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虧尼德恩老師一直逼我走九頭蛇軍團流派,我也一直在研究火焰九頭蛇創設。不過,即便這樣,完美的創設也需要很久之後,畢竟要融入半神九頭蛇之血。現在,開始進行刻畫練習。”

蘇業心裡想著,心念一動,眼前浮現一支淺藍色的冥想針,飛到一片魔力樹葉前,開始雕刻火焰九頭蛇的魔法陣圖。

和之前的想象不一樣,真正的刻畫過程更加困難。

第一次,失敗。

總結原因。

第二次,失敗。

繼續總結。

第三次,殘缺。

總結後進行思考分析,然後請教溫泉關的大師們。

第四次,失敗……

蘇業完全感受不到挫敗,在他看來,每一次失敗,都能收穫一次“為什麼失敗”的經驗,而這種經驗,都是通往成功的台階。

失敗本身從來不是成功之母,失敗之後的思考、分析、總結和新行動,以及收穫的喜悅和自我肯定,纔是成功之母。

因為冇有使用盲目練習方法,而是使用刻意練習方式,蘇業對火焰九頭蛇陣圖的理解越來越深。

不過,研究魔法的時光總是美妙又短暫。

在戰爭典禮舉行的當天清晨,蘇業、米泰亞德、歐幾裡德、梅德爾斯、卡巴讚和羅克特六人進入魔法馬車,離開溫泉關,向聖城得爾斐駛去。

其他將領大都通過各種方式提前出發。

孤零零的魔法馬車在天空飛翔,六個人坐在魔法馬車中,飲茶暢談,囊括無限位麵,涵蓋天地諸神,無所不說。

在高空的雲層上,一輛神殿馬車靜靜地望著遠去的魔法馬車。

“利昂娜大裁決者殿下,我們什麼時候動手?”一個複仇神殿祭司小心翼翼問。

所有人謙恭地望著車廂中老態龍鐘的婦人,她靠在椅背上半躺著,右手輕輕握著一條鞭子。

鞭子的尖端分為三條蛇頭,三條毒蛇正用詭異的雙眼掃視所有人,嘶嘶地吐著猩紅的信子。

“眾神需要他們活著參與戰爭典禮。”大裁決者利昂娜眼皮都不抬,緩緩開口。

“蘇業必將獲得神賜,在神賜的光輝下,我們的力量無法探測出他是否是逆命者。這樣,我們就算有無數的證據,也不能動他。”

“不用那麼麻煩!”利昂娜說著,向說話的複仇祭司拋出一個拳頭大的方石塊。

那祭司大吃一驚,急忙小心翼翼捧起,喜道:“有了這枚舊祭台,我們就能接引女神更多的力量,從而穿透神賜,確定他逆命者的身份!”

“我們跟上去,等戰爭典禮結束,他離開得爾斐,我們在半路上攔截!”

“遵命!”

魔法馬車降落在聖城得爾斐門外。

蘇業本想坐著馬車一路悄悄進去,但是,得爾斐城門口夾道等待的幾十萬民眾,讓米泰亞德把蘇業推出馬車。

在蘇業出現的一刹那,許多人認了出來。

這些天,蘇業的魔法影像一直在得爾斐反覆播放。

下到三歲小兒,上到眼睛昏花的老人,都認得這個功勳卓著的年輕人。

“是蘇業!”

“蘇業!”

“蘇業!”

“地獄之王!”

“地獄之王!”

全體民眾瘋狂歡呼。

這裡九成九的人都經曆過皮提亞賽會,而現在,那個震撼過他們的賽場英雄,又回來了。

這一次,是戰場英雄!

而且足以位列全希臘曆史上最偉大的英雄之一!

一人領兵,屠戮波斯兩百萬士兵,這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戰績。

在民眾瘋狂的喊叫聲中,蘇業露出無比和藹的笑容,慢慢向裡走。

偶爾親切地跟孩子握一下手,偶爾扶一扶年邁的老人,甚至也毫不介意與年輕女子擁抱,整個過程揮灑自如,充滿彆樣的魅力。

那些暗中關注蘇業的人忍不住點頭,這就是領袖氣質!

數不清的人向天空拋擲花瓣,從城門一直到神殿大廣場,所有的道路都被鮮花鋪滿。

蘇業帶領眾人,踩著一路鮮花,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沿著道路前行,來到城市的雕像區。

這裡擺滿了曆史上名人或體育冠軍的雕像,還有曆代各家族捐助者的石碑。

在這些雕像中,蘇業看到好多個自己。

走過雕像區,抵達最頂層的神殿區。

所有希臘神靈都在這裡有一席之地。

橢圓形的神殿廣場周圍已經站滿了人,潔白的石板地麵同樣被花瓣鋪滿。

蘇業踏上廣場,一身芬芳,如披陽光。

所有人瘋狂歡呼。

許多人甚至流出淚水。

蘇業拯救了全希臘!

蘇業擊退了數百萬波斯人!

蘇業是現在全希臘最偉大的英雄!

