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批評信的最後,鍛造之主表示,為了避免內鬥,並不反對深淵分會的建立,希望總會與分會建立健全完善的交流機製,不要內耗,要互利互惠,共同發展。

一開始,各神係的神靈無比憂慮,工匠神靈看似勢力不大,但影響力太大,萬一內鬥,整個無限位麵更不安穩。

但細細品味整件事的過程,許多神靈眉開眼笑,甚至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所有的跡象都證明,工匠神靈們已經分裂了,以後必然一方以地獄和魔獄城為主,另一方以深淵和宙斯神係爲主。

但是,雙方都很剋製,鬥而不破,在競爭中合作,合作中卻又有分歧。

雙方都不願意兩敗俱傷。

這就意味著,眾神不用擔心工匠神靈引發進一步的動盪,以後的所有資源都不會出問題。

同時,工匠神靈一分為二,無法成為一個強大統一的集體,徹底失去威脅。

這是所有非工匠神靈最願意看到的結果。

而後,陸續有訊息傳來。

工匠總會與深淵分會進行密集的商談,過程非常激烈,雙方經常拍桌子大罵,許多魔法影像在眾神中流傳。

會議結束後,魔鬼與惡魔在角鬥場約架的魔法影像也頻繁出現。

眾神越發放心。

在總會與分會的拉鋸中,工匠協會開始全產業鏈的改造和升級,雖然會冒出各種各樣讓眾神高興的小插曲,但整個工匠協會以難以遏製的速度發展。

深淵分會甚至建立了深淵大學院與深淵研究中心,不過,發展並不順利,逐漸荒廢,更像是跟魔獄城賭氣的麵子工程。

宙斯神係嘲笑蘇業偷雞不成蝕把米,明明想要一統工匠協會,結果被深淵分會反咬一口,流失了眾多魔法師。

雖然蘇業冇有在正式場合抱怨,但一舉一動都被各大勢力關注,在蘇業發表的一些文章或會議室的回覆中,眾神覺察到了蘇業對魔爐之主以及離開魔法師的細微不滿,這讓眾神更加開心。

工匠協會的內鬥簡直成了日常,以至於眾神哪怕看到也提不起興趣關注。

冇過多久,工匠協會彷彿成為一個各方都願意接受的新勢力。

越來越多的工匠類神靈加入工匠協會。

蘇業在無限位麵更加低調,但在超新星議會中,更加頻繁地發表文章和研究成果,被魔法師們戲稱高產賽母豬。

就這樣在看似不經意間過了幾年,超新星議會悄然變化。

一批又一批自稱魔法神星的魔法師在超新星議會中茁壯成長,他們釋出的文章與研究成果越來越多,逐漸成為僅次於魔獄城、深紅眼窩和希臘的第四大魔法組織。

雖然許多人懷疑魔法神星跟蘇業有關,但這些魔法師從不承認,而且冇有人相信神靈會給信民絕對的自由。

因為這些神星魔法師經常調侃蘇業,甚至有極個彆的強硬抨擊蘇業,這是信民不可能做到的。

各大神係也研究魔法神星,最終認為這應該是蘇業或某個神靈培養的勢力,但蘇業無法控製,便不再防備,隻是保持觀察。

工匠協會的影響意義深遠。

一些神權相近的神靈,開始陸續建立相關協會。

農業協會、狩獵協會、海洋協會、戰爭協會等等五花八門,在無限位麵開枝散葉。

各神係各有算計,這些協會的發展遠遠不如工匠協會。

哪怕工匠協會依舊是所有協會中最能爭吵最頻繁內鬥的組織。

這些日子,蘇業偶爾做夢,夢境並不清晰,隻是隱隱約約知道和帕洛絲在一起。

夢境結束後,自己枕邊經常會冒出一件或多件物品。

由於工匠協會的發展太過順利,工匠神靈的成長極其明顯,大量新式物品新式裝備遍佈無限位麵。

一些神靈突然覺得哪裡有點不對。

因為,工匠協會爭來爭去,不僅工匠地位提高,魔法師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

魔法師不僅收入高了,名聲好了,大多數智慧生靈都想讓自己的後代當魔法師。

各神係都加大力度培養,照這樣下去,無法想象魔法師群體能發展到什麼程度。

現在,很可能是遏製魔法師的最後的機會。

但很快,這些懷疑全部消散,因為一個震驚諸神的訊息轟動無限位麵。

創世之地,即將開啟!

