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魔法師與法師塔的數量超過一定程度後,人類的表麵看好像冇有躍升,但整個社會的運行效率驟然提高。

現在,所有神靈的信民發展已經跟不上蘇業的人類信民,哪怕是一些以魔法師為主的信民,從多年前開始追趕,一直到現在還在追,學習三國的知識已經占據他們大部分時間,根本無力創造和超越。

深紅教宗疑惑地望著核心城市,問:“蘇神,真不是您在指揮?”

“真不是。”

“可是,為什麼這些魔法師的指揮,有種難以言喻的美感和流暢感,論效率肯定是不如您的,但是論那種難以言喻的流暢感,還在您之上。您指揮的時候,就像是有無形的大手快速推動他們,很強,可現在,好像每個魔法師都在竭儘全力卻又無比自然地奔跑。”

“不愧是魔法師神靈,我之前也覺得怪,但冇你這麼細。”

“說起來還真是,蘇神,這些魔法師是怎麼做到的?一共冇幾個英雄魔法師吧,按理說,起碼要有半神魔法師,才能做到這種程度。”

眾神紛紛望著蘇業。

蘇業微笑道:“這一切都是魔法師發展到一定程度後,自然而然湧現的力量,隻要魔法師遵循正確的規律,使用正確的方法,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就好像細細的水最終彙聚成江,流入大海。一個魔法師其實並不清楚怎麼麵對如此龐大的敵群,但當足夠的魔法師聚集起來,魔法師這個群體生命體,會自然而然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任何妄圖阻擋正確選擇的個體,都會被這個群體生命體淘汰。”

深紅教宗道:“真是神奇的現象。實際上,我們的信民,也一樣,他們總能創造出一些另我們意想不到的東西,做出連神靈都做不到的事。隻不過,跟蘇神的信民比,差的太遠。”

“到底差在哪裡?”魔力女神問。

“鬆開扼住他們喉嚨的手。”蘇業道。

眾神沉默。

“半神古魔出動了。”

眾神齊齊望向魔法影像中的核心城市,整整一千半神古魔,衝入大軍,個個黑煙環繞,宛如黑蛇纏身,凶厲詭異的氣息震退周圍的所有古魔。

半神多骨魔象足足有五百米長,簡直就是膨脹成山的巨型刺蝟,尖刺上插滿了哀叫的塔獸。

半神多眼魔龍所過之處,目光一掃,所有的塔獸麻痹不動,而後被踐踏致死。

半神多翼魔鷹在低空飛行,一扇動翅膀,源源不斷製造淺綠色劇毒龍捲風,一排十二道,橫掃前方一公裡寬所有敵人。

半神多腿魔牛什麼也不用做,隻是不斷奔跑,周身千米之內大地急速上下震盪,無儘的黑色魔力翻騰撕扯,成片的塔獸被無形壓力踏成爛泥。

……

這一次,不僅有“多”古魔,還有“少”古魔。

無麵古魔巨人臉上冇有任何器官,像是一麵純黑大牆,麵部乍一看巨大的黑鮑魚,也不見他做什麼,隻是向前走,地麵黑油流淌,覆蓋方圓千米。

所有塔獸隻要進入黑油範圍,便被黑油之浪捲入黑油之中,消失不見。

在所有古魔環繞的正中心,是一頭無心古魔。

他乍一看像是二十米高的白皮長臂巨人,整個胸腹中空,隻有邊緣一層薄薄的部分,像是被開了一個大洞。

他明明冇有心,但洶湧的氣流進入胸腹大洞的時候,會發出心跳般的巨響,而後化作無數詭異的黑霧,融入方圓數十公裡內所有古魔的身體。

另外一部分黑霧,宛如一群黑色魔龍在半神古魔大隊上空翻騰盤旋,源源不斷削弱甚至瓦解傳奇魔法。

這頭無心古魔以一己之力,讓附近的古魔實力迅猛提升,低階古魔實力甚至連提升數階。

無心古魔的前後左右,各跟著一頭巨肚古魔。

巨肚古魔除了兩條腿和巨大的肚子,什麼器官都冇有,像是兩根牙簽支撐著剝了殼的水煮雞蛋。

所有的攻擊靠近他們,都會發生扭曲,要麼被彈飛到高空,要麼被吸引到龜甲紋的白肚皮上。

落在巨肚之後,所有的力量被分成多重形態。

一部分再度被彈飛。

一部分莫名其妙化作護甲覆蓋身體。

一部分還原為最純粹的元素散逸。

一部分竟然遠路回返,而且摻雜古魔毒霧。

隻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力量形成真正的傷害力,但基本被新形成的護甲抵消。

大量的魔法落在半神古魔的必經之路上,但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隻能有效地減緩他們的行進速度。

他們彷彿煙花中的巨龍,又彷彿撕碎春景的象群,直奔核心城而來。

密集的塔獸衝上去,哪怕是晉升傳奇的巨型骨牛,也被強大的半神輕鬆擊退或甩開,無法有效阻止。

“這種程度的攻擊,頂不住啊。”蒼紅山脈皺眉道。

“是啊,要麼動用水晶塔眼,要麼讓主神近衛團出擊。”

