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國注重理論,注重本質,追求根源。在初期和中期不如蠻國與漢國,因為本質的追尋與理論的建立,需要數不清的人一代一代的努力,雖然在我的幫助下,他們的進程會大大加快,但短期依舊看不到任何希望。”

“不出意外,三個國家的成長曲線,是不同的。”

“蠻國在一開始最快,形成一個陡然上升的曲線,堪稱當世無敵,可一旦到達極限點,會形成一條橫線,難以成長。”

“漢國一直是一個緩慢向上的曲線,初期不如蠻國快,但在中期必然超越蠻國,後期也會一直成長。”

“海國的成長曲線,基本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比漢國的曲線坡度還緩,在初期和中期慢慢爬行,直到後期,發現本質與理論,開始拓展技術,陡然上升,在很短的時間內超越蠻國與漢國,而後遙遙領先很多年,直到漢國吸收那些本質、理論和技術,慢慢追趕。”

“另一種是,因為初期和中期發展太慢,冇熬到後期,或者發現本質而無法應用,導致被滅國。但是,這個國度的理論與知識,會輾轉流傳,或者成為漢國的根基,或者某個幸運的蠻族得到,完成由遊牧文明到海洋文明的轉化,把滅亡的海國知識繼承併發揚光大,創造出一個昂揚向上的發展曲線。”

蘇業說著說著,想起藍星的古希臘,雖然形成了知識上的領先,但因為各方麵的落後,導致滅國,而後古希臘的知識經過上千年的傳播,藉由文藝複興煥發新生,最後孕育出另一種與魔法媲美的偉大力量。

橡樹之神道:“海國是幸運的,有您在,他們不會被毀滅,註定會獲得難以想象的成就,隻不過,可能需要很久。”

“那就讓他們繼續擔任人類的儲備餘糧,不急。”蘇業道。

血腥獸神突然歎了口氣,道:“我有一件事要說。”

眾神望向血腥獸神。

“臨近的烈火君王想要我加入烈火聯盟。”血腥獸神小心翼翼道。

眾神神色各異。

魔法聯盟的四麵各有不同的聯盟,其中烈火聯盟位於魔法聯盟的西部,聯盟首領烈火君王是深淵很出名的上位神,甚至有訊息說能在不久的將來晉升主神。

“他啊?也找過我,不過被我拒絕了。”蒼紅山脈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他也找過我,畢竟我們都是惡魔君王。”狂暴君王低聲道。

“烈火聯盟都說了什麼?”蘇業問。

血腥獸神猶猶豫豫道:“我不太敢說,這對咱們聯盟不利。”

“如果真對聯盟不利,我們就改。如果我們改不了,那說明咱們聯盟註定失敗,不如一起加入烈火聯盟。”蘇業微笑道。

血腥獸神無奈道:“他說,咱們聯盟有幾個缺點,第一,主次不分。明明是蒼紅山脈最強,龍族最強,但卻聽命於人類,時間久了,必然內亂。”

蒼紅山脈罵罵咧咧道:“你挺壞的邪惡獸神,一張嘴怎麼跟魅魔的褲襠一樣鬆鬆垮垮的?這種蠢話也信?在創世之地外我都不敢招惹蘇神,在創世之地,我還想讓他聽我的?你以為我在跟他爭權?蠢貨!我在偷學,偷學你懂嗎?我來這裡又不是耀武揚威的,我要的是活下去,幫助本體,隻要我感覺蘇神能行,我就一直留在聯盟。就烈火君王那冇腦子的笨樣,還想離間我?”

血腥獸神嚇得一言不發。

“你繼續說。”蘇業滿不在乎道。

血腥獸神想了半天,才慢慢道:“他還說,人類成長緩慢,遠不如其他各族,可能千年後會很強,可人類也很可能撐不過前幾百年。等於這幾百年都需要讓其他族群供養。這還不重要,重要的是,可能引發聯盟內訌,比如今天的事,萬一再嚴重一點……”

蒼紅山脈道:“所以說你笨啊。無論有冇有蘇業,我也能輕鬆撐過前幾百年,可冇有蘇業,我很難撐過後幾百年。我與蘇業聯手,壓根就不是為了現在,而是為了以後。就烈火君王那熊樣,能不能撐過前幾百年都說不定。”

血腥獸神鼓足勇氣,道:“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他說現在隻有周邊神靈能發現您是蘇業,一旦將來各勢力大發展,可以遠距離通訊,那您的身份暴露,宙斯神係和其他惡魔神靈,怕是會立刻調動大軍攻擊。這裡不是外麵,外麵的許多神戰有太多因素牽製,可在這裡,那些分神很願意跟您同歸於儘。結果就是,我們可能被殃及。”

這次,蒼紅山脈冇有罵。

眾神望向蘇業。

蘇業微笑道:“前兩點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三點。不過,既然諸位與我結盟,冇想過第三點嗎?”

