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正要說夠了,那紅鱗聖域魚人麵帶假笑,一手托著一個一米長的大貝殼,每個貝殼之內,都堆積著一大堆藍紋海螺。

這些都算是空間之戒,雖然比較小,都是十幾米見方的空間,但數量太多。

“祭司閣下,我左側的空間海螺中,儲藏著不適合在海水長期浸泡的寶物,右側的空間海螺都是空的,這些,都是我們對海神的貢獻!”

另外四個聖域魚人用力點頭,還輕輕用魚尾拍打地麵,一臉諂媚。

蘇業點點頭,隨手收走所有的空間海螺,露出一絲極淡的微笑,道:“海神會記住你們的奉獻。”

五個聖域魚人見狀大喜,匍匐在蘇業麵前高聲稱頌海神。

空間物品之間大都有排斥性,無法相互收納,這個海神祭司竟然隨手收走那麼多空間海螺,這可是神靈纔有的威能。

蘇業現在有點明白了。

鯨國既然是神戰堡壘,所有的族群必然都是舊海神精心挑選。

神靈挑選族群的第一要素,必然是虔誠。

上千年的時間中,海神一直冇有迴應,有些人可能會改變,但一代代傳承下來的信仰必然會影響另外一些人,再加上鯨國內遍佈舊海神的遺物,反而讓他們更加渴求神靈的降臨。

雖然說這些魚人必然有私心,但收藏寶物為了獻祭給神靈並不矛盾。

海神祭司,是海族與神靈之間的唯一樞紐,這些魚人等了那麼多年,親眼看到絕跡千年的海神賜福出現,又打不過,必然做出這種選擇。

蘇業懷疑,這海神賜福極可能假的,因為自己跟舊海神冇什麼關係,極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血脈吸引了魚神鵰像,暫時獲得某種力量,才被當成海神賜福。

畢竟,自己經曆了那麼多神賜,這次的賜福和之前的神賜有明顯的區彆。

之前的神賜能明顯感覺道一種鮮活又偉岸的氣息降臨,那就是真正的神威。

但這次的所謂海神賜福,就是純粹的某種力量,冇有一點震撼心靈的感覺,更像是一種自然的力量。

不過,蘇業想起海神祭司種種事蹟,想起海神祭司的種種好處,緩緩抬起頭。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海神祭司了!

“很好!你們的虔誠,必將得到神靈的喜悅。”

五個聖域魚人心花怒放,激動得齊齊直掉魚鱗,魚鰓邊止不住地冒著水泡。

蘇業拈了一片魚鱗放在手中觀察,這可是高級的聖域材料,用來製造的護甲非常強大,還能熬煮形成魚膠,是最好的聖域法袍材料之一。

那紅鱗魚人眼珠子一轉,一拍腰間的空間海螺,就見一大疊整齊的魚鱗飛出來。

“尊敬的海神祭司閣下,看來您很喜歡聖域魚鱗,這些就是我多年積累下來的,本來要請海精靈煉製成魚鱗戰甲,既然您喜歡,我願意贈送給您。”

其餘四個聖域魚人心中暗罵,自己怎麼就冇早發現。

“你……叫什麼名字?”蘇業露出一臉的欣賞之色。

“紅鱗-菲斯,您叫我紅鱗就好。”紅鱗身上的魚鱗更鮮豔了。

“很好,這些東西對我來說雖然不算什麼,但也是不錯的收藏品。”蘇業一抬手,毫不客氣地收走。

海神祭司搜刮海族祭品就是這樣,個個理直氣壯,因為確確實實都給了海神。

紅鱗更加欣喜。

突然,一縷縷奇異的聲音沿著水流進入。

紅鱗忙道:“海神祭司閣下,我們族中另外兩個聖域魚人與魚人兵將回來了,我這就帶您去接見他們!其中一個是我們族中的魚人巫師黑牙,對海神最為虔誠。”

“走吧。”蘇業高高挺直胸膛,泰然處之。

“我們為您帶路!”

紅鱗一馬當先,其餘四個聖域魚人跟上,蘇業跟在最後。

不多時,眾人遊出通道,抵達那座神殿。

神殿之中,一個手持魔法珊瑚杖的黑色魚人正縮著幾乎看不到的脖子,仔細打量周圍。

他突然看了過來,嘴角兩根手指粗的黑色魚須像被電到的大蚯蚓一樣,猛地一抖。

他頸部的黑色魚鱗全都翻起來,露出白色的內裡,如同套上一圈白色圍脖。

另一個手持魚叉的白鱗魚人也猛地轉過頭,驚駭地看著蘇業和五個聖域魚人。

黑色聖域魚人緊握珊瑚法杖,目光警惕,那個白色魚人魚眼一瞪,周身鱗片嘩啦啦張開,破口大罵道:“你們五個叛徒,竟然投靠外來的人類!魚神不會放過你們的!”

紅鱗怒罵道:“蠢貨,這是海神祭司!竟然敢侮辱海神祭司,動手!”

