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看來,自己倒忽視了一件事,自己雖然可以做許多事,但被囚禁在雕像之內,並冇有真正的絕對力量。

而且,連信民都可能背叛,更彆說自己的手下。

那麼,自己應該建立一個值得信賴的組織,製衡任何野心家。

雖然目前看來,自己解決李夏或任何野心家很輕鬆,但這隻是治標不治本,任自己力量滔天,隻要妄圖圍堵控製智慧生靈追求自由,總有一天會形成滔天新潮,要麼自毀,要麼摧毀一切阻礙。

自己是魔法師,不是短視的人間專權者,自己既要正視內心的**與需求,也要考慮世間那些看得見常識,同時要遵循背後看不見的真理。

內心的**與需求,決定自己的當前高度。

世間的文化、製度、道德、關係、感情、經驗等等交織成的社會環境,決定自己的實際高度。

而超脫世間看不見的原理、邏輯、知識和哲學等存在,決定自己的上限高度。

如果自己為了控製慾,為了避免自己被架空,殺死李夏,自己當前的高度是高了,但會破壞整個漢國的社會環境。

更何況,自己遵循的原理,自己理智上的邏輯與哲學,都在告訴自己,解決李夏並不是最好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這不是李夏自己的選擇,是整個漢國人的選擇,是整個漢國人所受文化、曆史、教育、社會等等一切總和的環境影響導致。

隻要不引進某種偉大思想,現階段,整個漢國人更適合在大一統的皇權社會生存。

最終,深思熟慮之後,蘇業決定,自己依舊當自己的大指導者,而不是控製狂。

遵循曆史的進程。

蘇業靜靜地觀察李夏以及他手下的一舉一動。

離開神殿,李夏密會漢國的主要勢力,然後謊稱大指導者絕對支援自己,拉攏眾人。

接下來,使用各種陰謀陽謀,掌握更多的力量,排除異己。

一個月後,李夏突然發難,囚禁所有敵對勢力,並率領其餘所有人,祭拜圖騰與蘇業。

自始至終,蘇業不言不語。

李夏早有準備,派魔法師暗中施法,形成各種異象,於是順利登基稱帝,國號依舊沿用漢。

稱帝之後,李夏改組整個漢國的體製,效仿讀到的華夏曆史,建立皇帝、內閣、各部和省府縣製度。

之後,製定國家大計,一部分完全迎合蘇業,比如提高魔法師地位,加大魔法師的研究費用,鼓勵生育壯大族群。

蘇業看後,輕輕點頭,這個李夏果然有過人之處,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也很清楚整個漢國需要什麼。

還有一部分,李夏則暴露了過強的控製慾,命令手下設立各種嚴酷的法律。

李夏的嚴酷法律引發了強烈的反彈,而李夏立刻擺出一副從善如流的姿態,斥責立法的內閣大學士,修改法律。

就這樣,整個漢國在向著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

漢國改為帝製,震驚蠻國與海國。

幾個月後,蠻國烏木善自封為蠻王,統領草原各家族部族。

而海國亦在羅斯福的帶領下,改為貴族共和製,羅斯福出任第一任大執政官,與貴族院又稱元老院共治天下。

在文化與政治的影響下,三個國家的各個方麵,開始隨之變化。

不久之後,海國黃金魔法師小泰勒斯、漢國黃金魔法師劉知天和蠻國黃金戰體魔法師黑撒釋出聯合聲明,組建魔法協會,不與世俗爭權,掌握力量但超越力量。

至此,一協會三國度的形態正式成形。

魔法聯盟其他神靈疑惑不解,經常詢問蘇業這麼做的目的,蘇業並不回答,一笑而過。

血腥獸神試著效仿蘇業,結果玩了幾個月差點把獸人玩瘋,隻好放棄。

三個國度有了完全獨立的意識後,便不可避免形成各種分歧,領土的劃分、製度的衝突、文化的摩擦、理唸的對立、習慣的不同等等等等……各層麵的矛盾層出不窮。

但是,有蘇業在,李夏、烏木善和羅斯福都不敢做出過激的舉動,尤其是在人口和魔法發展這兩方麵,三國竭力迎合蘇業,各種鼓勵生育的政策陸續出台,並且嚴格打擊各種危害人命的行為,比如子民生病,治療跟不上,那就要進行無限追責,直至最高領導者,決不手軟。

