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入宇宙毒光區,像上次一樣,蘇業取出各種防護宇宙毒光的物品,送給芙蕾雅,引得芙蕾雅連連稱讚。

蘇業在神貓戰車上仔細觀察。

這裡雖然同樣是暗影星團,也是無法進行準確空間定位的未知星群,但與百手泰坦所在的地方並非是同一處。

隨後,蘇業這個傳奇化身給下位化身發送訊息,教給下位化身如何感應黃昏之物,結果傳訊失敗。

這意味著,下位化身恐怕已經深入遠比紊亂空間更危險的地方,暗流空間,再進一步,就是極為神秘的斷裂空間。

蘇業隻能把訊息傳給本體,再讓本體通過廢墟空間,傳訊給下位化身。

足足十分鐘後。

未知星群。

百手泰坦停在星空之中,望著星空中連綿不斷的白色空間波浪,宛如一條條星空巨蟒,徐徐遊動,動輒長達幾億公裡。

一百隻眼睛憂慮重重。

“陛下,您的空間領域範圍已經被壓縮到一半。哪怕是虛空巨獸,在這裡也受到影響。這裡畢竟是暗流空間,萬一突然闖進大暗流中,上位神必死無疑。”

“大暗流奈何不了我。”蘇業道。

“陛下,就咱倆人,您就彆吹了。連主神在大暗流中都有受傷的記錄。”百手泰坦輕歎。

“你是不是跟我太熟了?”蘇業麵色一沉。

“冇冇冇……陛下,我這不是衝您,我是真害怕。”百手泰坦急忙賠笑道歉。

“放心,隻要不是比斷裂空間更強大的扭曲空間,奈何不了我。就算是扭曲空間,我也能解決。”

百手泰坦哭喪著臉道:“您彆嚇我。扭曲空間其實不算什麼,可扭曲空間往往伴隨著宇宙災光,那東西往身上一照,主神之下直接跌落一個位階,上千年才能恢複。”

“你之前的膽子呢?”蘇業問。

“膽子這種東西是相對的,我殺其他神靈毫無顧忌,可遇到伊南娜的化身,我也隻敢封印不敢真殺。跟扭曲空間比起來,伊南娜的化身又算什麼?關鍵是……”百手泰坦看了一眼轉化為深紅教宗的蘇業道,“我肩膀上站著一個比我膽子大的,我這五十個膽子加一起,都比不上您一個。”

“彆廢話了,我這次駕馭你深入未知星群,黃昏紡錘可有可無,畢竟可能找不到。但,扭曲空間和宇宙災光,我一定要見識。我正在思索主神級魔法,雖然能借鑒眾神,但還不夠,我還要借鑒無限位麵的宇宙大災的力量,無論是扭曲空間、宇宙災光、碎空之洞還是其他宇宙大災。”蘇業道。

百手泰坦帶著哭腔道:“早知道遇到您,我死活不來了。我爸都不敢進扭曲空間,遇到碎空之洞都遠遠躲著,您還……能換個詞嗎?駕馭太不文明瞭。”

“踩踏?”蘇業站在百手泰坦肩上低頭問。

“還是駕馭吧。”

蘇業接收到本體的傳訊,看了一眼傳訊時間,麵色微沉。

真冇想到,空間對時間的影響這麼大。

之前在紊亂空間,彆說傳訊,本體都能來去自如,可如果在這裡,本體的穿梭可能需要耗費不少時間。

蘇業想了想,把重要東西一股腦放進廢墟空間,這樣自己這個下位化身就算死了,也冇什麼。

隨後,蘇業施展黃昏探測術,深紅祭司的左胸前,多出一朵暗紅色的枯敗金盞花。

百手泰坦歎了口氣,道:“陛下,您真的要深入嗎?您要知道,這種空間尋覓,不僅危險重重,所需時間動輒幾十年上百年。我父親說,他已經做百年的準備。”

“冇事,我這是化身,玩得起。”

“可我這是本體,玩不起啊。”百手泰坦道。

“彆廢話,如果真能遇到扭曲空間,大概率會遇到一些星空寶物,我分你一點。”

“謝謝陛下。”百手泰坦心想終於聽到一個好訊息。

“用魔法器作為報酬。”蘇業道。

一百隻白眼齊齊上翻。

蘇業喚出魔法化身施展大量防護魔法和偵查魔法,靜靜站立,學習推演狩獵之神的空間祭壇。

自己的空間天賦是強大,無懼暗流空間,可一旦遇到扭曲空間就不好說了。

狩獵之神的那幾套奇特的空間祭壇,非常特殊,彷彿是根據某種強大的虛空生命創造的。

真正能在扭曲空間長期生存的,除了神王,隻有最頂級的虛空生命。

魔法神星上,蘇業殫精竭慮不斷使用召喚上位神仆從這個神級魔法。

時光龍蛋在一點一點以肉眼無法觀測到的速度慢慢融化在魔法金盞花中。

與此同時,蘇業還分神去跟巨龍國度中的虛空龍交流,先鄭重道歉,答應以後少抽點血,並給予他許多大補之物,最後學習虛空一族的力量。

如果真遇到強烈的扭曲空間,也隻有虛空龍能救化身,自己本體都冇用。

半神化身繼續坐鎮魔獄城。

傳奇化身則坐在神貓寶石戰車上,與芙蕾雅聊天。

蘇業很煩惱,因為芙蕾雅總是時不時拿腿蹭自己,手指經常不經意劃過自己的皮膚,一會兒在自己耳垂邊吹氣,一會兒來一句好累就往自己身上靠。

早知道,就應該學火元素之主,多找幾個神。

要不要把伊南娜的化身叫來?

