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創世之地有點摳,神權光球無法使用,隻能轉化為資源光球。

蘇業一眨眼,神權光球慢慢轉化為資源光球。

“隻有一個?看來那個幽暗之神的位階很低。不過,對於初期來說,一個完整的資源光球意義巨大。”

“來人,把這個光球送到狂暴之城。”

幾天後,遠征大軍陸續返回。

通過資源光球,血腥獸神與狂暴君王製造分體神像,位於蘇業的神殿兩側,一左一右侍奉神主。

剩下的資源光球,全部用以增強深淵蠕蟲的力量。

狂暴君王的五頭深淵蠕蟲中,四頭轉化為心靈影魔蠕蟲,能夠直接誕生心靈影魔,成年後直接晉升黃金。

目前,每頭心靈影魔蠕蟲,每十天能生產一頭心靈影魔。

蘇業則開始根據記憶和知識,研究如何利用心靈影魔進行超視距的資訊連接,保證自己哪怕在神殿,也能看到遠方發生的一切,並能快速傳出和接收資訊。

心靈影魔是一直非常奇異的生靈。

他們雖然看上去像一團黑霧,但不過是掩人耳目而已,他們的本體,是一種純粹的精神類能量,無法被碰觸,隻能被強大的能量感知或摧毀。

就像是一陣風。

這個族群的特點是,隻要獲得認可,所有的心靈影魔都可以共享同族的視野和感知,最親密的心靈影魔甚至會共享記憶和一切力量。

在無限位麵一些特彆的地方,由於無法傳遞資訊,心靈影魔便成為那裡的主宰,建立龐大的資訊交流網絡。

創世之地並不想讓神靈全知全能,那麼,神靈們隻能用自己的方法解決。

心靈影魔體係,必將成為所有神靈的首選。

不過,對蘇業來說,心靈影魔隻不過是初期的代替品,一旦大量傳奇出現,構建出魔法塔與魔法書體係,心靈影魔的作用將微乎其微。

狂暴君王隻說對了一半,蘇業是把心靈影魔當魔法器,過渡用的魔法器。

不過,傳奇大師不能那麼好培養的。

更何況,不能為了培養傳奇大師而揠苗助長,導致一些天才後繼無力。

不出意外,三十年內人類不會出現傳奇大師。

不是因為小泰勒斯不夠聰明,也不是自己教的不好,而是資源和先天因素不夠。

小泰勒斯這種天才放到魔獄城,十五年必成傳奇,但在這裡不行,他總要為整個國家考慮,花費額外的時間。

不過,這對他本人有益無害,短期來說是浪費時間,但長期來看依舊是在培養多方麵能力。

“不過……”

蘇業想起魔法師的變化。

在砸碎那個亡靈偽神的雕像後,當時所有的參戰者都得到一種奇異的能力。

這就導致那一戰之後,短短十幾天的時間,魔法學徒的數量暴增,由一千餘人成長到一千五百餘人,找這個趨勢下去,今年的魔法學徒總數能超過兩千。

不算新生孩童的話,人類一共還不到一萬人。

“換言之,每殺死一個神靈的分神,參戰者都會得到獎勵。這看似是創世之地的獎勵,但實際上,應該是分神死亡後殘留的力量。我好像發現了什麼……”

“在一開始,創世之地賜予了眾神固定的力量。”

“但所有光球,本質上都是創世之地的一部分,一旦結束,所有力量必然會迴歸創世之地。”

“每一個分神死亡,一部分力量回饋給勝利者,另一部分回饋給創世之地。而創世之地每過外界時間十年,又分給眾神本體一部分力量。”

“這怎麼有點像無限位麵意誌籌集善款,勝者的如數奉還,而後瓜分敗者的捐款?”

“那麼,到底是殺神靈得到的力量多,還是拉攏神靈聯合得到的好處多?”

蘇業突然意識到,創世之地的形勢,似乎越來越接近無限位麵的實際情況。

蘇業抬起頭,望向前方。

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的分雕像就在大殿內,而橡樹之神與蒼紅山脈的分體雕像在神殿外,身為盟友,方便交流。

四座雕像表麪灰濛濛一片。

突然,橡樹之神鵰像的雙目散發出亮光。

蘇業輕輕點頭,橡樹之神的分神出現在雕像之中。

“尊敬的蘇神,此次前來,是為商談即將到來的災難。”橡樹之神的外形是一棵白光大樹。

另外三座雕像表麵發光,很快,三座雕像的眼睛亮起,三個神靈出現在其中。

“見過陛下!”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齊齊行禮。

“蘇神。”上位龍神蒼紅山脈禮貌問候,便盤在雕像之中,閉目養神。

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蒼紅山脈,這位龍神的暴虐與強大人儘皆知。

“橡樹之神召集大家,有要事商量,橡樹之神,請說。”蘇業道。

橡樹之神輕輕搖晃樹冠,道:“第二次創世之地開啟後,外界每隔十年,會有大量的分神潰散,所以,所以,我們猜測創世之地每過一段時間,會有一種考驗。不過,極少有人注意到,外界時間每隔五六個月,都會有少量神靈隕落,想必蘇神注意過這件事。”

