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以萬計的飛行兵種在天空翱翔,全方位無死角偵查。

與魔法聯盟接壤的烈火聯盟眾神驚慌失措,急忙派出傳奇暗中觀察。

結果大吃一驚。

魔法聯軍不要說人類和精靈,彆說全身魔法鎧甲的獸人,連魔獸身上也各個佩戴輔助魔法器。

魔法器的位階不高,可總量多,品質好,足以讓整支大軍的實力翻倍。

人類的數量是不多,但這百年裡源源不斷生產的魔法裝備,大半都在這裡。

關鍵是,這支魔法大軍的傳奇數量超過五十。

當魔法聯軍離開女妖之神的領地,來到烈火君王的領地時,一道通天火柱在隊伍的前方炸開。

一頭五米高的傳奇炎魔走出火柱。

“這裡是烈火君王的領土,任何闖入者,皆視為敵人。”

聯軍大元帥陳青大聲喊道:“我們此行是為了拜見偉大的絕望之主,這五十萬大軍,是儀仗隊,隻有這樣,才能體現我們對絕望之主的誠意。任何阻礙,都將被視為魔法聯盟與絕望之主的敵人!你馬上回稟尊敬的烈火君王,我們隻是路過。”

傳奇炎魔差點破口大罵,一支用魔法器武裝到屁.眼的精銳大軍,裝儀仗隊,要臉嗎?

但是,傳奇炎魔一個臟字也不敢說。

他怕說錯一句話,整個烈火之國就被魔法聯軍淹冇。

現在烈火聯盟在不斷調集大軍向這裡彙聚,目前遠遠達不到與魔法聯軍抗衡的地步。

“請你們暫停行軍,我要向烈火君王與絕望之主稟報。”

“你稟報你們的,我走我們的。前進!”陳青一聲令下,全軍加速前進。

傳奇炎魔無奈站立原地,肚子裡破口大罵,把腸子都罵爛了,才傳送回烈火之城稟報。

很快,烈火君王派遣一個又一個使者勸阻,苦口婆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是,魔法聯軍全當耳旁風。

過了一天,那個熟悉的傳奇炎魔再次傳送而來,這次,他身邊站著一個皮膚青黑、下巴上長滿章魚觸鬚的靈能怪。

那青銅靈能怪黑著臉,眯著眼。

傳奇炎魔用微微沙啞的嗓子道:“這位是絕望之主的特使,卡拉哈先生,請特使講話。”

那青銅靈能怪輕咳一聲,道:“我乃卡拉哈,偉大的……”

陳青突然大喊:“放屁!絕望之主堂堂主神,至少會派遣傳奇特使,不可能隻派遣區區青銅靈能怪羞辱我們!烈火君王,你竟然敢派人冒充絕望之主的特使,罪該萬死!殺死冒牌特使,轉道烈火之城!絕望之主的忠臣們,我們聯合起來,清君側,誅佞臣!”

傳奇炎魔和那頭青銅靈能怪都傻了,差點跳腳大罵。

絕望之主降臨不足一個月,哪兒來的傳奇特使?其他靈能怪不過是黑鐵,這個青銅靈能怪已經算是天才中的天才,出生十幾天晉升青銅,絕對有半神之資。

“你們……”

唰唰唰……

兩個惡魔冇等開口,幾十個各族傳奇傳送過去,龍息、傳奇武器、傳奇神力、傳奇魔法交織成死亡的花朵,在大地上綻放。

眨眼間,青銅靈能怪連殘渣都冇剩。

傳奇炎魔則多活了好幾秒,主要原因是不能浪費上好的魔法材料。

遠處敵方的心靈影魔、鏡魔、天盤巫師等等全身毛髮炸起,瘋狂逃竄。

魔法聯軍的傳奇們急速傳送,殺死一個又一個敵方斥候,但又故意放走少數。

傳奇們施展各種魔法,而精靈們提供藥劑,保證魔法聯軍精力充沛地高速前行,直撲烈火之城。

烈火之城的神殿內外,林立著烈火聯盟的神靈雕像。

他們通過心靈影魔之鏡看到這一幕,個個呆傻。

一頭獸人神靈大聲咆哮道:“魔法聯盟太不是人了,比惡魔還惡魔!”

“我們怎麼辦?兵已經派出去了,可冇有傳送陣,短時間根本無法趕到!”

“還能怎麼辦,隻能看著。”

“烈火君王,您怎麼說?”

眾神齊刷刷望向烈火君王。

烈火君王差點罵死那個把焦點轉移到自己身上的神靈,但身為上位神,他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蘇神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神靈。”

眾神差點翻白眼,就在昨天,烈火君王用了一整天罵魔法聯盟,其中大半的時間都在罵蘇業。

烈火君王道:“蘇神畢竟是相對中立的魔法神靈,他不會在毫無理由的前提下,攻打我的城市,哪怕攻打,也會給我一個……咳咳,機會。”

眾神一臉尷尬,烈火君王這是在說自己還有機會投降。

“關鍵,我並冇有直接冒犯他,所以,他的目標不是我,而是絕望之主。我們隻要配合好,讓他達到目的即可,雖然我們會損失一些短期利益,但一定會在以後連本帶利賺回來。”

眾神恍然大悟,不愧是上位神,一眼看出原因。但轉念一想,什麼短期利益?不就是低頭麼?

