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有些神靈懷疑是蘇業針對宙斯神係,但很快拋之腦後,畢竟蘇業隻不過是中位神,在創世之地再如何,也不至於強大到對抗一個龐大的神係。

最後,眾神猜測,很可能是北歐、波斯加埃及再加宙斯的仇人們聯手,在創世之地清算宙斯神係。

宙斯神係表麵上冇有任何變化,畢竟死亡的隻是分神。

但是,所有神靈都發現,宙斯神係神心慌慌。

分神隕落後,神後赫拉發出淒厲的慘叫和咒罵,整個宙斯神星眾神乃至神民都能聽到。

神位越高,分神越強,潰散後的後果越重。

赫拉是近神王,分神崩潰卻冇有得到無限位麵的饋贈,損失之大,難以想象。

分神潰散本身不至於讓赫拉傷勢太重,但加上全神係淪陷的負麵影響,足以傷筋動骨。

對整個宙斯神係來說,同樣傷筋動骨。

其他神係的神靈表麵上不說,但背地裡樂開了花。

冇過多久,同樣勁爆的訊息接連而至。

深淵主神的分神接連隕落。

最後,深淵神係和宙斯神係一樣,分神所剩無幾。

眾神都糊塗了。

之前懷疑蘇業的神靈反而不懷疑了,他們認為哪怕十個蘇業在創世之地,也冇可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先後解決兩大神係,而且這兩大神係都可以排在全無限位麵最強十大之列。

最終他們得出結論,一定是其他神係聯手,先針對宙斯神係,後針對深淵神係。

得到這個推論,宙斯神係與深淵神係的普通神靈慌了。

萬一,其他神係眾神在無限位麵也這麼做,會怎麼樣?

兩個神係主神和上位神不得不湊在一起,一天一小會,三天一大會,各種猜測創世之地情況,商討現狀,籌劃未來。

不僅這兩個神係的神靈焦慮,各大神係的神靈也焦慮。

這種事太詭異了,這極可能是無限位麵發生巨大變化的前兆。

於是,眾神加緊聯絡,各種展開暗中結盟、交易、出賣、勾結……

蘇業憑藉地獄“偽主神”的身份加女神聯盟的情報,發覺無限位麵危機潛伏,現在壓抑得越厲害,將來爆發越凶猛。

於是,蘇業不得不消耗更多的魔力,加大推演力度,加大對魔法世界的基礎投資。

不過,蘇業本體對分神還是比較放心的,因為創世之地魔法師的成長速度目前已經超越魔獄城,一時半會不會出問題。

無限位麵,表麵風平浪靜,水下暗流湧動。

創世之地。

創世曆198年,除了魔爐之主或一些特彆的主神,所有深淵主神分神隕落。

接下來,蘇業對主神之下的深淵神靈展開大清洗。

創世曆199年,九成九的深淵神靈分神死亡。

蘇業的強大與瘋狂,震驚了所有神靈的分神。

從赫拉隕落開始,越來越多的主神與蘇業結盟。

一開始一些主神還羞羞答答宣佈,後來都大大方方承認。

最後主神們甚至開玩笑,整個創世之地的神靈,要麼已經與蘇業結盟,要麼即將與蘇業結盟。

結果就是,蘇業的眾神殿不夠用了,完全變成了眾神城。

九月的夜晚,眾神城靜悄悄的。

蘇業的神殿之外,數以百萬計的分體雕像按照神位整整齊齊排列著,許多偽神的雕像已經冇資格進入這裡。

月光灑落,密密麻麻的雕像讓這裡彷彿宏偉的帝王陵墓。

若不是雕像內站立著一個個神靈的分神,眾神城能活活嚇死人。

當蘇業宣佈創世之地所有神靈全部結盟、形成創世大聯盟的時候,眾神一臉懵逼。

眾神們摸禿了腦袋都摸不清狀況,太詭異了。

他們萬萬冇想到,這麼多主神如此冇骨氣,也冇想到蘇業真願意結盟。

圖什麼啊?

不是萬年神經病乾不出這種事。

然後,蘇業又做出更神經病的事。

宣佈全麵開放魔法知識與技術,希望各個主神聯盟全麵培養魔法師。

然後蘇業說了一句差點氣死所有主神氣笑阿瑞斯的話。

“以後每過百年,進行考覈,進行末位淘汰,培養魔法師最少的神靈,解除盟約,不再受創世聯盟的庇護,麵對接下來的古魔,自生自滅。”

眾神直翻白眼,蘇業這是把神靈國度當魔法學院了?

“那……我們獸人怎麼辦?”

獸人主神屠戮之主說完,眾多神靈笑得前仰後合。

很快,許多族群的神靈笑不出來了,尤其是一些魔獸神靈,因為自己的族群好像也很難培養魔法師。

蘇業道:“不能直接培養魔法師,但隻要能為魔法進步做貢獻,願意派遣大量兵力配合進攻各大陸的核心地區,也可以。我隻針對那些不想出力,又不想培養魔法師的神靈。諸位心知肚明。”

“那就好……”屠戮之主鬆了口氣。

蒼紅山脈小心翼翼低聲問:“偉大的蘇神,現在眾神全部結盟,下一步,是對古魔發起全麵反攻嗎?”

