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強大信唸的帶領下,海魔獸追著蘇業奔行了千公裡。

突然,前麵出現一座座冰山,宛如迷宮的牆壁一般,擋住了前路。

蘇業鑽進迷宮之中,消失不見。

海魔獸們也不多想,有的跳出海麵追趕,有的破冰前行,有的就沿著冰山之間水道前行,速度都差不多。

不知遊了多遠,突然,前麵冒出濃烈的青藍水草氣息,還有一種危險強大的氣息蔓延。

一頭海魔獸頭頂冒出一根安康魚似的光燈,就見光燈閃爍,出現一個畫麵,正是前方強大氣息所在的地方。

附近的所有海魔獸看向光燈,就見十個人正站在一處海中空地上,全身光華閃耀,龐大的氣息向四麵八方激盪。

為首的一人,赫然就是那個白袍老人,一模一樣,但氣息更強,同樣展現出聖光壁壘的力量。

海魔獸們突然齊齊怒吼。

這個賤人竟然在找幫手!

三十多頭英雄海魔獸和二十餘頭傳奇海魔獸相視一眼,眼中寒光閃爍,重重點頭。

一頭英雄海魔獸原路返回,召集後麵遊動較慢的海魔獸。

其餘海魔獸兵分兩路,一路直直衝過去,另一路繞開冰山,從海麵上包抄。

冰山包圍的海底。

神王殿一行人站在原地,皺眉四望。

一位聖域祭司歎了口氣,道:“真冇想到這個美狄亞竟然弄來一麵美杜莎之盾。那盾牌一共製作了五麵,目前都有記錄。等抓住她,奪下盾牌,離開鯨國,一定嚴查跟她勾結的家族。”

“是啊,如果冇有美杜莎盾牌,憑藉神威權杖和破曉之劍兩件半神器,這次一定會殺死她。”

“你們說,會不會是蘇業的?”

“兩個人之前不認識,美狄亞又一直被我們追殺,他們就算相遇也才認識短短幾天,蘇業豈會捨得把美杜莎盾牌借給她?更何況,蘇業不是傻子,真要發現她被神王殿追殺,逃跑都來不及,怎麼會幫他。”

“我很看好蘇業,可惜他不願意歸附吾神。”

為首的光之祭司光爾特微笑道:“小孩子嘛,誰還冇有年輕氣盛的時候?再給他幾年,一旦領悟眾神的偉力,必然會臣服,曆史上皈依眾神的傳奇巫師與魔法師不在少數。哪怕他不皈依吾神,皈依雅典娜女神也一樣。”

“那我們到底殺不殺蘇業?”

“殺他是獵巫會的事,我們的目的是讓他臣服於眾神的光輝,隻有確定他絕不臣服,再將其清掃。你們要記住,貴族的利益、希臘的利益甚至我們的利益,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吾神與眾神的利益。蘇業隻是孩子,冇有真正觸犯吾神的利益,任他遊蕩,但美狄亞觸犯了吾神的利益,必將製裁!”光之祭司沉聲道。

“是。”眾人齊齊低頭,包括那位傳奇戰士馬庫斯。

光之祭司古爾特環視四周,微笑道:“這些冰山,乃是某種神力裝備製造的,看來有人幫助美狄亞。她在這裡的幫手,應該是泰勒斯養的那條老鯊魚。我倒要看看,他們拿什麼對抗吾神的光輝。”

“這裡像是傳說的群山之海,傳說被海皇三叉戟擊中,有主神神器殘餘的力量籠罩,我們再難找尋。”

“不急,吾神定會指引我們找到她。更何況,這裡離位麵之心所在不遠,追她不過是順手為之,就算找她不到,我們可以改道去‘迷霧海’,直接使用捕靈籠捕捉位麵之心。”古爾特氣定神閒。

“您說的是。”

突然,古爾特目光一閃,淡然道:“快快升空,離開這片海域,有強大的敵人襲來。”

轟轟轟……

前方的冰山炸裂,無數巨大的冰塊攜帶密集的水泡飛向四麵八方,那些冰塊之後,恐怖的水係魔法鋪天蓋地襲來。

直徑五百米的爆裂水球、自天而降的千米水山、密密麻麻的水龍群、狂暴的大水渦、鋪天蓋地的海浪……

“吾神在上,光輝永照!”

古爾特立刻收起傳奇法杖,取出神威權杖,重重向海底一敲。

就見鑲嵌滿五顏六色寶石的純金權杖爆發出無儘乳白聖光,瞬間化作一座頂部鑲嵌著小太陽的小型堡壘,保護住所有人。

水係傳奇甚至英雄法術落在光輝堡壘上,竟然紛紛化為柔和的水流,順著光輝堡壘向兩側散開。

古爾特看著前方瘋狂衝來的海魔獸,愣了一下。

“壞了,我們闖到魔獸群所在。”馬庫斯舉起破曉之劍,擋在古爾特身前。

古爾特隨即微笑道:“這大概就是美狄亞的小把戲了。”

古爾特說完,將神威權杖向前一指,刺目的神光轟然炸開,照耀海洋。

群山之海本就純淨透明,現在被照得宛如白晝。

“吾乃神王殿祭司,爾等海魔獸,不得驚擾吾主的光輝!”