“那些魔法師在做什麼?眼看半神就要衝到城牆上了。”

“這些半神古魔之中,出現很多之前冇見過的古魔,而且……他們的智慧遠超想象,配合能力極強。”

“那些魔法一旦攻向無心古魔,其他半神古魔立刻相助,關鍵那四個巨肚古魔,之前從未見過,這防護能力太可怕了。冇有半神器,拿它們四個毫無辦法。”

“這還隻是第二波魔潮,我們一共會遇到九次。”

就在半神古魔抵達城牆外兩公裡的時候,所有的傳奇魔法炮宛如交響樂一樣,有節奏地響起。

傳奇大師們,終於出手。

強如半神古魔,在超密集的傳奇甚至英雄魔法打擊下,也驟然減速。

換成人類半神,必然退卻,但這些周身黑霧繚繞、黑油包裹的邪異半神,每一秒硬抗數以百計的傳奇魔法攻擊,依舊能不斷前進。

受到半神古魔的鼓舞,所有的古魔嗷嗷亂叫,士氣大振。

反觀魔法聯盟一方的各族兵將,皺起眉頭。

半神大隊的衝擊,前所未有。

傳奇和英雄級彆的法術雖然強,但根本無力重創半神古魔。

“主神近衛團,出擊!”

一支萬人主神近衛團低吼一聲,齊齊投出金光閃耀的長矛,宛如金色暴雨,洶湧而下,落在半神古魔隊伍中。

光芒與塵埃散儘,傷勢輕重不一的半神古魔們繼續前行。

兩頭多毛古魔全身的毛髮驟然膨脹變長,化作上千道髮辮,落在其餘半神古魔身上,隨後,重傷的半神古魔瞬間恢複轉化為輕傷,而輕傷的古魔傷勢稍稍加重。

接著,一頭多鼻魔象突然探出七十七條大鼻子,洶湧的漆黑魔水噴出,灑遍半神古魔。

半神古魔的傷勢,一秒痊癒。

“主神近衛團,輪流攻擊!”

整整二十萬的主神近衛團,以萬人為單位,開始輪流轟擊。

半神古魔如同深陷泥沼,好似烏龜一樣蹣跚前行。

但是,他們依舊在前行。

眾神紛紛歎息。

“這種半神古魔,能比得上我的十個半神信民。”

“起碼能頂三十個。”

“他們這一千古魔大軍,差不多能頂一個半神近衛團。”

“幸虧魔法師們手段多,不然哪怕傳奇近衛團連續轟擊,也擋不住他們。”

“我們之前還是小看了半神級彆的古魔。”

“多虧有蘇神替我們先迎戰古魔,不然我們很可能在一開始吃個大虧。”

“不過,魔法師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任由他們靠近?遠距離打擊不更安全嗎?”

眾神望向蘇業,蘇業淡然觀戰,一言不發。

深紅教宗無奈搖頭道:“這幫魔法師,膽子真大,不愧是蘇業的人。”

眾神疑惑不解。

眼看半神古魔就要衝到一公裡處,久違的嗡嗡聲響起。

一道道血色光柱從水晶塔眼中噴發。

眾神本以為,一切都會和之前一樣,塔眼射線所過之處,萬物蒸發。

隨後,眾神目瞪口呆地看著前所未有的一幕。

滋滋滋……

數以萬計的塔眼射線落在半神古魔身上,竟然隻是不斷衝擊他們後退,隻是不斷灼傷他們的身體,根本冇能形成一擊必殺。

但是塔眼射線終究太強,十秒之後,部分半神古魔體表融化。

一分鐘後,第一批防禦力最弱的半神古魔戰死。

三分鐘後,除了巨肚古魔和中間的無心古魔,所有半神古魔戰死。

最後剩下的這五個半神古魔,轉身就跑,毫不留戀。

但是,傳奇大師們突然出手,一道道囚禁魔法擋住四個重傷的半神古魔,二十萬半神近衛團齊齊出手。

轟轟轟……

金色長矛、金色骨劍、金色巨爪、金色龍息……

二十重力量合而為一,宛如天降金色瀑布,轟碎最後的五個半神古魔。

未等半神古魔研究過來,一道道形色各異的魔法陣落在半神古魔陣亡之處,瞬間傳送走所有的半神古魔屍骸。

一滴血一根毛都冇剩。

眾神恍然大悟,哭笑不得。

怪不得魔法師要把這些古魔引到近處,原來是為了方便取走遺骸。

這些古魔死在遠方,活著的半神古魔必然會出手阻止。

看到蘇業勝利,眾神鬆了口氣,這至少說明,聯盟現在還是有力量對抗大規模半神古魔。隻是……

眾神望向那些主神近衛團,大多數傳奇或英雄虛脫在地,當場呼呼大睡。

大部分水晶塔眼縮回塔內,戰場上的傳奇法術大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