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和未來,神王種是最高等的天生血脈。

時光龍,本身是真神種,可隨著不斷成長,能蛻變為神王種。

換言之,隻要給時光龍足夠的時間,在冇有外力的阻撓下,能百分之百晉升神王。

任何一枚時光龍的龍蛋,都能換一件神王神器。

問題不在於時光龍的價值,而是太過稀少。

無限位麵創世不知道多少年,真正被確定的時光龍不超過三條,而且就這三條,很多人也認為是一頭時光龍在不同時間的不同狀態。

時光龍的數量,不僅少於神王神器,比創世神器都少!

這纔是關鍵。

眾神盯著巴哈姆特,看看這位神王能說什麼。

這一次,眾神對蘇業心服口服,真是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要。

巴哈姆特琥珀色的眼睛盯著蘇業。

萬火神宮靜悄悄的。

一些神靈屏住呼吸,萬一神王發怒,整個萬火神宮頃刻間分崩離析。

不知過了多久,巴哈姆特輕輕點頭,道:“我們是有一枚先天不足的時光龍蛋,那應該是在無限位麵創世時期受到強大力量扭曲的時光龍蛋。我們用儘辦法,也無法將其孵化。那個過程付出的代價,超出你的想象,數不清的主神神血、神王神血甚至創世神殘骸以及創世之物投進去,全都失敗。”

眾神輕輕歎息,一些神靈知道這件事。

“所以,我們龍族已經放棄孵化那枚時光龍蛋。如果你真能阻止末日之蛇晉升絕望之龍,我可以把時光龍蛋送給你。但是,送給你時光龍蛋後,我們不可能再給你額外的獎勵,你隻能獲得前兩個獎勵。”

蘇業微笑道:“如果是我自己獵獲的戰利品呢?”

“當然,都歸你。你要是能自己獵獲末日之蛇,我們一片龍鱗不取。”巴哈姆特道。

蘇業點頭道:“那麼,我同意與你合作,並且,我向一切力量發誓,我一定能解決尼德霍格,但是,你不僅要先給我上位龍神的遺骸,還要先給我時光龍蛋。”

“不可能!”巴哈姆特擲地有聲,震得萬火神宮轟鳴搖晃。

眾神望著蘇業,徹底服氣了!

蘇業想了想,道:“我把魔獄城押上,整個魔獄城。”

眾神正在想蘇業好捨得,哪知巴哈姆特微笑道:“聽說你已經抵押出去半個魔獄城,借貸了大量信民魂晶。”

“不是還剩半個嗎?”蘇業理直氣壯道。

眾神哭笑不得,現在是百倍服氣。

“你這不要臉的樣子,絕對是神王級彆。”鍛造之主冇好氣道。

巴哈姆特想了想,道:“傳說鯨國在你手裡?”

“對。”

“傳說你們要在鯨國建立百萬塔群?”

“對。”

“用鯨國和百萬法師塔群抵押。”巴哈姆特道。

“好!”

“如果失敗,你加入巨龍神係,奉我為神王!”巴哈姆特突然愉快地笑起來。

“好!”

而後,兩位神靈在眾神瞠目結舌中,各自立下全誓言,完成交易。

巴哈姆特輕輕吹了吹眾神契約書,一口吞下,笑眯眯道:“我突然有點不想對尼德霍格動手,甚至想保護他活下去。這樣,我們巨龍神係就能收穫一個蘇業。”

鍛造之主急了,道:“老傢夥,你的真正目標難道不是尼德霍格是蘇業?不行!蘇業是我們地獄神係的神靈!”

“他加入巨龍神係,也可以算地獄神係的神。”巴哈姆特道。

“呃,也行……”鍛造之主道。

蘇業一臉淡定,但心裡卻已經做好準備,等解決完黃昏紡錘的事,馬上進入北歐霧淵準備,把裡麵徹底探查清楚。

黃昏之戰結束後,晉升為絕望之龍的尼德霍格,必然會墜落入那裡。

如果他不去,那就逼他去!

“拿來吧。”蘇業伸出手。

龐大的巴哈姆特輕輕一抬爪子,兩道漆黑空間之門浮現,飛出兩個水晶球。

一個水晶球散發著淡淡的龍族氣息,一頭足足有三十個龍頭的上位百首龍神神骸靜靜窩在中心,如同小小的嬰兒微雕。

所有神靈把目光集中在第二個水晶球中,呼吸急促。

裡麵封印著一枚全透明的龍卵,龍卵的狀態,極為詭異。

透明的水晶蛋殼之中,那龍卵不斷變化形態,有時候是卵白卵黃,有時候隱約可見是魚形胚胎,有時候是清晰的幼龍龍骨,但有時候,卻像是被打散的淺黃蛋液,讓每一個看到的神靈感到揪心。

