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拉莫和蘇業離開宙斯神殿後,來到赫拉神殿。

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蘇業隻用冠軍王獎盃換了一件中規中矩的寶物,小賺,不虧,並不去運氣寶庫。

客客氣氣來,客客氣氣離開。

“我冇有提醒你,就是想看看你的表現。很好,你很懂分寸!像你這麼年輕又這麼懂事的人,很少。”阿拉莫點頭稱讚。

“我隻是做了我應該做的。”蘇業語氣謙虛。

後媽女神、私生子屠戮者的傳聞太嚇人。

隨後,兩人來到雅典娜神殿。

神殿的首席大祭司親自帶領重要祭司迎接。

畢竟算是孃家人,蘇業強忍不適開了一場持續一個小時的“座談會”,纔在一位主祭司的帶領下前往智慧女神殿的寶庫。

和在其他地方不同,一進入智慧女神的寶庫位麵,蘇業充滿放鬆,低聲稱頌:“感謝智慧、偉大、美麗、無敵、光明、正直、仁慈、善良的雅典娜女神。”

阿拉莫嫉妒了。

在太陽神殿怎麼冇這麼拍馬屁?

蘇業開始觀察,阿拉莫也觀察,但是,從進來開始,智慧女神的主祭司就呆若木雞。

阿拉莫隻看了一會兒,便一臉無奈加茫然。

明明是需要冠軍王獎盃才能兌換的物品,為什麼這裡降低成普通大賽冠軍獎盃就能兌換?

本來需要大賽獎盃能兌換的,可上麵寫著普通獎盃和皮提亞大賽冠軍花環就能兌換。

最關鍵的是,有幾件明明總冠軍王獎盃才能兌換的寶物,這裡隻需要冠軍王獎盃就能兌換。

這誰受得了啊!

說好神靈不能偏愛凡人呢?

彆人得到的是雅典娜的眷戀,蘇業得到的是雅典娜的溺愛啊!

本以為太陽神夠慣著蘇業的了,冇想到智慧女神簡直把蘇業當親兒子啊。

這場麵,簡直就是當媽的開零食店,對兒子說:來,隨便吃,管夠。

那位主祭司暗中發送訊息。

不一會兒,智慧女神殿的首席大祭司帶著所有大祭司和主祭司前來。

然後,一幫祭司目瞪口呆。

過了好一會兒,首席大祭司才無奈和其他人離開,就好像什麼也冇發生過。

隻不過,所有人看蘇業的眼神格外詭異以及……羨慕嫉妒恨。

蘇業仔細打量完兌換物品,心裡對其他神靈默唸對不起了,最後兩個冠軍獎盃,可能都要用在這裡。

蘇業此刻有些後悔,自己手怎麼就那麼欠,太陽神殿和神王神殿也配浪費四個大賽普通冠軍獎盃?

趕緊清點獎盃。

冠軍王獎盃,剩2個。

皮提亞大賽冠軍獎盃,剩11個。

無限獎盃和角鬥王獎盃,在這裡相當於2個大賽冠軍獎盃。

總冠軍王花環不能拿來換,本身就是寶物。

還有15個冠軍花環和4個冠軍王花環,本來準備獻祭給祭壇的,但既然放在這裡都算大賽冠軍獎盃,等於額外多了19個大賽冠軍獎盃,那不如全都兌換了。

蘇業急忙走到阿拉莫和智慧女神神殿主祭司旁,問:“上麵寫的是真的?皮提亞冠軍花環和其他賽事的獎盃,相當於大賽冠軍獎盃?而大賽冠軍獎盃,相當於冠軍王獎盃?而冠軍王獎盃,相當於總冠軍王獎盃?”

兩個人齊齊點頭。

“那在這個神殿裡,我就等於擁有21個大賽冠軍獎盃,11個冠軍王獎盃,和2個總冠軍王獎盃?”

蘇業算著算著,自己蒙了。

兩個祭司相互看了看,也都蒙了。

“應該是我算錯了?再算一遍!”蘇業道。

兩個祭司臉上充滿期待。

過了好一會兒,蘇業長長鬆了口氣。

“果然算錯了。”蘇業道。

兩個祭司也跟著長長鬆了口氣,然後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蘇業隨後道:“冠軍王獎盃和總冠軍王獎盃冇算錯,算錯的是大賽冠軍獎盃數量,不是21個,而是22個。因為在角鬥王大賽有兩個冠軍,我隻算了角鬥王冠軍,忘記算角鬥賽冠軍。”

“****!”兩個德高望重的聖域主祭司,在神聖的神殿之中,齊齊爆粗口。

前所未有的階級仇恨在兩個人的眼中飛出,四道目光刺穿蘇業,來回刺,恨不得刺成漁網。

蘇業問:“你倆掐一掐自己,幫我看看是不是在夢裡。”

兩個祭司齊齊翻白眼。

“注意儀表,你們倆是主祭司!”蘇業嚴肅道。

“嗬!”兩個祭司露出無懼無畏地嘲諷之色。

蘇業低著頭,開始學習歐幾裡德和亞裡士多德,就這件事進行深入思考,偶爾打開魔法書,寫寫畫畫。

兩個祭司一會兒看看蘇業,一會兒看看寶物,一會兒相互看看,暗中傳音。

最終,經過相互安慰,兩個祭司的表情慢慢好轉,由死人臉變成了蒼白臉。

“呼……我後悔跟來了。”阿拉莫道。

“我也後悔來了,都怪梅德爾斯,她要是昨天不走,今天應該她來接待蘇業。”那位主祭司一臉痛苦。

“至少在這座神殿的範圍,亞裡士多德不如蘇業。”阿拉莫道。

“那我們建立反蘇業聯盟?”

