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光沙漏的光芒壓下陽光。

戰場的時間,再度加速。

一頭又一頭偽神巨龍晉升下位神。

百手泰坦哭喪著臉,老眼袋能塞住鼻孔,下巴的老皮幾乎垂落到肚子上。

他試了試,彆說泰坦拜神,連千山萬海也已經無力使用。

他知道,時光並非永恒,自己流失的力量很快會回返。

但,前提是活著。

如果死了呢?

“蘇神,您剛纔說您是什麼輩分?”百手泰坦彎著腰弓著背大喊。

蘇業聽而不聞。

萬物休眠。

18000個寒冬女神浮現在蘇業身後,排成女神牆,輕輕彈奏身前的寒冰七絃琴。

悅耳的琴音之中,百手泰坦要瘋了。

他身上的神器一件接著一件覆蓋封印雪花,從身上掉落,暫時失去作用。

最恐怖的是,他發現自己的一些天賦和能力,也暫時無法起效。

萬物休眠明明隻針對神器和物品,為什麼能影響到天賦?

數量多就了不起嗎?

蘇業望向巨龍軍團。

不。

是龍神軍團。

超過一萬頭形色各異的巨龍神靈聯合成軍,它們聚集在一起,不僅形成龍力瀑布、黃昏大日與碎空之河的奇景,甚至誕生了新的神力奇景。

萬翼遮天。

就見龍神軍團宛如一片五彩斑斕的神光洪流,洪流的兩側,多出一萬對長達百公裡的巨大龍翼。

紅龍龍翼,黑龍龍翼,白龍龍翼,金龍龍翼,虛空龍龍翼,水晶龍龍翼,心靈龍龍翼,甚至還有時光龍的龍翼。

龍神軍團,赫然凝聚為一頭橫渡星空的萬翼神龍。

百手泰坦看到這一幕,徹底放棄掙紮。

龍神軍團,非主神力量不可敵。

“我認輸!”

百手泰坦一張口,吐出一顆漆黑的星辰。

黑色星辰瞬間膨脹,直徑三十餘公裡,星辰頂端好似被鑽出一個大洞,直入星辰核心,噴發著淺淺的星屑。

哪怕被洶湧的泰坦神力封禁,黑色星辰也散發著難以想象的力量,所過之處,空間扭曲。

蘇業一揮手,收起暗星火山。

“遲了!”蘇業徐徐抬手。

龍神軍團的所有巨龍張開大口,深吸無儘元素,腹部不斷膨脹。

隻用蘇業示意,他們便齊齊噴吐,形成毫不遜於主神近衛團一擊的萬龍災炎。

百手泰坦聲嘶力竭喊:“您不好奇我為什麼來這種荒蕪星空嗎?我是在為宙斯做事,非常重要的事!”

“停,”蘇業立刻下達新的命令,注視百手泰坦道,“你應該清楚,無論是緩兵之計還是欺騙,都改變不了戰局。”

百手泰坦歎了口氣,道:“我不想死,本來我能在萬年內晉升主神的,不能就不明不白死在中位神……偉大的蘇神手中。您的狠辣……偉岸與強大,如萬星在天,照耀宇宙,我不可能欺騙您。我來這裡,是為了找黃昏紡錘。”

蘇業皺眉道:“這個東西我聽說過,但具體作用並不清楚。”

百手泰坦長長鬆了口氣,道:“您知道這東西就好。您應該知道命運紡車吧?”

“當然。”

“命運紡車是殘破的創世神器,被命運三女神掌握,有著難以想象的力量。而命運紡錘,可以為命運紡車提供力量。”百手泰坦說完,盯著蘇業。

“黃昏紡錘與命運紡錘有什麼關係?”蘇業問。

“黃昏紡錘置放在命運紡車上,就會轉化為命運紡錘,供命運紡車織就命運之力。”

“廢話。”蘇業道。

“黃昏紡錘,能吸收黃昏之力,化作黃昏之線,儲存起來。所有的創世神器要想發揮最強大的力量,都需要黃昏之力驅動。”百手泰坦盯著蘇業雙眼,緩緩開口。

蘇業雙眼睜大。

巨龍拍打龍翼,個個興奮不已,這可是個大秘密。

“然後呢?”

“然後您答應放過我,我就告訴您相關的所有秘密,但是,您不能出賣我。否則,要麼我父親殺戮泰坦拍爛我,要麼神王宙斯用雷霆之矛把我釘死在高加索山上。”

蘇業微微皺眉,道:“我曾經說要放過你,你拒絕了。在那之後,你必須死。”

“那您就得不到黃昏紡錘的秘密了,您很清楚,這是神王級的秘密,哪怕是我的父親殺戮泰坦,也是最近才……”

蘇業突然一抬手,右手多出一根紅色長髮。

“你是在向你父親報信嗎?”蘇業看了百手泰坦一眼,右手重重落下。

所有巨龍再次張口吸氣,準備噴吐龍炎。

百手泰坦雙膝一軟,當場跪在虛空,大聲道:“爺爺,我是您的孫子阿卡斯啊!我願意成為您的從神,祈求您放過我!”

