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人的臉上是人類的輪廓,但也隻是輪廓而已,他不具備眼睛耳朵鼻子嘴,或者說,他全身每一個地方都可以是。

蘇業道:“分彆叫他們颶風魔虎、千眼魔龍和虹晶巨人吧。試試他們的戰鬥力。”

隨後,在這七尊半神的帶領下,一支萬塔魔法聯軍出發,開始收複覈心地區被攻破的城市,儘快恢複生產。

那些之前被攻占的核心地區城市,各自盤踞著大量古魔。

魔法大陸的魔潮被蘇業壓製在覈心區域,外部區域隻遭遇了冇有半神的普通魔潮,全部被擊潰,已經進入最後的打掃階段。

可其他九十九座大陸的半神古魔肆虐各處。

幸好有蘇業的法師塔、魔法炮、技術和資訊的支援,再加上各聯盟齊心協力防守,至今僅僅因為意外被摧毀三座城市,其餘安然無恙。

不過,其他神靈應對的很苦,畢竟半神古魔太強大了,冇有足夠的法師塔加主神近衛團,根本無法取勝。

他們都在默默等待,等待蘇業全力增援的那一天。

現在,他們看著七頭奇異的半神古魔,眼中閃光。

但是,許多主神分手皺著眉頭。

鍛造之主皺眉道:“蘇神,你應該能覺察,這三個半神的氣息,有點弱,隻是普通半神,不像是巔峰半神,單對單,甚至還不是第一次魔潮的半神首領的對手。”

蒼紅山脈接茬道:“我也感覺不對!這七個半神,甚至比不上咱們之前遇到的多首魔龍。七個聯手都不一定。”

橡樹之神詫異道:“不能吧?這七個半神這麼弱嗎?”

眾神望著蘇業。

蘇業笑了笑,道:“再看看。”

眾神皺著眉頭,靜靜等待。

很快,那支萬塔魔軍來到最近的城市廢墟,那是生育之神伊西絲的核心城市,但現在,已經徹底轉化為古魔城市,一座千米高的巨型血肉塔巢屹立在城市中心。

整整一千頭半神古魔盤踞其中。

萬塔魔軍在古魔城市外安營紮寨後,發起進攻。

雙方都冇有出動高階戰力。

第三天,雙方纔陸續出動傳奇與英雄。

第五天,魔法聯盟的七尊半神塔獸按耐不住,衝了出去。

一開始他們無比順利,哪怕麵對成群結隊的傳奇或英雄古魔,也能大殺特殺。

颶風魔虎的速度快得可怕,周身的小龍捲風不僅能排開攻擊,還能吸收力量,它們戰鬥起來宛如黑影在亂竄,傳奇之下的人根本看不清。

兩頭千眼魔龍很懶,什麼也不做,就直直往前走,所有魔物隻要靠近,必然會被某隻眼睛盯上,而後,被直接控製!

兩頭千眼魔龍剛上戰場,就控製了整整兩千頭英雄古魔為他們而戰。

這個能力連眾神都為之驚歎。

不過,千眼魔龍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吃掉一頭英雄古魔來補充體內魔力。

水晶巨人則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他外形像人,戰鬥起來也像人。

他可以把周身的氣色虹彩水晶轉化為各種各樣的形態,既可以形成獸爪利齒飛翼等生物形態,也能轉化為大劍巨斧等兵器形態。

這就讓他整個人宛如一截彩虹在古魔群中跳躍廝殺,不斷展現華麗的戰鬥方式,彷彿是一個優秀的角鬥士演員。

尤其在使用兵器戰鬥的時候,戰鬥技巧堪比半神戰士,華麗至極。

僅僅幾個小時後,古魔城中跑出七頭半神古魔,與七尊半神塔獸捉對廝殺。

一開始還看不出來,十幾分鐘後,七尊半神塔獸節節敗退,最後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不得不撤退。

城內的古魔發出各種嘲笑的亂叫,隨後七尊勝利的古魔屠戮了一些塔獸,便興奮地返回城市。

魔法聯盟士氣大跌,眾神的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隻有蘇業一臉淡定。

“蘇神,這七座半神法師塔,選擇了錯誤的進化方向吧?”暴怒君王小心翼翼問。

“你為什麼要用現在的狀態,判斷未來的結果?”蘇業詫異地問。

“可……他們現在就是失敗了啊。”暴怒君王愕然。

“他們今天失敗,明天失敗,後天失敗,連續失敗100天,那麼,你能說第101天必然失敗嗎?”蘇業問。

暴怒君王強忍心中的暴躁,道:“但連續失敗了100天,第101天失敗的可能性確實更大啊。”

蘇業微笑道:“一個普通人拋硬幣玩,連拋100個背麵,第101的時候,你本能、第一反應覺得正麵的可能性大,還是背麵的可能性大?”

“當然是正麵……”暴怒君王說到最後突然語氣虛弱。

眾神也蒙了。

“怪了,為什麼兩件事情如此相似,我們的看法卻截然不同?”

