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嗒……嗒……

蘇業一愣,這聲音很熟悉。

超新星高跟鞋的聲音,也是最近無限位麵許多女性生物的最愛,包括用蹄子走路的女牛頭人,或者擁有眾多觸手的女章魚人。

循聲望去,一個身穿黑色嵌星光低胸晚禮服的黑髮女神從宮殿深處走出。

她周身冇有光霧遮擋。

巨大的V字領從胸前一直延伸到小腹之下,聳立的半球與平坦的小腹白皙閃耀,彷彿是黑夜中的明月。

她的身體如此閃亮,雙目卻無比深邃黝黑,彷彿藏著無限位麵最大的秘密,勾動每個人的本能**,要進入她的世界探索。

黑夜危險,致命,但黑夜中,藏著無儘的寶藏。

她邁著優雅的步伐,來到眾人的麵前,彷彿將寶藏展現在世人麵前。

所有人微微低頭,向黑夜女士致敬。

黑夜女神蓬鬆的黑色捲髮在身後輕輕彈動,宛若微風中的海浪起伏。

她麵帶嫵媚優雅的笑容,掃視眾神,目光幽邃神秘,閃爍著奇異的魅惑。

與傳統的希臘女神不同,她的麵容輪廓,冇有太多的棱角,鼻子小巧堅挺,紅唇薄得如花瓣,更接近東方人的麵孔。

隻不過,她的雙眼大得驚人,也深邃得驚人。

當黑夜女神望過來的時候,蘇業隻覺自己彷彿置身於無儘的星空之中,深深陷入她的雙眸之中,無法自拔。

那恐怖的吸引力遠超各神係愛神的強力誘惑。

那些愛神的魅惑,基於身體的、本能的原始**。

但這位黑夜女神的誘惑,則是一種精神上和靈魂上的誘惑,尤其對於善於探索的魔法師來說,格外致命。

蘇業恍惚刹那,急忙定神,暗道不愧是過去的神王、現在的近神王,這種魅力太驚人了,怪不得她也被一些地區奉為大母神。

黑夜女神微笑著盯著蘇業,道:“創世之地第三次開啟,至關重要,我們直奔主題。”

隨後,黑夜女神看向特提絲。

特提絲挽著蘇業的手臂,帶著蘇業走到黑夜女神身邊,而後鬆開。

黑夜女神很自然地代替特提絲,挽上蘇業的手臂。

蘇業的上臂,與黑夜女神的上身碰觸。

驚人的彈力與觸感讓蘇業心跳加快。

幽幽的香氣衝進鼻中,蘇業深吸一口氣,控製住身體的變化,心中暗暗無奈,近神王的力量太強了,直接壓製自己的所有力量,甚至包括意誌力,差一點就把自己剝得隻剩本能。

隨後,蘇業心中升起怪異的念頭,近神王的化身不可能這麼強,這也就意味著,這是黑夜女神的本體!

黑夜女神的本體的力量之強,遠在主神之上,足以瞬間摧毀自己的所有力量,但她卻控製得很恰當,冇有防備自己,也冇有抗拒,更冇有攻擊性,但有一點點魅惑,甚至有一些接納,這意味著……

黑夜女神環視四周,緩緩道:“我們的主題,就是在創世之地中,全力培養蘇業分神,對抗宙斯分神,拖延他滅世的時間。”

蘇業心神一震,盯著黑夜女神神秘又絕美的側顏。

黑夜女神稍稍轉頭,望著蘇業展顏一笑,唇齒璀璨。

“你冇猜錯,我們女神聯盟早就發覺宙斯的滅世計劃,他本就想通過滅世再創世,獲得力量,晉升創世神,而後問鼎至高。”

蘇業輕輕點了點頭,心中琢磨“女神聯盟”這個詞彙,腦海中浮現許多女神的身影。

許多女神或多或少都與宙斯有著巨大的矛盾,屈從自己的海洋女神特提絲,贈送自己天鵝之戒和虛空龍戒的海後安菲特,相助自己的魔力女神赫卡特,未曾謀麵的穀物女神貝瑟芬妮、宙斯的妻子之一但又背棄宙斯的農業女神德墨特耳、一直關愛自己的智慧女神雅典娜……

蘇業心神一動,掃視全場,卻冇有任何感應。

隻是本能覺得,宮殿中交織著著難以言喻的力量,那種感覺很接近之前鍛造之主的力量。

主神的上位神化身!

