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起身,拎著錢袋,微微向凱爾頓點頭致謝,走向大門。

蘇業在門口站定。

“這次需要簽四神契約嗎?”

“你內心的承諾,勝過神靈。”凱爾頓慢慢拿過注了水的葡萄酒,小口輕飲,眯著眼,異常舒適。

“回頭見。”

蘇業一揚手,在夜色下邁出房間。

哈克無聲無息地跟在蘇業身後。

一路上,海豚河的侍者和老顧客跟見了鬼似的望著蘇業和哈克。

那個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木頭”哈克,怎麼會老老實實跟在蘇業後麵,那不是送客,而是像護衛凱爾頓先生一樣在保護蘇業。

忙碌的中年領班看到蘇業離開大門,一咬牙,快步跑出去,對著蘇業大喊。

“蘇業先生,我是特莫諾斯根尼斯,佩裡斯特拉之子,歡迎您下次光臨。”

前行的蘇業微微一笑,看來這個人很聰明,從一開始就意識到自己忘了他的名字。

不過,他叫什麼來著?什麼森林什麼鴿子?再見!

夜間的第九大街比白天昏暗許多,稀疏的燈火勉強讓人能看清路麵。

這時候他才明白,為什麼路上的行人都步履穩健。

怕硌到腳,怕踩到屎。

蘇業的邁步很慢。

哈克緊緊跟在後麵。

到了第九大街街口,蘇業看到一些身穿短褲皮甲的人,停下腳步。

蘇業知道這個時期希臘北方的蠻族是穿褲子的,冇想到現在連雅典士兵也改穿褲裝。這意味著,這個世界的文化文明的交流深度和廣度,遠超藍星曆史中那個古希臘,包括茶的出現都在證明這一點。

這些人腰間彆著短劍,正在閒聊,年紀不大,甚至有兩個十七八的少年。

蘇業轉身,問:“哈克先生,這些城衛軍士兵,應該很願意幫助您吧。”

哈克盯著蘇業的麵龐看了幾秒,點點頭。

蘇業微笑道:“您是否願意幫我找兩個人,在後麵尾隨,在恰當的時候,出麵……履行職責。”

蘇業把最後的短語說的很重。

哈克又盯著蘇業看了一會兒,才慢條斯理道:“你算計我?”

他的聲音帶著嘶嘶的聲音,好像喉嚨有裂縫一樣。

“不是算計,是請您相助。”蘇業坦然道。

“魔法師的友誼?”哈克麵無表情問。

蘇業忍不住笑道:“都說哈克先生不善言辭,冇想到您挖苦人的水平這麼高。不錯,對於您,我隻能展現未來魔法師的友誼。”

“記住這個夜晚。”

哈克說完,邁步走向那幾個城衛軍士兵。

在哈克說完的一刹那,蘇業從哈克的眼中看到一抹複雜的眼神。

蘇業看著哈克的背影,輕聲一歎。

那幾個士兵看到哈克,竟然像見了長官一樣立刻站直身體,有幾個人甚至麵有榮光,彷彿見到英雄。

蘇業看著他們,不一會兒,那幾個人竟然爭執起來,最終兩個人出列,其餘人麵帶失望之色。

哈克指著蘇業對那幾個人說話,蘇業向那些士兵微微點頭,那些士兵也立刻點頭示意。

不一會兒,哈克回返,一言不發站在蘇業身後。

“多謝哈克先生。”

蘇業說完,毫不客氣把兩個錢袋遞給哈克,手裡隻剩一個。

哈克看了看錢袋,又看了看蘇業,接過錢袋,掛在後腰兩側,不會被正麵的人看到。

蘇業邁步向前,哈克緊隨其後,兩個年輕的城衛軍士兵遠遠地跟著,表情有些興奮。

蘇業找機會看了一眼身後,跟蹤自己的隻剩下一個人,另一個不知所蹤。

夜晚的雅典城遠比白天安靜,尤其在進入貧民區後,捨不得點燈的人要麼已經入睡,要麼在門外跟鄰居閒談。

地中海的氣候冬暖夏涼,哪怕光著腳在地麵行走,蘇業也不覺得冷。

蘇業一邊打聽,一邊前行,不知不覺,後麵多出一群男人。

冇有人穿長袍,甚至穿短袍的都少,大多數人都是腰間繫著一塊破布,甚至有少數人竟然一絲不掛,大搖大擺地跟在人群中。

每個人的腳上都裹著厚厚的泥垢,有的直到小腿。

他們第一次看到,一個少年竟然拎著錢袋大搖大擺地找勞文斯。

在貧民區,勞文斯不是勢力最大的,但是凶名最盛的人之一。

一些人笑嘻嘻地看著蘇業的背影,一些人則貪婪地望著蘇業和哈克的錢袋,隻有少數認識哈克的人靜靜地期待好戲上演。

那兩個城衛軍士兵,則在人群之後。

在不知踩到多少顆石子和多少泥坑之後,蘇業終於抵達一處街口,停在一座酒館前。

夜色昏暗。

酒館門口掛著一把鏽跡斑斑的青銅鈍刀,足有兩個手掌寬。

冇有牌匾。

大家都知道這是鈍刀酒館。

跟著的蘇業的人,竟然超過四十之數,而且附近越來越多人被人群和燈光吸引,向這裡靠攏。

僅僅幾秒後,酒館裡竟然傳來歡呼聲,同時傳來有節奏的吼聲。

如同船員在戰鬥前喊著激勵人心的號子。

蘇業右手的拇指與食指微微一動,即將就要進行今天的第三次相擊,但卻停下。

即便兩指冇有輕擊,他也慢慢挺直胸膛,抬高頭,兩肩稍稍向後伸展,雙臂放鬆,臉上浮現自信的笑容。

大門打開,兩個曾去過蘇業家的壯漢走出來,手裡提著油燈,輕蔑地看了一眼蘇業,然後對著門內做出請的姿勢。

酒館之內,火把明亮,在火光之中,一身棕色粗麻短袍的勞文斯走出來,一直走到蘇業兩米外。

風一吹,月光與火光搖曳,勞文斯臉上的“蜈蚣”慢慢蠕動。

人群中有幾個人發出輕呼,慌忙後退。

勞文斯的目光比白天更冷。

他身後的火光下,一雙雙瘋狂的眼睛在蘇業身上犁來犁去,但都巧妙地避開哈克。

滿麵憨厚的科羅躲在人群中,偷偷打量蘇業,臉上浮現疑惑之色。

勞文斯冇有看蘇業,而是盯著哈克。

哈克依舊像死寂的木頭,靜靜地與勞文斯對視。

“鈍刀酒館前,隻有敵人,或者朋友。”勞文斯的聲音格外平和。

蘇業身後的人群中,有幾個人轉身就跑,光腳踩在泥水中發出劈啪的聲音。

哈克一言不發。

“借據給我。”蘇業晃了晃手中的金幣袋,氣定神閒。

勞文斯看向蘇業,嘴角輕動,臉上的傷疤再度快速蠕動。

白天見過蘇業的幾個人仔細觀察,頸部還有傷口,有淤血,身上還有汙痕,冇錯,還是那個蘇業,但為什麼感覺根本不是一個人?

勞文斯突然輕聲一笑,目光落在蘇業淤血的頸部,道:“驢來了?”

“哈哈哈哈……”

勞文斯身後眾人鬨堂大笑,幾乎要掀翻鈍刀酒館的屋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