“咳咳咳……”

漫天巨龍被龍炎與元素嗆在喉嚨裡,翻著白眼四處亂飛,有的差點被龍炎焚身,活活死在這裡。

蘇業也愣了好一會兒。

“我冇有你這種不孝孫子!”蘇業說著就要再次出手。

百手泰坦急忙道:“爺爺!我可以幫您騙爸爸,奪走黃昏紡錘!宙斯要找黃昏紡錘,主要是為了吸收北歐黃昏的力量!就像剛纔我殺死的神靈之後,那些黃昏飄帶一旦變紅,就可以被黃昏紡錘吸收,而不會白白浪費!哪怕您冇有創世神器,隻要擁有黃昏紡錘,吸收足夠的黃昏之力,也能幫您快速晉升主神!爺爺,無限位麵能吸收、儲存和利用黃昏之力的神器少之又少,您錯過這個機會,可能要等幾萬年了!”

蘇業盯著百手泰坦。

真冇想到,黃昏紡錘的價值如此之高。

已經超過主神器!

關鍵是,獻祭後會得到什麼?

蘇業道:“向泰坦先祖、無限位麵意誌、無限眾神、泰坦血脈以及所有能約束你的力量立誓,成為我的從神五百年,之後放你自由!”

“爺爺,兩百年行嗎?”

“不行!”蘇業道。

“好的,爺爺……”

“閉嘴!以後再叫我爺爺,敲碎你五十個狗頭!”

“哦……”百手泰坦五十個麵孔本來就無比蒼老,現在又委屈巴巴的,臉上的褶皺跟沙皮狗一樣。

百手泰坦深吸一口氣,徐徐起誓:“我,百手泰坦阿卡斯……”

“立全誓!”蘇業微微眯起眼。

百手泰坦歎了口氣,緩緩道:“我,天空神王烏拉諾斯與大地母神蓋婭之孫……”

最終,誓言完成,天降純白光柱,照耀百手泰坦。

“獻上神魂吧。”蘇業道。

百手泰坦一些麵孔浮現憤怒之色,但一些麵孔卻突然微微低頭,眼中閃過喜色。

“如您所願!”

百手泰坦說著,一個金色的光團飛出,那光團由整整五十個小光團彙聚而成,飛入蘇業的眉心。

百手泰坦的五十個麵孔露出詭異的笑容,但刹那之後,麵色呆滯。

看到蘇業那輝煌浩偉的神魂,百手泰坦喃喃自語道:“您……真是我爺爺啊……”

蘇業想一腳踢飛這孫子。

百手泰坦的五十根脖子向後縮了縮,五十張臉齊齊擠出皺巴巴的笑容,道:“爺……不,偉大的神主陛下,您可以撤掉時光之力了吧?再這麼繼續下去,我的根基會受損。”

蘇業點點頭,一揮手,長河、銅鐘、沙漏、綠葉和寒冬女神消失,龍神軍團回返巨龍國度。

百手泰坦鬆了口氣,低頭看自己的身體,麵色一僵,蒼老依舊,偉力不消。

百手泰坦抬頭望向蘇業,帶著哭腔道:“爺爺,我是不是要老死了?為什麼我還冇有恢複?我可是上位泰坦神體啊。”

蘇業仔細看了一眼,淡然道:“冇什麼,我的力量有點強,你恢複得有點慢,不過……哪怕我的力量消散,你也至少會損失千年之壽。”

百手泰坦百臂抱頭,蹲在虛空,唉聲歎氣,許久,抬頭問:“爺……”

蘇業一個眼神讓百手泰坦把話憋回去,轉口道:“神主,您的那個是什麼魔法?什麼叫第十二神術序列時光?”

“我提煉了一些神術和魔法的規律,在這些規律上,創建了‘神術序列’這個魔法。這個魔法的作用很簡單,提前儲存一係列的魔法,在戰鬥的時候全部釋放,避免被打斷。每個神術序列,儲存了不同類型的魔法,其中第十二道神術序列儲存了這一套時光魔法,第一序列儲存了所有的防護魔法。”

“您這個力量,似乎有點強得過分。”

“那你是冇見過我使用魔法之怒。”蘇業道。

“什麼是魔法之怒?”

“目前不夠完善,雖然能用,但比較勉強,過一陣你有機會,就可以常看到了。”蘇業一抬手,百手泰坦之前掉落的所有神器浮現在麵前,挑了幾件好的收走,把用不了的扔給百手泰坦。

看到多身戰鎧回來,百手泰坦鬆了口氣,多虧這東西蘇業用不了。

“你還有體內空間吧?”

“有。”

“把殺死他們的收穫拿出來吧。”

百手泰坦歎了口氣,左下角的一個頭顱張口吐出一連串的神器,包括儲物神器。

之前火元素之主兩個化身、鍛造之主化身、灰矮人之主化身、烈火魔神本體、狩獵之神本體以及暴虐龍神本體攜帶的所有神器,都堆疊在蘇業身前。

蘇業一揮手,收入廢墟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