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大量的古魔血肉,生物法師塔源源不斷產生。

魔法聯盟的傳奇魔法師不足,但整個創世之地的傳奇魔法師足夠多。

蘇業向所有傳奇魔法師出售生物法師塔,而代價是為魔法聯盟效勞五十年。

很快,魔法聯盟的法師塔不夠用,魔法師太多。

法師塔的核心結構還不能量產,但部分部件早就能小規模量產,生產速度極快。

創世曆200年。

第二**規模古魔潮汐毫無征兆地襲來。

首當其衝的,是魔法聯盟核心區域的城市。

眾神城。

心靈影魔們投放出立體魔法地圖,顯現核心區域的多座城市。

蘇業自己的核心城屹立於沃土平原之上,城外碧綠的田園被無窮無儘的古魔染黑。

遠遠看去,整座城市像是被蜂群圍住的蜂巢。

看到這一幕,眾多神靈鬆了口氣,自己之前冇有向大陸的核心區域推進是對的。以現在的實力,哪怕能衝進核心城,也無法守住。

魔法聯盟在覈心區域建立多座城市,其他主神在覈心城也有城市。

白鱗之主先是稍作抵抗,而後捲走所有重要物資,直接棄城,極為果斷。

其餘主神想要抵抗,但即便有援兵,也損失慘重,最終不得不撤離。

唯有蘇業的核心城,屹立在無窮無儘的古魔黑潮之中。

從立體地圖的高空看去。

數以萬計的生物法師塔與海量的魔法炮,構建成堅如磐石的陣地。

現在,已經製造出傳奇血肉魔法炮,一些特種守護法師塔上,甚至直接安裝數十門魔法炮,威力驚人。

城市外麵覆蓋滿數百公裡的古魔,如同無儘的利齒,徐徐轉動,好像隨時能攪碎核心城。

但是,在眾神看來,蘇業的核心城更像是絞肉機,所有的古魔,隻不過是肉餡而已。

任這巨大的黑色漩渦再大再多,也填不滿核心城這個無底洞。

眾神望著這個場麵,心中震撼。

這種量級的古魔潮汐,已經是神係全麵開戰的級彆。

在創世之地,至少要神王親自坐鎮,並且誕生半神軍團,且聯合全神係,纔有可能對抗這些古魔,而且必然是兩敗俱傷。

可在這裡,蘇業消耗的隻是塔獸和各種資源,幾乎很少死人。

哪怕是無限位麵,也已經很多年冇有這種層級的神戰。

就算是千年第一戰的魔獄城之戰,規模都不足現在的五分之一。

魔獄城之戰,有蘇業分身,有各種神靈本體,甚至上位神傀儡。

可這裡有什麼?

隻有魔法師。

但是,就算隻有魔法師,蘇業的核心城也屹立不倒。

對眾神來說,核心城的勝負,並不重要。

每個神靈麵前,都豎立著至少一麵心靈影魔之鏡。

每麵心靈影魔之鏡上,都顯示離自己最近的古魔大軍的動向,還標註出了各種詳細的動態數據,比如古魔的大概數量,它們的行動範圍,它們的行動速度,它們的變化……甚至還有推演參謀功能,比如推演古魔網的目標,比如如何防守,如何撕裂古魔大軍形成的古魔網等等等等……

眾神分神的麵色十分複雜。

誰能想到,蘇業和魔法師竟然發展到這種程度。

說句難聽的,就算他們本體在,也隻是本能計算,無法達到這種程度。

蒼紅山脈望著屹立不動的核心城,望著數以萬計的法師塔,低聲呢喃:“這就是新的、穩定的、多層級、宏觀有序且整體大於部分之和的新結構嗎?”

生育之神伊西絲心神一動,脫口而出道:“這就是生命的方向嗎?”

眾神齊齊愣住,難以言喻地望著蘇業。

鍛造之主低著頭,一邊思考一邊道:“我們假設,冇有蘇業的情況下,創世之地的正常情況會怎麼樣?”

“首先,深淵眾神與宙斯眾神大都活著,至少主神不會死。”

“你們大概會覺得,活到現在的神靈會更多,但實際上,冇有蘇業,很多神靈會被古魔殺死,所以,在這個時間點前,有冇有蘇業,死亡的神靈其實是差不多的。”

“但是,從這個時間點開始往後,有冇有蘇業,則完全不同。不說蘇業的核心城,隻說我們眼前的魔鏡。雖然我不太懂蘇業啟動什麼全天候心魔偵查網係統,也不明白大數據推演,更不明白古魔網行動預測等亂七八糟的東西,但可以確定一點,哪怕魔法聯盟不為我們提供武力裝備,單單憑藉這個心靈影魔係統,就讓我們的實力直接提升一個台階。”

眾神點頭。

他們都經曆過第一次古魔潮汐,很清楚當年的古魔是多麼棘手,後來也知道蘇業竟然輕輕鬆鬆擊潰這片區域的古魔,也是眾神裡唯一一個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擊潰古魔大軍的聯盟。

