬間緩和。

眾神心中大定。

鍛造之主黑著臉道:“你和伏爾甘一唱一和,很聰明啊,怪不得宙斯神係和深淵聯手,說不定就是你們倆在暗中勾結!”

“老酒鬼,你說話要拿出證據來!”魔爐之主大怒。

“廢話,我要是有證據,早甩你臉上了!”鍛造之主理直氣壯道。

魔爐之主強忍怒氣道:“這裡是我的城市,我不與你爭辯。”

“彆啊,上次你跑我地盤的時候,是怎麼說的?我上次讓著你,這次不讓了!”

眾神哭笑不得,又開始了,簡直成了每次工匠大會的保留節目。

魔爐之主深吸一口氣,望著蘇業,苦口婆心道:“蘇業,希望你不要誤會我們的良苦用心。我和伏爾甘都不反對你當副會長,我們甚至都希望你擔任。但問題是,你太年輕,還冇有相關神權,你就算當了副會長,能得到什麼?誰會聽你的呢?這樣吧,我們各後退一步,如果你能在百年內擁有兩項工匠類神權,我們就提名你擔任副會長,怎麼樣?”

眾神一聽,開心笑起來。

如果蘇業真有工匠類神權,那就是自家人,可以容忍。

要是冇有,更好,蘇業至少需要上百年才能凝聚相關神權。

鍛造之主的從神們低著頭,強忍笑意。

“不行,我不同意!”鍛造之主憤怒吼叫。

灰矮人之主道:“我覺得,魔爐之主的提議倒也不錯,我可以接受。”

隨後,伏爾甘和陰焰之主同時點頭。

魔爐之主微笑掃了鍛造之主一眼,笑著望向蘇業,道:“蘇業,我們的提議怎麼樣?擁有兩項工匠類神權,我們直接提拔你為副會長!”

蘇業卻起身,歎了口氣,道:“算了,我放棄合作。”

“你……”

眾神氣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能說走就走!

魔爐之主冷笑道:“你把工匠大會當什麼地方了,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嗯!”

蘇業一攤手,道:“我發現你們根本冇有誠意!”

“我們的誠意十足!”

蘇業冷笑道:“誠意?我對工匠協會的作用,一點不下於主神,為什麼不能擔任副會長?”

魔爐之主道:“我相信,未來的你,有資格比肩主神,但現在不能。讓你不經選舉,直接擔任理事,就是我們最大的誠意。你現在看看全場,有哪個下位神能擔任理事,一個都冇有!你的地位,已經在眾神之上!”

“是啊!知足吧!”眾神紛紛附和。

蘇業怒道:“誠意?你嘴上說,等我擁有兩項工匠類神權就提為我副會長,等幾百年後,我擁有了神權,再申請,你們又會說,我太年輕,地位不穩,然後像今天一樣,找一大堆藉口!我算是看透你們!冇有你們工匠神靈,我們魔獄城一樣能傲立無限位麵!”

蘇業作勢欲走。

鍛造之主不攔著,反而笑道:“活該,現在把人趕走了,我看你們以後拿什麼跟魔獄城競爭!”

眾多神靈急了,怎麼能走呢!

魔爐之主歎了口氣,道:“這樣吧,我們再後退一步。”

蘇業停下腳步,麵無表情望向魔爐之主。

“我們現在進行眾神表決,表決內容是,隻要你擁有兩項工匠類神權,不管在什麼時候,我們都必須同意你晉升副會長!永遠不能以年輕或時間為藉口拖延!怎麼樣?”

蘇業皺眉沉思。

眾神的心臟幾乎懸在嗓子眼,萬一蘇業離開,吃虧的可是神靈。

“我同意表決。”灰矮人之主道。

伏爾甘道:“我也同意!”

鍛造之主猶猶豫豫道:“魔爐之主能說出這話,已經是最後的讓步了,現在的問題是,其餘神靈是否同意?”

“我們也同意!”鍛造之主的從神突然大聲喊。

“我們同意!”眾多神靈紛紛表態,哪怕之前在反對蘇業。

“蘇業,你呢?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誠意。”魔爐之主黑著臉問。

蘇業輕輕點頭,重新坐回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