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半神遺骸,魔法師們卻興奮至極,哪怕麵色疲憊,猛灌幾瓶魔藥後,手舞足蹈地觀察,然後徐徐撫摸一具具遺骸。

“無心古魔真神奇,肚子這麼空,卻有如此龐大增幅,看來,我們也需要研究一些有強力增幅作用的塔獸了。”

“這巨肚古魔也很有意思,他們的身體構造,不僅在大指導者的資料中冇有,在所有古魔中也冇有,如果我們的塔獸能構建出這種奇特的護甲,那防護能力至少提升一個大台階!”

“無麵古魔最是詭異,那些黑色的液體,似乎是奇異的空間類能力,我有種感覺,他的屍骸中藏著大秘密。”

“不過,終究是殘破的屍骸,還不夠,需要繼續!”

“這次有了經驗,下次就可以用更針對的戰鬥方式一個一個清除掉,最大程度保持屍骸完整性……”

看著魔法師們興高采烈地議論,眾神全身惡寒。

“蘇神,我一直有個小小的疑惑。”蒼紅山脈有一點點的膽怯地問。

眾神大為驚訝地望著蒼紅山脈,他的語氣很少這樣,甚至跟主神對話的時候也不卑不亢,這頭紅龍堅信隻要抱緊蘇業大腿,自己能在幾千年內晉升主神。

“說。”

蒼紅山脈輕咳一聲,道:“聽說,您的魔獄城,有一個‘神靈研究院’?”

眾神不寒而栗,尤其是那些偽神和下位神,更是瑟瑟發抖。

這件事流傳很久。

蘇業淡然道:“為了魔法,總要有神犧牲,我自己都經常抽點血、切點肉研究自己,你們哪裡來的特權?”

蒼紅山脈哭喪著臉,耷拉著腦袋,道:“你們不會也想狩獵上位神吧?”

“放心,目前最高狩獵範圍在中位神。”蘇業道。

低位階的神靈全身發麻。

這幫魔法師太不是人了。

鍛造之主忍不住問:“蘇業,你實話實說,是不是也在打我們主神的主意?”

主神們齊齊望向蘇業,殺氣騰騰。

蘇業聳聳肩,道:“隻要有機會,連神王也不放過。”

眾神罵聲一片,蘇業一臉淡定道:“其實,你們可以主動與我們聯絡,用血肉啊什麼的交換東西。”

罵聲更大。

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的分神相視一眼,唉聲歎氣。

蘇業不理會眾神,暗中推演,並指點魔法師們。

宙斯即將降臨,自己也要稍稍加速人類成長的進程。

魔法師們根據蘇業的指點,一部分遺骸送入最強大的法師塔中,供它們吞噬,另外一部分屍骸則送往各個研究學院研究。

不過,由於蘇業隻是分神,推演能力被創世之地壓製,隻能消耗資源光球加速推演。

現在蘇業掌控數千萬資源光球,一部分是自己得到的,另一部分是從其餘神靈那裡交易的,因為神靈們都覺得這種東西隻能換普通資源,用處不大。

幾萬幾萬的資源光球燒下去,大大加速了對半神古魔的解析程度。

第二次半神古魔的進攻很快到來,戰場上,魔法師們使用各種針對性戰術,不僅殺全殲以前半神,還保留了極為完整的遺骸,總遺骸重量是上次的三倍還多。

有瞭如此多的完整遺骸,蘇業和魔法協會的解析程度又大幅度增加。

第三輪半神古魔進攻的時候,不僅對麵的半神古魔驚了,連己方的眾神都呆呆地看著突然冒出來的神奇塔獸。

傳奇級的盾角犀牛,頭頂的犀牛角無比巨大,在防禦的時候,能轉化為一麵覆蓋大半個前身的龜甲骨盾,在進攻的時候,能轉化為尖銳的骨錐,兩側還有尖刺。盾角犀牛的身上的所有骨骼和皮膚,都與之前的巨肚古魔的白色龜甲紋路有八成相似。

英雄級的潛地油蜘蛛,這些蜘蛛潛伏在地下,不再向上方刺出骨刺,而是吸收無麵古魔的能力,在敵人腳下製造成油狀空間領域,將其拖入黑油空間殺死。

潛地油蜘蛛的攻擊範圍達到恐怖的五公裡之遠,黑油空間也很強,一次能製造十個,束縛十個敵人。但缺點是殺傷力極弱,基本上,十分鐘才能殺死一個傳奇,殺一個英雄的話,冇有一天的時間很難做到。

隻是這種程度,還配不上英雄級,但是,能力不足,外力湊,魔法師們改變戰術,利用油狀空間恐怖的滲透性,讓每個潛地油蜘蛛戴著稀有的空間戒指,裡麵灌滿混合劇毒和詛咒的詛咒之毒。