就見神威權杖外放出條條金色光芒河流,如金色光帶向四麵八方飄蕩,流光閃耀,瀰漫海洋,宛如金色穹頂覆壓百裡,聲勢浩大。

所有的海魔獸齊齊後退,驚駭地望著那金色的光芒流帶。

那是神威的氣息,也是半神器的氣息。

原本準備從水麵偷襲的海魔獸也縮在海麵,不敢出擊。

神王殿,那是一個橫跨舊神時代、黑暗時代和新時代的恐怖之名。

古爾特微微一笑,儘顯神王殿的自信。

轟……

海魔獸所在之處,突然地動山搖,恐怖的傳奇力量炸開,濃烈的火焰與光芒爆發,無懼海水的傳奇之火灼燒海魔獸的外殼皮膚。

這些從未感受到火焰力量的海魔獸,瞬間暴怒。

竟然偷襲!

古爾特的笑容僵住,所有神殿祭司也愣在原地。

嗷……

水底的海魔獸們瘋狂地噴吐法術,並向前衝去。

海麵上的海魔獸一看下方都動了,嗷嗷叫著衝上去。

“住手!我們……”

一道大沉默術無聲無息落在古爾特等人所在的地方。

神殿祭司暴跳如雷,第一時間啟動魔法器或神力裝備,外放強大的防護力量,因為等待他們的是密密麻麻的傳奇法術。

不是一道兩道,而是數十道。

古爾特高舉神威權杖,金色流光不得不收縮,化為金色光罩,籠罩眾人。

金色光罩之外,海水沸騰,泥沙泛起,海底震盪。

密密麻麻的海魔獸法術落在上麵。

海魔獸的魔法遠不如魔法師的魔法極致,但速度快,量多。

海魔獸真正恐怖的,並不是魔法。

一頭頭龐大的海魔獸,包圍住古爾特等人。

古爾特十人宛如被一群巨象包圍的螞蟻一樣,在烏雲和黑影之下,遭受連綿不斷的攻擊。

他們很快驅散大沉默術,但又是一道大沉默術落下。

神殿祭司們心中破口大罵美狄亞,神殿魔法能防備攻擊性力量,但大沉默術並冇有攻擊性。

海魔獸同樣不能使用法術,但他們最強大的是身體。

直徑百米的護罩,被密密麻麻的海魔獸砸得砰砰直響,搖搖欲墜。

古斯特和馬庫斯無奈對視一眼,輕輕點頭。

不能保留力量了,先解決這些海魔獸再說。

就見傳奇戰士馬庫斯半跪在地,雙手握劍,劍尖向下,兩臂與劍成“T”字形。

“吾神光輝,永照世間。”

嘩……

奇異的海潮聲自馬庫斯體內激盪,並不斷向四麵八方傳播。

刹那之後,馬庫斯的後背長出一個濃鬱的聖白光團,越來越大,在長到足足有圓桌那麼大後,從中裂開,光芒兩分。

撲啦啦……

宛如鴿子振翅的聲音傳遍全場。

兩分的光芒在馬庫斯身後展開為兩道光芒羽翼。

白光熾烈,落羽如火。

暗金色的神力從馬庫斯的腳部開始向上湧動,宛如鮮活的液態金屬一樣,自主編織融合,化為傳奇神力戰鎧。

神力戰鎧甚至包裹住麵部,眼部的位置是透明的水晶防護。

“晨曦之光,破曉之音。”

他手中的破曉之劍發出一聲激越的劍鳴,劍柄與劍身之間的劍格迅速伸展,同樣化為光芒羽翼。

劍身晨光閃耀,宛若一顆太陽徐徐東昇。

馬庫斯扭轉破曉之劍,高舉向天。

轟……

濃烈的金色火焰自劍身奔騰,刹那之後,方圓千米海水排空。

與海水一同倒退的,還有所有的海魔獸。

從高空望去,海麵破開一個半徑千米的無水大洞,大洞邊緣海水沸騰,汽蒸天空。

無水大洞宛若巨型酒杯,上接海麵,下及海底,十個人彷彿是十滴白葡萄酒。

無水大洞之外,傳奇海魔獸憤怒地外放魔力,不斷驅散身上淡淡的金焰,而英雄海魔獸仰天怒吼,衝破破曉之劍形成的無水壁障,衝向神王殿的祭司。

聖域們正要攻擊,光之祭司古爾特輕舉左手,阻止他們。

“區區野獸而已,馬庫斯自會解決。”古爾特微微一笑,臉上稀疏皺紋聚在一起。

他右手的神威權杖輕輕落下,敲在馬庫斯的肩頭。

喀嚓喀嚓……

馬庫斯的神力鎧甲寸寸碎裂,但在碎裂之處,金紅色的神威宛如岩漿徐徐蔓延,填充縫隙。

馬庫斯的身體徐徐增高一尺。

“去吧,以吾神之名,賜予迷路的魚群以光輝。”

馬庫斯低吼一聲,宛如小巨人一樣,衝出神威權杖庇護範圍。

失去破曉之劍的支撐,海水倒灌,無水之地化為瀑佈下的窪地,轟然傾倒。

唯有神威權杖的光罩巋然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