“不不不,相差很大。塔獸是在不斷成長的,而且成長比古魔快,那麼每增加一天,我們的勝率就會提高一些,可我們還是本能覺得,101天會輸。可拋硬幣過程中,硬幣完全不變,人的變化也很小,按照我們判斷塔獸勝負的方式,實際上,第101次也是背麵居多,可為什麼我們本能覺得正麵可能性更大?這很怪啊。”

埃及智慧之神透特低吟道:“這可以說是勝負悖論嗎?當我們遭受挫折的時候,我們往往會相信繼續遭受挫折;而根據一些現象,我們可以發現,當我們不斷勝利的時候,我們會相信之後繼續勝利。但當我們不被勝負心影響且站在中立的角度判斷的時候,我們的選擇似乎更清醒一些。”

眾神討論得熱火朝天。

蒼紅山脈小聲嘀咕:“單說拋硬幣這件事,既然硬幣隻有兩麵,我感覺第101次背麵和正麵的可能性一樣,第101次和前麵100次冇一點關係。”

蘇業微笑地向蒼紅山脈點了一下頭。

最後,暴怒君王問:“蘇神,我們討論半天,雖然各有道理,但冇有結果,您到底要說什麼?”

“我是說,塔獸如此複雜,法師塔如此複雜,法師塔如此複雜,社會如此複雜,生命如此複雜,你為什麼僅僅通過今天十幾分鐘的戰鬥,就能判斷出未來最終的勝負?為什麼僅僅因為今天失敗了,你就被影響了情緒,做出了錯誤的判斷,而今天的失敗,我們放到三年乃至十年後回頭看,重要嗎?”

暴怒君王不斷眨眼。

蘇業繼續道:“如果一件事,無論你現在看多麼重要,如果在三年後、十年後看不重要,那麼,現在就不重要。反之,如果一件事現在看起來並不重要,但三年後、十年後很重要,那麼,現在一定很重要。半神塔獸今天的勝負,從未來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吸取失敗的經驗教訓,轉化為半神塔獸的能力,轉化為我們自己的實力。”

“既然半神塔獸今天的勝負不重要,我們怎麼能說這是錯誤的進化方向呢?很顯然不能。如果半神法師塔不能從今天的失敗中找到原因,接下來的半神塔獸冇有絲毫成長,這才能證明,半神法師塔選擇了錯誤的進化方向。”

“今天,隻能判斷過去很久之前的對錯,而衡量今天的尺子,藏在未來,但未來,由今天決定。我們要學會一邊拿未來的尺子衡量,一邊努力地走向未來。”

“您說的是。”暴怒君王用力點頭,一臉迷糊。

蒼紅山脈繼續小聲嘀咕:“這應該就是用眼睛看現實和用智慧看真實的區彆……”

“我們接下來怎麼做?”橡樹之神問。

“種下種子,努力澆水施肥,然後等待開花結果。”蘇業道。

眾神靜靜等待。

一天,兩天,三天……

七尊半神塔獸不斷挑戰半神古魔,每戰必敗,極大影響魔法聯軍的士氣,甚至影響眾神的情緒。

幸好魔法師們似乎不怎麼受影響,反而興高采烈研究,而塔獸們也幾乎不被影響。

慢慢地,越來越多的法師塔晉升半神法師塔,而形態始終隻有三種。

很快,變成二十四頭半神塔獸挑戰半神古魔,天天被暴打。

最後眾神被打得冇脾氣了,也懶得看,都各自關心自己領地的魔潮。

直到第四十七天,一些主神看出端倪。

阿瑞斯皺眉道:“蘇神,半神塔獸是不是在隱藏實力?你們仔細回憶,前二十多天,半神塔獸是有明顯的進步,但每次都被打得很慘,完全冇有還手之力。但是,從三十多天開始,半神塔獸的戰鬥便有來有回,尤其這幾天,我的戰鬥本能覺得,有時候,半神塔獸能戰勝半神古魔,但最後卻選擇放棄。”

“還有這種事?”眾神大驚,急忙觀看戰鬥。

仔細一看,無比驚訝,不到兩個月,半神塔獸的實力竟然成長到這種地步,但是,看樣子還是打不過半神古魔。

“單看現在的戰鬥,好像看不出來。”暴怒君王道。

“所以要把這些天所有戰鬥連起來看。”阿瑞斯冷冷掃視暴怒君王。

暴怒君王嚇得趕緊閉嘴,心裡嘀咕你就是個俘虜,又什麼好狂的!

蘇業微笑道:“不愧是戰神。在幾天前,這些半神塔獸就已經超越普通半古魔,甚至可以以重傷為代價,殺死他們。但,就如同我前幾天所說,現在的勝負不重要,重要的是,半神塔獸如何快速成長。在未來一個月,半神塔獸依然維持均勢,直到成長減緩,並且保證不會被巔峰半神古魔輕鬆殺死,他們纔會全麵出手,逼巔峰半神古魔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