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魔法聯盟的高階戰力偶有陣亡。

各國神靈沉著臉。

血與火的洗禮,必不可少。

不過,一旦高階人員受傷,影響戰鬥,立刻命令他們回撤。

為替多首魔龍報仇,這次古魔大軍遲遲不退,大量的古魔戰死。

兩天後,總數低於五十萬後,古魔大軍終於崩潰,開始向四麵八方逃亡。

蘇業冇有追擊,而是命令所有人員休整,並嚴密監視所有的古魔隊伍。

失去規模的古魔,無法維持之前的古魔大軍網,淪為一群強大的野獸。

三天後,魔法聯軍分批清剿四處逃亡的古魔。

這一次,由各軍將領指揮。

但是,戰況並非特彆順利。

因為得到了古魔大軍的援助,整個魔法聯盟領地內的所有血肉塔巢力量提升。

血肉塔巢最低晉升為英雄,同時多了整整三座半神血肉塔巢。

幸運的是,半神血肉塔巢剛剛孵化完成,隻能直接孕育傳奇種古魔,還無法孕育半神。

為了避免出現意外,聯盟派遣大軍,清除兩座半神血肉塔巢,隻留一座,重兵把守,用以研究和學習。

兩座半神血肉塔巢屍骸一座歸漢國,一座歸海國。

足足過了一年,魔法聯盟陸地的古魔才被清剿一空,所有的古魔塔巢再度被聯盟牢牢控製。

這一年的時間,包括糧食產量、畜牧養殖、冶煉鍛造等等所有數據大幅度下滑,但是,得益於大量高階魔物和兩座半神血肉塔巢的研究,整個魔法聯盟的成長稍稍加速。

和之前的戰鬥相比,這一年的戰鬥讓各國人員減員較重,但各國兵將成長飛快,這一年晉升位階的人員總數,是之前的三倍還多。

大災過後,便是欣欣向榮。

魔法聯盟再一次進入了高速發展期。

和魔法聯盟不同的是,創世之地除了部分主神附近的領地,幾乎所有地區古魔肆虐,嚴重乾擾了各國正常的發展。

又經曆了半年的休整,在超大型傳送陣列裝所有城市後,魔法聯盟宣佈震驚周邊的訊息。

無償幫助周邊所有神靈清剿古魔,不收取任何費用,甚至不需要任何給養,所需一切正常買賣。

一開始,眾神半信半疑,靜靜等待。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各地眾神終於發現,魔法聯盟真的說到做到,主動清剿各地的古魔,哪怕需要補給也正常收購。

被古魔快逼瘋的眾神終於放棄對抗,成批成批地加入魔法聯盟。

魔法聯盟的版圖瘋狂擴張,總神靈數量迅速突破五千,並在不斷增加。

得益於超大型傳送陣的運載能力,魔法聯盟不僅冇有崩潰,反而相互促進,不斷提高。

在清剿古魔的過程中,魔法聯盟也在無聲無息絞殺以深淵神係和宙斯神係爲首的敵對神係。

其餘各神係默認了蘇業的行為。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創世之地大部分地方不僅冇有好轉,情況反而越來越嚴重。

因為各地古魔塔巢的成長速度超越大部分普通神靈,大量神靈陷落,轉化為古魔的成長力量。

創世曆155年,在魔法聯盟西南方四萬公裡的地方,第一座古魔城市誕生。

古魔,完成了第一次的全麵進化。

古魔城市中,誕生了許多新的古魔物種,包括擅長法術的古魔人。

創世曆160年,古魔城市的主宰,古魔王,半神多眼魔龜,千眼之背薩哈爾,同時偷襲三座魔法聯盟城市,占領三座城市後,屠戮所有生靈,並向魔法聯盟宣戰。

創世曆162年,西北方的邪惡大聯盟眾神宣佈,蘇業帶領魔法聯盟殘殺神靈,人神共憤,對魔法聯盟宣戰。

而邪惡大聯盟的背後,一個清剿光領地所有古魔的龐然大物。

戰神聯盟。

宙斯神係的主神、戰神阿瑞斯,與深淵神係的主神、破滅之主,聯手組建的戰神聯盟。

兩大聯盟還冇有傳送陣,但是,卻培養了大批專職使用大傳送門的傳奇法師,將大量的兵將與物資運送到邪惡大聯盟與魔法聯盟的交界處,發起進攻。

魔法聯盟西方為富饒但被魔獸與古魔占領的核心區域,南方被古魔之城攔截,北方遭遇戰神聯盟與邪惡大聯盟的阻擊。

魔法聯盟,被迫雙線作戰。

任憑蘇業有通天的手段,也解決不了兵力和資源的不足的問題。

哪怕魔法聯盟和敵人的戰損比達到恐怖的1比5,依舊處於劣勢。

尤其是戰神聯盟派出了傳說中的主神近衛團,強大得難以想象。

在打了幾場大規模戰爭後,魔法聯盟不得不慢慢收縮,爭取時間。

一方麵,魔法聯盟堅決迎擊南方的古魔大軍,因為古魔不接受投降。

而在北方,魔法聯盟允許己方神靈投降,而戰神聯盟也樂意接納。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魔法聯盟不斷收縮。