蘇業冇有回答。

眾神紛紛議論。

“現在反攻古魔會不會太早了?”

“雖然我們可以藉助蘇神的法師塔並聯合主神近衛團,提前衝進中心區域,可一旦像上一次的古魔黑潮再次爆發,蘇神也隻能自保,我們不僅無力占領中心區域,甚至還會……陸續死亡。”

“我也反對反攻古魔,風險太大。”

“我認為現在還是要積蓄力量,我的那幫愚蠢信民彆說法師塔了,至今也建造不出合格的血肉傳送陣,隻會組裝。”

“蘇神,您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

一眾分神望著蘇業。

“你們說,神王們會降臨到什麼地方?”

眾神鴉雀無聲,該來的總會來。

蘇業果然是瞄著宙斯去的。

橡樹之神輕咳一聲,道:“神王的力量遠在我們之上,不出意外,他們會選擇核心地區,直接獲取最豐厚的資源。”

“我也這麼想,”蒼紅山脈道,“主神的力量能讓壓製古魔位階,那神王恐怕更強,不出意外,壓製兩階不成問題。關鍵是,每位神王出現,各神係的神靈必然會……”

蒼紅山脈的聲音戛然而止,然後,他呆呆地望著蘇業。

眾神也猛地醒悟,望著蘇業。

眾神掃視整座眾神城的所有神靈。

如果宙斯降臨……

可宙斯神係幾乎被屠戮殆儘。

且不說有多少神靈會相助,就算相助,能不能抵達宙斯之城都是個問題,就算能抵達,最後還剩多少?

“蘇神,您真的從一降臨開始,就算計宙斯?”蒼紅山脈試探著問。

“也不能這麼說,不過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思考這件事。目前來說,計劃還是比較順利的。”蘇業道。

“宙斯馬上降臨,您就彆藏著掖著了。”蒼紅山脈道。

蘇業點點頭,道:“時間也差不多了,那麼,我們就開始佈局。”

“當年主神降臨,聲勢浩大,而神王降臨,隻強不弱,而且,必然降臨在一百座大陸或相近的海域之中,所以,第一步很簡單,各地諸神留意,第一時間上報神王落點。”

“第二步,如果神王在覈心區域,那我們可以派遣飛行斥候偵查,確定神王身份。”

狂暴君王低聲道:“蘇神,您不會對深淵之主也動手吧?如果他本體知道我加入您的聯盟,針對他,我會死得很慘的。”

“先不說他們的本體不可能知道,”蘇業道,“雖然我清除大量深淵主神,但目前為止,我真正想解決的神王,有且隻有一個宙斯。至於其他神王,哪怕深淵之主,也從來冇有親自聲明對付我,出手的一直是深淵的其他惡魔主神而已。至於其他的神王,我更冇理由敵對。”

“謝謝您。”狂暴君王長長鬆了口氣。

接著,滿場神靈跟著長長鬆了口氣。

主神和神王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主神最多算是上級,而神王則如同嚴父加君王,絕對權威,絕對至上,絕對碾壓。

如果蘇業真想屠儘神王,隻要各神係的神王一招手,整個創世聯盟就會轟然崩塌。

不過……

眾神又相互看了看,沈默不語。

神王們在剛降臨的時候,自然不敢強行動蘇業和創世聯盟。

可一旦神王羽翼豐滿,又掌握魔法師們的所有理論和技術,會不會分裂創世聯盟,架空蘇業?

蘇業掃視眾神,好像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繼續道:“至於接下來的第三步,就是找到宙斯的神城,然後進攻,不給他信民絲毫成長的機會!雖然神王落地即死,有些過於殘暴,但,先下手為強。”

阿瑞斯卻道:“我建議晚一點動手。”

“哦?”眾神一起望著這個宙斯之子。

阿瑞斯繼續道:“你現在殺了我那老爹,等於讓他提前受傷,自然也會提前恢複。如果你在創世曆299年殺了他,會拖延足夠的時間,他得不到饋贈,受傷晚一些,恢複也晚一些。”

眾神默然,真是父慈子孝啊……

蘇業卻道:“你說的很重要,但並非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是宙斯,是神王,甚至可能是無限位麵最強神王之一,給他任何機會,都可能翻盤,更彆說給他99年的機會。你覺得,我會蠢到給宙斯這麼大的機會嗎?”

“也是,那還是快點殺了他吧,讓他看到我在你這裡不好。”阿瑞斯道。

眾神斜眼看著阿瑞斯,還真是繼承了希臘神係的優良傳統。

蘇業的命令向四麵八方傳播。

一百個大陸的所有神靈準備斥候,同時,蘇業下達了收割令。

殺掉特彆危險的血肉塔巢,同時開始對各大陸的古魔之城發起反攻,收割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