“的確。”蘇業道。

“根據我的推測,大概在創世之地時間第五年到第六年的時間,我們恐怕也會麵臨一場創世之地的考驗。”橡樹之神道。

“可能性很大。”蒼龍山脈道。

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神色凝重,他們兩個第一次聽說這件事。

蘇業道:“無限位麵意誌不會讓我們輕鬆成長。橡樹之神的意思是,接下來,我們要為未知的考驗做好準備?”

“是的,我覺得,我們各方有必要進一步密切合作,建立商貿、生活、技術和軍事上的全麵合作,整合資源,形成一股在未來能對抗任何考驗或災難的力量。”橡樹之神道。

“我聽從蘇神的。”狂暴君王急忙道。

“我也是。”血腥獸神急忙道。

兩神相視一眼,望向蘇業。

橡樹之神微笑著解釋:“蘇神不必多慮,我絕對冇有與蘇神爭權奪利的意思,我向來善守不善攻,如果我們要建立一支聯軍,自然是由人類和您率領。實際上,我們都知道,無論是惡魔、獸人、精靈還是巨龍,在指揮上都不如人類。”

蒼紅山脈不悅地冷哼一聲,但也隻能冷哼,龍族單打獨鬥無懼任何同等族群,但說到統領大軍,最好的方式就是老老實實聽命令。

“你有什麼建議?”蘇業問。

“我們建立聯軍,不隻為了一次,也為了其後的多次考驗。畢竟,外界十年,此地百年,未來一百年內,我們會遇到十幾次小災難和百年大災難。所以,我認為,我們在初期發揮特長,整合各方力量,等後期成長起來,可以發展各自族群。”

蘇業輕輕點頭道:“我讚同。”

“這樣看來,比較不錯。”蒼紅山脈道。

“不過,這可能會委屈一些神靈。”橡樹之神終於說出最關鍵的阻礙。

狂暴君王卻道:“不委屈!我放棄培養六臂蛇魔,放棄一切我的喜好,專門培養心靈影魔,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建立蘇神的命運共同體,讓大家一起度過創世之地的千年時間,讓我們的本體得到好處!不委屈!你說是不是,血腥獸神?”

血腥獸神哭喪著臉,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會配合蘇神發展,一部分獸人專門做重體力活,一部分獸人充當近身戰士保護魔法師,最後一部分獸人專職薩滿,研究增幅類巫術和治療類巫術。”

“很好。”蘇業道。

橡樹之神道:“我的國度,可以培養最優秀的弓箭手。德魯伊雖然是不錯的施法者,但戰鬥力比起魔法師相距甚遠,不如全部轉化為農業德魯伊,主要負責增產農作物和牲畜。當然,戰爭古樹身為最佳的防守力量,也應當分配到各地。”

眾神輕輕點頭,橡樹之神的付出不小,德魯伊可不是普通的族群,高階德魯伊一點不弱於巨龍。

蘇業道:“感謝諸位分擔了重體力活、農活、弓箭手和近戰的壓力,我們人類看似隻需要培養魔法師就好,但實際上,我們人類需要長年累月地學習,才能產出最終的成果。諸位四個族群的信民,怕是冇學習的耐心。”

其餘神靈無奈點頭,不是自己族群不懂學習,是人類的學習能力太可怕。

“我們獸人寧可挖礦累吐血,也不願意天天坐在那裡讀書。”血腥獸神無奈道。

四個神靈,齊齊望向蒼紅山脈。

老紅龍愣了一下,哭笑不得,敢情四個神專門表演給自己看。

“你們想要我做什麼?”蒼紅山脈道。

“這個得請蘇神來。”橡樹之神慫了。

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縮了縮脖子,自己可不敢占上位神的便宜。

蘇業微笑道:“尊敬的蒼紅山脈,據我所知,你的本體有可能晉升主神。”

蒼紅山脈一聽,大吐苦水道:“你可彆提了!我們龍神係特彆複雜,完全就是各神係亂七八糟的龍神拚揍起來的。紅龍本來歸屬波斯的龍母神提亞瑪特,但我在埃及出生,提亞瑪特不信任我,而埃及的龍神王毀滅之龍阿波菲斯瞧不上我。巨龍國度的白金龍神王巴哈姆特不放心我是邪惡的紅龍,北歐的那幾條龍神正要掀起神係黃昏,就算拉攏我,我也不能跟著送死啊。我又不想投入地獄或深淵,結果,這麼多年了,願意支援我的神王,一個都冇有。冇有神王支援,我上哪兒找晉升資源?我啊,太苦了,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