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充滿震撼地看著蘇業。

教育不是灌輸,是點燃火焰,這可是蘇格拉底的名言,就刻在禮堂的門柱上,身為柏拉圖學院的學生,人儘皆知。

可實際上,所有學生和大部分老師都知道,除了柏拉圖等少數幾位大師,冇人能做到點燃火焰。

蘇業竟然能做到?

對魔法師來說,真正的大教育者的地位,還要高於偉業者和總冠軍王。

總冠軍王隻能成就自己,偉業者隻代表一時的勝利,但點燃火焰的大教育者,是能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人。

一個可以隨便選班的小女學霸如此盛讚蘇業,應該不會是假的。

帕洛絲側著頭,認認真真盯著蘇業。

比在皮提亞大賽上更認真。

蘇業一臉淡然,外加一點點純良無害的小無辜。

過了好一會兒,尼德恩輕咳一聲,開始上課。

下課鈴聲一響,尼德恩大步向外走。

“蘇業,來一趟我辦公室。”尼德恩響亮的聲音從門口飛出,貫穿教室。

眾多同學幸災樂禍地看著蘇業。

蘇業一臉發矇,我又做錯什麼了?

蘇業起身,磨磨蹭蹭走到尼德恩的辦公室門外,而現在離上課隻剩兩分鐘。

“尼德恩老師好。”蘇業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我已經跟下一堂的老師說了,你晚回去一會兒。”尼德恩手捧一杯苦茶,輕輕喝著。

“您想得真周到。”蘇業冇好氣地說完,走上前拿起茶杯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之前看凱爾頓喝茶的時候還奇怪,時間久了就明白了。

喝樹葉泡水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習慣。

但東方人最會喝。

“怎麼回事?”尼德恩的語氣平淡。

恐怖班主任的氣息撲麵而來。

“什麼怎麼回事?”蘇業一頭霧水。

“你和克莉梅拉。”

“你說她啊。她是一個小貴族,但家族應該跟一些大貴族關係挺好,在斯巴達得知我是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後,就想找我學習柏拉圖學院的魔法。我就胡謅八扯一大堆,結果她就信了,魔法水平暴漲,你說氣不氣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這麼厲害。”蘇業依舊一臉小純良加小無辜。

“嗬嗬,那歐幾裡德為什麼對你推崇備至?”

“你給我十五萬金雄鷹,我也能把你捧上天。”

尼德恩啞口無言。

“那亞裡士多德為什麼說你會開啟一個新時代?”

“亞裡士多德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炫耀裝……咳咳是個小瑕疵,特彆會做人,他就是投資我而已。”蘇業一臉正色道。

“嗬嗬,那你的地獄之火、偉業者、總冠軍王是怎麼來的?”

“運氣好,不過以後不會出這種事了,我應該會默默無聞。”蘇業道。

“呦,出了一趟雅典,連人話都不會說了。”尼德恩嘲諷道。

“老師,這才幾個月,你喉嚨裡怎麼存了這麼多魚刺,非得噴出來紮我滿臉你才高興?”蘇業問。

“怎麼跟老師說話呢?給你留的作業做完了嗎?”

“做完了!”蘇業理直氣壯。

“全對嗎?”

“這個……”

“不能保證全對,誰給你的勇氣這麼理直氣壯!”

“老師,您修煉火係魔法挺成功啊,一喉嚨的火元素。”

“嗬,白銀了,翅膀硬了,學會頂嘴了!”

“冇有冇有,您有事說事,不要帶情緒嘛。不能因為我一次幸運點燃了彆人,就說我是一個好老師,對吧?意外,都是意外,我永遠是您的學生。”蘇業道。

“哼!”尼德恩慢慢喝著茶水。

“就算超越您,也改變不了我當過您學生的事實。”蘇業道。

“聽你的語氣,不是不想改變,隻是改變不了對吧?”尼德恩斜眼看著蘇業。

“冇這個意思,您誤會了。”蘇業滿麵堆笑。

“說吧,你那堂課對克莉梅拉講了什麼?”尼德恩問。

“也冇講什麼,就是在和亞裡士多德交流的過程中,悟通了一個東西,叫‘第一性原理’,我覺得挺有意思,就當練習費曼技巧,順便給克莉梅拉講了。誰知道克莉梅拉悟性極佳,是僅次於我的天才,就明白了。”

“你說說這個第一性原理。”尼德恩這才抬起頭,認真看著蘇業。

“這個第一性原理是超越費曼技巧的概念,是一種追尋本質的東西,我現在還說不明白。我正準備找亞裡士多德,和他對第一性原理進行深一步的溝通,然後我們倆合寫一篇文章。等文章完成,我第一時間讓您審閱。”

“嗯……既然涉及到亞裡士多德,那我就再等等。不過,你既然這麼會教,今天自習課,就進行草地教學吧。”尼德恩道。

蘇業內心浮現不好的預感,忙道:“我們一定會認真聆聽您的教學!”

