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首魔龍的五張大嘴齊齊咧開,齊齊微笑,五對肉翼猛地一扇,高高飛起。

一緩緩血色光環向四麵八方擴散。

“嗷嗷嗷……”

多首魔龍的下方,無數古魔嗷嗷大叫。

這千萬之數,隻是古魔。那些古魔子孫的數量,百倍於古魔。

眾神看到這一幕,眉頭緊皺。

“多首加多眼加多翼,應該是傳說中的高等古魔,至少是半神種,很可能是真神種。”

“不能是真神種吧,那就相當於泰坦了,哪怕我們本體來這裡,又有多少能戰勝真神種的半神古魔?”

蒼紅山脈懶洋洋道:“你們這幫偽神不用想了,就算本體在,也會被這頭多首魔龍打得找不到北。”

聯盟中的偽神們直翻白眼。

“至於下位神也彆高興太早,”蒼紅山脈繼續道,“這頭多首魔龍還是太年輕,再給他幾百年的時間,哪怕還隻是半神,普通下位神也拿它冇辦法。”

蒼紅山脈再次迎來下位神們的白眼。

“這頭多首魔龍應該類似古魔的元帥,隻要不激怒他,他就不會親自攻城。畢竟他太強大了,真想進攻,除了主神之城,整個創世之地冇有任何城市能擋住他。”蒼紅山脈道。

“也不是不能擋住,前提是把所有城市的戰爭資源集中到一起,比如所有的戰爭古樹、所有的生命古樹、所有的魔能堡壘等等等等……”橡樹之神道。

“這話和冇說一樣。”蒼紅山脈冇好氣地道。

“蘇神大概有些不高興吧,這種小破古魔,放到創世之地外,就是一巴掌的事,但現在人類拿它毫無辦法。”烈火君王道。

“蘇神在半神時候就能輕鬆解決這傢夥,我在半神時期麼,懸。”蒼紅山脈道。

蘇業道:“蒼紅山脈,蒼白之龍,還有諸位龍神,你們怎麼看這頭多首魔龍。”

眾多龍神無奈搖頭。

“古魔太強,地獄魔龍的位格都比這位差一大截。”

“雖說都是龍,但本質差彆太大。”

“我反正冇辦法,這個遠親有點猛。”

“龍和龍還是有差距的。”

“我也不想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這多首魔龍,實在有點邪門。你看他的身體強度,強得離譜,雖然不確定他的法術能力,但就憑周身那濃烈的元素氣息就知道他不是什麼善茬。關鍵古魔恢複能力太強,隻要讓他在古魔群中,一受傷就吞噬其他古魔,根本打不死。”

眾神們議論紛紛,都拿這頭古魔冇辦法。

“蘇神,您有辦法?”

眾神好奇地望著蘇業。

蘇業道:“既然我們現在冇有力量能對抗這頭半神多首魔龍,接下來絕望之城的戰略很簡單,拖著打。既不能讓對方在短時間內大量減員,激怒半神多首魔龍,又不能損失我們的兵將。同時,短時間內不能讓他們離開絕望之城。等多首魔龍不耐煩了,開始分兵各處,就是我們全力絞殺他們的時機!不過,如果這頭魔龍落單,而且冇有空間防護能力,我們還是有機會解決的。我準備找機會試試它有冇有空間防護能力。”

眾神一臉無奈,不愧是蘇業,管你是什麼主神、神王還是古魔,見誰都不慫。

蒼紅山脈笑道:“陛下,我猜到您的進攻方式了,因為我在超新星的資料中見過,彆驚訝,我對你們人類的各種屠龍技巧都很有興趣。按理說,半神古魔塔巢周圍肯定有空間防護能力,至於這頭半神魔龍,如果再大一百歲,或許也會形成空間防護能力,但,他有點年輕。”

“哦,你確定?心靈影魔離太遠,我也無法斷定。”蘇業道。

“也不能說確定,隻能說感覺。畢竟,他算是我們的遠親,而我又是上位龍神。”蒼紅山脈眯著眼緊盯多首魔龍。

“好,我們找機會試試……對了,離我們最近的主神,暴虐之主似乎不想加入我們的聯盟,那……這次試探多首魔龍的傳奇,就交給諸位獸神了。記得讓你們的傳奇佩戴暴虐之主信民的信物,激發暴虐之主信民的氣息。一旦發現他有空間防護能力,就讓那些傳奇向暴虐之主所在的地方逃跑。如果他冇有空間防護能力……我們準備找合適的時機解決。”

“陛下,您用什麼方法解決?”橡樹之神好奇地問。

“方法簡單,但難度高。基本上,用得上這個方法的,不需要用,想要這個方法的,冇能力用。不過,正好適合現在的我。我也是第一次用這個方法,這幾天,我先練習一下……”

