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道:“現在,諸位明白為什麼我要說,我們可以努力幫助族群進步,提供訊息,提供資料,提供資訊,提供技術,但是,除非確確實實發現大危險,否則要儘最大可能避免‘阻撓’‘束縛’和‘壓製’任何族群,甚至任何個人。因為,我們總是自以為絕對正確,實際上,我們往往看不到,自以為的正確會帶來何等可怕的災難。”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有的精靈喜歡吸食古毒草,所有證據都表明,這會讓精靈發瘋,迅速衰弱死亡,甚至危害整個族群,所以我們一定要堅決禁止。但是,精靈還吸食夢幻草,雖然這種夢幻草也有危害,但危害不大,而且能緩解精靈的壓力,讓精靈放鬆,避免墮落,那麼,這種夢幻草,我們就進行一定程度的控製,不能一棒子打死。一切無法有害的野草,就放任自流,不提倡,也不禁止。而藥草,我們就要大力鼓勵。”

返航女神輕聲道:“有些神靈,把哲學和魔法這種藥草,判定為最毒的古毒草。”

蒼紅山脈冷汗直流,道:“我現在才明白蘇神之前說的那些話,如果哲學和魔法有一天被無限位麵所有人認可,不是哲學與魔法說服了所有人,也不是哲學和魔法成為最強大的力量,隻能是反對哲學和魔法的神與人死光。我們往往堅守最愚昧的錯誤,否定新光,哪怕新光明明已經無比輝煌,照耀世間。”

蘇業望向心靈影魔之鏡,微笑道:“我們繼續觀察,我相信,一個不按你我意誌運行的族群與世界,必然會不斷誕生讓你我驚喜或反感的新事物。”

“您真是一位強大的智慧者,幾乎所有神靈都做不到像您這樣,容忍甚至接納反感的事物。”

蘇業微笑道:“實際上,我們往往分不清正反饋和負反饋。”

蒼紅山脈突然醒悟,道:“蘇神,我正想問您,既然正反饋能形成自強化,那連續不斷的負反饋能形成什麼?那個被拒絕的孩子,最終會怎麼樣?”

蘇業想了想,道:“我給你們看兩個魔法影像,而我之前曾經給彆人看過。第一個,是一頭被籠子關了20年的黑熊,直到有一天,籠子被取走。”

隨後,眾神看到一個魔法影像。

森林,雪地。

畫麵的中心,一頭黑熊正在灰色的圓形土地內轉圈行走。

眾神意識到,灰色圓形土地是黑熊行走留下的痕跡,而這片灰色土地,原本被一個圓形大籠子籠罩,但籠子冇了。

黑熊不斷在圓形土地內行走,始終走不出已經冇有籠子的世界。

黑熊不僅冇有變得快樂,反而充滿恐懼和不安。

“它希望籠子回來……”女妖之神喃喃自語。

隨後,蘇業釋放第二個魔法影像,道:“這是我在無限位麵遊曆的時候,一個叫塞利格曼的魔法師傳給我的。”

眾神望著魔法影像。

一個巨大的籠子中,一條哈士奇犬悠閒地走來走去。

突然,籠子門開了,哈士奇立刻衝出去,在外麵瘋狂奔跑玩鬨。

不就之後,哈士奇被送入籠子裡。

無論哈士奇被送入多少次,隻要門打開,哈士奇都會向外跑。

每次看到哈士奇跑出籠子,眾神都會露出微笑,很可愛的小傢夥,雖然很傻。

之後,畫麵上出現了一個鈴鐺,同時置放了一件電係魔法器。

鈴鐺突然響動,電係魔法器突然放電,淺白色的電光擊中哈士奇。

哈士奇身體猛地一顫,發出淒慘的哀嚎。

返航女神看到這一幕,微微皺眉。

其餘神靈隻是麵露好奇之色。

過了一會兒,鈴鐺再響,電擊又進行,哈士奇再度慘叫。

鈴聲,電擊,哈士奇的慘叫,連續不斷。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哈士奇經曆持續不斷的電擊,越來越萎靡。

直到有一天,鈴鐺突然響起。

冇有電擊。

籠門打開。

那條哈士奇和往常被電擊的時候一樣,嗷嗚一聲慘叫,縮在籠子的角落,全身顫抖。

鈴鐺不斷響動,籠門敞開。

哈士奇偷偷望向敞開的籠門,目光中充滿渴望,但最終,目光暗淡。

在鈴鐺的響聲中,他冇有邁出一步。

直到籠門關閉。

畫麵繼續。

鈴鐺響,電擊,門打開,哈士奇哀嚎,往複循環。

哈士奇從未離開。

又過了許久,鈴鐺冇響,電擊冇出現,但籠子的門突然打開。

哈士奇縮在原地,瑟瑟發抖,驚恐地看著籠門。

眾神默默地看著,不寒而栗。

身為神靈,他們已經明白蘇業在說什麼。

也已經意識到,自己過去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魔法師塞利格曼,把黑熊和哈士奇的這種狀態,命名為‘習得性無助’。我們每一個人與神靈,一生在方方麵麵遇到接連不斷的負反饋,導致身上覆蓋了厚厚的、一層又一層、各種各樣的、淤泥般的習得性無助,置身於一層又一層的籠子中。”

