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殺了火元素之主的化身,賠償幾個頭顱都不願意?”蘇業問。

“願意!”五十個頭顱齊齊咬著牙。

“好了,我們在這裡搜尋吧。趁這個時間,你們五十個自己商量一下,我不強迫你們。”

“我們五十個是一體,和百首龍族不一樣。”百手泰坦無奈道。

蘇業身形一閃,落在百手泰坦最上麵身體的肩膀之上。

百手泰坦的五十個身體呈不標準的上細下粗的塔狀排列,最上麵的身體最為強壯高大。

“騎著百手巨人,不太好吧……”百手泰坦苦著臉道。

“彆廢話,現在你可以隨意傳送。”蘇業說著,外放虛空天賦,籠罩百手泰坦。

“真行?”百手泰坦說完,身形驟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下一個太陽係中。

“難以置信……”百手泰坦興奮地在未知星群亂竄。

萬火神宮。m.

如山之火浩蕩沖天,赤紅之焰狂放如風。

一道道凶烈威嚴的強大氣息沖天而起,方圓數萬裡的火元素瑟瑟發抖。

神宮前方,岩漿之路嗞嗞作響。

火元素人、火元素獸、火係魔物以及平日裡高高在上的下位神與中位神,站立在火焰之路的兩側,屏氣斂聲,垂首而立。

一些火元素神靈眉頭緊皺,另外一些如同雕塑一樣一動不動,甚至連周身的火焰都宛如被冰凍。

萬火神宮之內,肉也可見的多重神力四處飄蕩。

火元素之主端坐於火焰神座之上。

那是一具百米高的火焰巨人,周身細密的鍼芒狀多彩毫光閃閃外放,金黃與紅色的火焰纏繞全身,燒得附近空間碎裂,彷彿形成徐徐流淌的空間碎甲。

他頭頂火紅的真火王冠,中間碩大的球狀真火寶石之中,烈焰滔天,萬靈哀嚎,宛若煉獄。

普通的火元素隻有麵部冇有五官,而火元素之主本體則生有一對岩漿星球般的雙眼。

他的左眼周圍,三顆太陽環繞。

他的右眼各方,三十六顆月亮公轉。

萬火神宮之外,一灘灘的微黑痕跡正在逐漸變淡。

那便是神靈之下的生命因為直視火元素之主的雙眼死亡後留下的痕跡。

他的兩顆岩漿星球表麵,岩漿沸騰,火舌沖天。

每個神靈都能感受到他無法遏製的憤怒。

此刻,火元素之主的腦後,高懸一個金黃色的圓盤狀神光。

而且是在徐徐旋轉的神日光輪。

主神本體。

萬火神宮的左側,一個個火元素上位神沉著臉。

三位消失多年的火元素主神的上位化身立於火元素神靈之首,周身火焰繚繞。

火元素的對麵,多位神靈的化身或坐或立。

鍛造之主的上位化身靠著火焰之柱,小口抿著神酒。

灰矮人之主的上位化身給鍛造之主使眼色,要來一口,鍛造之主視而不見。

伊南娜的中位化身麵色鐵青,她的右手指尖,把玩銀手鐲似的圓環,那圓環表麵星光點點,所過之處,空間崩裂。

那些星光,是真正的星辰。

主神器,金星之弓。

伊南娜的旁邊,趴著一尊奇異的巨物。

乍一看,那巨物並不存在。

若仔細看,便會愕然發現,一頭塞滿整座宮殿的白金色巨龍臥在那裡,大到彷彿他纔是這裡的主人,大到他已經與宮殿融為一體,眾人本能地忽視掉他。

如同一頭大白象塞進廚房裡。

但再看一眼,便會感覺那巨龍哪怕如此巨大,這神宮依舊很空曠。

白金巨龍對空間的精妙操控,讓人形成難以言喻的詭異感。

這頭十萬米之長的白金巨龍的身體表麵,鍼芒狀彩色毫光閃動,排開一切力量,宛若自成空間。

主神輝光。

主神輝光之下的軀體那般蒼老,彷彿連龍鱗上都泛起絲絲皺紋。

萬龍之主、巨龍之父、善之龍神、龍族神王、白金龍神巴哈姆特的主神化身。

巴哈姆特微微眯著眼,琥珀色的豎瞳隻露出一個縫隙,即便如此,他眼前的空間波動如浪。

火元素之主望向巨大的巴哈姆特,臉上火焰微暗,道:“無上與善意的巴哈姆特,您的來意已經表明,想與我合作,對抗百首泰坦一族,但是,我很想知道,事情發生得如此快,我們甚至冇有確定下一步計劃,您是如何得到訊息的?”

“暴虐龍神在與百手泰坦的戰鬥中,得知百手泰坦殺死你的上位化身”巴哈姆特道。

“那為什麼您會選擇這個時候?”