“強烈支援!”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一邊冒酸唾沫,一邊嘲諷蘇業。

蘇業始終不理兩人。

最終,阿拉莫受不了了,道:“你還在想什麼?”

“我在思索,智慧、偉大、美麗、無敵、光明、正直、仁慈、善良、公正的雅典娜女神,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我該不該用獎盃換東西?這裡麵會不會有陷阱?”蘇業道。

阿拉莫長長一歎,道:“這也是一種神賜,你放心換吧。”

“真的?”蘇業問。

“在皮提亞大賽會上,無論你的成績多好,智慧女神都隻是派遣貓頭鷹,不疼不癢扔個橄欖枝,讓人覺得差點什麼。但在這裡,偉大如她,用這種方式展現對你的寵愛……不,是溺愛……也不對,應該是……我不敢說。”阿拉莫乖乖閉上嘴,眼珠子亂轉,四處打量周圍。

生怕一支戰矛從天而降把自己刺個透心涼。

“那……我拿那麼多東西好嗎?”蘇業問。

“這麼說吧,你就算把這座寶庫裡所有東西連這個位麵都帶走,慷慨與富有的智慧女神最多也隻是笑一笑,不要用人間的財富來衡量神界的神靈。”阿拉莫道。

蘇業愣了一下,恍然大悟,看來自己還是小看神靈了。

這座寶庫的所有東西加一起,未必能換一件中位神器,可中位神器在主神眼裡,不過是隨手賞賜給屬神的禮物而已。

“在女神眼裡,你的花冠與獎盃,重於這些寶物。”智慧女神殿的主祭司格外虔誠。

“雖然我們不清楚智慧女神為何如此寵愛你,但相信我,你在這個神殿獲取得越多,女神越喜悅。”阿拉莫十分嚴肅,但摻雜著無法遏製的羨慕。

“我不太懂智慧女神為什麼對我這麼好。”蘇業麵露苦惱。

兩個祭司恨不得一拳打死眼前這個混蛋。

阿拉莫苦心解釋道:“神靈對凡人的愛,有多種多樣,我們不可胡亂窺測,但可見一些端倪。比如,你明顯擁有超群的智慧,我聽說魔法議會很看重你,各大魔法協會甚至不惜力挺你。比如,你是雅典人,又在這場比賽中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女神自當喜悅。當然,也可能有彆的原因,或許,是重重原因疊加。”

蘇業點點頭,心想雅典娜的神名畢竟是智慧女神,而主要神權也是智慧,自己在柏拉圖學院推廣費曼技巧,推廣各種方法,本身就相當於在增加人類智慧,必然會增強她的力量,或許她因此喜歡我?再加上馬拉鬆之戰和皮提亞大賽等等表現,所以才如此看重我?

或者,還有彆的未知原因?

蘇業望著琳琅滿目、神光沖天的寶庫。

也就是說……

我找到生命中的阿姨了?

不,應該叫姐姐。

蘇業再次思考一陣,回想雅典娜的種種事蹟,終於選擇相信她。

如果連雅典娜都不值得信任的話,那全希臘就冇有一個值得信任的神靈。

蘇業重重點頭,道:“我一定不辜負女神的喜悅與期待。我所有的獎盃,將隻留在這裡,不過……阿拉莫,我們是朋友吧?”

蘇業目光充滿真誠。

“不是。”阿拉莫一臉正色。

蘇業一肚子話差點被懟進大腸深處。

心中鄙夷了阿拉莫無數次後,蘇業正色道:“我本來計劃去其他神殿,但現在去不了,還望兩位幫我說兩句話,比如稍稍暗示我是被某幾個不良祭司強行留在這裡,不得不交出所有獎盃才離開。”

“不,你隨時可以離開。”那個主祭司道。

“其他神殿如何看待,我們可管不到。”阿拉莫微笑道。

蘇業輕聲一歎。

“算了,既然智慧女神如此眷顧我,哪怕被眾多神殿敵視,也不能讓她寒心。這個惡名,由我來承擔吧!”

蘇業邁著大無畏的步伐,直奔最有價值的貨架。

那裡,擺放著需要總冠軍王獎盃才能兌換的七件寶物,但現在隻需要冠軍王獎盃就能兌換。

而自己手裡還有兩個冠軍王獎盃。

蘇業看著七件寶物,猜測寶庫不可能隻有這麼七件,但其餘的要麼價值低,要麼可能有邪惡的力量,這七件,極可能是雅典娜親自挑選的。

這每一件寶物蘊含的白霧,都超過其他神殿同層次寶物的平均量。

最左麵是三件極為強大的半神器,都是神靈親自鍛造,價值都在三千萬金雄鷹之上。

竟然都是被改造過的,魔法師也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