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神不斷觀察,突然,綠木之神道:“你們看我領地不遠處的群風之神,他是上位神,抗住古魔的攻擊後,他的信民外出狩獵古魔。”

眾神向那邊地圖望去。

蘇業看了一眼,道:“他要狩獵的古魔,還跟其他地方的古魔有保持協同性,他冇找到無所謂,如果交戰,會在半個小時後被三支古魔隊伍圍攻。群風之神不是我們的盟友,不去管他。”

眾神半信半疑觀看。

幾個小時後,群風之神的隊伍成功攔截到一支數量不多的古魔隊伍。

但是,那支古魔隊伍竟然少見地不與獵魔大軍迎戰,而是且戰且退。

半個小時後,一切如蘇業所說,獵魔大軍左右兩側各躥出一支古魔隊伍,衝進施法者和弓手隊伍,撕裂獵魔大軍。

獵魔大軍不得不慌忙撤退,最後留下數萬具屍體,淒慘地逃回群風之城。

眾神默默地看著古魔吞噬屍骸並誕生子孫,隊伍快速膨脹。

橡樹之神道:“我或許不太相信蘇神的理論,但我現在相信,古魔遠比我們想象中智慧。”

“我倒是想相信蘇神的理論,但我真弄不懂。”蒼紅山脈道。

“因為我們缺少魔法師相關的知識,自然就無法深入理解。”

時間慢慢推移,蘇業不斷根據各種理論進行計算和模擬,總能提前說出結果,十次最多錯一兩次,而且大半錯誤的推斷,都是因為突發意外因素,比如古魔突然發現魔獸群進而改變方向,比如天氣原因改變古魔路線等等。

時間慢慢推移,一天,兩天……

到了第三天,蘇業始終冇有釋出出擊的命令。

而眾神不斷觀看地圖和情報,隱隱約約明白了什麼叫協同性。

多首魔龍率領的古魔雖然分成多支隊伍,雖然分佈在四麵八方,但可怕的是,整個群體始終保持某種奇特的聯絡。

蘇業每小時記錄古魔各隊伍的位置圖,然後每天用魔法影像連續播放出來。

魔法影像的地圖上,古魔大軍像一張網,時而疏,時而密,但始終保持完整。

這支大網慢慢從西向東移動,大網兩端的間距一旦超過三百公裡,就會緩緩收縮,而一旦各古魔隊伍相距過近,可能爭奪資源,大網又緩緩張開。

任何一點遇到問題,周圍的古魔都會蜂擁而至。

“難以置信的力量……”

返航女神道:“這讓我想起了魚群,單個的魚明明冇有智慧,但組成魚群後,突然變聰明瞭,能躲避捕食者,能尋找到豐沛的食物,懂得利用洋流,非常非常奇怪。個體彙聚成群體,相互之間經過交流,形成整體大於部分之和效果,這就是自組織?我有點懂了。”

“真的冇有古魔在控製嗎?”蒼紅山脈望向蘇業。

蘇業道:“冇有。就如同冇有人控製大雁,冇有人控製魚群一樣,個體生命或小團體,隻遵循最簡單的規律,比如保持距離,比如不要遠離,那麼,當數量多到一定程度,就會像我們看到的這樣,整個古魔族群形成一張大網,湧現出一種整體,遠超個體力量之和。”

“如果他們一直保持這張網怎麼辦?”烈火君王麵露憂色,因為自己的城市即將遭遇古魔。

蘇業道:“我小看了群體生命的智慧。我原本以為,隨著它們不斷前進,整個群體會失去協同性,進而崩潰,但實際上,他們很清楚會遇到危險,很清楚可能潰散,所以他們本能地保持協同性優先,其次纔是狩獵或進攻我們。弄清楚這個順序,那我們就不能等待機會,而是創造機會。”

“可是,他們協同性這麼好,我們怎麼創造機會?”

蘇業微笑道:“大雁飛得再好,也躲不過箭矢;魚群遊得再正確,也躲不過漁網。古魔的確是智慧生命,而且本能地組成了強大的群體形態。但是,我們既然發現了這種規律,提煉了這種理論,就有無數種方法破壞這種形態。他們的自組織,還停留在本能層麵,他們並不知道這是自組織形態。而我們,不僅知道這是自組織,我甚至一直在主動推動人類和魔法聯盟進入更好的自組織形態。”

“簡而言之,我們魔法師,已經憑藉智慧和理論,進入超自組織階段,而古魔還停留在本能自組織階段。”

眾神駭然。

“我懷疑,我們眾神,也停留在本能自組織階段?”

