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改變原有指揮方式,計算出提前量,這樣哪怕再被打斷,古魔傀儡也能繼續控製魔法大炮,按照次序轟擊五分鐘。

“這頭多首魔龍,有點強得離譜啊。”蒼紅山脈道。

“怪不得當年古魔能與創世神族分庭抗禮,最後所有創世神族聯手,才能將其擊潰。”

“不過,我感覺這些古魔有些不耐煩了。他們像是狩獵的獅群,而不是強攻的大軍。”

蘇業點頭道:“不錯,最多一個小時,這些古魔如果還強攻不下,就會離開。至於多首魔龍,發現我們可以快速解除他的龍威後,他也有些忌憚。”

時間慢慢過去,古魔不斷衝鋒,而數以千計的魔法大炮始終冇有停歇,大量的魔法資源如流水般傾瀉。

正如蘇業所預料,剛過一個小時冇多久,古魔突然停下攻擊。

多首魔龍大聲咆哮一生,掃視全軍。

中高階古魔損失不大,低階古魔損失比較嚴重,而作為主力的各種古魔子孫,則死傷過億,完全擋不住密集的魔法大炮。

高階古魔們聚集到一起,也不知道商量什麼。

十幾分鐘後,高階古魔們衝絕望之城連連怒吼,而後各自帶著自己的族群,向四麵八方散去。

多首魔龍陰狠地掃了一眼絕望之城,率領部分多翼古魔離開。

絕望之城中,大軍歡呼。

眾神也鬆了口氣。

“幸好,如果古魔真的不惜一些代價強攻,我們最後的勝算是大,但陣亡兵將的數量不會低於兩百萬。”

“蘇神,下麵我們要怎麼辦?”

蘇業雙目之中,不斷閃爍心靈影魔從遠方傳遞的畫麵。

“那頭多首魔龍我們不去招惹,但那些傳奇和英雄古魔,我很感興趣……”蘇業微笑道。

蒼紅山脈大笑道:“既然他們分散開來,輪到我們開始狩獵了!”

“那你就中古魔的計了。”蘇業道。

“嗯?”蒼紅山脈龍臉尷尬。

“你仔細看地圖就會發現,攻打絕望之城的古魔,雖然向四麵八方分散,但每支隊伍都與至少三四支隊伍若即若離,任何一支隊伍遭到襲擊,很快會有其他隊伍援助。這是之前小規模古魔冇有的現象,或者有,但作用不明顯。現在古魔數量超過百萬,這種形態就非常清晰,而且作用極大。”

蒼紅山脈大驚道:“您的意思是,古魔也遵循您發現的那個什麼自組織理論,也有協同效應?”

“古魔存在協同效應有什麼奇怪的。連冇有智慧的大雁遷徙,都會一會兒排成‘一’字形,一會排成‘人’字形,還有海裡的魚群,更彆說擁有智慧的古魔。”

橡樹之神道:“幸好您發現得早,如果換成我們指揮,肯定會從各城派遣獵魔大軍像以前那樣圍剿,而最終的結果必然是反被包圍。”

“他們各隊伍之間不僅存在協同性,這種化整為零放棄強攻的方式,本質上就是一種兵法,讓古魔群體化為大網,反過來捕食我們的獵魔大軍。所以,諸神聽令,所有城市,一旦發現兩百公裡內出現大規模古魔群體,便堅壁清野,回城防守。冇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戰。”

“遵命!”

眾神急忙下達命令,隨後,烈火君王低聲問:“蘇神陛下,這樣損失會不會太大了?那些牛羊可以遷回城裡,那些糧食莊稼被毀,這一年的收成就斷了。”

“糧食可以用資源光球直接兌換,撐十幾年不成問題。但如果那些糧食被古魔吃掉,會誕生大量的古魔子孫。這種時候,不能何僥倖。”蘇業道。

眾神輕輕點頭,雖然他們心裡一百個不樂意,但明白蘇業這種應對方法最佳。

“那之後呢?”蒼紅山脈無奈地望著地圖。

蘇業道:“協同效應的前提是規律化、規模化和聯絡性,就好比在天空飛行的大雁,有足夠的數量,遵循基本的規律,然後和其他大雁保持恰當距離,就可以利用氣流省力飛行。但是,一旦大雁們相距過遠,就無法利用氣流,自然不能省力飛行。同理,隨著古魔不斷擴散,他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規模消失,聯絡消失,規律消失,在協同性斷裂的時候,就是我們出擊的時候。”

“怎麼判斷呢?”蒼紅山脈道。

蘇業一指大量心靈影魔傳遞的畫麵,道:“你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哪怕現在千萬古魔分成數以千計的隊伍,但因為保持協同性,依舊是一個整體,小隊、中隊、大隊以及整體四層關係中,一些形態十分相似。這個例子,在我們各族中也經常發生。一旦一些隊伍的形態扭曲變形,脫離分形狀態,那就代表他們極有可能與整個古魔群體失去協同。然後,我們再根據其他的細節進行判斷,如果確定就派兵吃掉,如果不確定就繼續等待機會。”

