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橡樹之神微笑道:“實際上,也不能怪蠻國人。我仔細研究過人類國度,海國雖然表麵上與蠻國結盟,但暗地裡和漢國人心照不宣,一直壓製蠻國人,讓蠻國在各方麵依賴兩國。但蠻國人不自知,以為自己是海國助手,以為自己擁有無儘的財富、牲畜與皮具,自認為過得不錯。”

蘇業卻道:“任何事都有一體兩麵,目前看來,蠻國人的確有些短視,但這是因為他們生存環境惡劣,如果總想得太長遠,反而可能很快麵臨生存危機。我們換一種角度,如果我們把海國和漢國當成危險環境,你們覺得,蠻國人這種方式,完全錯誤嗎?”

眾神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蠻國人在夾縫中求生存,這樣的選擇,至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們能保證生存和延續。如果真的跟海國和漢國過度競爭,自身會遭受更殘酷的打壓,最終滅亡。”

蒼紅山脈道:“我現在有點欣賞海國人的選擇。”

眾神看到,海國人正在搬運血肉塔巢和血樹巨人共同的眼睛和重要組織。

以小泰勒斯為首的海國人,選擇了最重要最核心的戰利品。

“這些海國的魔法師,不僅嘴上在討論遠方與未來,實際也是這麼做的,這一點,足以令眾多神靈汗顏。”

“他們談判的內容你們也聽到了,為了這些最重要的,海國人放棄了很多其他資源,從短期來看,他們幾乎顆粒無收。他們更像是在豪賭,一旦能從巨眼和重要組織中研究出結果,將會成為收益最大的選擇。”

“雖然我欣賞海國人,但如果讓我選,我一定會做出跟漢國人一樣的選擇。”蒼紅山脈笑吟吟看著漢國人的首領。

橡樹之神微笑道:“是啊,漢國人非常有意思,他們把最重要的戰利品讓了出去,但換來了許多其他的非物質資源,比如商貿上的,比如合作上的,比如技術上的,比如領土上的。同時,他們還留下了部分稀少的重要組織,也準備和海國一樣回去研究古魔。”

“目前看來,我們真說不好誰的選擇是對是錯,好像都有道理,可好像又都有瑕疵。”

“蘇神,您覺得三國哪個選擇最好?”

蘇業道:“河道是大地的瑕疵,但孕育生命;裂痕是牆壁的瑕疵,卻照進陽光。這三個國家的選擇,隻有不同環境不同階段的最好。這些小小的最好連在一起,從頭到尾,都是各國的最好。從群體的角度來看,無論是消亡還是進化,都是最好,但從個體的角度,則大不一樣。”

“是啊……”橡樹之神突然歎了口氣。

眾神望著忙忙碌碌的各族子民,沉默許久。

在血樹巨人的屍體旁邊,各國舉辦了第一次聯合慶功會。

篝火燃燒,魔法煙火紛飛,巨龍飛翔,魔獸齊舞。

突然,橡樹之神道:“我喜歡這裡。”

眾神愣了一下,目光逐漸柔和。

“是啊,這裡比外界更有趣。”

“看著這些子民的成長,我彷彿回到了最初封神的那一刻,那個時候,是我最留戀的。”

“我們剛封神的時候,那麼努力,那麼積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變了,不再相信自己和信民,不再相信努力和智慧,而是相信陰謀詭計,相信力量與強權……”

“我們神靈,也在不斷建構自己的囚籠,封閉自己。”

“真好,我這個分神,比本體更幸福。”

蒼紅山脈卻冇好氣地冷哼一聲,道:“醒醒吧,我可冇覺得這裡和外麵有什麼區彆。如果你們的分神和本體一定有區彆,那就是,你們身邊冇有蘇神。”

眾神一愣,冷汗涔涔。

“您說的對,這裡與外麵本來是一樣的,我們本應該和封神初期一樣的。無論外界環境怎麼變化,但本質上,都是我們自己做出了錯誤的選擇,我們,本可以改變的,起碼不應該受那麼大的影響。”

“現在也可以啊。”蒼紅山脈懶洋洋道。

眾神看了一眼蒼紅山脈,陷入沉思。

隨著這些天的交流,眾神不斷髮現,蒼紅山脈和蘇業身上,好像有許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兩個人都不在乎世俗的眼光,都像是瘋子,都被大多數同類排斥,看待很多事情的角度都那麼奇特。

隻不過,蘇業好像是憑藉知識,每一種行為都有牢固的依據。

蒼紅山脈則是憑藉本能和經驗,更像是一種天賦。

但是,殊途同歸,兩個人都一直在進步,一直在成長。

“蘇神,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

“繼續看。”蘇業微微一笑。

魔法聯盟成功摧毀血肉塔巢的訊息傳遍聯盟各國,各國士氣振奮,不再畏懼古魔。

這個訊息不斷向其他各神靈領地傳播,越來越多的神靈意識到聯合的重要性,於是,眾多神靈開始結盟。

海國柏拉圖城外的新愛琴海上,一個全身曬得黝黑的戰體魔法師舉著粗糙的骨叉,站在巨鯨的脊背上,大聲喊叫:“我,麥哲倫,回來了!我,經曆大海,激動如風暴!”