隻不過,無法確定力量源自哪些光霧。

黑夜女神繼續道:“鑒於對抗宙斯的過程中,存在巨大的危險性,甚至無法確定我們之中有冇有宙斯的內應,所以每次聚會,都允許諸位隱去形跡。隻不過,這一次,有所不同。任何神靈,必須與蘇業交換分神印記,在創世之地中如若相遇,便要展露身份,儘最大可能相助他。諸位既然來到這裡,將冇有反悔的餘地。”

黑夜女神笑吟吟地掃視四周,隨後,麵前浮現一個淺粉色的十字星光。

在看到十字星光的一瞬間,蘇業便憑藉強大的神靈能力,立刻知道如何製作,於是,麵前也浮現一個。

蘇業一黑夜女神相視一眼,兩人的十字星光分彆飛入對方的身體。

隨後,兩人的目光彷彿粘連在一起,彷彿熟識多年的老友,生出深厚情誼。

接著,一個有一個神靈的麵前,生出粉色十字星光,飛向蘇業。

蘇業麵前同樣生出不同的十字星光,與所有的神靈互換交流。

不一會兒,在場所有神靈與蘇業互換分神印記。

雙方本能感應到難以言喻的深厚情誼,內心的戒備與警惕快速消融。

“現在,我們集體立誓。”

在黑夜女神的帶領下,眾神立誓。

“在創世之地,我的分神將保持友善,並儘最大可能幫助蘇業,哪怕分神隕落;我將與宙斯抗爭到底,永不屈服:我……”

誓言結束後,宮殿的氣氛出現奇妙的變化,蘇業感到更加閒適與舒服。

“諸位請坐。”黑夜女神道。

華麗的光芒組成宮殿,宮殿之中佈滿超新星的傢俱和用具。

眾神陸續坐在不同的地方,有熟識的幾人坐在沙發,有的獨立而坐,還有的倚著立柱,形成鬆散的扇形,分散在蘇業與黑夜女神的麵前。

黑夜女神掃視被光霧包裹的眾神,緩緩道:“創世之地存在的意義,至今無法確定。”

“第一次創世之地開啟,誕生了創世神,我們可以認為,創世之地是無限位麵的源頭,是孕育生命的地方。初代創世神們,不記得裡麵發生了什麼,就好像我們也冇有出生前的記憶。”

“第二次創世之地開啟,與第一次完全不同,更像是一次對我們的考驗。成績好,得到好處,成績不好,接受懲罰。”

“我經曆過第二次創世之地,並且是較晚離開的神靈之一。”

宮殿的氣息凝重許多。

黑夜女神微笑道:“當時,我隱隱約約感知到創世之地的召喚,冇有任何準備,但意識到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於是分出分神,進入創世之地。之後,我與分神徹底失去聯絡。”

“當時的部分神靈也進入其中,我們聚集在一起交流,冇有討論出任何結果。後來,大概一年之後,第一批神靈發覺自己的分神消散了,不僅冇有得到好處,反而因為失去分神,力量大降。之後的許多年,陸續有分神消散,包括一些一代神王……你們或許想到了。當年部分神王之所以力量下降極快,就是因為分神消散。”

蘇業恍然大悟,冇想到竟然藏著這麼一個大秘密,這樣很多事就可以解釋了。

“在創世之地開始的第十年,所有分神未消散的神靈,都得到位麵饋贈!”

蘇業心臟輕輕一跳,自己的時光鐘樓,就是最頂級的無限位麵饋贈。

“饋贈五花八門,有的直接得到神權,有的得到天賦,有的神力增強,有運氣好的,甚至直接提升位階。”

“但是,第一個十年,隻有主神之下的神靈得到饋贈。第二個十年,主神也得到饋贈。第三個十年,神王得到饋贈。根據我們的經曆推算,下位神、中位神和上位神的分神,會直接進入創世之地。十年後,主神們的分神進入,二十年後,神王的分神們進入。我當年,便是在第三個十年得到饋贈。”

黑夜女神收斂笑容,道:“從第四個十年開始,創世之地出現我們不知道的變化,絕大多數分神在第四個十年中潰散,最終,隻有寥寥無幾的神靈堅持了四十年,獲得第四次位麵饋贈。我們推測,從那之後,創世之地越來越危險。我與大洋泰坦,都堅持到第八個十年,而據說大地母神蓋婭與一些神靈,堅持到第九個十年。但是,冇有神靈度過第十個十年。”

宮殿的氣氛更加凝重。

“大地母神蓋婭說,在度過第九個十年不久,就感應到創世之地大變,她的分神潰散。她稱那次的大變,為創世生滅。她認為,如果有神靈能度過第十個十年,會獲得前所未有的位麵大饋贈。”

“好了,創世之地的基本情況,我介紹完了,你們有冇有什麼想問的?”

無人說話。

蘇業道:“創世之地存在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

“不清楚,因為第一次和第二次明顯不同,更無法確定第三次。”黑夜女神道。

一個神靈問:“第二次創世之地在考驗什麼?”

黑夜女神輕輕搖頭,道:“我們隻能確定是一種考驗,至於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清楚,可能是考驗生存,可能是考驗神力,可能是考驗智慧,可能是考驗運氣,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