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倒是可以。”火元素之主目光微動。

蘇業微笑道:“我知道你還在猶豫,不著急,你先想想,你找其他神靈多問問,看看他們什麼態度。不過,你要想清楚,我隻是現在缺魂晶缺錢,等度過這一段時期,我不缺錢了,你們再想借給我錢,我也不借了。希望你們把握住機會,不要讓眼前的機會白白流失。”

火元素之主沉吟不語。

“這塊領地不錯,謝謝偉大的火元素之主。不過這一年我暫時不會來這裡,一年後我會建設這片領地。”

“你這一年忙什麼?”

“當然是忙著找其他神靈借錢。比如奧丁和洛基,他們兩位已經不太需要魂晶,因為魂晶轉化成擁有戰鬥力的信民,需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可雙方隨時可能打破頭的趨勢,魂晶反而冇什麼用,各種短時間增強力量的東西更適合他們。我找他們借錢,擴建魔法工廠,然後再把產出的魔法器賣給他們。”蘇業道。

“奸商!”火元素之主眯眯眼盯著蘇業。

“彆這麼說,我這也是公事公辦,魔獄城一大家子需要我養活呢。你不借我錢,我就準備為我的新魔法工廠尋找其他股東,大家一起數錢……”

“等一下!你的魔法工廠可以入股?”

“當然了,我蘇業向來秉承一個理念,錢是賺不完的,大家一起賺錢才更好。”蘇業道。

“要怎麼入股,舉個例子。”

“嗯……好,我拿數據舉例。”

“比如我要建立一座生產傳奇魔法器的工廠,一年的產值大概是兩個億金雄鷹,也就是2個信民魂晶。工廠生產個五百年不成問題,那總產值是1000魂晶。扣除亂七八糟的費用,五百年的淨利潤,大概是400魂晶左右,就算400。”

“我呢,不能獨吞好處,把這座工廠估值200魂晶,借100魂晶,占50%的股份。這樣,一開始有人投了100魂晶,年年都能拿到分紅,五百年後,閉著眼拿200魂晶,翻倍的收益率。你看,多簡單。”

“也就是說,把錢借你,千年翻倍,入股的話,五百年翻倍?”

“差不多,畢竟股東和債主還是有區彆的,你入了股,我們就是合作夥伴,你也要承擔一定的風險,比如萬界突然和平,大家都不神戰了,戰爭魔法器自然就冇用了。不過,我們會立刻改生產生活魔法器,到時候的市場,可一點不比戰爭魔法器小。”

“我還是覺得哪裡不對……”火元素之主盯著蘇業。

蘇業一攤手,道:“風險,還是風險問題。反正我不愁合作者,畢竟在眾神眼裡,我的魔獄城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另外,我的魔法工廠不止建設一座,而是要建設一百座,反正接下來大半個北歐的魔法器,都由我承包了。一百座隻是起步,我的目標是讓全無限位麵用上魔獄城的魔法器,無論是戰爭魔法師還是生活魔法器。哪怕是占50%的市場份額,那也是無法想像的財富。”

“我先投1000魂晶,不是借你,我要買工廠的股份。不過,不是十座工廠,而是十五座的50%股份!”

“不行不行,你占的太多了。”蘇業搖頭。

雙方討價還價,最終以投資1000魂晶占12座魔法工廠50%股份告終。

簽訂協議,拿了錢後,蘇業輕歎一聲。

“你歎什麼氣?”

“賺點錢太不容易了。”蘇業道。

“嗬嗬,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拿了我的錢,等於空手套白狼,自己一分錢不用出,就可以建造魔法工廠!”

“主神就可以造謠啊?人力不是我出?工廠不是我建設?地皮不是我畫?工廠所需的各種附屬設施不是我準備?建造、生產、銷售、回款等等一係列的事,不是我在忙?這叫空手套白狼?我不過是賺點血汗錢的打工人罷了!”

火元素之主被懟的啞口無言。

蘇業轉身要走。

“你乾什麼去?”

“拿著你我簽訂的協議遊說其他神靈,然後把十二連海領地抵押借錢,我那些未來的魔法工廠的股份也能抵押借錢……”蘇業說完,消失不見。

火元素之主目瞪口呆。

過了許久,火元素之主的從神低聲道:“陛下,您不應該輕信蘇業。”

火元素之主淡然看了一眼從神,道:“你以為我的魂晶真是借款?”

“那是什麼?”

“蘇業的賣命錢。”

從神們若有所悟。

“可是您好像很吃驚。”

“誰知道他不僅不要命,還不要臉!”火元素之主無奈搖頭離開。

離開火元素位麵,蘇業馬不停蹄聯絡各大神靈,誠懇拉人入股、抵押借錢。

蘇業從來不承諾短期暴利回報,動輒五百年一千年,因為在眾神眼裡,五百年和人類五年冇什麼區彆。

隻有極少數神靈把蘇業拒之門外。

蘇業完全不在乎拒絕,四處借款,至於還款,那是五百年之後的事情。

五百年時間,自己的收入不翻個幾番,可能嗎?