雖然人類各國不斷努力,不斷在技術上精益求精,但敵方在這方麵同樣冇有落後。

戰神聯盟有主神在,豐富的經驗和知識最多讓技術落後魔法聯盟一代甚至半代,但豐沛的資源和海量的人數完全能彌補代差。

古魔在技術上遠遠不如魔法聯盟,但進化速度和成長速度更快,也同樣能彌補技術上的不足。

魔法聯盟,終於陷入了困境。

版圖收縮,眾神或隕落,或離開。

若不是背後有海洋神靈支援,魔法聯盟早就崩潰。

蘇業神殿。

兩千餘眾神默默地望著巨大的魔法地圖,久久不語。

短短十幾年間,魔法聯盟從顛峰時期到現在,無論是眾神數量還是領地,都縮小了一半。

除了當年最早跟蘇業結盟的那一批神靈,大多數神靈已經喪失信心。

大家的心思都一樣,遇到戰神聯盟的進攻先撐幾天,之後便投降。

如果遇到古魔之城的大軍,就當倒黴,全力防守,打光信民就結束。

“可惜,根據蘇神的自組織理論,如果冇有兩大敵人的阻攔,我們能夠繼續與外部交換物質、能量和資訊,我們還會成長的。但現在,我們與外界的交流收窄,成長減慢,搖搖欲墜。”海風之神道。

蒼白之龍冇好氣道:“都什麼時候了,還聊這些冇用的理論?這十幾年,在區域性戰鬥方麵,這些理論是能發揮作用,但當麵對絕對強大的敵人,這些理論有什麼用?”

眾神難以置信地望著蒼白之龍,雖然他說出了眾神都想說的話,但這對蘇業太不敬了。

這幾乎等於在攻擊盟主。

眾神目光閃爍,蒼白之龍是被戰神聯盟買通了?還是已經絕望了?

白龍看似外形優雅,像是善龍,但大多數都比較邪惡暴躁。

蒼紅山脈皺眉道:“老東西,你說話注意點。蘇神之前也說過,不是所有理論都適用於所有情況。一個孩子再天才,主神一巴掌拍下來,能有什麼用?如果阿瑞斯的分神在我們附近,早就被弄死了。現在給了他那麼多年發展的時間,比我們強大很正常,那畢竟是主神,而且是兩尊聯手。”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蒼白之龍問。

眾神望向蘇業。

蘇業道:“雖然你們不喜歡聽我那套理論,但現在這種情況,非常符合理論中或者說一切事物都存在的規律,即,非線性成長與不確定性。我們習慣上會把所有的成長當成線性的,比如樹木,是一年一年長大,但實際上,我們切開樹木,觀察年輪,就會發現,冇有任何樹木的年輪是均勻的,換言之,我們人也好,樹木也好,一切生命也好,每個時間段的成長不是完全固定的,有時候成長快,有時候成長慢。而我們現在,明顯進入緩慢成長階段,這一點,你們覺得不合理嗎?”

眾神無奈點頭。

蒼白之龍歎息道:“確實,之前成長太快,讓我們有種錯覺,以為我們會無限成長,但現在才明白,那並非是現實。”

“之後就是不確定性。我們生活中,總會遇到各種不確定性的意外,比如突然走神,突然摔倒,或者遭遇意外。無論是古魔之城,還是戰神的攻擊,本質上,都屬於這種不確定性。是,我們推演出會出現古魔之城,但冇想到會出現在我們身邊,更冇想到會針對我們。是,我們猜到宙斯神係會發難,但冇想到雙方的距離這麼尷尬。”

“我們的世界是非線性的,是充滿各種不確定性的,但我們不能被意外和不確定牽絆,相反,我們坦然接受一切的不確定,要讓自己清晰意識到,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如果壞事情發生了怎麼辦?抱怨、憤怒還是放棄?很簡單,解決壞事情,繼續做確定性的事,比如積極戰鬥,積極學習,積極發展技術,積極進取。”蘇業道。

“您說的好聽,但我們在一個接一個死亡。”蒼白之龍道。

“抱歉,我冇有辦法安撫你們的情緒,那是歡樂女神的職責,那也不是我的優勢。我隻能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我自身的優勢上,儘最大可能發展魔法聯盟,同時儘可能儲存實力,直到曙光來臨的那一刻。”蘇業道。

“如果曙光冇有照在我們身上呢?”

蘇業微笑道:“那更好啊,那說明我們的方向和道路錯了,可以休息了。”

“您甘心嗎?”蒼白之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