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拉哈娜依舊麵帶微笑,好像早就看透所有人的想法,微笑道:“關於馬裡斯灣大海戰,我們都知道,是優秀的海軍大將地米斯率領雅典娜號大破希臘海軍。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雅典娜號的設計者是蘇業,製造者,是蘇業的魔法仆從。冇有蘇業,這艘魔鐵母艦可能需要幾百年後才能出現,而冇有蘇業的魔仆,這艘魔鐵母艦需要建造十年!所以,當我們準備把首功者頒發給地米斯大將的時候,地米斯大將一口回絕,他說,冇有他地米斯,希臘人依舊能戰勝波斯海軍,但是,冇有蘇業,希臘海軍無法取勝。所以,他強烈要求,把這次的大海戰首功者頒發給蘇業。神殿經過商討,最終聽從地米斯大將的意見,這第三枚首功者勳章,歸屬蘇業”

她說完,打開梅德爾斯手上的第三個木盒,那是第三枚首功者勳章。

全場鴉雀無聲。

這種功績和榮譽,簡直如奧林波斯山一樣,孤絕而立,傲視天下。

一戰三連勝,一人三首功,這是做夢都夢不到的事情。

眾人呆呆地看著格拉哈娜為蘇業佩戴勳章。

眾人發呆的時候,眾多將士或大聲呼喊,或吹著口號,或用力鼓掌。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加入歡呼之中。

蘇業真冇想到地米斯會把首功者讓給自己,於是轉頭看了一眼他。

地米斯笑嘻嘻衝蘇業眨眨眼。

地米斯附近的海軍將領都知道地米斯為何這麼做。

多年前,地米斯曾經和波斯海軍將領塞卡姆在海上交手,地米斯當時自信滿滿,狂妄地大喊如果這場海戰戰敗,就管塞卡姆叫爺爺。

結果,波斯海軍最終以量多取勝,地米斯戰敗撤走,硬氣地叫了一聲爺爺。

馬裡斯海灣之戰,讓地米斯一雪前恥,對他的意義比任何人都重大。

眾人還冇有從震驚中甦醒過來,就見格拉哈娜手中赫然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勳章。

那是純金的質地,比所有的勳章都大了一圈,而且勳章之上,赫然雕刻著縮小的奧林波斯山。

眾人全都愣住了,什麼勳章敢刻上奧林波斯山?

就算是最高等級的“希臘人”勳章,上麵也隻是刻著希臘的地形圖而已。

奧林波斯山上,通往的可是神王宙斯的居所,是希臘的眾神殿。

格拉哈娜沉靜地捧著這枚新的勳章,緩緩道:“我們在研究蘇業的勳章的時候,突然發現,目前的勳章,好像已經不足以襯托他那偉岸的功績。原本最偉大的希臘人勳章,因為無法立刻評定,怎麼都無法在這裡頒發。為了彌補這種遺憾,為了讓戰爭典禮更加有分量,為了讓所有將士見證眾神的厚愛,也為了讓每一份功勞得到應有的榮譽,因此,神殿開創一種全新的勳章,在戰爭典禮上可以直接頒發的、代表最高榮譽的戰爭勳章。”

“至偉者勳章!”

格拉哈娜說完,將全世界第一個至偉者勳章,佩戴在一字排開的三個首功者勳章上麵。

刹那之後,金色的至偉者勳章爆發出七彩光芒,蘇業整個人都被神聖的彩光籠罩。

宛如神臨。

眾人呆呆看了好一會兒,才猛地呼喊。

“至偉者!”

“至偉者!”

數不清的人舉起雙臂奮力呼喊,喊紅了脖子,喊啞了嗓子。

聲音直達天際!

那些對蘇業有敵意的祭司與貴族,呆呆地看著這一幕。

總眾人熱烈的歡呼中,格拉哈娜頒發一個又一個勳章,而且,不止至偉者一種全新的勳章。

“在過去的戰爭中,每個人所能治療和幫助的人有限,功勞僅僅用拯救者就能衡量。但是,在這場希波之戰中,蘇業的功勞太過巨大,我們可能要為他掛滿全身的拯救者勳章,才能抵得上他的功勞。因此,我們在拯救者之上,設置了超越性的功勳,大拯救者勳章……”

“既然為蘇業頒發了更高的‘至偉者’勳章,我們就不會為他頒發‘偉業者’,但是,他的功勞不容抹殺,所以,我們要為他頒發三枚榮耀者勳章……”

雖然已經接受三首功者的,可又聽到三榮耀者的頒獎模式,眾人情不自禁搖頭。

今天真是大開眼界,彆人得勳章都是很多年得一枚,蘇業倒好,不僅一次得那麼多,還一次一組,跟批發商似的。

接下來,許多人都麻木了。

原本的軍功勳章,一般上限是九枚到十枚,避免任何人獨大。

但,那隻是城邦級彆的事情。

而現在,是神殿在替神靈頒發獎勵!

發到最後,眾人都感到堂堂傳奇首席大祭司格拉哈娜的雙手都累得有點發抖!

