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得到“神級龍蛋商人”的聯絡方式,滿意地點點頭,一想起時光龍蛋,內心火燒火燎。

“諸位,既然事情已經談妥,我就告辭了……”

蘇業轉身欲走,火元素之主忙道:“你先等等。”

“怎麼?”

“百手泰坦與你和解,給了你暗星火山,然後呢?”

蘇業想了想,道:“然後他侵吞所有的神骸和神器,離開了。”

“狩獵之神的遺骸呢?”

“被拍成虛無……”蘇業道。

火元素之主想起魔法畫麵中百手泰坦的千山萬海和泰坦拜神,無奈點了一下頭,道:“確實是這樣,隻能說可惜了。暴虐龍神那裡……”說著看向巴哈姆特。

“我會解決,”巴哈姆特看著蘇業道,“你如果能研究出尼德霍格的弱點,儘快與我分享。另外……在恰當的時候,我可能會請你出手,到時候,你要分配好時間。我需要的是你的本體,而不是化身。”

巴哈姆特看了一眼火元素之主。m.

火元素之主忙陪笑道:“無上的巴哈姆特陛下,這件事,有個先來後到,蘇業要幫我奪真火魔劍,之後,才能幫您解決尼德霍格。尼德霍格狡猾惡毒,他絕對不會衝鋒在前,很可能會在最後吞噬黃昏之力與靈魂。我看,要不您幫我儘早搶走蘇爾特爾的真火魔劍,然後……我手持真火魔劍,無償幫助您攻擊尼德霍格?”

“嗯……”巴哈姆特沉思不語。

火元素之主趁熱打鐵道:“反正我們都算是奧丁陣營,這一次合作是多贏。更何況,您既然願意降臨此地,恐怕也是打著合作的想法,對吧?”

巴哈姆特沉吟許久,望向蘇業道:“你搶奪真火魔劍會不會耽誤我?”

蘇業想了想,搖頭道:“我不敢完全確定。但目前看來,兩者冇有巨大的衝突,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同盟,一個是打,兩個也是打。”

巴哈姆特沉思片刻,用力點頭道:“好!北歐黃昏之戰來臨後,我會儘最大可能幫助你們針對蘇爾特爾,當然,隻是我這尊主神化身。”

“您的化身能出手,已經難能可貴,”火元素之主大喜道,“無論我是否得到真火魔劍,我都會率領火元素眾神,助您一臂之力。”

雙方商量好細節,蘇業離開,本體急匆匆返回神星。

一進入神星,蘇業連魔力女神赫卡特與海洋女神特提絲都不理,直奔神星內部的秘密宮殿,時空鐘樓的下方,將透明的龍蛋放在魔法祭壇上,使用下位神級法術“召喚下位神術仆從”。

一朵接著一朵金盞花綻放,而後徐徐合攏,猶如藍金色的花骨朵包裹時光龍蛋。

蘇業不停釋放,但整整一天過去,時光龍蛋毫無變化。

蘇業一邊繼續施法,一邊皺眉。

“到底哪裡不對?”

“理論上,時光龍蛋雖然無法孵化,但完全可以充當遺骸,形成召喚仆從,因為我有巨龍大君血脈,而且時空鐘樓應該也有一點點作用。”

“莫非,要先徹底弄死龍蛋,然後才能將其化作召喚仆從?”

蘇業想了想,一邊向各大老牌神靈發送訊息求教,一邊用馬甲偽裝成傳奇法師在超新星中發文詢問,懸賞高達一件半神器。

如此高額的懸賞額出現,老法師們快速聚集到超新星會客室,大開腦洞,紛紛發表看法。

下位神召喚仆從不行,蘇業使用中位神召喚仆從,連續釋放三天三夜,釋放了二十多萬次,結果還是毫無變化。

各大神靈和高階法師們也眾說紛紜,倒是給了蘇業一些靈感。

於是,蘇業又構建第十六箇中位神法術“上位神術位”,讓自己在中位神時期,能用上位神層次的神術。

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創造出上位神術“召喚上位神仆從-時光”。

這是一個專門為時光龍蛋特彆魔法創設的法術,做了極大的改動,甚至抽了虛空龍一半的血。

蘇業甚至確定,這次消耗的創設資源,能夠讓這個上位神法術直接熔化主神遺骸,召喚出一頭主神仆從。

秘密宮殿中,蘇業再次施法。

由於這一次是不斷施展上位神術,消耗的魔力極大,蘇業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一朵朵花瓣繁複的魔法序列之花不斷綻放,不斷包裹時光龍蛋。

十朵,十一朵……

一百朵,一百零一朵……

一千朵,一千零一朵……

一萬朵……

蘇業眼睛一亮,時光龍蛋表麵軟化,哪怕隻有一點點。

有用!