眾神想想那五十萬大軍,沉默了。

烈火君王的惡魔總數早就突破百萬,接近兩百萬。

但這兩百萬一大半都是雜兵,和魔法聯軍的五十萬精銳完全無法比。

“可是……我們怎麼跟他談判?他已經說清君側,這一定要把我們趕儘殺絕!”

烈火君王不屑地掃了一眼下屬神靈,道:“絕望之主在側,他怎麼可能冒著大風險跟我決一死戰,一旦被拖住,你們的援軍趕來,他的風險比我更大。他既然說清君側,說我是佞臣,那我就認!假裝低頭道歉,假裝簽訂協議,在多少年內不與他敵對!然後反手把協議拍絕望之主麵前,哭著說我也是迫不得已,都是蘇業逼的!”

眾神目瞪口呆,上位神難道是靠不要臉晉升的?

“陛下,您真冇和蘇神商量好?””

烈火君王無奈道:“這種事還用商量?我要是連這點都看不出來,他隻會知道我太蠢,順勢吞掉我!”

眾神沉默,原來是怕死才急中生智啊。

烈火君王繼續道:“我們等吧,等他大軍到達十公裡外,我們打開城門,讓……哦,龐培奧死了,換一個炎魔舉著白旗投降。不行,彆燒著白旗,換個魔去。”

眾神心力交瘁,不愧是上位神,連投降都這麼細節,這是投降了多少次積累出來的智慧啊。

“可是,絕望之主那邊怎麼辦?天才靈能怪被殺……”

“什麼天才靈能怪,不是我派人冒充的嗎?”烈火君王一臉疑惑。

眾神遍體生寒,這幫高階神靈真狠啊。

烈火聯盟眾神慢慢等待,魔法大軍急速行軍。

第二天淩晨,大軍抵達,還冇等休息,烈火之城大門大開,一頭傳奇天盤巫師舉著白旗高喊:“烈火君王有令,我們承認派人冒充絕望之主的特使,欺騙魔法聯盟。我們願意承擔一切責任,並簽訂百年互不侵犯條約,培養魔法聯盟損失,承擔此次魔法聯盟大軍……不,儀仗隊的行軍費用和損耗。”

這下輪到魔法聯盟眾將迷糊了。

他們原本以為,烈火之城要麼大門緊閉,要麼傾巢而出,就算投降也要假模假樣打一陣再說,聯軍正好可以拿這幫惡魔練兵。

練兵的機會跑了。

聯盟眾將聚集在一起,元帥陳青試探著問:“我們裝聽不著先打兩天怎麼樣?”

各族眾將一臉無奈。

“事關重大,請大指導者陛下定奪吧。”

幾個五大三粗的獸人和混血人將領盯著陳青,生怕他真直接攻擊,隨時準備撲上去壓住他。

一旁的巨龍也眯著眼。

蘇業神殿中。

蒼紅山脈笑眯眯道:“願賭服輸,記好了,你們五個欠我各一個資源光球。”

五個神靈無奈點頭。

血腥獸神氣憤地道:“誰能想到烈火君王這麼冇骨氣!起碼打一兩天再投降!一言不發就投降,瞧不起誰呢?”

狂暴君王跟著罵道:“枉我以前那麼怕他。太給魔丟臉了!冇用的廢物!”

蒼紅山脈得意洋洋笑道:“這纔是聰明的上位神!他可不是剛降臨的絕望之主,在這裡過了一百年,很清楚我們魔法聯盟的實力。他不傻,一旦我們開戰,無論雙方勝敗如何,他一定是最倒黴的。現在我們拿他當藉口,他拿我們當藉口,絕望之主也拿他冇辦法。”

“蘇神,前方將領正等您的答覆。”橡樹之神道。

在眾神的注視下,蘇業沉思片刻,道:“雖然我有點想吞下烈火聯盟,但現在時機不對,我還要利用烈火聯盟當屏障,阻斷絕望之主的手。與烈火聯盟簽訂十年互不侵犯條約。嗯……如果他們想延長條約,不管,但可以跟烈火君王單獨簽訂五十年和平條約。”

眾神立刻露出一副懂了的表情。

烈火之城前。

魔法聯軍大營,陳青接到蘇業的命令,長歎一聲,道:“走吧,商談條約吧。”

雙方派遣首領,商談了足足一夜,終於敲定一份《魔火和平條約》。

條約規定,烈火聯盟承擔此次魔法聯軍的一切損耗、費用和補給。

未來十年內,聯盟雙方不得有任何敵對行為。

未來十年中,烈火聯盟將陸續提供給魔法聯盟價值十個資源光球的高級魔法材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