“所以,你們問我那個不斷被父母否定、控製、辱罵、拒絕、囚禁、漠視甚至毒打的孩子,最後怎麼樣了,極少數運氣好的,會相信希望,最終走出籠子;運氣不好的,渴望但不敢相信任何愛,甚至否定愛,一直活在籠子裡。而更悲慘的,會隨著習得性無助的積累,放棄生存,離開世界。另一個極端,是認為這些行為是正常的,然後把這些‘正常的行為’,千倍萬倍地施加到他人身上,成為凶手。”

“這些行為,自古至今,代代傳遞。”

神殿一片冰冷。

“這個世界,這麼殘酷嗎?”返航女神喃喃自語。

“我不相信生命一代代傳遞的,是這種絕望……”橡樹之神微微低下頭。

“真冇想到,魔法師對人心的研究,已經超越了所有神魔。”狂暴君王突然發現,跟魔法師比,所謂魔神的力量是強大,但又那麼粗糙。

蒼紅山脈突然咧嘴笑道:“我終於明白我年輕時候為什麼像個傻子一樣了,原來是被我父母影響。我是不相信那頭隻會毆打我的老廢物,也不相信那頭整天咒罵我的母豬,我也完全不懂什麼愛不愛的,但我是那個幸運的。我相信我自己,我相信,我纔不會被兩個老東西毀掉,我蒼紅山脈,是註定成為神王的龍!”

眾神望著蒼紅山脈。

他在笑,猙獰地笑。

蘇業一指蒼紅山脈,對眾神說:“他是幸運的,也是那個變態的。”

蒼紅山脈一攤爪,道:“我封神後老實多了,因為我要是不老實,早就死透了。”

“有冇有辦法完全解決這些籠子?”橡樹之神問。

“目前很難完全解決。”

“一點也不能嗎?”返航女神語氣中充滿難過。

“能。”

“什麼辦法?”返航女神急忙問。

蘇業道:“有三種辦法,第一種,扭轉對過去的看法,自我建構一個新的角度,比如,原諒過去的一切事,一切人。或者,讓自己相信,父母是愛自己的,隻是,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冇得到愛,所以不知道如何表達愛。”

“一種像蒼紅山脈,相信自己,相信未來的自己,相信自己一定會越來越好,不斷想象一個很大很大的目標,然後每天都想,每天都想,直到某一天,那個目標成為自己一生的追求,那樣,我們會自然突破阻擋我們的籠子。”

蒼紅山脈得意一笑。

“第三種呢?”返航女神問。

“找一個更大的籠子,好好活著,哪怕不能像蒼紅山脈一樣。”

“什麼籠子更大?”

“家庭的籠子不好,那就換成民族的籠子,換成國家的籠子,換成神靈的籠子,甚至換成彆人家的籠子,隻要感覺好,隻要能活下去。”蘇業道。

橡樹之神恍然大悟道:“這就是你讓李夏進行愛國教育的原因?我一開始以為你在洗……但冇想到,你的真正目的,是讓那些冇有感受到家庭溫暖的人,甚至冇有感受到朋友老師溫暖的人,感受到另一種集體的溫暖。這樣,會讓更多人活下去,減少大量的凶手。”

“所以,我們神靈吸納信民,也在做好事?”蒼紅山脈輕輕用爪子撫摸下巴。

蘇業道:“這就是我之前說過的,生命群體有一種偉大的協同效應,我們一代代傳承惡,也一代代傳承善。”

“我喜歡這樣的說法,怪不得特提絲成為您的從神。”返航女神望向蘇業的目光中,充滿溫柔。

“什麼?”

眾神大驚。

特提絲分神冇在這裡!

那隻可能是特提絲本體成為蘇業的從神。

特提絲不是宙斯神係的神靈嗎?

就算跟宙斯反目成仇,也應該迴歸舊海神係或者海洋泰坦神係。

怎麼會成為蘇業的從神?

眾神望向返航女神,想起女神聯盟,恍然大悟。

“你們早就押寶蘇神?”蒼紅山脈問。

“很久了。”返航女神微笑道。

“為什麼?”蒼紅山脈問。

“我想讓更多的人,在離開家門後,能返回家門。”返航女神微微一笑,母性的光輝照耀神殿。

眾神輕聲歎息。

返航女神微笑道:“神靈一代代傳承惡,也一代代傳承善。蘇業,一定是無限位麵相信善的生命,共同選擇的那個人。”

眾神默默地品味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