“我知道你們需要幫助。”巴哈姆特聲音溫和,宛若慈祥的老人。

火元素之主沉默片刻,道:“深火之主即將到來,為烈火魔神之死興師問罪。”

“哦。”巴哈姆特答應。

眾神看了一眼這位神王的主神化身,在場所有神靈,大概也隻有這位不在乎地獄最強大的主神。

火元素之主望向伊南娜。

伊南娜中位化身眼中閃過暴躁之色,道:“彆問我,不管誰封印我的上位化身,都已經死了!”

火元素之主又看向鍛造之主。

鍛造之主一攤手,道:“我打不過深火之主,我也是受害者。”

灰矮人之主立刻跟上道:“跟我沒關係……”

轟……

天搖地動,萬火神宮劇烈震盪,火元素位麵瞬間沸騰。

萬火神宮外,暗紅色火焰驟然覆壓萬裡,宛如海浪橫蕩天空。

萬裡之內,半神之下所有生靈,儘數死亡。

半神與偽神慌忙逃散,下位神與中位神深深低頭。

轟……

暗紅色火柱沖天而起,穿透空中火海,屹立天地間。

一頭百米高的深獄煉魔自火柱中冉冉下降。

那一對翼展兩百米的火焰肉翼如風微蕩,周身灰暗的鱗片閃耀著晦澀的微光,額頭上一對魔鬼巨角宛如兩座小山斜插天空,角尖血色火焰燃起黑煙,將上方的空間燒碎成兩個破碎圓球。

一根根宛如彩色鍼芒的主神輝光散發,腳下一環環顏色各異的魔神靈光宛如漣漪,密佈萬裡。

地獄主神,深火之主的本體,降臨。

他的雙眼之中,血與火糾纏,翻滾。

“尊敬的火元素之主,請告訴我,烈火魔神為什麼會死在未知星群?”深火之主立於高空,目光穿透萬火神宮,落在火元素之主的岩漿星辰雙眼。

火元素之主長歎一聲,道:“尊敬的深火之主,雖然我與烈火魔神簽訂嚴格的協議,一切風險由自己承擔,但請允許我向您致以深深的歉意,百手泰坦殺死烈火魔神,我承擔一定責任。”

“一定責任?”深火之主彷彿冇看到巴哈姆特。

而巴哈姆特依舊老龍眯眼,彷彿冇看到深火之主。

“我們簽訂契約,我們合作,一同承擔收穫,亦一同承擔損失。”火元素之主語氣漸冷。

“你在說,我的從神死了白死?”

血色火焰從深火之主的雙目中擴散,灼燒眼眶。

“哦?那你是在說,烈火魔神親自簽署的協議,隻是一張廢紙嗎?”火元素之主徐徐起身,凝視高空的深火之主。

整個火元素位麵彷彿被無形的大手梳理,火元素平複溫順,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嗬嗬……”深火之主微笑著,一口鋒利的牙齒徐徐延長,露出嘴外。

腳下的環狀魔神靈光驟然加速擴散,球狀空間嘩啦啦開裂,並不斷向萬火宮殿推進。

萬火宮殿門前的下位神與中位神慌忙逃散,遠遠觀望。

“這裡是火元素位麵。”

火元素之主說著,頭頂真火王冠紅光一閃,就見原本碎裂的空間癒合,癒合空間並反向深火之主推進,直至推進到深火之主身前千米。

深火之主周身球狀的碎裂空間宛若玻璃碎片閃爍。

“這就是你的答覆麼……”深火之主徐徐向前伸手。

鍛造之主忙笑嘻嘻道:“都是老傢夥了,怎麼還跟新神一樣年輕氣盛。你們先彆生氣,畢竟烈火魔神不是火元素之主殺的,而我想深火之主你也不是來找火元素之主報仇的。我們現在,是要解決這件事,不是為了引發地獄與火元素位麵神戰。”

“是啊是啊,你們兩個都是玩火的,脾氣太暴躁,有什麼事不能坐下來談?是吧,伊南娜與無上的巴哈姆特?”

伊南娜不客氣地白了深火之主一眼,道:“我不管你們的破事,但我一定要找回我的化身。”

巴哈姆特沉默不語。

“我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契約詳情。”深火之主收回右手。

神靈們望向火元素之主。

火元素之主沉默片刻,道:“恕難奉告。”

“哦。”

深火之主隨口答應,右手虛空一抓,一柄奇異的火焰戰矛出現在手中,漆黑矛杆之上,十二根血紅色矛頭圍成一朵血色焰火之花。

轟隆隆……

天地震盪。

火元素之主一步邁出,目光如山。

唰……

萬火神宮門口,空間開裂。

蘇業本體拉著昏迷的伊南娜的上位化身,掃視萬火神宮,隨手一鬆,伊南娜飛行伊南娜。

“呀?”伊南娜的中位化身驚訝一叫,展顏笑著,伸手觸摸上位化身,隨後抬頭望向蘇業,露出白皙的牙齒道,“不愧是我看重的小情人,我欠你一個大人情。我今天就去找雅典娜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