血腥獸神老老實實道:“我原本覺得,反正我自己也活不了多久,投靠你多活一天是一天。”

“現在活得多了,又開始想更多了?”蒼紅山脈反問。

血腥獸神沉默不語。

橡樹之神道:“我相反。我無論是本體還是分神,都看好蘇神。人類的發展有目共睹。是,現在人類數量很少,生長緩慢,百年內不會有什麼大發展,可百年後可說不準。神靈就算對蘇神動手,那也可能是兩百年後神王降臨,發起總攻。那個時候,蘇神或許有一戰之力。”

女妖之神道:“當年隻有蘇神願意救我,那我就留在聯盟,冇什麼可說的。”

返航女神微笑道:“我隻是純粹相信蘇神,至於未來如何,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勝負而已,我們難道冇做好準備嗎?”

多個神靈輕輕點頭。

蒼紅山脈則望向橡樹之神,問:“老木頭,主神和神王的降臨時間是百年和兩百年,他們在一開始,會不會很容易被消滅?”

橡樹之神搖頭道:“不可能。我們懷疑,創世之地之所以讓他們延後,是因為創世之地無法完全遏製他們的力量。比如,哪怕是同樣的神權、資源和人口,可神王分神坐鎮的國度,一定散發部分神王的力量,傳奇進去都會瞬間被誅殺。”

“也是,畢竟是神王。蘇神,你怎麼對付宙斯?你們將來註定會有一戰。”蒼紅山脈望向蘇業。

“正在想,反正是兩百年後的事情。”蘇業道。

神殿中沉默。

橡樹之神微笑轉移話題道:“我對野蠻的蠻國人冇什麼興趣,而漢國人和我太像,我也一年關注一次,平時興趣也不大,倒是海國那幫瘋子經常會弄出一些有趣的東西。不知道你們有冇有關注,一些海國魔法師在學習了法師塔的知識後,竟然一拍腦門,覺得既然都是儲存力量、運用力量的地方,法師塔為什麼不能學習古魔的血肉塔巢?為什麼不能吸收兩者的精華,創造出全新的血肉法師塔?”

眾多神靈哭笑不得。

“海國魔法師真是荒唐,古魔和魔法師是一回事嗎?每一座血肉塔巢,那都是有可能成長為神星的力量。彆看那些古魔現在不強,可一旦血肉塔巢晉升傳奇,會越來越強。”

“我看過他們的研究資料,越看越心驚,我認為,未來古魔有很大的可能戰勝我們,霸占創世之地,神王都難以對抗。”

“是啊,咱們想著怎麼對付未來其他區域的強大古魔,這幫海國魔法師倒好,還冇學會走呢,就想要跑了。”

蘇業道:“我糾正一下,他們不是好高騖遠,不是冇學會走就想跑,而是想要徹底研究完走的本質與原理,然後再更好地走、更好地跑。兩者的區彆非常大。”

“我覺得他們在浪費時間。”狂暴君王聳肩道。

“您說呢,蘇神?”

“我?無限位麵意誌都判斷不出來的事情,我不會輕易下結論。如果一定要問我的立場,很簡單,不反對,不約束,不打擊,隻要冇有造成大危害,完全可以鼓勵他們去做。他們這些探路者或許會失敗,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們在提前證明,這條路走不通,或者目前走不通,會為整個人類、整個魔法聯盟乃至整個創世之地,節省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是好事。”蘇業道。

“你們這些魔法師啊……”狂暴君王無奈搖頭。

“我已經聯絡他們,彆起血肉法師塔這麼血腥的名字,改叫生物法師塔。”蘇業道。

“血腥有什麼不好?”血腥獸神小聲嘀咕。

“您這個叫法不錯。”蒼紅山脈又開始用爪子摸著龍下巴。

時光流逝。

創世之地外。

魔法神星。

蘇業本體高居神星太空,望著蓬勃發展的大地。

為了驗證,蘇業不僅在神星利用神民魔法師做試驗,還在各大神力位麵開辟物種成長試驗地。

現在僅僅過了一年,什麼都冇摸索出來。

但是,隱隱有了方向。

蘇業翻開魔法書,像往常一樣閱讀這些天的資訊。

就見魔法書的頁麵急速翻動,練成一片幻影,一秒鐘至少翻過幾百頁。

海量的資訊被蘇業攝取,而後分門彆類進入可視化知識宇宙。

突然,魔法書停下。

黃金戰士霍特進入魔獄城,加入戰體研究院,主動擔任戰體魔法師試驗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