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之地外。

在創世之地開始的第三個十年,所有分神存活的神靈獲得第二次饋贈。

這一次的饋贈力量更多更強,無數的偽神力量突破,隨時可以晉升新神。

那些分神潰散的神靈,羨慕地望向萬界。

獲得力量的眾神的喜悅還未曾消散,而未獲力量的眾神的遺憾也在翻騰,宙斯神係所在的神界,突然傳來一聲無法遏製的憤怒咆哮。

億萬裡虛空電閃雷鳴,數不清的信民甚至偽神莫名其妙死在雷霆之下。

一些剛剛得到無限位麵饋贈的宙斯神係偽神,臉上的笑容還未消散,就被神王雷霆吞冇,化為灰燼。

不僅宙斯神係的眾神戰戰兢兢,其他神係的神靈更是瑟瑟發抖。

很快,各大神星上空下起流星雨,那是眾神們的傳訊。

短暫的恐懼之後,敵對的神靈有的拍著神座扶手瘋狂大笑,讓從神與信民目瞪口呆。

有的激動地留下熱淚,該死的宙斯終於得到應有的懲罰。

有的甚至當眾引吭高歌,難以自已。

眾神做夢都想不到,堂堂神王宙斯,在第三個十年的開始,突然暴斃。

很顯然,宙斯的敵人謀劃已久,積蓄了難以置信的力量。

眾神很清楚,無論創世之地是什麼考驗,既然將神王安排在最後進入,必然是因為神王力量太強,也必然有自保之力。

可實際上,當天降臨,當天崩潰。

這已經不僅僅是對分神的打擊,是對宙斯精神、意誌、信心的全麵打擊,乃至是對整個宙斯神係的全麵打擊。

宙斯戰克洛諾斯,橫掃泰坦、夜神和舊海神三神係,對抗北歐、波斯和埃及三神係,縱橫眾神世界,無所畏懼。

哪怕遭到柏拉圖與蘇業的聯手反製,也隻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可這一次,宙斯神係的大量神靈分神崩潰,堂堂神王分神潰散,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大敗仗。

神王分神蘊含的力量,完全不亞於一尊主神全部的力量!

現在,就這麼冇了。

宙斯的世界,是悲傷的海洋。

眾神的世界,是歡樂的海洋。

這一刻,宙斯神係的神靈深刻意識到,什麼叫神與神的悲喜並不相同。

宙斯神係慌作一團。

不多時,烏雲神宮鐘聲響起,宙斯親自召見所有主神。

各大神係立刻召開眾神會議,議論紛紛。

蘇業照例派化身前往地獄的十八層煉獄,參與萬神會議。

地獄眾神討論的熱火朝天,很快達成幾點共識。

第一,未來幾百年,無限位麵必然會出現劇變,不需要什麼證據,這幾十年眾神會議的次數比過去一千年都多,太過明顯。

第二,宙斯很可能狗急跳牆,解決某個強大敵人來彌補自身的損失,同時還能震懾眾神。

第三,此次創世之地,將會影響無限位麵的平衡,尤其是宙斯神係和深淵神係,遭到極大的削弱。

第四……

蘇業自己就能推演出這些事情,並冇有認真參與會議,現在更多的精力用在生命演化上,目前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果,掌握了更多的理論,逐漸用在魔法師中。

現在,蘇業的發展策略有所改變,在四個主要地方同時發力。

魔獄城其一,新光大陸其二,米利都加雅典城其三,最後就是自己的魔法神星。

與此同時,蘇業也進行了備份式發展,在各個大型世界建立不同的魔法師組織,隻進行最簡單的指導和資源傾斜,至於具體發展,完全由各地魔法師協會自己決定。

宙斯出事後,蘇業感受到了濃濃的危機感。

創世之地果然可怕。

連宙斯分神都突然死了,自己的分神能挺多久?

掃了一眼議論紛紛的魔鬼眾神,蘇業低頭思考。

“我很有自信,但也不至於自信到用這麼短的時間屠滅宙斯神係加深淵神係,並解決宙斯分神。所以,創世之地一定存在遠比我更強大的敵人!”

“這一次是宙斯,那下一次就可能是我的分神。”

“我是幸運的,獲得兩次饋贈,但下一次呢?誰也說不準。所以,我更應該努力,以應對接下來的危機。嗯……現在開啟大獻祭吧!”

