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來看,在富饒環境旁邊,選擇貧瘠環境,然後想辦法遷移到富饒環境,是最佳的方式。”

“但問題是,創世之地存在強大的魔獸,而我們這些分神目前無法移動,民眾目前完全不是那些強大生靈的對手。”

蘇業很快明白,那些不讓人選擇的富饒之地,是陷阱!

創世之地的主題既然是生命方向,那必須要循序漸進,任何神靈妄圖為了短期利益,製造出強大個體生命,必然被創世之地更強大的魔獸消滅掉。

因為跑題了。

想到這裡,蘇業決定選擇三貧地點。

土地貧瘠、草原貧瘠與海洋貧瘠,而且附近有較多貧瘠環境,但中距離有中等環境,遠距離有富饒環境。

這種選擇看似保守,但實際上卻是在打牢基礎。

哪怕掌握無數真理,在落地的時候,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狀況。

讓創世民眾逐漸適應不同的環境,逐漸的進化,才能走得更遠。

蘇業不斷在地圖中尋找,最終,確定一個三貧地點。

看著那貧瘠的地方,蘇業輕輕搖頭,快速發展的可能性將不存在。

不過,即便是貧瘠的地方,也優於希臘的平均環境。

隨後,蘇業望向生命光球。

自己選擇人類,而且是普通的人類,生命光球可以誕生1萬人。

“農耕文明能承載的人數上限更高,海洋文明次之,遊牧文明再次之……”

隨後,根據所知所學,蘇業正式握住生命光球,做出決定。

轟……

光球炸開,蘇業眼前一黑一亮,宛若流星,自天空蔚藍,穿破白雲朵朵,投向廣袤大地。

下方,整整1萬個白色流星分彆飛行三個不同的方向。

蘇業扭頭一看,隱隱看到遠處同樣有流星掠過。

耳旁風聲呼嘯,天地明亮。

湛藍的海洋,土黃的大地,碧綠的草原,褐色的丘陵,交織成一片風景優美的世界。

不一會兒,一萬流星分彆落在平原、海邊與草原,化成一個個完全赤著身體的成年男女。

平原五千人,海邊三千人,草原兩千人。

與此同時,蘇業感覺資源光球在慢慢消耗。

就見那些男男女女身上多出簡單的皮衣,三個地方各樹立起一座小型岩石神殿。

隨後,簡陋的民居陸續浮現,平原和海邊地區的民居是木製,而草原地區的是蒙古包似的帳篷。

資源光球不再消耗,但一些原始的石器陸續出現在三個國度中。

那些成年男女迷茫地站在原地,四處張望。

蘇業歎了口氣,怎麼能窮成這樣!

直接回到石器時代!

自己到底是神靈還是扶貧乾部?

好訊息是,原始的石器不消耗資源光球,就當是創世之地的新手大禮包了。

隨後,蘇業隻覺身體一沉,落在地麵,然後,哭笑不得。

自己的分神完全被束縛在神殿的石像中,不過石像不是原始風格,而是宛如希臘雕刻大師的手筆,與自己一模一樣。

頗有大衛雕像的水平。

三座神殿的三座石像位置不同,但三位一體,自己可以同時感知到三個地方的一切。

創世之地冇有再給予任何資訊。

不僅當扶貧乾部,還白手起家。

蘇業看了一眼資源光球,還剩不少,也不著急,先思考自己應該做什麼。

很快,蘇業便理清大概思緒。

掃視三個地方的所有信民,仔細感知,無語了。

這些信民,連話都不會說!

還不如原始人!

和自己神星的神民天差地彆。

資源光球隻能提供物質,根本無法直接灌輸給這些人知識。

而且,自己這個分神也無法直接使用神術改變他們。

“算了,白紙越白,可能性越大……”

幸運的是,蘇業還能使用一些神級能力。

“我,大指導者蘇業,自天而降,指引你們。”

蘇業的神力聲音傳遍三座聚集地,不是任何語言,但卻能讓所有人聽懂。

那些人的臉上流露出各種各樣的錶行情。

有的吃驚,有的恐懼,有的疑惑,有的深思,有的慌張……

“不要害怕,我們是一家人,而我,將為你們帶來一切美好。”

許多人這才意識到聲音從神殿裡傳出,有的嚇得本能地跪倒在地,許多人被帶動,陸續跪在地上。

蘇業眉頭微皺。

隨後,三個蘇業神像分彆向三個地方的人發出不同的神力聲音。

平原上。

“你們是說漢語的漢國人,這片肥沃的土地,就是你們的家園,你們將在這裡種植與生長,學習哲學,學習魔法,還要學習‘耳’‘孔’‘孟’等先賢的書籍。之後,我會教你們漢語……”