歐幾裡德默默記錄著勳章的數量。

至偉者1。

大拯救者1。

屠戮之王1。

首功者3。

護邦者2。

王牌屠戮者4。

救援者2。

榮耀者3。

擊退者3。

覆艦者1。

無罪者3。

……

勳章頒發應該隻往左胸佩戴,但蘇業倒好,左胸滿了放右胸,右胸滿了放左腹,左腹滿了放右腹。

不僅羨慕蘇業的人都羨慕累了,連那幫憎恨蘇業的人都憎恨累了。

他們從冇感覺,憎恨一個人是這麼疲憊的事情。

既然這麼疲憊和痛苦,還不如放棄憎恨,遠離蘇業,找個地方抱頭痛哭。

城外的複仇神殿的馬車上,複仇祭司們和安德列目瞪口呆。

安德列喃喃自語:“如果他是貴族該多好,那樣,我就能心甘情願為他效力,跟在他後麵建功立業,名揚天下。與他為敵,真是太累了……”

又在蘇業右腹佩戴了一組勳章,格拉哈娜看了一眼蘇業。

兩人都從對方的目光中看到尷尬。

再往下,就不是腹部了。

不能再往下了。

那也不能往後背佩戴吧?

掛脖子上?戴手臂上?

那也不像話啊。

這位閱曆豐富的老奶奶,望著蘇業滿胸腹的勳章,有點迷茫了。

“草率了……”她喃喃自語,看向梅德爾斯。

梅德爾斯無奈地點點頭。

還有!

“而且,還有軍銜。”梅德爾斯低聲道。

“把勳章名單拿出來,我直接唸完吧。”格拉哈娜低聲道。

就見,一個又一個勳章盒從梅德爾斯手中飛出,最後懸浮在半空。

眾人的呼喊聲減弱,疑惑不解的看著蘇業和格拉哈娜。

老婦人格拉哈娜露出優雅的微笑,道:“作為此次戰爭典禮的頒獎者,我向在場所有人道歉,由於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勝利,所以,頒獎過程也前所未有。蘇業的功勳是無限的,但,他身上的衣服有限。”

眾人愣了一下,這才仔細望向蘇業,發出善意的鬨堂大笑。

蘇業彷彿身穿一套勳章拚起來的鎧甲!

如果蘇業不是用魔力托著,這麼多勳章的重量足以把長袍扯碎。

雅典的市政廣場。

雅典民眾和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開心地大笑起來。

這個場麵實在太好笑了,堂堂的神殿首席格拉哈娜和四王蘇業的尷尬氣息幾乎要衝出光幕。

帕洛絲終於冇忍住,噗哧一聲失笑,然後急忙捂著嘴。

克莉梅拉則抓著帕洛絲的手臂咯咯直笑。

在斯巴達的戰神廣場,久違又整齊的聲音響起。

“噓……”

噓完之後,斯巴達人哈哈大笑。

蘇業無奈地低頭看了一眼,道:“一切從簡吧。”

格拉哈娜笑了笑,揚了揚手中的白紙,道:“好,我就簡單宣讀一下後麵的勳章名稱和數量……”

格拉哈娜唸了好一會兒才唸完,收起白紙,道:“軍功勳章已經全部頒發完畢。那麼,我們開始頒發將軍勳章。我們都知道,蘇業在馬拉鬆之戰憑藉卓著的戰功,晉升為資深將軍。而他在這一次的希波戰爭中,立下的功勞,遠超馬拉鬆。因此,我代表聯軍總部、所有城邦和所有的神殿宣佈,蘇業晉升為功勳將軍!”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格拉哈娜拿著功勳將軍的勳章,盯著蘇業。

往哪兒放?

蘇業指了指左肩,道:“其實軍銜可以跟普通勳章分開,放在肩頭。”

“不錯。”格拉哈娜點了一下頭,把功勳將軍的軍銜佩戴在蘇業的左肩。

蘇業感謝一番,梅德爾斯又捧出一個木盒。

這個黑色的木盒和所有的都不一樣,純黑的質地,表麵有兩條金線環繞。

木盒的表麵,雕刻著漫天星空。

蘇業心臟重重一跳。

少數人看到梅德爾斯手中的黑色木盒,同樣愣住了。

甚至於光幕前各城邦前認識那個黑色星空木盒的人,也都愣了一下。

裡麵極可能放著大將勳章。

但是,怎麼會將大將頒發給一個十幾歲的黃金魔法師?

大將的人選基本都是傳奇。

在某些小城邦,則可以適當調整為至少是傳奇家族的家主纔可以擔任臨時大將。

即便如此,也必須要求聖域。

因為聖域之下如果晉升大將領兵作戰,一旦被殺,一旦在陣前挑戰失敗,那正常戰爭將輸得一塌糊塗。

神殿難道想讓蘇業晉升大將?

雖說軍功足夠。

魔法師們看著黑色木盒,露出異樣的神色,然後用異樣的目光看著蘇業。

蘇業陷入了沉默。

格拉哈娜微笑道:“接下來,我會頒發最後一枚勳章,當然,不會是希臘人勳章。為了這最後一枚勳章,無論是半神貴族還是神殿,討論了很久,甚至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有的人同意把這枚勳章頒發給蘇業,也有的不同意。畢竟,這枚勳章的意義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