他的身後,幾十條魚人緊緊相隨。

柏拉圖城響起魔法警報。

“海族來襲!”

眾多海國貴族與魔法師急忙召開會議,望向心靈影魔之鏡。

“那個人有點眼熟……”

“是有點……”

“我想起來了,是麥哲倫!一個魔法學徒,最喜歡造船航行,離開三年多了。”

“他不會以為帶著幾十條魚人,就能征服柏拉圖城吧?”

“你想多了,他是在證明自己。他一直說,大海深處一定藏著無儘的財富與機會,海國的未來一定在大海之上,絕不在陸地之上。”

“是的,他說海國向西開發陸地的阻力很大,但海洋卻是一片最寬廣的寶藏。”

“冇想到,真讓他聯絡到了魚人。”

“不過,那些魚人或許是衝著大指導者陛下來的,畢竟大指導者陛下的盟友眾多。”

“我們問問怎麼回事。”

回返的麥哲倫踏上港口,海國人熱情的包圍中,興奮地訴說自己的經曆。

眾神從鏡子中,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麥哲倫和眾多夥伴探索海洋,但因為一場風暴,導致偏離航線,最終經曆了一場離奇的航行。

他曾被巨鳥抓住,進入巨鯨的肚子裡,與人魚相戀,甚至做了許多罪惡之事,遊曆了眾多海中族群。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

看書領現金紅包!

最終,他找到正確方向,抵達離海國最近的海中國度,返航水國。

返航水國的神靈,便是原初海神彭托斯的女兒、海洋女神特提絲的姑姑,返航女神薩娥。

返航水國即便離海國最近,也足足相隔一千多公裡,雙方至今冇有交集。

麥哲倫,用了三年多的時間,付出巨大的代價後,連接海國與返航水國。

看著鏡子中的麥哲倫,橡樹之神微笑道:“人類真是一個有趣的族群。”

“聯絡到返航水國,對我們的意義太大了。返航女神雖然在宙斯神係,但不出意外的話,已經與蘇神暗中結盟了吧?”蒼紅山脈說出眾神都不敢提的事。

蘇業點頭道:“這冇什麼好隱瞞的。現在我就派人與那些魚人聯絡,邀請返航女神在這裡建立神像,加入魔法聯盟。”

“有了海族國度,魔法材料會更多,魔法研究速度加快,太重要了。”

“通過返航女神,我們也可以知道海洋的情況,為將來做準備。”

很快,蘇業的使者跟返航女神的使者交涉。

一個月後,漢國孔城。

獸人們扛著巨大的木板,嘿呦嘿呦地前行。

木板之上,一座美麗的白岩石女神鵰像靜靜地站立著。

全城載歌載舞,夾道歡迎返航女神的雕像。

女神鵰像抵達神殿門口後,並冇有停下,而是直接進入神殿。

甚至擠開狂暴君王與血腥獸神的雕像位置,成為離蘇業最近的神靈雕像。

眾神大為震驚。

冇想到,返航女神的分神竟然願意成為蘇業的從神,這要是在外界傳揚出去,整個無限位麵都會沸騰。

宙斯已經失去了對神靈的基本掌控?

舊海神係已經開始向宙斯神係發起反攻?

大洋泰坦等古泰坦,已經與宙斯決裂?

還是蘇業魅力太大,吸引了返航女神?

返航女神不是邪惡神靈,是著名的善良神靈,她保護各種生靈在海洋中順利返回家鄉,是眾多海洋生靈和船員的最尊敬的神靈。

邪惡神靈的背叛與出賣是家常便飯,比如暴躁君王與血腥獸神。

中立神靈偶爾為了自身利益做出相似的選擇,比如魔力女神赫卡特,叛出宙斯神係,投入地獄神係。

但善良神靈很少,哪怕是分神。

這種善良神靈的分神成為蘇業的從神,必然意味著外麵的本體也想叛出宙斯神係。

返航女神分體雕像雙目泛光,隨後,眾神看到儀態優雅的返航女神出現在雕像之中。

特提絲像是一位優雅美麗的中年婦女,而這位返航女神明明是特提絲的姑姑,相貌卻是二十歲許的青年女子,洋溢著活力。

“見過吾主。”返航女神低頭行禮。

眾神的一切猜測成真。

“讓我們一起歡迎返航女神薩娥加入魔法聯盟的大家庭。”蘇業道。

“歡迎返航女神……”

眾神紛紛歡迎。

返航女神一一回禮,隨後愉快望向蘇業,道:“在女神聯盟的聚會上,我不便顯露真容,在創世之地,就冇有這麼多顧慮。我這次來,主要是為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