海岸邊。

“你們是說希臘語的海國人,海岸與海洋,是你們的樂園,你們將在這裡捕撈與生存,學習哲學,學習魔法……”

草原上。

“你們是說蠻語的蠻國人,一望無際的草原,是你們的家鄉,你們將在這裡狩獵與奔跑,學習狩獵與殺戮,學習……用魔力增強身體。”

蘇業早就已經研究出戰體魔法師的修煉方式,核心原理依舊源自魔法,區彆是會讓魔力不斷強化身體,並能形成近身魔法,已經用在神民上,雖然目前遠不如神力戰士,但隻要慢慢進化,將來成就不可限量。

神靈可以培養神力戰士,魔法師同樣可以。

隨後,蘇業下達一條條的命令,三國的人亂七八糟地行動起來。

蘇業看著手忙腳亂的人,搖搖頭,他們有身體,有智力,有本能,但生活經驗明顯不足,有點像笨手笨腳的孩子,不過,畢竟身體健全,比孩子學得快。

一部分人負責最基本的獲取食物,比如準備狩獵、采集或捕撈。

一部分人則負責尋找建築材料,或伐木,或尋找石頭,進行擴建。

一部分人則開始為生活準備,比如點火,比如除草,除蟲等等。

一部分健壯的人則被單獨挑出來,鍛鍊身體,訓練戰鬥技巧,為以後做準備。

身為下位神的分神,蘇業能輕易控製一萬信民。

信民們有條不紊地行動起來。

按理說,現在應該派信民四處探尋,收集情報,但現在信民的能力太差,根本冇有基本的探查能力,而且現在遇到意外的可能性太低,先穩穩。

反正自己有資源光球,養他們一兩個月不成問題。

蘇業一邊下達命令,一邊觀察所有信民。

初期的信民太寶貴了,每一個都不能浪費,必須要精準……扶貧。

可視化知識宇宙的能力還在,蘇業乾脆建立三個創世人星係,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星球。

每個人,都尊貴如知識。

強壯的,機靈的,暴躁的,靈活的,美麗的,快樂的,憂鬱的,笨拙的,平凡的……

每個信民星球都在不斷衍生出新的資訊,方便精準指揮,不能使用大數據分析術,冇有智腦,自己就當人形智腦。

漢國、海國與蠻國等三國人,帶著懵懂與好奇,在蘇業的指導下,慢慢熟悉這個世界。

到了中午,蘇業用資源光球轉化為糧食,讓各國人進食。

蘇業慢慢觀察,很快發現有點問題。

這些人稀裡糊塗的,很難合作,哪怕自己下命令,也各乾各的,相互間經常鬨矛盾。

有一些脾氣暴躁的,甚至要打起來。

開局一萬人,馬上就內訌?

蘇業疑惑不解,這些人冇問題啊,都是創世之地根據希臘人創造的,而且各方麵必然呈正態分佈,也就是聰明的和弱小的少,而普通人占據大多數。

可現在看這情況,一群無頭蒼蠅,和一幫傻子區彆不大。

創世之地的力量非常強大,比創世神都強,創造的人類絕對不可能這麼弱。

那麼,到底是什麼導致這些人冇有基本的協作性?

人類的本能,就是這麼愚蠢和對立的嗎?

蘇業陷入深思,開始思考人類曆史的發展。

遠古時期,各地區人類很零散,往往十幾人二十幾人為一個團體,後來幾十人在一起就算多的。

再後來,人類數量越多越多,無法和平共處,於是四處遷徙。

在遷徙的過程中,人類不斷改變,不斷進化,這就導致離原生地越遠的人類,進化程度越高。

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類開始大規模聚集……

想到這裡,蘇業恍然大悟。

自己直接立國冇問題,問題是,國家的概念太抽象。

哪怕是藍星上,孩子也需要不斷被教育很久纔有國家的概念。

人類聰明,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在自然的情況下,古代人類聚集地的數量很難超過一百,因為一旦人數過多,不同的人想法不同,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就會形成矛盾,爭奪資源,內鬥,分裂,分化成眾多小部落。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

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人類的大遷徙,除了因為原居住地冇有足夠的生存資源,還因為一開始的人類無法維持大規模聚集,無法達到高度協同,許多人因為理念不同,被迫離開。

人類很聰明,總能超越個體。

冇過多久,人類找到了一種直觀的方式,把許許多多人凝聚成一體。

自然變幻莫測,雷霆,火焰,大雨,山崩,地震,野獸……

這一切一切,讓人類心生恐懼,意識到自然的強大,本能地相信自然中存在一種與人類相似但掌握更強力量的神秘存在,或者是靈,或者是神,或者是祖先,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