就算真意外,完全可以再借,拆了東牆補西牆。

眾神的事,怎麼能叫龐氏騙局呢?

這是彙聚眾神的財富,共建無限位麵美好未來。

一些聽到訊息的半神和傳奇也想加入財富共享,蘇業一口拒絕。

蘇業從來不坑凡人。

短短一年的時間,蘇業籌集到了難以置信的財富。

雖然這些財富相當於借來的,無法獻祭,但財富永遠是財富。

蘇業把一部分財富用來擴大生產,一部分投入到魔法研究之中,一部分財富用來收購魔法塔所需的稀有材料,最後一部分財富,全都轉化為魔法信民。

未來是要還成倍的錢,但蘇業最在意的是兩點。

一是時間,現在無論投資多少,百年之後的實際收益,都是十倍甚至幾十倍。錢可以再賺,但時間是買不來的,越早打基礎,未來收益越高。

二是聯絡,所有借錢給自己的神靈,無論存著什麼心思,與自己的聯絡都會越來越牢固,哪怕為了還錢,也會偏幫自己。

至於未來要還錢,蘇業相信一定能做到。

隻要有足夠的人,隻要有足夠的魔法師,隻要有足夠的規模,隻要不斷進步,隻要不斷學習努力,財富的積累就永遠不會停止。

看著魔法神星密密麻麻的魔法信民,蘇業腦海冒出一個有趣的畫麵。

“他們有的是真信我,有的是當我的賣命錢。就是不知道,五百年後,他們會不會堵魔獄城大門維權……”

接下來的日子,蘇業忙得腳不沾地。

本體還在不斷創造中位神魔法和上位神魔法,時不時跟施法者神靈或魔法大師交流,一邊虛心學習集體的智慧,一邊開拓新的法術和魔法理論。

下位化身主要開發火元素位麵的十二連海領地。

半神化身則坐鎮魔獄城。

傳奇分身遊曆無限位麵,繼續拓展對無限位麵廣度的認知。

晉升中位神後,蘇業各方麵能力穩步成長。

過去一些很普通的天賦或法術,在晉升後,獲得難以想象的蛻變。

現在,在蘇業的法師塔中,擁有數以千計的閱讀大師,每個大師掌握不同領域的知識,讓蘇業的知識總量已經遠遠超過了任何魔法師甚至任何神靈。

還有著名的無形法袍,蘇業每次疲憊時候,都刻畫一個傳奇法術無形法袍當休息,自己的魔源徽章上的無形法袍已經積累了數千層。

魔獄城的傳奇同樣繼承了魔源徽章的傳統,每一個傳奇魔法師,都會至少製作一枚魔源徽章,封印無形法袍。

魔法界魔源徽章的總數,遠超當年,高速增加。

晉升中位神後,傳奇魔法化身的力量已經微乎其微,利用祭壇,傳奇魔法化身進行了大融合,每100個轉化為一個神級魔法化身。

這就讓神級魔法化身的數量暴增到一千五。

創造完新的神級法術“群星篝火”,蘇業長長撥出一口氣,這是自己第一次創造一種全新的邪惡法術,結合了各種邪惡類法術,效果還不錯。

蘇業揉了揉發酸的太陽穴,一步邁出,離開魔法神星,出現在高空之上。

“現在,成熟了。”

蘇業的雙眼之中,浮現一片虛空,虛空之中,眾多神力位麵連在一起,組成神力位麵群。

直徑百萬公裡的超巨型極限神力位麵,就超過一百座。

這些年,蘇業為了對抗宙斯獲取足夠的資源,在神力位麵展開瘋狂垂釣,隻要不是盟友,儘數吞噬。

之前的所有神力位麵,已經成熟。

地係的巨人丘陵。

火係的火山位麵。

水係的鯨國。

風係的風之雲國。

冰係的冰之海。

木係的世界樹位麵。

金屬係的金屬之城。

雷係的烏雲堡壘。

暗係的幽靈船。

光係的巨獸神星。

以及第二座水係位麵,湛藍海洋。

整整十一顆神力位麵全部成長到極限。

蘇業右手一握,一根金色的位麵釣竿出現在手中。

前方,一個黑色漩渦驟然出現。

蘇業猛地一甩魚竿,魚鉤落入黑色漩渦中。

刹那後,蘇業猛地一提魚竿,向外一甩。

一個拳頭大的土黃色光球飛出漩渦,攜帶山崩雷鳴般的巨響,飛向高處,並急速擴張。

轟隆隆……

不過眨眼間,土黃色光球膨脹為直徑百萬公裡的巨大球狀星辰。

濃烈的地元素凝聚成幾十萬裡長的沙柱,宛如一條條東方巨龍,包圍整顆星辰,厚重偉岸的氣息激盪八方。

魔法神星上的魔法師信民們抬頭望天,看著那碩大無朋的土黃色月亮,被澎湃的地元素氣息壓得喘不過氣來。

如神在天,如嶽在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