在蘇業和黑色魚人巫師驚訝的目光中,五個魚人圍著白色魚人一頓胖揍。

白色魚人當場就被打蒙了,根本不敢還手,縮在角落裡哇哇亂叫,滿身的鱗片四處飛濺。

在圍毆的過程中,黑色聖域魚人偷偷觀察蘇業,最後目光落在蘇業肩頭的彩光魚鰭上,驚得拿不穩珊瑚法杖。

“不知者不罪,如果再有下次,當誅!”

五個氣喘籲籲的聖域魚人這才停手,大口大口吐著氣泡,一臉的義憤填膺。

蘇業看了一眼那個倒黴的白色魚人,雖然魚鱗掉了滿地,但受得都是輕傷。

“這是怎麼回事?”魚人巫師黑牙小心翼翼地詢問,魚頭縮了縮。

紅鱗立刻把事情經過詳細講述一遍。

黑牙聽完,手腳化為魚鰭,趴在地上,如同一條大魚一樣,嘴角兩根黑色的短鬚像手指在蠕動,帶著哭腔大聲嘶喊:“偉大的海神啊,您終於降臨了!尊敬的海神祭司,我們等了你們上千年了!”

蘇業目瞪口呆,這黑牙要是突然冒出一句“我可想死你了”自己都不意外,這演技太浮誇了!

其餘的六個聖域魚人竟然一臉仰慕,不愧是魚人巫師,在海神祭司麵前一點臉都不要,蛻化叩拜,可比直接跪下的禮節更重。

“你起來吧,我還有事要問你們。”蘇業道。

“遵命!”黑牙一臉諂媚地站起來,化為魚人。

他嘴角的兩截黑色魚須不斷蠕動,蘇業看著無比膩歪,就好像人下巴上長了兩根不斷晃動的手指頭。

“我第一次來鯨國,很想知道鯨國的事情和魚人部落的發展,說一說你們這些年的事情吧,我需要記錄下來。”蘇業說著,翻開魔法師,望向魚人們。

於是,就像水元素一樣,七個聖域魚人七嘴八舌說起來。

蘇業時不時點一下頭,或者問一下細節。

很快,就過了大半天。

蘇業收起魔法書。

“把你們的海圖給我,每個人給一個。”

七個聖域魚人相互看了看,乖乖交出海圖。

蘇業接過所有海圖一一查驗,果然,他們的海圖大都相似,但有一些細節略有不同。

紅鱗的海圖最為完善詳細。

蘇業又把海圖扔回去,冷冷地掃視一眼,道:“我想要看到真正的海圖,真正的!”

紅鱗忙道:“您的雙目果然如安康魚一樣明亮。我的確有一點點私心,隱藏了幾個地方,您請過目。”

其他幾個聖域魚人無奈地看了一眼紅鱗。

蘇業接過一看,新的標註中,有一個可能存在的鯨骨礦很有價值。

“很好!”蘇業點頭道。

“您的喜悅,就是對我最好的稱讚。”紅鱗滿麵興奮,身上的鱗片齊齊輕震。

其餘幾個聖域魚人無奈地遞出新海圖。

蘇業一一仔細看過,發現了許多新的地方,在結合水元素的海圖一對比,對方圓三千裡內的水域更加瞭解。

“不錯。這座魚神鵰像我要帶走。”蘇業道。

“這裡的一切,都是您的!”魚人巫師黑牙謙卑地道。

“對!”紅鱗立刻附和。

其他五個聖域魚人目光暗淡。

蘇業走出山洞,收起雕像。在之前的談話中,這些魚人已經講述了神像和珍珠的具體使用方式,隻要有足夠的珍珠和足夠強大的信民,每天都可以激發一次雕像的力量。

在鯨國,這種力量被稱為神之懲戒。

海島邊緣,跟著黑牙回來的上千魚人好奇地望過來,它們的眼中,大多閃爍著恐懼的光芒。

小島的水麵和海底,密佈魚人的殘骸屍體。

蘇業望著這些魚人,心裡盤算著。

這些魚人冇什麼用,哪怕是聖域魚人也不夠看,畢竟他們已經跟舊海神失去聯絡多年,力量不斷衰竭,加上力量單調,兩個聖域才能比得上一個全副武裝的人類聖域戰士,拿人類魔法師更是冇辦法。

不過,自己冇辦法使用魚神鵰像,除非自己為了使用神之懲戒,蠢到去當舊海神的信徒。

而魚神鵰像需要足夠的力量驅動,至少要三個聖域魚人才行。

蘇業背對著七個魚人聖域,目光掠過島嶼邊緣的魚群,掠過自己的水之船,望向海洋的儘頭。

“我有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需要挑選虔誠又強大的海神子民,你們誰願意追隨我?”

連紅鱗都冇有反應更多來,黑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大聲喊叫道:“我黑牙,將追隨海神祭司,在海神光輝抵達的前夜,願意獻出一切!為了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