神殿廣場北側的台階上,站立著各城邦的將領、大貴族與祭司。

大多數將領的目光複雜,又羨慕又崇敬,隱隱有一絲嫉妒。

祭司們幾乎全都麵帶微笑,用無比欣賞的目光看著蘇業。

大貴族之中,除了少數人笑吟吟的,甚至有人跟著歡呼,大多數人臉上都掛著若有若無的笑容。

不知道他們是在笑,還是在不笑。

平民有的哭,有的笑,哭得真誠,笑得同樣真誠。

此刻已近正午,太陽散播的光芒彷彿被聖城的力量馴服,由金光化為乳白色的聖潔光芒。

光芒落在神殿廣場,落在每個人身上。

呼啦啦……

潔白的鴿子成群地飛上天空,把白色聖潔的光芒切成一道道光柱。

整個世界聖潔明亮,但一身白袍蘇業卻好像是唯一的光源。

許多人甚至呆呆地看著蘇業。

這一刻,蘇業彷彿神之子,彷彿他纔是神殿區的唯一主人。

整座聖城,因他而生。

一些人甚至差點跪下,對這個橫空出世的英雄頂禮膜拜。

太陽神殿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微笑道:“這是一次難以想象的的戰爭,也必將會有一場難以想象的戰爭典禮!現在,在希臘每一座城邦之中,無論是雅典、斯巴達還是米利都,無論是特拜、科林斯還是邁錫尼,甚至是隻有幾萬人的小城邦,所有的城市廣場中,都能形成神蹟影像,讓所有人看到我們。因為,眾神無所不能!”

貝恩戈拉剛剛說完,就見希臘大地的上空,一道又一道白色的天光自天而降,分彆落在希臘的每一座城邦之中。

白光在每一座城邦的廣場化為巨型光幕,隻要靠近,哪怕冇有站在廣場,也能從光幕中看到戰爭典禮的一切。

許多城市原本就發出通知,大量的人聚集在各地的廣場之中。

哪怕有些城市故意不宣佈,但各種小道訊息已經流傳。

在光幕形成的一瞬間,全希臘所有城邦的人民都發出興奮的歡呼。

尤其是各地的祭司,更是挺胸抬頭,不隻有魔法師可以做到!

就算魔法師,也做不到向全希臘進行同步光幕傳播!

貝恩戈拉張開雙臂,大聲呼喊:“讓我們歡迎角鬥王、馬拉鬆之王、皮提亞之王以及地獄之王,蘇業!哪怕是天上的眾神,也想要聽到他的名字,讓我們,一起歡呼!”

“蘇業!”

“蘇業!”

“蘇業!”

蘇業麵帶微笑,向四麵八方致意,坦然承受眾人的歡呼。

貝恩戈拉道:“過來吧,優秀的希臘人,來到眾神的懷抱,讓眾神展現他們的喜悅與慷慨!無論接下來獲得何等榮耀,都是應得的!來這裡,登上神殿台階,在希臘人的見證下,蒙受眾神的恩賜。”

貝恩戈拉說著,身體緩緩側過。

與此同時,大階梯上的所有人向兩側側身,在正中讓出一條道路。

蘇業致意之後,踩著階梯,穿過將領、貴族和祭司讓出的道路,登上大階梯之上的平台。

斯巴達。

洶湧的人流彙聚在戰神廣場,望著巨大的光幕。

“是蘇業!”

“又看到蘇業了!”

“蘇業是半個斯巴達人。”

雅典城,市政廣場。

“蘇業!”霍特大聲吼叫。

“蘇業無敵!”吉米大叫。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齊齊叫喊。

在市政廣場臨街的一座屋子中,帕洛絲與克莉梅拉站在窗邊,望著光幕。

克莉梅拉滿臉興奮,差點都要跳起來。

帕洛絲抿著嘴,竭力掩飾心中的喜悅,可嘴角總是止不住地上揚。

米利都。

這座魔法之城的魔法師們,此刻全部變成了暴躁的戰士。

“蘇業!”有人高舉雙臂叫喊。

“魔法師的榮耀!”有人喊得嗓子沙啞。

“蘇業無敵!”有的滿麵通紅。

各城各地的人,看著蘇業的背影。

平台之上,一座座神殿坐落於綠茵地上。

放眼望去,聖光飄蕩,彩光瀰漫。

白鹿悠閒地散步,天鵝撥動著湖水,一隻隻美麗的蝴蝶翩翩起舞,還有長著翅膀的小精靈在花朵後麵偷偷注視著蘇業。

“讚美眾神!”貝恩戈拉大聲呼喊。

“讚美眾神!”所有人和蘇業一起跟著高頌。

“請眾神賜福!”

“請眾神賜福!”

轟……

天地巨震,一聲恐怖的盾牌相撞聲陡然響起。

如此巨大的聲音彷彿能震毀天地,震裂河川,震碎每個人的靈魂,但是,所有人連耳膜都冇有刺痛,隻是覺得整個人被巨大的聲音包圍。

山河齊鳴,天地共響,每個人明明好像置身於戰場,卻有著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天啊……”

一些人明知道不該發聲,看到天空的光芒後,還是發出驚呼。

就見高空之上,一尊高達萬米的白光巨人屹立雲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