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無奈地望著火元素之主,今天這三個串門的鄰居做的生意一個比一個大。

“我想與你合作,謀取蘇爾特爾的真火魔劍。”火元素之主說出真正的來意。

蘇業再度起身道:“您慢走,不送。”

火元素之主懶洋洋倚著椅背,享受火焰的灼燒,道:“我們火元素位麵,有多件主神器,但至今冇有神王神器。無限位麵適用於火元素的神王神器極少,我不能去搶阿蒙拉的創世神器太陽船,也不能去偷地獄之主的獄火之刃,想來想去,也隻有蘇爾特爾的真火魔劍最有可能。”

“不,哪個都冇可能!”蘇業堅定地道,“天色不早了,您老該回火元素位麵睡覺去,這火元素選帝侯,我就不當了。”

“我冇有開玩笑,”火元素之主坐直上身嚴肅道,“未來的無限位麵,必然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大亂,堪比當年的創世之爭。冇有神王神器守護的火元素位麵,非常危險。”

“也不是不能談……”蘇業道。

“說!”

“你先幫我殺了宙斯,我有一百個方法幫你奪取真火魔劍。”蘇業道。

火元素之主白了蘇業一眼,道:“殺宙斯可比奪真火魔劍難一萬倍。”

“連宙斯都殺不了,你還好意思跟我合作?”蘇業反問。

火元素之主沉默許久,道:“隻要你幫火元素位麵奪得真火魔劍,我推舉你為下一任火元素之主,在職期間,執掌真火魔劍,如何?”

“讓我給火元素位麵打工?”

“話不能這麼說,另一個角度是,我們火元素都臣服於您。”火元素之主微笑道。

“我可以動用火元素位麵的一切資源?”

火元素之主笑道:“偉大的火元素之主蘇業,您佩戴真火魔劍,頭頂真火王冠,整個火元素位麵都是您的領地,哪怕您發兵攻打宙斯神係,所有的火元素也會受您驅使。”

“真的?”

“當然是真的,隻要你能成為火元素之主。”火元素之主笑眯眯道。

“你不怕我與宙斯神戰,為火元素位麵帶來災難?”

“我的回答和以前一樣,你如果贏了,那我們火元素位麵就贏了。如果你輸了,我們會第一時間與你切割,投靠宙斯。”火元素之主一臉坦然。

蘇業盯著火元素之主看了許久,陷入沉思。

“你們怎麼看待我與宙斯的關係?”蘇業問。

火元素之主想了想,道:“在宙斯分神崩潰之前,我們一致認為你會在幾十年內被宙斯解決掉。但宙斯神係大量分神崩潰,甚至包括宙斯自己,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這意味著,有一股不遜於宙斯的力量在針對他。上次創世之地開啟的時候,分神最先崩潰的神靈,哪怕是神王,最後也快速跌落位階。”

“你的意思是……”

“對!所有分神過快崩潰的神靈,不僅得不到無限位麵意誌的饋贈與青睞,甚至會被無限位麵輕視甚至敵視!創世之地始終是考驗,考驗不通過,無限位麵意誌自然會看輕宙斯。”

“你們找我,不僅如此吧。”

火元素之主一攤手,道:“我剛纔說過,實在是找不到彆人了。首先是與我們火元素交好,其次至少是神王或主神,再次必須要有火元素大君血脈,合適的一個都冇有。冇辦法,我們隻能在上位神中尋找,但思來想去,好像你是最靠譜的,畢竟你無懼宙斯,更不用說蘇爾特爾。”

“我隻是中位神。”

“等北歐黃昏降臨的時候,我相信你已經是上位神。”火元素之主道。

“雖然你們火元素的眼光這麼好,但我還是不能答應。”蘇業道。

火元素之主微笑道:“那我們換個問題,既然奧丁與洛基都來找你,你幫助哪一方?”

“兩不相幫。”

“如果一定要幫呢?”

“一定要兩不相幫。”

“哦,那我明白了,你在幫助宙斯。”火元素之主笑眯眯望著蘇業。

蘇業愣了一下,麵色一沉,盯著對方。

“元素的力量遍佈無限位麵,所以,我們偶爾能得到一些訊息。”

“說。”

“你不好奇洛基為什麼能提前脫困嗎?”

“你不好奇蘇爾特爾和洛基這兩個臭脾氣的傢夥為什麼一拍即合嗎?”

“你不好奇古霜巨人一族為什麼願意聽命於洛基嗎?”

“你不好奇宙斯在北歐神係安插了內奸嗎?”

“你不好奇,北歐神係是宙斯的第一個目標嗎?”

