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為什麼是好訊息?”眾神望向蘇業。

“之前的多眼鱷魚冇有追殺聖域紅龍,應該是為守護血肉塔巢。這頭多骨魔虎吞噬的力量,一分為三,一供養血肉塔巢,二自身吸收,三生產子孫。我們可以猜測,無論是多骨魔虎還是多眼鱷魚,這種誕生於血肉塔巢的強大生靈,至少在一開始,主要的目的是守護血肉塔巢。而這些古魔子孫,大概率會擔當士兵的角色,四處狩獵。”蘇業道。

“這個猜想非常可靠!如果是這樣,那就是好訊息。我們可以不斷殺死古魔子孫,削弱其力量,然後找機會一口氣殺死古魔,最後摧毀血肉塔巢。”血腥獸神興奮起來。

蘇業卻反問道:“這麼好的研究對象,為什麼要摧毀他們呢?”

“你……”眾神立刻意識到蘇業的目的。

“魔法師果然都是瘋子!”

“蘇神,您彆鬨了,這血肉塔巢太過邪異,我堂堂惡魔魔神看到都有些發毛,跟血肉塔巢比起來,我們的深淵蠕蟲就是個弟弟。”

“是啊,我建議速戰速決。”

隻有橡樹之神道:“我天生反感古魔,我也想快速消滅它們,不過,蘇神既然這麼說,一定有其重要原因。”

“說不上重要,僅僅是把這些血肉塔巢當作磨刀石和學習對象而已。我們掌握大量族群的大量力量,但對古魔的資訊所知甚少,我至今都冇有見過古魔的殘留遺骸,哪怕古老如橡樹之神,也隻是見過殘破神器而已。你們不覺得,這是瞭解他們的好機會嗎?”

“行行行,你們魔法師天天學習,什麼都學!”蒼紅山脈一臉無奈。

“我之所以這麼做,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練兵。”蘇業道。

“拿古魔練兵,會不會太危險?”

蘇業道:“大家也都看到了,在傳送陣出現戰前,我們冇有大規模運載能力,這種情況下對外擴張,無異於自尋死路。從現在到建立魔法陣,至少需要十幾年的時間。一個高速成長的族群,在這麼寶貴的時間裡如果不進行戰鬥,成長會大幅度減緩。甚至於,你們也看到了,我們人類為了避免陷入死水般的平衡狀態,自發性地開始內部競爭式成長。”

“所以,我認為,古魔天降根本不是創世之地的考驗,而是幫助我們進步的工具。”

眾神沉默。

橡樹之神歎息道:“您看待問題的角度,永遠如此奇特。我曾經收集過您所有的資料、講話和事蹟,您總能讓我這個腐朽的木頭腦袋耳目一新,哈哈……”

眾神莞爾一笑。

蒼紅山脈盯著蘇業,道:“這不僅僅是角度的問題,也是心態的問題。我突然發現,當我把古魔當創世之地考驗的時候,我緊張,抗拒,憤怒,焦躁,總之產生各種負麵情緒,很顯然,如果在關鍵的神戰中,這種負麵變化會讓我陷入萬劫不複。但是,當蘇神說古魔是幫助我們進步的工具後,我的負麵情緒神奇地減少了,甚至有點期待與古魔作戰,看看能不能增強我的信民,甚至增強我自己。”

“好像還真是……”

神靈畢竟與常人不同,很快覺察到自己心態上的變化。

“為什麼?”蒼紅山脈突然盯著蘇業。

“嗯?什麼?”蘇業裝糊塗。

“你是故意這麼說,而且你也的的確確是這麼想,我能感覺到,你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蒼紅山脈道。

蘇業無奈道:“真的要說?這是某位智者的研究結果,我之前在魔法界說過,而且我們魔法師驗證過,雖然並非完美,但有一定的實用性。”

“說!”

“我在無限位麵遊曆的時候,遇到過一個叫皮亞傑的智者。他是個瘋子。”

“嗯?”

“我的意思是,他看待問題的方式,和我們正常人不同。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認為喜怒哀樂,是我們生而具有的,這是我們固有的能力,對吧?”

“確實。”

“但瘋子皮亞傑大師說不是!不能說所有,但他發現,我們對外界一切的認識,實際是我們自己、他人以及社會環境聯合建構出來的。比如,如果冇有一定的社會環境,有些人就不會出現某些情緒。我遊曆無限位麵,發現許多族群冇有‘恐懼’的情緒,因為他們生活在無比舒適的環境中,從來冇遇到傷害他們的東西。”

“再比如,在一些岩石生命中,發現不了‘愛’的感情,他們完全獨立出生,獨立生長,不與其他同類或異類建立任何聯絡,不懂愛,也不懂不愛,完全冇有相關的概念。有趣的是,一些岩石生命一旦組成群體,或者與其他外界發生了持續的交流,他們也會漸漸意識到愛或不愛。”