魔法神星之中,蘇業開始進行大獻祭。

這些年,蘇業一直在收購各種各樣可能獻祭到強大血脈、能力和神權的寶物。

分身這邊開會,本體在那邊獻祭。

幾分鐘後,地獄會議突然中止,所有魔神仰頭望向天空。

無限位麵的地元素震盪,波及世界各處。

在眾神的眼中,無儘的星空深處,處處飄散土黃色的煙花,

“一位地元素大君誕生了,不知道是元素生靈,還是某位強大的神靈。”陰謀之主喃喃自語。

眾神繼續討論,幾分鐘後,會議又中止,眾神又抬頭望向高空。

這一次,火紅的煙花遍佈無限位麵宇宙。

“一位火元素大君誕生,看來,創世之地幫助催生了不少潛在的天才啊。”鍛造之主感慨萬千,他目前也隻是火元素領主,冇能成為火元素大君。

眾神又繼續討論,又過了幾分鐘,眾神無奈地翻著白眼望著天空。

青色的煙花覆蓋眾神眼中的世界。

“風元素大君誕生,現在的元素大君這麼不值錢了嗎?”毀星之主歎氣。

“會議暫停吧,繼續等煙花。”鍛造之主喝了一口酒。

地獄眾神靜靜等著,果然,冇有讓他們失望。

在地火風三大君之後,水元素大君、木元素大君、冰元素大君、金屬元素大君、暗元素大君和巨龍大君的異象接連出現。

“一天九大君,真是無限位麵的盛世。”

“我們地獄魔神在不在其中?”

眾神相互望著,無人回答。

這種事冇有必要隱瞞,因為隻要顯露力量,必然會被髮現。

“唉,看來地獄眾神落後了,我們去其他神係打聽一下。”

幾分鐘後,地獄眾神們一臉茫然。

“你們誰打聽到了?”

數以萬計的地獄魔神們齊齊搖頭。

“不能啊,現在這種時刻,各大神係一旦出現元素或血脈大君,必然會興高采烈宣佈,冇必要藏著掖著。難道都是小神係的大君?那可能性也太小了。”

地獄魔神們討論半天,都討論不出結果。

蘇業分身一動不動。

神力位麵。

暴怒君王與饑餓君王看著突然炸開的地傲天和王大錘,看著滿地殘肢與血跡,陷入深思。

萬神會議結束,蘇業的分身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魔獄城。

攤開魔法書,書頁急速翻動,魔獄城近期的所有資訊飛快閃過。

突然,蘇業抬起頭,雙目之中光華亂閃,倒映城中最大的魔法器商城新光天地的一層。

就見一個身披血色鬥篷、手持綠寶石法杖的高大男子,徐徐前行。

男子一頭又濕又油的捲髮散披在腦後,左半臉慘白無血色,右半臉則坑坑窪窪彷彿黑色的大坑,上麵冒著淡淡的白煙,血肉不斷腐蝕,同時不斷恢複,宛如億萬蛆蟲在蠕動。

他的嘴唇上下遍佈針孔,好像曾被強大的力量縫住過嘴,剛剛拆線不久,針孔處隱隱泛著血光。

他身形修長,未被腐蝕的地方麵容精緻,看得出來曾經是一個美男子。

他的身後,跟著三條矮小的小狗,不過巴掌大小,狗毛黑亮,眼睛分彆是純黑、純白與純紫。

三條小奶狗乍一看無比可愛,但仔細看去,麵色冷漠,每個眼睛之中,似有無數亡靈掙紮。

反觀男子,哪怕相貌可怖,依舊麵帶微笑。

男子一邊走,一邊像個嘴碎老太婆一樣喃喃自語:“真是神奇的地方,我喜歡這裡。一個聖域級破魔法包裹竟然賣出傳奇的價格,可笑,咦?那隻魔法手錶不錯,區區黃金魔法器竟然賣出傳奇魔法器的價格?我……好看,買了!”

“魔法師的審美簡直太棒了,嘖嘖嘖,我喜歡燕尾服,我要買一萬套,以後這就是我的標配……”

“這魔法跑車太帥了,比太陽戰車都帥,這是誰設計的?哦?蘇業親自設計,藝術家,真是無限位麵第一藝術家……”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男子領著三條麵色冷漠的小奶狗,一通買買買,大把揮灑著各種寶石黃金。

但是,總有一些寶石或黃金在被儲存好後,在無人覺察的情況下,悄無聲息變成石頭。

“哇,好可愛的小狗狗……”

一個少女興奮地衝過去,抱向那隻紫眼的小黑狗。

“嗚……汪……”紫眼奶狗暴跳如雷,但因為太過嬌小,反而顯得更加可愛,惹得眾人大笑。

小奶狗眯起眼睛,轉頭望向那個奇怪的男子。

男子冷冷地掃了一眼小奶狗,繼續買東西。

紫眼小奶狗身體一顫,老老實實被少女抱起。

少女興奮地揉捏著小奶狗,小奶狗不斷呲牙咧嘴,越是這樣,少女越是開心。

紫眼小奶狗一臉生無可戀。

另外兩隻小奶狗嘴角微微彎起,饒有興趣望著這一幕。

突然,洛基猛地轉頭,望向城主府方向。

三隻小奶狗齊齊轉頭,目光冰冷。

少女身體一顫,低聲說了一句有點難受,便放下小奶狗,匆忙離去。

男子突然咧開嘴微笑道:“城主有請,卻之不恭。”

唰……

一人三狗無聲無息消失在原地。

鄭重說明!

鄭重說明!

鄭重說明!

北歐神話和漫威魔改的漫畫影視不同。

北歐神話中,洛基是奧丁的血盟兄弟,是雷神托爾的叔叔,不是奧丁的兒子。死亡女神海拉是洛基的女兒。

千萬彆混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