跟創世之地比,工匠協會簡直就是路邊的野草,徹底失去了關注度。

各種神靈的聚會宛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哪怕蘇業推掉了絕大多數的聚會,還是保持每三天至少參加一次神靈聚會。

不是推脫不掉,而是必須要不斷獲取創世之地的資訊,保持足夠的敏感度。

直到有一天,特提絲親自遞出一張樸素的金色請柬,然後像往常一樣,坐在蘇業腳下,仰頭望著蘇業。

蘇業深深看了特提絲一眼,翻開請柬。

這是一場蒙麵聚會的請柬。

整個聚會所有人可以易容蒙麵不顯示身份,也可以不蒙麵。

宴會的主題從未出現過,以至於蘇業神色凝重。

“幫助蘇神安然度過創世之地初期。”

這是一場完全為自己而組織的聚會。

蘇業觸摸請柬,嗅著氣味,觀察材質,暗中推演。

許久之後,蘇業望向特提絲。

“她們準備出手了?”蘇業問。

特提絲輕輕點頭,道:“宙斯神係與深淵魔神和一些神靈,斷不能容忍您在創世之地發展,他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摧毀您的分神。而創世之地的收益,不僅關係您的成長,也關係整個無限位麵的走向,所以我們決定選擇您,力保您。”

“還有呢?”蘇業問。

“如果您能在創世之地成長,請儘最大可能毀滅宙斯的分神,避免他從創世之地獲得過強的力量。”

蘇業想了想,問:“你們主要是為了對抗宙斯?”

“是的。”

“認為我最有可能對抗宙斯分神?”

“是的。”

“你們不僅認為我會被圍攻,甚至也會認為我初期較弱?”

特提絲微笑道:“什麼都瞞不過您。實際上,我們已經知曉創世之地的一些詳情,但需要在創世聚會上公佈,而且,我們要先立下誓言,在創世之地全力支援您,哪怕犧牲自己的分神也在所不惜。”

“我需不需要付出額外的代價?”蘇業問。

“您出麵對抗宙斯,已經是最大的代價。”特提絲望著蘇業,眼中充滿複雜的光芒,同情、尊敬、景仰、愛慕、憐惜……

蘇業點了一下頭,道:“我去。”

“三天後,我帶您前往幽界。”特提絲道。

蘇業點點頭,收起請柬。

幽界被真神定為邪惡世界之一。

這是一個奇異的世界,無論是星辰、生命還是其他,實體物質存在極少。

是虛體和能量的世界。

三天一過,蘇業挽著特提絲的手臂,出現在一團灰濛濛的迷霧之中。

蘇業雙目浮現一層淡淡的黑光,迷霧立刻消散。

蘇業四處張望,自己位於一座虛空中的大陸上,直徑千裡。

整座千裡陸地,都被一座城市占據。

五彩斑斕的光芒交織彙聚,組成磚牆,組成街道,組成房屋,組成一切類物質形態。

蘇業知道,這座城市實際上就是一團霧氣,但那是自己無法理解的形態,隻有力量解析後,轉化為自己所能理解的城市形態,自己才能融入其中。

形形色色的生靈走來走去。

有的是一團影子,有的是靈魂,有的宛如紙片人在側麵絕對看不到,有的甚至隻是一縷意識……

幽幻城。

幽界最大的居住地之一。

黑夜女神尼克絲的城市。

黑夜女神曾經是希臘最強大的神靈之一,建立赫赫有名的夜神係,後來被宙斯驅逐,長居幽界。

“我為您帶路。”

特提絲說完,與蘇業身形一閃,出現在一座巨大的宮殿門前。

黑金閃耀,浮雕與光芒交織。

特提絲取出請柬,影子一樣的門衛做出請的姿勢。

蘇業與特提絲漫步前行,沿著紅毯道路前行,繞過大噴泉,正式進入宮殿。

宮殿彷彿由五顏六色的極光構建而成,無論是屋頂、牆壁還是地板,都在輕輕蠕動。

各處的沙發、桌椅以及用具,格外眼熟。

超新星的高訂奢侈品。

悠揚悅耳的樂聲在宮殿中迴盪,一個又一個正在談話的神靈轉頭,望向蘇業與特提絲。

這些神靈大都被顏色各異的光霧包裹,身形模糊,氣息混亂,冇有暴露出絲毫的細節。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所有顯露真身的,都是夜神係的神靈的化身或從神。

特提絲與蘇業微微點頭,向在場的眾神致意。

兩人都冇有遮擋。

眾神的光霧輕動,算是回禮。

夜神係的神靈快步前來,安頓好蘇業與特提絲。

蘇業坐在沙發上,放下酒杯,道:“我感覺這裡大多數是女神。”

“哦,為什麼?”

“感覺,比如包圍她們的光霧的顏色,光的亮度,色彩的搭配,非常細緻完美,而大多數男神不會如此在意,我們對顏色的掌握上遠遠不如女神。”

“您的感覺冇有錯。不過,您感應到熟悉的神靈嗎?”

蘇業搖頭道:“哪怕我是主神,都不可能感應到,更彆說這是黑夜女神的地盤,有她的力量在。”

蘇業饒有興趣地觀察宮殿中被光霧籠罩的神靈。

那些神靈感受到蘇業的目光,要麼光霧輕動,要麼虛空托起酒杯,表達充分的善意。

兩個人低聲交談,不多時,一聲聲鞋跟敲擊石板路麵的清脆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