蘇業滿麵紅光,全力以赴不斷施展魔法。

一天,兩天,三天……

時間慢慢流逝。

蘇業早就在神星建造好神級魔力池,再加上大量法師塔導入能量,以及各種加快恢複魔力的神物,能保持連續施法。

隻不過,不斷施展上位神級彆的法術損耗巨大。

蘇業的皮膚表麵逐漸暗淡,幾縷黑髮變白,但毫不氣餒,專注施法。

第五天,蘇業本體發現兩隻黑色神貓拉著一輛鑲嵌著彩色寶石的戰車停在城主府門口,依舊無動於衷。

城主府中,蘇業的半神化身目光一閃,一步邁出,出現在門外,站立在神貓戰車之前。

“見過偉大的北歐愛與巫術之神,芙蕾雅女神。”蘇業神色平靜,心中不斷猜測,目光注視著這位美麗驚人的女神。

她的長髮宛如流淌著的金光赤焰,披在身後,一邊燃燒,一邊流淌,霞光散逸,美輪美奐。

她不愧是北歐人,遠比大部分女神都高大與健壯。

她上身白裙之外,覆蓋閃亮的銀白盔甲,盔甲之後金屬雙翼收斂,式樣與北歐女武神的鎧甲極其相似,隻多了一層層細密的金色紋路。

與她身材一樣高大的,是她頸部下閃耀的白皙,山巒起伏,雄偉壯觀。

胸甲根本無法完全包裹,彷彿隨時能彈躍而出。

蘇業見過多位愛神,希臘的愛神維納斯更柔和,更女性化。

波斯的愛神伊南娜則更嬌小,更美豔。

這位北歐的愛神因為骨架寬大,乍一看很粗壯,但若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她的身形比例完美無瑕,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豐腴美感。

不僅不會讓人覺得粗壯,反而會讓人想要陷入她身體的強烈渴望。

芙蕾雅站在貓車的車門邊,微笑著向蘇業伸出白皙柔軟的左臂。

她的肌膚,彷彿閃著潔白耀眼的光芒。

蘇業伸出手,禮貌地托著芙蕾雅女神的手,接她下車。

芙蕾雅落地,竟然比蘇業高半個頭,而後非常自然地挽著蘇業的手臂。

肌膚相觸,蘇業感覺自己的右臂彷彿完全陷入芙蕾雅柔軟如棉花中的左臂中,感受到難以言喻的美妙細膩感。

“我一直想參觀奇特的魔獄城,今天得償所願,這裡,超乎我的想象。”芙蕾雅也不看蘇業,挺胸抬頭向前走,用碧綠的眸子打量城主府,長髮宛如風中的火焰瀑布輕輕擺動。

燃金赤焰頭髮之上,彩色光點漫飛,化作彩虹。

“您的大駕光臨,讓魔獄城蓬蓽生輝。”蘇業滿腦子高聳的北歐黃昏……不對,是潔白柔軟的北歐戰場……不對,是芙蕾雅為什麼來這裡,是不是跟奧丁有關。

“陪我多走一走,我很喜歡這裡,”芙蕾雅麵帶的喜悅的笑容,望向一棟棟優美的建築道,“我原本以為,你們這些務實的魔法師,會和那些野蠻的巫師與粗魯的戰士一樣,隻懂實用而忽視審美,就像那些傻大粗的魔法器,不過,我錯了。你的城主府,有一種奇特的美感,不同於過去自然的美,也不是人類那種舊式藝術的美,而是形成一種說不上的美。很奇特,但我能清晰感受到。”

“我喜歡稱其為工業美,這是魔法工匠們的產物。”蘇業道。

“工業美?我喜歡這個詞語。”芙蕾雅笑道。

“您果然是一位真正的美神,而不像一些頑固守舊的神靈,總是習慣稱讚過去而否定現在,實則為了逃避現實囚困於舊日之中不自知。美與進步的核心,便是好奇與覺察,之後纔有創新,最後才能誕生美與進步。”

“我喜歡你的說法,”芙蕾雅轉頭詫異地望著蘇業道,“這些年,我與美有關的神權力量在衰竭,但一些年輕的神靈,她們的相關的神權卻在成長,我百思不得其解,甚至生出嫉妒之心……這是我們愛神的本能。聽了你的話,我隱隱明白。”

“您明白了什麼?”

“我的好奇心,已經遠遠比不上那些年輕的神靈,我就像你說的,沉迷於舊式的歡愉和自然的美中,忽視了智慧生命創造出的藝術美。怪不得希臘的繆斯女神們實力不斷成長,原來她們已經覺察到,人類創造的藝術美,已經完全不下於自然美。而我,卻依舊縮在北歐,被囚禁於自然美的牢籠中,輕視甚至否定藝術美。”

“我相信,您的力量會再度提升。”蘇業道。

芙蕾雅輕輕點頭,道:“愛也一樣。我們愛神的力量,過度集中在身體的歡愉,過於追求原始的繁殖,既然美除了自然美還有日益壯大的藝術美,那愛也必然也會形成新的力量,比如家庭的愛,社會的愛,集體的愛,自我的愛,這一切,都同樣是愛。隻不過,我們忽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