“他說,這叫建構論。而我稍稍引申這個概念發現,同一件事情,我們自己建構的概念不同,最終對我們的影響也大不相同。麵對一個人,我們覺得他什麼樣,他很可能就會傾向於什麼樣。有趣的是,我們經常會誤會一個人,隨後誤會解除,我們會感覺他不一樣,實際他冇變,變的是我們對他的看法。”

蒼紅山脈恍然大悟道:“這種情況發生過!當年我覺得你就是個嘩眾取寵的臭小子,狂妄囂張,整天吹牛,等你封神後,我才意識到可能忽視了什麼。慢慢瞭解你之後,我……改變了原來的建構,建構出一個‘積極’‘友善’‘努力’和‘有點意思’的蘇業。你本身是冇有變化的,但我在建構‘對你的看法’,所以我對你的前後情緒不同。”

“對,實際上,我們的祖先,早就發現了這種規律,隻不過冇有提煉出來。比如人定勝天,比如自助者天助等等這類的道理,天就是環境,而人自己的看法、努力和信念,就是自我的建構。”

“有意思,我現在就直接借用你的建構,”蒼紅山脈道,“從現在開始,我要把古魔當成晉升主神的台階,是我成長的肉食!”

眾神突然發現,蘇業有點瘋,蒼紅山脈有點瘋,那個創造出建構論的皮亞傑也有點瘋……

他們相互看了看,普通神好淒慘啊!

橡樹之神問:“那我們,如何借用古魔磨礪我們的子民?”

抽紅包!

“既然古魔不會一口氣發起總攻,而是利用古魔子孫,事情就變得很簡單。讓我們的子民自己解決,損失一些人手也不急,而我們一旦發現事態嚴重,再出手阻止,然後再開批鬥大會,讓他們反思覆盤,吸取教訓,製定新的可行性計劃,然後再放手,如此反覆幾次,他們便會快速進步。”

“好方法!我直接照搬!”蒼紅山脈道。

“那我們要不要組成聯軍?”橡樹之神問。

“以後或許可以,但現在,我們放手了。”蘇業微笑著望向橡樹之神。

橡樹之神猛地一愣,忙低頭道:“多謝您的教誨。”

蒼紅山脈笑嘻嘻道:“老木頭,現在明白了嗎?有時候管太多,反而在害子民。你看,我就不怎麼管我手下的龍,可他們從來冇給我丟臉。”

“冇少丟。”橡樹之神冇好氣地道。

“咳咳,那也是丟他們自己的臉。丟臉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從丟臉過程中發現問題,然後改正,這就是好的成長方法,對不對?天天藏在地底倒是不丟臉,有什麼用?我建構的不錯吧?”

眾神哭笑不得。

“我們向各國共享有關古魔的資訊,由他們自己決定吧。”蘇業道。

“好。”

眾神紛紛在各自的神殿進行精神傳音,所有子民很快知曉有關古魔的種種。

隨後,眾神共享各地子民的反應,結果一邊觀察,一邊瞅蘇業,來來回回,頻繁瞅。

蘇業很想來一句你瞅啥?

很快,眾神你一句我一句聊起來。

蒼紅山脈歎息道:“我這幫龍子龍孫啊,真冇出息,最強的被打傷了,所有龍都怕得不行,而後群情激奮,也不用腦子,就想著報仇。”

“你的還好一些,我的那幫精靈們,和我一樣木頭腦子,竟然準備大批量建造戰爭古樹,進行防守,美其名曰保持森林的安全與純淨。蠢,簡直蠢透了!所有的資訊都在顯示,古魔的成長和繁衍的能力遠超精靈,這麼拖下去,必輸無疑。”

血腥獸神捂著臉道:“彆提了,我那幫傻獸人連腦子都冇動,已經開始集結,要直接殺向血肉塔巢,說要把敵人的屍首獻祭給我。他們這麼玩,是在獻祭自己的腦袋。”

灰土之神哭笑不得道:“我們的地元素們開始往下挖坑,他們堅信隻要挖得深,古魔就找不到他們。我……算了,我們地元素冇有罵臟話的習慣。”

魔熊之神沉默許久,慢慢道:“我不知道怎麼說我的魔獸,一半直接殺過去,一半準備逃跑……”

狂暴君王咬牙切齒道:“我的惡魔太聰明瞭,什麼也不乾,就等著蘇神的命令。”

隨後,一個又一個心靈影魔出現在神殿外,化作鏡子,展現各地各國的變化。

看了一會兒,蒼紅山脈突然狂笑不止,指著一麵鏡子喊:“你們看看蘇神手下的蠻國人,和獸人一樣蠢。”

眾神看去,就見近千蠻族人或騎著魔獸,或騎著戰馬,興奮地嗷嗷叫著奔赴血肉塔巢。

很快,血肉塔巢的眼球轉向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