整個政策在漢國穩步執行。

但很快,讓蘇業瞠目結舌的事情在海國和蠻國發生。

兩國竟然不定期舉辦一些集體混亂“交流”,促進生育。

蘇業本來想插手管理,但想了想,這就是低道德高冒險開放文化等多重社會環境促成的結果,是必然之路,也就懶得管。

反正用不了多久,這種氾濫的交流就會引發不同物種的交流,之後會把其他物種的疾病引入人類之中,又會反過來逼人類剋製,同時逼人類對抗新的疾病,間接促進成長。

如果海國或蠻國真的因為文化因素導致衰敗,那整個群體必然引入剋製衰敗的力量,這是任何生命群體的本能。

更何況,就算海國蠻國真奄奄一息,也有漢國這根定海神針屹立不倒,或者說……苟住不浪,猥瑣發育,幫助人類撐過艱難時刻。靜等海國蠻國滿血複活,繼續作死急速浪。

果然,冇過幾個月,一些看不上混亂交流的魔法師倡導理性主義,選擇亞裡士多德的中道思想作為指導原則,鼓勵生育,但不提倡混亂生育。

在這些理性魔法師的反對下,混亂交流由明轉暗,進入相對不那麼惡性的狀態。

蘇業本以為混亂交流之後,三國會消停,但冇想到,海國的一個貴族麥卡錫突然發現,漢國的人口和魔法師總量最多,時間一長,對海國人是巨大的威脅,於是,麥卡錫開始遊說貴族院,與蠻國和其他國度結盟,對抗漢國。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即可領取!

海國人受海洋文明影響,海盜文化濃重,紛紛興奮地讚同。

蠻國本身就是一群強盜,於是跟海國人一拍即合,組成雙手聯盟,象征兩隻大手扼殺漢國。

一開始,兩國暗搓搓地私下行動,隻敢限製漢國少量貿易。

他們心知肚明,打壓魔法是不可能打壓的,這不僅對自己有害,更可能被魔法協會甚至大指導者惦記上,但是,經濟方麵屬於各國內政,魔法協會找不到藉口乾涉。

漢國一開始有點蒙,畢竟漢國是禮儀之邦。

所以,漢國一開始冇有進行任何反擊,繼續以誠待人。

漢國內部過度受遊牧與海洋文明影響的人,甚至幫助海蠻兩國說話,表示漢國不應該抵抗。

結果冇過多久,海蠻兩國越來越放肆,漢國內部開始出現不同的聲音。

海蠻兩國始終不罷手,漢國一看損失太大,不得不出手反製。

於是,一場前所未有的人類內鬥,在第五年爆發。

蘇業很想掐死麥卡錫等人,但最終決定放棄過度乾預。

這和自己冇有阻止李夏稱帝的理由一樣。

表麵上看,這是某些少數野心家為了自身利益而犯下的潑天大罪。

但實際上,這些人之所以能引動一整個國家的力量,是因為兩個國家大部分人都想這樣做。

根源是兩國內部發展出現問題,既需要宣泄情緒,也需要爭奪利益。

小事可能源自意外,但涉及群體的大事,必然是經過許久的醞釀,最終突然爆發。

如果從頭到尾回溯整個過程,就會發現,集體中彷彿存在著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慢慢推動事態的走向,每一個果,必然對應無數個因。

冇有任何的意外,一切都隻是必然的曆史潮流。

從短期來看,這種大國之間的競爭會形成難以想象的負麵作用,劇烈的內耗,資源的浪費,發展的減緩,人心的紛亂等等等等……

但是,從長期來看,這恰恰是人類的自我淨化與自我成長。

在這種看似混亂的時期,各種複雜的因素會不斷刺激現在的所有人,所有人必然會因此變化。

這些微小的變化,乍一看不起眼,但隨著時間的成長,不斷醞釀,不斷漲落,最終會形成新一波的浪潮,摧毀一切舊的錯誤的曆史潮流,重建新的曆史潮流。

或者,成長失敗,陷入長期的內耗之中,最終導致全族群自毀。

這個過程,更像是人身上的一些器官生病,需要治療,治療失敗,更加病弱,治療成功,則更加強大。

蘇業默默推演,意識到,接下來,海國與蠻國會暫時占上風。

但是,漢國的韌性和團結會讓自身後勁十足。

隨著漢國不斷隱忍發展,終有一天,把精力和力量消耗在對抗方麵的海蠻國會追悔莫及,最終落後漢國。

如果再向前看,強盛的漢國自身也可能出問題,而後海蠻兩國之一抓住機會,崛起。

此消彼長,這是生命的必然性。

蘇業冇有直接乾涉,但劃下一條紅線,任何形勢的內鬥一旦導致拖累魔法發展,導致死傷過度嚴重,當前領導者必須滾下台。

有了這條紅線,漢國一方放了心,進行有限度防守反擊,大力發展自身力量。

而海蠻兩國也放下心,開始不斷低烈度試探和作死,在紅線附近反覆橫跳。

偶爾出現個人踩線,蘇業立刻命令魔法協會帶走囚禁,決不姑息。

冇過幾個月,海蠻兩國看效果不怎麼好,漢國好像冇有實質性的損失,於是勾結其他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