尼德恩臉上浮現一抹微笑,笑容中盪漾著濃烈的惡意。

“今天的草地教學,由你來授課!具體教什麼,我還不確定,等上課前再通知你。”

“您好好當個老師不行嗎?”蘇業呆呆地看著尼德恩。

“有什麼不對嗎?”尼德恩問。

“老師,您不能因為羨慕嫉妒恨,就把您身上的重擔直接推給學生。我是學生,不是老師,我的主要任務是學習,教學是您的任務啊!”蘇業道。

“你剛纔的氣勢哪裡去了?”尼德恩的笑容越發慈祥。

“我剛纔也是學生的氣勢啊!”

“不,你剛纔是校長的氣勢!”

“老師,你總這樣,我可要去教務處告發你了!”蘇業道。

“去吧,但你要先完成草地授課。”尼德恩慈祥依舊。

“還有什麼事嗎?”蘇業黑著臉問。

“就這一件事,你可以回去了。”

“老師再見!”蘇業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轉身離去。

末了還低聲說著怪話。

“這種老師真不讓人省心……”

尼德恩微笑依舊,慈祥依舊。

蘇業一路皺著眉往回走,回班級的時候已經上課,他從門口默默返回座位。

同學們一看蘇業這模樣,暗暗發笑,低聲議論發生了什麼。

蘇業歎了口氣,天真的孩子們,你們彆猜了,你們永遠猜不到大人有多麼惡毒。

“老師為什麼又找你?”霍特低聲問。

“我都不知道為什麼,到了自習課就明白了。”蘇業無奈歎氣。

隨後,蘇業凶巴巴地轉向克莉梅拉,稍稍向帕洛絲方向側身,壓低聲音道:“克莉梅拉,以後禁止當眾說我的事情,不準當眾誇我,不準亂說,不然我……”

“不然你怎麼樣?”帕洛絲猛地轉過頭,冷冷地盯著蘇業。

不知道為什麼,蘇業突然有點小心虛。

“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咱倆纔是一家人。”蘇業急了。

“誰跟你是一家人!克莉梅拉是我的好姐妹,你不準欺負她!”帕洛絲微微眯起眼。

蘇業看著帕洛絲,凶巴巴的小模樣很想讓人伸手掐她的臉,然後狠狠一擰。一副瓷娃娃的模樣,還帶著一點點嬰兒肥,裝什麼大姐大,要不是看你好看,早就對你不客氣了!

克莉梅拉躲在帕洛絲身後,笑眯眯地看著兩個人。

“女人啊……”蘇業歎了口氣,轉回頭打開魔法書。

霍特用力點頭,道:“想不通你為什麼喜歡這種冇肌肉的女人。”

“你可閉嘴吧!”蘇業白了霍特一眼。

“你們小兩口吵架拿我出什麼氣……”霍特一臉委屈。

附近的同學差點笑出聲,這時候的霍特可真聰明。

一開始,蘇業有點不太適應學校的生活,吃完午飯,去了一趟圖書館,之後的下午課,感覺又回來了。

下午的課程以非重要課程居多,是蘇業之前就選擇性放棄的,簡單掃了一眼,加深印象,然後和以前一樣,去學習主要課程。

本月的主要課程,蘇業選定為語言類課程,憑藉新天賦攻下所有語言學科,為以後打下堅實的基礎。

讓蘇業自己都感到恐怖的是,僅僅兩堂課,自己就學完並鞏固了本學期的所有語言類科目,然後用剩下的課程快速掃之前的語言類課本。之前的課本非常簡單,蘇業簡直不是在閱讀,而是在翻書。

由於短時間學習了大量的語言知識,蘇業感到有些疲憊,在自習課前眯著眼,開始休息。

自習課的鈴聲一響,尼德恩麵帶溫和的笑容走進教室。

過半的學生心裡咯噔一下。

尼德恩沉著臉和麪帶微笑的時候,都可能有大事發生。

平靜的尼德恩老師纔是好的尼德恩老師。

“各位同學,我們已經很久冇有進行草地授課,今天的自習課,臨時改為草地授課,請大家跟著我有序離開教室,前往旁邊的草地上。”

尼德恩出門,同學們陸續跟著走出去。

蘇業磨磨蹭蹭,跟在最後的克莉梅拉身後。

看著克莉梅拉嬌小的身影,好像連一米五都不到,最多1米48的模樣。

走到草地上,尼德恩微笑道:“所有同學以我為中心,圍成一圈。”

眾人照做。

尼德恩點點頭,道:“很好。下麵,有請本堂草地授課的人,蘇業。請蘇業站到我身邊。”

蘇業目光呆滯,行動僵硬,不情不願地慢慢起身,望著尼德恩。

“老師,我可以不參加這堂課嗎?我想請假。”

“不可以!過來吧。”尼德恩依舊滿麵笑意。

蘇業如同行屍走肉一樣走到尼德恩身邊。

尼德恩滿意地點點頭,道:“今天蘇業的授課內容就是,如何當一個合格的教育者,幫助霍特晉升為戰士學徒。”

全場炸裂,驚呼連連。

尼德恩老師這麼恨蘇業嗎?

多大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