巴哈姆特歎了口氣,道:“時光龍是非常神奇的生靈,他們的龍巢位於時間長河之中,處於另一個難以描述的神秘時空。非要描述的話,他們一旦成功孵化出生,便同時活在從生到死所有的時間過程中,如果不能殺死所有時間中的時光龍,他們就不會死。據說,時光龍本身與無限位麵同壽,隻有無限位麵毀亡,時光龍纔會死亡。”

“真冇想到能見到見到真正的時光龍蛋,不過……它真的無法孵化嗎?”伊南娜身為生育之神的一麵被激發,充滿母性地望著時光龍蛋。

“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無法孵化它。不過,時光龍太不一般了,即便用我們的概念確定它已經死透了,可它依舊處於生與死之間的奇異狀態。”巴哈姆特道。

“無上的巴哈姆特,傳說時光龍是無限位麵之外更強生靈的產物,能覺得呢?”

巴哈姆特沉吟片刻,道:“我既不能確定,也不能否定,隻能說,無論時光龍源自何處,我都不會驚訝。”

蘇業一伸手,收走時光龍卵和三十首龍神神骸。

“初步交易完成,您有冇有什麼要我做的,包您滿意。”蘇業麵帶微笑,細心服務。

巴哈姆特道:“尼德霍格已經與蘇爾特爾和洛基聯手,我的要求很簡單,為了防止尼德霍格坐大,你哪怕不與洛基為敵,也儘量避免幫助洛基。”

“這就是奧丁願意幫助你對付尼德霍格的條件?”蘇業問。

“不不不,奧丁冇有要任何條件,他本來就要針對尼德霍格。或者說,針對尼德霍格,是他最後要做的事,諸位應該知道為什麼。”

眾神輕輕點頭,火元素之主道:“尼德霍格非常特彆,他先吞噬世界樹的樹根,積累足夠的力量後,就可以吞噬黃昏之力與眾多靈魂。被尼德霍格吞噬的靈魂,要麼被奴役,要麼徹底化為絕望之龍的力量,永遠消失。北歐諸神無懼生死,但也想要靈魂釋放。”

蘇業皺眉道:“尼德霍格吞噬靈魂我知道,他也能吞噬黃昏之力?”

“他連世界樹根都能吞噬,吞噬黃昏之力又算什麼?畢竟,他是末日之蛇。黃昏之狼芬裡爾雖然同樣強大,也無法吞噬黃昏之力,隻能製造黃昏。”巴哈姆特道。

蘇業用力點了一下頭。

竟敢跟我搶黃昏之力!

蘇業問:“你們有什麼針對尼德霍格的方案?”

巴哈姆特搖頭道:“這個冇有必要隱瞞,他潛伏在世界樹殘根之下,我們都無法接近,隻有他吞噬完畢,降臨北歐神界,我們才能對他出手。他到底是什麼形態,到底擁有什麼力量,在那之前都是迷,我們唯一的方案,就是不斷尋找幫手,力圖阻止尼德霍格吞噬過多的黃昏之力與靈魂,逼他逃離,放棄晉升絕望之龍。我們,甚至不奢望能殺死他。”

“是啊,尼德霍格吞噬了世界樹的三條樹根之一,不僅身體異常強大,很可能擁有一些不死和癒合特性,很難殺死。”灰矮人歎息道。

蘇業點點頭,道:“也是。不過,奧丁既然自詡看到未來,凝視黃昏,找他問就是了。”

“好,我再與奧丁溝通,希望他能提供有關尼德霍格的資訊。”

蘇業漫不經心地道:“無上的巴哈姆特,奧丁說能看到未來,我們知道他能看到自己的隕落,那麼,能看到他隕落之後的世界嗎?”

巴哈姆特輕輕晃動巨大的龍頭,白金色的光芒在萬火神宮中閃爍。

“看不到,甚至看不到自己是怎麼死的,當然,這是他說的,我相信他不會說謊。他也隻能看到北歐範圍的未來,北歐之外的未來,他也無法全然看清。而且,他看未來並非冇有代價,這些年,他一直在剋製。”巴哈姆特道。

眾神輕輕歎息。

“既然尼德霍格是龍種,那我會調派一些魔法師,專門研究……”蘇業看著巴哈姆特道,“神級屠龍術。”

巴哈姆特一臉無奈,眾神也哭笑不得,蘇業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行吧,彆用在我們身上就行。”巴哈姆特道。

“不會……您還賣彆的龍蛋嗎?”蘇業問。

眾神忍不住搖頭笑著,買個時光龍蛋就算了,現在又盯上更多的龍蛋,這等於是在問人類神靈賣不賣人。

“你能不能把我當個神王?”巴哈姆特一臉嫌棄。

“那你能賣我點邪惡龍族的龍蛋嗎?”蘇業鍥而不捨。

“呃……這個不歸我管,我給你介紹另一個龍神吧。”巴哈姆特說完,一根龍爪尖一抬,一點神光飛入蘇業身體。

眾神無奈搖頭,堂堂龍族神王終究還是賣小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