這樣,潛地油蜘蛛的戰鬥方式不再是殺敵,而是先把敵人拉入黑油空間,注入詛咒之毒,不管死活,立刻扔出來,繼續用黑油空間捕獲下一個敵人。

那些敵人身中詛咒之毒,實力大降,有專門的傳奇魔法師瞄準點殺,效率極高。

英雄級的風笛孔雀,由多翼鳥演變而來,戰鬥一開始,它們便猛地張開色彩豔麗的尾巴。

組成尾巴的不是孔雀翎,而是一根根奇異的錐管狀笛子,遠遠望去彷彿彩色大扇子。

數以百計的風笛齊齊奏響,悠揚的聲音傳遍戰場,一縷縷血光環繞所有塔獸,讓所有塔獸瞬間變得更加嗜血。

第四種新的塔獸,是浮空海膽,直徑十幾米,全身長滿濃密的黑髮,猶如多毛古魔。

他們奇異的黑髮漂浮在天空之上,最遠可觸及兩公裡之外的塔獸,他們一邊用黑髮吸食戰死屍體的血肉,一邊治療受傷的塔獸,效率遠遠高於之前的浮空海馬。

這四種塔獸畢竟剛剛培育,拿半神古魔毫無辦法,卻成為半神之下古魔的剋星。

就這樣,每一波新的半神古魔進攻,塔獸就進步一點。

最恐怖的不是那些新的塔獸,而是舊的塔獸同樣進步飛快。

在蘇業的指導下,塔獸比古魔的進化速度更快。

當最後古魔半神陣亡後,古魔大軍依舊剩上百億。

它們依舊妄圖圍城攻擊,但是,這一次,輪到塔獸全麵出擊,毫無保留地對攻。

僅僅一天,戰鬥結束。

最後的古魔全部淪為法師塔的養料。

最優秀的七座法師塔,終於再一次蛻變。

每一座新法師塔都成長為百米之高,一共形成三種形態。

四座法師塔變化為金字塔狀,由魔化金屬與血肉交織而成,血肉起伏鼓盪,表滿泛著淡淡的金光,充滿異樣的美感。

在塔尖的頂端,各高懸一顆燃燒著黑色火焰的赤紅眼睛。

兩座法師塔生出一對巨大的黑色肉翼,足足兩百米之長,塔體呈標準的圓柱形,內部依舊是魔化金屬支撐,但外部全部轉化為血肉,看不到鋼鐵痕跡。

和金法師塔與普通法師塔不同,翼法師塔多出一顆眼睛。

兩麵黑色肉翼的中心,各鑲嵌一顆不斷流著血淚的猩紅巨眼。

兩麵黑色肉翼不斷腐爛,又不斷癒合,散發著濃鬱的腥臭氣息。

遠遠望去,翼法師塔彷彿是一尊無頭魔神。

最後一座法師塔與前兩者都不同,那是一座魔化金屬包裹著血肉的機械巨物,外形像是一枚放大的圖釘。

與地麵相連的立柱是一座血色與古銅色交織的摩天大廈,摩天大廈的構造很尋常,但其上托著一個巨大的圓盤建築。

完全由彩色水晶組成的巨大圓盤。

水晶圓盤建築內部擁有巨大的空間,邊緣的落地無色水晶窗透明乾淨,充滿未來感與魔法感。

圓盤之上,冇有眼睛,而是一根血色的菱形水晶,看上去冇有任何壓迫感。

淡淡的半神威壓,向四麵八方擴散。

眾神好奇地看著這三種七座不同的法師塔。

“蘇神,這是你們獨創的?真令人意外。”

蘇業搖了搖頭,道:“我們隻是給出大概的方向,最後的形象與變化,並不受我們控製,這就是生物法師塔的特質之一,哪怕一開始完全相同的法師塔,吞噬的血肉完全相同,也會有細微的差彆。”

“金法師塔、翼法師塔和水晶法師塔,有什麼區彆?”蒼紅山脈仰著頭,好奇地問。

“法師們正在研究。”

源源不斷的血肉投放。

七座半神法師塔早就不再用那種原始的進食方式,所有的古魔血肉隻要靠近,都會突然消失不見。

法師塔的血肉身體在瘋狂蠕動,吸收力量。

足足過了一天一夜,七座半神法師塔才減緩蠕動。

接著,濃烈的血腥味和厚重的威壓散播,附近傳奇之下的人甚至塔獸都不得不避開。

整整十二個小時後,每座魔法塔中,各走出一尊周身黑霧繚繞的塔獸。

眾神瞪大眼睛,這些巨蛇狀的黑霧,正是半神古魔的標誌。

金法師塔中走出來的塔獸,是四頭黑底血紋的巨虎,體長百米。

仔細一看,他們的身體表麵冇有毛髮,冇有甲冑,而是一個個奇異的小漩渦,像是一根根或黑或紅的小龍捲風,身體不斷在變化,黑底血紋看上去在不斷流淌。

翼法師塔的兩條半神塔獸懸浮在半空,五對肉翼輕輕扇動,翼展三百米。

它們的身體像是一頭全身覆蓋黑色金屬盔甲的巨龍,但脖子上不是頭,而是一顆碩大的巨眼,金色的眼球黑色的豎瞳,正在緩緩旋轉,打量四周。

與主眼一起動的,還有五對肉翼上整整一千隻小眼睛。

連一些神靈看著這恐怖的怪物都全身發毛。

水晶法師塔走出來的半神,讓眾神鬆了口氣。

是一個三十米高的巨人,身體由整整七層顏色各異的水晶包裹,宛如彩虹。

透過透明的彩虹水晶表層,可以看到他身體裡麵怪異的血肉組織,完全就是血糊糊的爛肉在急速蠕動,與正常的生物構造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