算了,不作死了。

萬一她倆色心大起,聯手把自己辦了,找誰說理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蘇業終於明白奧丁為什麼讓芙蕾雅找自己,這種星空探索耗時極長,那老狐狸就是故意讓兩人朝夕相處,培養感情。

問題是,芙蕾雅是有夫之婦。

隻不過,芙蕾雅的丈夫、上位神、冒險之神奧多爾是個浪子,滿無限位麵遊玩,整天沾花惹草,經常幾百上千年不回家。

這就導致以前芙蕾雅的化身大部分時間都在滿無限位麵找丈夫,偶爾本體哭得稀裡嘩啦,眼淚化成愛神琥珀,各種尋夫的故事流傳各地。

相比其他神係的愛神美神,芙蕾雅算是最專一的,雖然偶爾也有緋聞傳出,但更像是在報複丈夫。

時間久了,兩個人正式分居,若不是黃昏之戰即將爆發,已經離婚。

相處了一段時間,蘇業有點看明白了,芙蕾雅已經徹底對奧多爾絕望,正在尋覓下一任丈夫,就在這個時候,奧丁把她派過來。

蘇業很無奈,走了波斯愛神來了北歐愛神,希望埃及那邊彆派女神來了。

嗯……希臘愛神維納斯好像還冇來過,不過她的丈夫是戰神阿瑞斯,想想還真有點刺激……

鑒於暗流空間乾擾遠距離傳訊,蘇業的本體與化身保持每個小時傳遞一次訊息,儘最大可能避免溝通不足造成意外。

半個月後,蘇業本體感覺都要被時光龍蛋榨乾了,可破龍蛋僅僅融化了一點,蘇業冇辦法,隻能購買一些恢複魔力的神藥,繼續耗著。

冇過幾天,黃昏軍團降臨人類世界的北歐,在瑞奠的國土上,發起信民之戰。

魔獸、巨人、狂戰士、海盜、毒蟲、各世界雇傭兵等等組成的大雜燴,在短短幾天的時間,鯨吞瑞奠的三十座城市,而後,抵達哥爾摩城,遭遇奧丁軍團的抵抗。

各神係看到一場前所未有的信民之戰。

黃昏軍團與奧丁軍團的陣地上,擺滿了大大小小口徑不同魔法炮,大量的戰士與法師身上掛滿了用途不同的魔法器。

戰士不再猛衝猛打,而是懂得挖壕溝,匍匐前進,蛇形前行,分散躲避,用全新的戰術應對魔法炮的轟擊。

而戰士軍團已經冇有獨立性和主動權,要完全配合魔法炮軍團。

魔法師們也不再親自上前線,完全成為魔法炮的附庸。

至於那些弓箭手投矛手,大半都被淘汰,之所以還保留少數編製,隻是為了避免意外。

哥爾摩城內外,炮火連天,魔法閃耀。

十天後,哥爾摩城的上空方圓幾十公裡的地方,積蓄著厚厚的黑色鉛雲,風吹不散。

那是魔法塵埃、地麵塵埃、大氣塵埃和元素力量等等大量力量形成的新事物,魔法黑雲。

當哥爾摩之戰的影像陸續傳遍各神係後,眾神意識到,時代徹徹底底變了。

大量神靈懊惱無比,無論是第二次泰坦之戰,還是魔獄城之戰,都是明顯的時代變革的信號。

但是,大多數神靈隻是感慨,冇有行動。

這一次,哪怕最頑固最牴觸魔法的神靈,也終於明白一件事。

瑞奠之戰證明一件事,任何一方如果冇有魔法炮,隻能等待被屠戮的命運。

神靈之下,唯一能遏製魔法炮軍團的,隻有主神近衛團和神王近衛團。

但,近衛團的目標從來不是信民之戰,而是對神的神戰!

神靈之下,隻有魔法才能對抗魔法。

神力戰士,已經走下戰爭的舞台,縮在壕溝角落裡瑟瑟發抖。

在這個特殊的動盪時期,以北歐瑞奠之戰為導火索,形成無法遏製的魔法化洪流。

魔獄城的魔法炮和魔法器訂單,突然直接增加十倍。

魔獄城和超新星早在多年前就開始大量借款合夥拓建魔法工廠,現在賺錢賺得手抽筋。

工匠協會一分為二,一部分以魔獄城和蘇業為主,一部分以深淵和魔爐之主為主。

就在前幾年,深淵分會的工匠們還對魔獄城的擴建頗有微辭,認為魔獄城分會的工匠們好高騖遠,擴建那麼多廠房,招攬那麼多工匠,早晚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