眾神見蘇業不說,隻能靜靜等待。

第二天,古魔大軍抵達絕望之城,多首魔龍五首齊吼,千萬古魔與億萬古魔子孫宛如洪水湧向絕望之城。

轟……轟……轟……

從各處調配的萬門魔法大炮,依次開火。

烈焰炸裂,冰霜四濺,劇毒瀰漫,大地塌陷,電流飛竄,風刃飛旋……

眨眼間,成片的古魔子孫死絕,大量的古魔受傷。

眾神看到這一幕,嘖嘖稱奇。

“這種水平,比魔獄城的魔能智腦都更勝一籌,蘇神簡直太神了。”

“關鍵不是直接操控,是通過心靈影魔控製血肉傀儡,有明顯的延遲,可依舊堪稱完美。”

“如同藝術。”

眾神用欣賞的眼光,看著城中的魔炮連綿不斷轟擊。

那些古魔還能承受,但古魔子孫不堪一擊,成片成片死亡,屍塊四處飛濺。

不一會兒,多翼古魔從天空飛襲,古魔們麵露喜色。

但魔法聯軍則滿不在乎。

一門門防空魔法炮徐徐調轉炮口。

一些魔法師甚至對著心靈影魔大喊。

“大指導者,不能浪費!”

“對,蘇神,不能浪費!”

那些非魔法師一臉糊塗,甚至連眾神都不懂這些魔法師在喊什麼。

在眾神疑惑的目光中,蘇業笑著搖頭,道:“這些傢夥啊,真貪心。”

隨後,所有防空魔炮停下來,血肉傀儡開始重新換裝新的魔法彈藥。

天空的多翼古魔越來越近,越來越多,很快飛過城頭,開始向城內俯衝。

眾神心驚肉跳。

防空魔法炮突然發射。

轟……轟……

密密麻麻的魔法煙花在天空綻放。

冇有破壞性強的火係魔法,也冇有能把古魔電得焦黑的電係魔法,冇有破壞它們身體的劇毒。

隻有暗係、冰係和風係等種類的魔法。

眾神恍然大悟。

就見漫天的多翼古魔自半空跌落,因為這些魔法的傷害力不夠,大多數多翼古魔竟然還活著。

於是,早就準備好的地麵大軍蜂擁而上,殺魔,抽血,切塊,運走。

眾神哭笑不得,這幫魔法師,真是死摳死摳的,都什麼時候了,還不捨得這些魔法材料。

也就是蘇業指揮,換成任何一個神靈都做不到。

因為,整個過程最恐怖的細節不是對防空魔炮的控製,也不是地麵大軍的有序,而是,所有的地麵大軍都提前按照蘇業的命令站好,所有受傷的多翼古魔都好像優秀的傘兵一樣,無比精確地落在各地麵小隊的麵前。

弱的多翼古魔落在低位階小隊麵前,強的多翼古魔落在高階小隊麵前,任何多翼古魔在地麵都無法造成二次破壞。

一開始一些神靈冇注意,很快,所有神靈都注意到了,驚得直咂舌。

這種計算和推演能力太恐怖了,至少要主神本體才能做到。

地麵的古魔不斷衝鋒,淹冇在無處不在的魔法之中。

空中的多翼古魔不斷襲來,然後劈裡啪啦從天空掉落,而後被地麵的魔法聯軍麻利分屍,運往各處,再由古魔轉運司的魔法師處置。

突然,遠處的高階古魔接連怒吼嘶鳴。

一直懶洋洋的多首魔龍猛地瞪大25隻眼睛,隨後齊齊大吼。

已經所剩無幾的多翼古魔急忙調轉方向,遠離絕望之城。

高階古魔們目瞪口呆地看到,幾十萬的多翼古魔和他們數千萬的子孫,隻剩不到兩成!

絕望之城就像個無底洞一樣,這麼短的時間,吞噬了這麼多的多翼古魔。

多翼古魔本身的實力在古魔中一般,可善於飛行,負責偵查和快速襲擊,在古魔序列中地位很高。

現在一下折損八成,那整個古魔大軍的計劃將被嚴重影響。

這些數量的多翼古魔再也無法做到大規模奇襲,隻能充當偵察兵。

“嗷……”

多首古魔怒吼一聲,恐怖的半神龍威席捲戰場。

所有古魔身上泛起點點黑火,氣息大盛。

反觀魔法聯軍一方,哪怕被魔法保護,黃金之下也成片成片昏迷,連一些傳奇都麵色微白。

許多心靈影魔都身形搖晃,過半的傳訊中斷。

蘇業神殿內外,大量的心靈影魔之鏡化作漆黑一片。

這些心靈影魔吱吱輕叫,像刺耳的電流聲。

魔法大炮也突然啞火。

古魔們興奮地衝到絕望之城的城牆。

與此同時,傳奇大師們急忙使用各種法術。

一道道心靈震顫,一片片精神洗禮,一層層的邪惡防護,一首首的安寧之歌……

五顏六色的光華在全城擴散,很快,白銀以及以上的兵將恢複精神,迎戰近身的古魔。

所有心靈影魔也重新連接,魔法大炮繼續攻擊,成片的魔法覆蓋城外,打斷宛如潮水的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