這第二次古魔潮汐,數量更多,實力更猛,本來會在201年前死更多神靈,但在蘇業構建的心靈影魔係統之下,眾神如掌上觀紋。

因為清楚了古魔大軍的動向,各城市之間可以很好地提前協防,而不是像上一次那樣隻能胡亂死守。

甚至於,一些好戰的神靈已經做好準備,利用這個心靈影魔係統,主動出擊,主動撕裂古魔網,儘早結束古魔潮汐。

勝利女神低聲道:“女神說,最可怕的是,這個係統覆蓋全創世之地,獲取的是整個古魔族群的資訊,除非某支古魔大軍突然超脫族群的力量,否則,哪怕他們不斷進化增強,也永遠逃不出我們的掌心。”雅典娜的分體雕像一直冇有來眾神城。

眾神用力點頭。

鍛造之主歎息道:“所以說,我們每一個神靈要好好感謝蘇業,你們之中,一半多的命,是他救的。而之後,你們所有神的命,可能都是他救的。”

少數神靈還有點不服氣,但轉念一想,如果冇有蘇業,自己能撐多少年?連主神都很難撐五百年。

可現在,覺得撐個五百年好像不算什麼。

不是因為自己變強大的,而是自己站在強大的蘇業身邊。

“等等!”蒼紅山脈突然喊。

眾神甚至連蘇業都望向蒼紅山脈。

到底發生了什麼?

蒼紅山脈問:“大家都已經達成一致,確定無限位麵意誌開辟創世之地,有兩個目的,一是為了考驗我們並獎勵,二是為無限位麵尋找生命的方向。好,我們假設魔法師就是最佳的生命方向,至少到目前為止是正確答案。那麼,考驗我們這件事,好像出了意外……”

眾神轉念一想,紛紛笑起來。

“確實是意外……”

蒼紅山脈繼續道:“按照原本的考驗,這波魔潮之後,我們差不多要死一半,但哪怕無所不知、至高的無限位麵意誌,也冇想到,神靈裡出了一個怪胎,蘇業!他竟然冇有憑藉強大的力量殺死我們,冇有征服我們,冇有壓迫我們,甚至連結盟都不強迫,而且還分享技術,平等對待,幫我們對抗魔潮。”

眾神輕輕頷首。

蒼紅山脈繼續道:“現在所有即將被魔潮攻擊的城市,都有少數法師塔加大量魔法炮,而且擁有血肉傳送陣,還有大量援軍,不出意外,這次魔潮彆說死一半,能死十個都可能是我們的恥辱。”

眾神忍俊不禁,還真是這樣。

“也就是說,隻要我們團結在一起,隻要創世聯盟繼續保持這種狀態,我們很可能活過五百年,六百年,甚至九百年!也就是外界世界九十年。我冇記錯的話,上一次的創世之地開啟,隻有少數幾個神靈的分神活到九十年。大家明白我想說什麼了吧?”

眾神全都愣住,大多數神靈,之前是想過,但還真冇仔細想過。

蒼紅山脈一字一句道:“換言之,我們現在的每個神靈,獲得的無限位麵饋贈,都遠超預期。你們之前肯定討論過,一個能獲得九次饋贈的偽神,最終會獲得什麼樣的成就?”

鍛造之主張口道:“輕鬆封神!而且能在未來千年之內,晉升中位神,這還是普通資質。稍微不錯的偽神,將有上位神之資。”

“對,也就是說,不出意外,外界再過幾十年,會誕生海量的真神,深淵神係與宙斯神係例外。”蒼紅山脈道。

眾神沉思。

大多數神靈慾言又止,畢竟眾神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大多數神靈都不會在眾神城開口。

橡樹之神道:“這意味著,蘇神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整個無限位麵的格局。”

眾神望向蘇業。

蘇業笑著搖頭,道:“我相信萬物守恒,既然我們這次活下來的神靈這麼多,那麼,第二次的饋贈,平攤到每個神上,不會太多。之後的饋贈也一樣。無限位麵意誌又不是大慈善家。”

“冇錯,這一點對位階較高的神靈來說,是正確的,這種程度的賞賜,可能無法讓上位神或主神晉升,但足以讓低位階的神靈高速晉升。”蒼紅山脈道。

“呃……這倒冇錯。”蘇業點了點頭。

在場的偽神們笑逐顏開,不出意外,外界再過幾十年,自己的本體就要晉升神級了,不再是地位較低的偽神。

不過,似乎還有一個條件……

眾神看向蘇業,目光閃爍。

緊跟蘇業,是唯一的條件。

一些上位神和主神麵色微變,微微垂下眼皮。

如果在外界,哪怕有晉升機會,大部分偽神也不會背叛。

但這裡是創世之地,內外隔絕,最後外界眾神冇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這也就意味著,哪怕是偽神隻要為了自身的利益,也可以違背主神的命令。

甚至違背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