“你懷疑對了。”蘇業道。

眾神冇好氣地看著蘇業。

蘇業繼續道:“古魔的群體形態,必須要保持一定的距離,一旦距離過遠,這個形態就會崩潰。所以,我們要做的很簡單,從不同方向同時拉扯這張大網,這樣,必然會導致部分古魔隊伍脫離大網。接下來,我們隻需要派兵吞下這支古魔隊伍即可。”

“這個方法誰都知道,但在什麼地方拉扯,拉扯到什麼程度,怎麼判斷古魔是誘餌還是真的脫離自組織形態,怎麼在正確時間離開……等等等等這些,也隻有您才能做到。”橡樹之神感慨道。

眾神點點頭,方法誰都知道,但不懂堅實的理論,方法必然走形。

“現在我會派遣一些隊伍,在古魔大軍的邊緣尋找機會……”

隨後,眾神靜靜觀看蘇業進行指揮。

就見附近城市的聯盟大軍開始行動起來,清一色的高機動部隊,要麼走水路,要麼乘坐魔法獸車,並且每支隊伍都配備至少一百門魔法炮,安置在魔法獸車上。

在地圖上,古魔大軍如同一張網,徐徐從西向東延伸。

而十支聯盟大軍分佈在古魔大軍網的四麵八方,古魔大軍擴張,聯盟大軍就向外擴散,古魔大軍收縮,聯盟大軍跟著收縮,始終與古魔大軍保持安全距離。

時間慢慢過去,突然,六支聯盟大軍從六個方向衝向古魔大軍。

雙方相距不遠的時候,古魔偵察兵發現,立刻向附近的古魔發出信號。

眾神望著地圖,驚訝地發現,多首魔龍明明冇有親自指揮,也冇有其他統一的指揮者,但古魔大軍卻彷彿有一種強大的本能,六個地點附近的古魔隊伍開始彙聚,對抗六支魔法聯軍。

隨後,另外四支魔法聯軍突然出動,高速奔襲向一支古魔隊伍。

眾神立刻發現,因為邊緣處大部分古魔大軍向六個地點彙聚,這就導致一些交彙點中間位置的古魔隊伍,短時間內與其他古魔失去聯絡,與其他最近的古魔隊伍甚至相隔近一百公裡。

即便失去聯絡,正常來說,用不了幾個小時,這些古魔隊伍也會立刻改變方向,甚至後退收縮,直到與其他古魔隊伍聯絡上。

但是,就在他們孤立無援的時候,遇到奔襲而來四支魔法聯軍。

四支隊伍的古魔立刻向周邊求援,但是,周邊的古魔隊伍都被引向那六個地點,聯絡失敗。

完美的古魔大軍網,出現了瑕疵。

早就做好準備的四支魔法聯軍以崽賣爺田不心疼的戰鬥方式,將所有的魔法彈藥、魔法器等等攻擊性力量全部傾瀉到四支古魔隊伍頭頂。

在魔法進行完飽和式攻擊後,精靈們的箭矢宛如一蓬蓬烏雲落下,隨後,魔法師們展開排射魔法,成片成片的黃金與聖域魔法向前推進,最後,魔獸騎兵們踐踏戰場。

力量上、準備上、心態上、時機上、指揮上……等等一切方麵的優勢彙聚起來,四支古魔隊伍屍橫片野。

僅僅用了十幾分鐘,戰鬥結束。

魔法聯軍快速收拾走較高位階的古魔屍骸,忍痛放棄大量普通屍骸,全速撤離。

在雙方大戰的時候,高空的古魔斥候發現了敵人,急忙向四麵八方求援,但,離這裡最近的古魔隊伍,也需要數個小時才能趕到。

與此同時,當誘餌的六支魔法聯軍全部撤退。

六處古魔大軍追了一陣,便不得不放棄,因為他們清楚不能冒進。

於是,六處古魔大軍收縮。

很快,古魔大軍發現四支古魔隊伍被屠光。

高層將領暴怒,大軍停下,開始嚴查。

蘇業神殿。

看到十隻魔法聯軍安然離開,眾神鬆了口氣。

“幸好有蘇神在,不然我們在未來幾年,恐怕會被這些古魔困在城裡,拿他們毫無辦法。”

“是啊,咱們算是幸運的,其餘地方的眾神,怕是慘了。”

“根據原本的估算,這次古魔之災可能持續五年,但有蘇神在,我們怕能在一年內解決他們,逼那頭半神多首魔龍回返。”

“隻要蘇神不斷這樣指揮,古魔遲早撐不住離開。”

“蘇神,古魔不會找到反製您的手段吧?”

蘇業搖頭道:“他們想反製我,需要同時滿足多個條件。一是足夠數量的偵察兵種,但在接下來的時間,我會用哪怕同歸於儘的方式,一點一點拔除那些斥候。二是足夠快速的援助,但我已經計算好時間,速戰速決,絕不給他們救援的機會。古魔雖然有強大的適應能力和進化能力,但要想破除我這種進攻方式,他們要進化出更強的偵察兵種,以及更強大的指揮係統,百年內不可能。”

“唯一要忌憚的,就是那頭多首魔龍。不過,根據這些天我的觀察和試探,他出生時間短,還不具備空間防護能力,那我反而希望他孤身犯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