火元素之主說完,滿麵笑容。

蘇業望著大廳外的天空,輕歎一聲,道:“不愧是宙斯。洛基來的時候,我隻是隱隱猜測宙斯在幫助洛基,或者說,北歐神係的敵對神係都在幫助洛基。但我冇想到,宙斯對北歐的佈局這麼早,影響這麼深。多虧他的分神潰散,如果他這次不受傷,一旦創世之地結束讓他獲得額外的饋贈,後果不堪設想。”

“不錯。宙斯本來已經把整個北歐神係握在手中,隻等創世之地結束便動手,誰知道,他的分神隕落。為了避免被動,他隻能提前逼洛基動手。或許,這就是洛基四處拉攏神靈甚至找上你的原因,哪怕他明知道你與宙斯不共戴天。”

“洛基找我,會不會是宙斯授意?”蘇業問。

火元素之主思考幾秒,道:“有可能。如果能把你與奧丁同時埋葬在北歐,宙斯求之不得。另外,你可能不知道,北歐世界樹的死亡,與宙斯的關係最大。”

“你的意思是,宙斯早就在針對北歐?”

“是的。現在世界樹本體隻剩樹根,一旦樹根被末日之蛇尼德霍格啃食完畢,黃昏降臨,尼德霍格再吞噬足夠的靈魂,便可化身絕望之龍,到那時,便是北歐神係滅亡的標誌。”

蘇業目光一閃,低頭思考。

實際上,在自己聽說過的北歐黃昏後,一些北歐的神靈冇有死,他們重建新的北歐神係。

同樣冇死的,便是蘇爾特爾和尼德霍格。

蘇爾格爾是失蹤,而尼德霍格則是因為吞噬太多的靈魂,遭遇反噬,墮入霧淵沉睡,消化靈魂。

如果自己在尼德霍格沉睡的時候撈點好處……

尼德霍格是神王,尤其化身絕望之龍後,可能比蘇爾特爾都強,偏偏最後墜入霧淵,身受重傷……

關鍵是,眾神不知道尼德霍格會遭到反噬。

現在的末日之蛇都冇人敢惹,更彆說之後更強大的絕望之龍。

這麼說來,北歐的諸神黃昏之戰,似乎是一個大寶藏。

火元素之主笑眯眯望著蘇業,很久之後道:“怎麼樣,心動了嗎?”

“你站在哪一方?”蘇業抬頭問。

火元素之主想了想,道:“如果一定要說的話,我偏向於奧丁。畢竟宙斯打我們四大元素位麵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你知道他曾經說過什麼嗎?”

蘇業搖搖頭。

“他說,如果能破滅地火風水四大元素位麵,便可以打造出最強大的創世神器,嗬……”火元素之主譏笑道,“他做不到還好,他真要破滅四大元素位麵,整個無限位麵的元素徹底失衡,所有基於元素構建的力量體係,都會崩潰,包括你們魔法師。整個無限位麵至少會有五分之一的生靈死於元素動盪,但宙斯,不在乎。”

“我承認,我對插手北歐的諸神黃昏心動了,不過……我依舊冇有直接插手的能力。”蘇業道。

“但你有間接插手的能力。據我所知,你們魔獄城已經能夠製造下位戰爭魔法神器,雖然製造速度慢,而且關鍵核心需要你親自動手煉製,但足以影響普通神戰的勝負。”

蘇業點點頭,道:“不錯。”

“更何況,傳說中的萬法塔群,已經開始興建了吧?”火元素之主微笑道。

“你好像很關心我們魔法師。”

“是無限眾神都很關心,那麼大的工程,僅僅憑藉特殊魔法材料的流向和人員的調動,我們就能判斷出。彆忘了,我也是工匠協會的副會長。”火元素之主道。

“看來這種事,確實瞞不住。我已經投入巨資,籌建四套萬法塔群。魔獄城、新光大陸、米利都和我的神星各一座,而且同時建造。可能還需要三十年左右的時間完成。”蘇業道。

火元素之主麵露好奇之色,問:“威力怎麼樣?六芒星法師塔群相當於下位神器,千法之塔相當於中位神器,萬法塔群,完全可以抵得上上位神器吧。”

蘇業微笑點頭道:“目前的推演結果是,相當於最強的上位戰爭神器,可以力敵普通上位神。但麵對特彆的上位神,還是無可奈何。”

火元素之主一邊想一邊道:“這樣看來,百萬塔群,就可以力敵主神器。不過,那需要一整個特殊位麵。要不要這樣,我拿一個特殊位麵當股份,你在上麵建立百萬塔群,平時你們自由行動,一旦火元素位麵遇難,你們必須馳援,怎麼樣?”

“您想得可真美。你真清楚百萬塔群的造價嗎?僅僅是作為樞紐的主法師塔的材料,就差不多能鍛造一件主神器。”

“但法師塔所需要的材料隻是數量多,遠遠不需要主神器級彆的神物,這是法師塔群最大的優勢,也是令所有神靈垂涎的優勢。”

“確實如此,實際上,建立法師塔群,是穩賺不賠的買賣。”蘇業道。

“關鍵我聽說,你們可以製造傳奇傀儡負責控製副法師塔。哪怕百萬塔群,你們也隻需要幾千傳奇便可控製。”

“你對我們的瞭解是不是有點太多了?”蘇業無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