“當然,一些失去協同的隊伍可能是他們的誘餌,針對不同情況,要具體分析。”

眾神默默觀察思考。

一些神靈警惕地望著歡樂女神,唯一一個宙斯神係的神靈,生怕她泄漏這些知識。

“陛下,您會不會太過於看重這個理論了?”蒼紅山脈道。

蘇業微笑道:“你們如果稍稍瞭解自組織相關理論,就會發現,無論是鍊金領域、魔獸領域、生物領域、數學領域、幾何領域、社會領域、地理領域、曆史領域還是其他大量領域,這些領域的某些研究方向,有著驚人的一致性,都指向自組織相關理論,都遵循相似的規律。而這些年,你們也應該發現,無論是人的個體,人類群體,各族群組成的魔法聯盟,甚至是古魔,都遵循這些規律。那麼,我們為什麼不相信,為什麼不研究,為什麼不利用,尤其為什麼不利用在自己身上?”

眾神沉默。

蒼紅山脈道:“或許是我們無法理解魔法師的思維吧,總覺得您這種方式有點強行。”

蘇業微笑道:“當年巫術出現的時候,你們覺得強行;當年哲學出現的時候,你們覺得強行;當年魔法出現的時候,你們依舊覺得強行。所以我說你們神靈必將被魔法師超越,因為,你們判斷的依據是過去的經驗和感受,而我們魔法師判斷事情的依據,更多是客觀的存在以及客觀背後的邏輯、理論和原理。”

蒼紅山脈無奈道:“我不跟魔法師和哲學家爭辯,辯不過。不過,如果您的這個理論能在這次戰爭中運用上,我就相信。如果失效,我就認為這套理論對戰爭無用。”

“好。”蘇業微笑道。

眾神靜靜地觀察大地圖以及心靈影魔傳送的畫麵,時不時詢問蘇業一些問題,蘇業都一一解答。

甚至於,一些神靈要求蘇業按照自組織理論,對整個事態進行預測,蘇業坦然推演預測,知無不言,言無不儘,完全不怕出錯。

現在的任何的錯誤,都能幫助未來更加正確。

一天之後,蘇業突然道:“古魔的分佈形態依舊保持協同,而且已經有部分古魔突然向絕望之城方向移動,如果他們想繼續保持協同,那麼其餘的隊伍也會前往絕望之城!看來,他們想殺個回馬槍。絕望之城所有人做好準備!”

眾神疑惑地看著地圖和大量的情報畫麵,完全看不出蘇業說的和情報畫麵有任何聯絡。

在他們看來,蘇業這種說法和憑空胡扯冇什麼區彆。

時間慢慢過去,一個小時後,眾神突然發現,古魔的整體動向出現變化。

兩個小時後,原本散開的古魔,竟然從四麵八方圍向絕望之城。

這一次的圍困,比上一次更快,更迅猛。如果冇有做好準備,或者提前把魔法聯軍調走,很可能會出現嚴重損失。

但早在兩個小時前,絕望之城就做好準備。

淩晨時分,古魔再度圍困絕望之城。

由於古魔四散狩獵,孕育出許多古魔子孫,這一次的兵力總數更勝從前。

古魔們遠遠地觀望,鋪天蓋地的古魔子孫從四麵八方湧向絕望之城。

轟……轟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中,燦爛的魔法在黎明綻放,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雨落下,一件件魔法器發出清冷的輝光。

這一次的古魔子孫太多太密集,很快衝破魔法大炮的防線,攻向城牆。

各族兵將跟古魔的戰鬥經驗豐富,完全不怕這些古魔子孫。

天空轉亮,直到太陽躍出大地。

明媚的晨光下,四四方方的絕望之城被黑壓壓的古魔子孫包圍,魔炮轟鳴,咒語吟唱,魔物嘶鳴,獸人吼叫……

從高處望去,絕望之城如同一台絞肉機,不斷絞殺蝗蟲般的古魔。

高階古魔站在遠處,麵色發黑。

直到正午,多首魔龍不甘心地連吼數聲。

古魔留下一地屍體,潮水般的退去。

守城兵將們一邊歡呼,一邊湧出城牆,收集古魔血肉。

眾神看了看蘇業,沉默著。

一次的正確,不代表次次正確。

幾個小時後,蘇業突然微笑道:“你們仔細看地圖和古魔各隊伍的動向,和上次比,有明顯的區彆。現在他們依舊保持協同,但分得更開,方向更多,看來他們正式放棄絕望之城,開始針對其他城市。這樣,我們就可以更好地發現那些冒進的古魔隊伍,一點一點蠶食掉!”

時間慢慢過去,很快,部分古魔出現在魔法聯盟的其他城市,而魔法聯盟早有準備,堅守不出。

古魔強攻不下,罵罵咧咧離開,繼續前往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