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你那種畫,那種奇特的技巧,還有可能其他的魔法技巧,會讓他們垂涎三尺,恐怕會不惜一切代價抓走你,逼你成為他們的弟子,提供你的研究成果,甚至……直接使用魔法控製你,最極端的情況,是直接提取你的記憶,然後殺了你。”

蘇業輕聲一歎,老師們果然都一樣,恐嚇手段永遠這麼高明。不過,這也說明瞭,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象中瘋狂。

魔法師們都是瘋子。

“所以,你以後發表的新理論,儘量不要直接涉及魔法,就像現在這樣,都是學習的,記憶的,各種你能觀察到的小技巧。如果有些方法或理論你不太確定,可以大概說給我聽,我來判斷,我如果判斷不了,會請老師判斷。”

蘇業再次點頭,心中感謝尼德恩。

“另外,未來雅典會有一定的動盪,你不要參與。你現在的主要目標,就是為黑鐵試煉做準備。我……算了,提前告訴你吧,這一次的黑鐵試煉,有八成的可能性會開啟神力位麵。好處是,你們可以得到更好的曆練,能獲得更豐富的美物。壞處是……很危險,不僅內部危險。”

“如果隻是普通黑鐵試煉,一般隻是抓一些魔獸,剷除一些害人的傢夥,最危險的也隻是參加低烈度的戰鬥。神力位麵則會吸引希臘許多學院參與,甚至會混入異國人。不過,正是這種危險,才最磨礪人。曆史上,每一個從神力位麵走出的人,成就都高於同輩。”

“可惜,我運氣不夠好,隻在白銀位階的時候誤入過一次‘鯨國’,如果能多進入幾個神力位麵,現在的成就會更高。你看亞裡士多德,在晉升聖域前,至少去過三次神力位麵。”

“嗯,有關神力位麵的事情,可以開口說了。”

蘇業點點頭,但本能地看了看附近的環境。

除了特彆的地方,夜晚的雅典城人並不多。

這裡是平民區,大部分出行的人都摸黑趕路,一路磕磕絆絆。

少數人舉著火把,熊熊的火焰和嗶嗶啵啵的燃燒聲總能成為眾人羨慕的目標,甚至吸引一些人跟著前行。

那些富有的人基本乘坐馬車,車頭要麼有火把,要麼有昂貴的魔法燈。

像蘇業和尼德恩都是法師,視力遠超常人,和在白天走路區彆不大。

蘇業看到這一幕,心中冒出一個商機,可以把雅典很普及的陶製油燈改造成馬燈,在戶外使用,但想了想,難度和成本都有點高,不如魔法燈更佳,等能降低成本再說。

蘇業看冇有人注意自己,道:“老師,神力位麵具體什麼時候開始,我好做準備。”

尼德恩搖搖頭,道:“神力位麵是不可控的,不像傳奇法師的魔法位麵有很強的可控性。總之,各種因素導致誰也無法清楚判斷開啟的時間,隻能得到一個大概的時間段。而且,神力位麵不少,但不是什麼地方都適合你們這批學生進入。最後,甚至可能無法進入神力位麵,改成普通試煉。”

“那您給我普及一下神力位麵的知識,現階段的書上應該冇有。”

尼德恩道:“好。‘位麵’是一個籠統的稱呼,你完全可以把位麵理解為不同的世界,包括人間世界和神界,有獨立空間的地方,都可以稱之為位麵。有的位麵非常小,可能隻有直徑幾百米,有的位麵甚至比人間世界都大,無邊無際。”

“神力位麵是比較奇特的一種,涉及神靈的力量,具體如何形成不得而知。但每一個神力位麵,都蘊藏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滋養著這個位麵,從而形成各種美物。總之,神力位麵,能誕生一切。當然,也有對應的巨大風險。”

“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在晉升傳奇前,隻進已探明神力位麵,永遠不要去未知的神力位麵。因為,你以為的神力位麵,可能是魔鬼的宮殿,或者惡魔的領地,甚至是傳奇法師的陷阱。如果那個位麵已經擁有主人,那麼,恭喜你,你會被位麵之主耍得團團轉,即便你的實力強於對方。”

“我不想誘惑你,但是,每個魔法師都有過這樣的夢想,遇到無主的神力位麵,然後成為位麵之主,從中獲得源源不斷的美物和力量。你也可以想,但我希望你能更現實一點。強如柏拉圖大師,除了自建的魔法位麵,也不過隻是一座位麵的主人,當然,這些傳奇大師個個陰……足智多謀,可能會隱藏自己的力量。”

“比如修昔底德老師,一直說自己不是位麵之主,但他的每個字我都不信。嗯,不準把這話告訴他……”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尼德恩把有關神力位麵的知識教給蘇業,並推薦了幾本書,有的可以直接從魔法書中翻看,有的則需要去學院的圖書館才能看。

路上偶爾有人接近,聽到兩個人談話的內容,立刻嚇得遠遠避開。

把蘇業送到家,尼德恩看了看蘇業家的大門,道:“明天去矮人工坊商談後,記得找黑鬚要一塊柏拉圖商會的青銅牌,掛在門口。”

“那種青銅牌,好像代表著受柏拉圖學院庇護,不能亂用。”

“沒關係,你用了彆人也不能把你怎麼樣,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有人舉報,你交還就行,過幾天再要一塊。”尼德恩道。

蘇業看著尼德恩那萬年不變一本正經的嚴肅臉,完全想象不到這人的表麵和內心可以有這麼大的差彆。

占學院便宜占得這麼理直氣壯,以後還怎麼教學生!

“好的,謝謝老師,明天我就拿一塊。”蘇業愉快地接受。

目送尼德恩離開,蘇業回家學習。

第二天晚自習結束,蘇業和尼德恩再次來到矮人工坊,可能是昨天美酒的緣故,黑鬚對蘇業格外熱情,而蘇業巧妙地避開了黑鬚的“摟肩”。

這一次,蘇業拿出畫好的餐具圖,黑鬚當場讓矮人魔法師用塑形術製造模具,然後當場製作出銀質的餐刀、餐叉和餐勺。

(非正文內容)

柏拉圖學院教務處向每位同學發送了一封緊急魔法信:

雅典城有瘟疫跡象,症狀為乙類級彆,但要進行甲級也就是最高級彆的防護措施。

鄭重提示所有同學,出門一定戴口罩,儘可能減少外出和與他人接觸,即便隆重的塔蘿女神慶典也可隻在家裡度過。

教務長拉倫斯代表柏拉圖學院全體教職人員,祝每位同學過一個平安祥和的塔蘿女神慶典。

教務長拉倫斯代表柏拉圖學院全體師生感謝塔羅女神慶典時期奮鬥在防治瘟疫工作中的每一位救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