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現在,深淵分會的神靈與工匠全都悔青了腸子。

海量的訂單雪花般飛來,可產能不夠!

魔獄城也一樣是訂單多得接不過來,可魔獄城已經規劃多年,產能是深淵分會的三百多倍!

讓深淵分會無比暴躁的是,魔獄城也不知道怎麼就憑空得到數以億計的魔法工廠傀儡,這已經遠遠超出了魔獄城十年的傀儡產量。

他們不知道,魔法神星早就與魔獄城、深紅祭司、新光大陸、米利都和雅典城進行全全產業聯動。

魔法神星產出的魔法設備支撐起了半個魔獄城。

無限位麵工匠神靈極多,並非全都加入工匠協會。

一些工匠神靈非常反感魔法工匠,堅決不允許自己的信民學習魔法。

惡果終於顯現。

各神係的神靈們哪怕買不到魔法炮,也不買舊武器裝備,甚至紛紛撕毀舊的訂單。

就算所有的舊武器裝備按照成本來賣,他們也不買。

因為在戰場上已經失去作用。

神下之戰,勝負由魔法炮與魔能水晶決定。

無限位麵的魔能水晶的價格,在短短十天內翻倍。

結果眾神發現,魔獄城和跟蘇業交好的神靈,竟然聯合組建了一個“無限水晶商行”,壟斷了無限位麵七成的魔能水晶礦區。

這意味著,從此以後,除了擁有魔能水晶礦的大型神係,那些中小神係的神靈,隻能從以蘇業為核心的勢力那裡買。

這也就意味著,任何與蘇業為敵的中小型神係,神下之戰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信民與城市被魔法犁地。

另外三成掌握魔能水晶礦的神係,除了深淵神係與宙斯神係,另外的神係不僅大氣不敢出,甚至還時不時吹吹風,表示願意與魔法師合作。

原因無他,采礦設備還需要在魔獄城排隊買,現在要是不買,就目前的開采能力,一旦打起神係戰,根本用不了多久。

關鍵是,神戰一開,連炮灰都不夠用,上哪兒找那麼多奴隸礦工挖礦?

之前那些與蘇業合夥開工廠開商行的眾神笑瘋了,紛紛派遣化身降臨,主動借給蘇業錢。

蘇業來者不拒,現在借的錢越多,花得越多,基礎建設和研究越牢,未來的技術護城河就越深,一步領先,步步領先。

蘇業把未來幾百上千年的收益,全部砸到魔法與魔法技術上。

眾多神靈用了成千上萬年積累的財富,換成魔獄城的產品,最終流入蘇業的口袋,間接投入到魔法與魔法技術上。

魔獄城,如同一個恐怖的財富吸收器,吞噬無限位麵眾多神靈多年積累的財富。

接著,蘇業做出一件讓所有神靈感到匪夷所思的事。

以成本價出售啟明藥劑,最終目標是讓所有智慧生命至少喝一次啟明藥劑。

那些原本還在小規模製造啟明藥劑的勢力,立刻停產,論技術不行,論成本,他們怎麼也比不上能無限供應原材料的鯨國,更何況還有大量的海洋神靈願意提供給蘇業。

由於啟明藥劑是最低級的魔法藥劑,已經不需要任何人工參與,清一色的流水線加魔能傀儡製造,製造速度驚人,一天能生產上億支。

即便這樣,依舊供不應求。

全無限位麵眾神之下的智慧生命何止萬億。

於是,蘇業再擴建九座工廠,讓每天產量達到十億支。

哪怕將來這種啟明藥劑飽和,這些工廠也可以生產其他藥劑。

在人類世界,啟明藥劑已經徹底免費發送,無論是希臘、北歐、波斯、埃及還是新光大陸,下到幾歲孩子,上到四五十歲老人,隻要不是特彆虔誠的宙斯神係信民,都喝過。

大量低階魔法師免費分發啟明藥劑,看著許多人當場喝下。

整個過程神似祭司們忽悠民眾信神。

宙斯神係很想阻止,可根本阻止不了人類對力量的渴望。

一些強行禁止信民喝啟明藥劑的城邦,不僅人口大量流失,不僅城邦居民偷偷喝,甚至,產生的信力全麵下降!

宙斯神係投鼠忌器,隻能無奈看著魔法師們四處給希臘人灌啟明藥劑。

慢慢地,啟明藥劑改了名字。

蘇業藥劑。

從啟明藥劑大規模推廣的第一個月開始,魔法學徒的數量與日俱增。

在加上柏拉圖大學院向無限位麵授課,選擇學習魔法的人越來越多。

因為每個普通人都發現,如果想要成為神力戰士,永遠爭不過那些擁有神靈血脈的人,可學習魔法不一樣。

魔法師的一切知識、資訊、法術、課程、方法等等等等,都是毫無保留對全無限位麵公開,各地魔法學院都設立向所有公眾開放的魔法投影教室,甚至還有夜校!

這也就意味著,學習成本低到可怕的程度。

但神力戰士不一樣,需要優秀的血脈,需要花錢買昂貴的食物、藥物、武器裝備和戰技。

可在柏拉圖大學院,甚至還免費教人戰技!

關鍵是,魔法師已經出現魔法戰士的分支,這成為無法凝聚神力又渴望成為戰士的人的救命稻草。

所有人都知道,神力戰士的上限遠遠、遠遠、遠遠低於魔法師。

因為神力戰士封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尤其是人類世界。

可魔法師,完全不靠神靈的力量,已經出現深紅教宗和魔法新光兩尊中位神。

如果僅僅如此,魔法師的數量隻會穩步成長,而不會暴增。

原因很簡單,太多的普通生命不相信自己可以成為魔法師,甚至放棄了嘗試,自然不會改變。

但是,啟明藥劑免費贈送!

當一個又一個離自己不遠的普通人突然晉升魔法學徒,擁有神奇的魔法力量,無數普通人的內心躍動。

啟明藥劑,點燃智慧生命追求進步的火焰。

啟明藥劑並非萬能,實際催生的魔法學徒比例非常低,但基數太大了。

大到許多人已經認為哪怕自己運氣不好冇有晉升魔法學徒,但自己的兒女肯定能行!

這種狂熱推波助瀾,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學習魔法的行列。

實際上,即便有魔法投影教室,魔法的學習也很難,如果人人看完魔法投影教學就能學會一切,那人類早就征服無限位麵。

但是,由於造紙術和印刷術的出現,讓魔法與知識的傳播成本降低,傳遍時效增長。

尤其是無限位麵一座座“歐幾裡德圖書館”的出現,裡麵大量免費向公眾開放的書籍,進一步促進魔法師的數量。

而且,魔法師協會有一筆專項資金,專門提供給各地的魔法老師,讓許許多多無望晉升但又想為魔法做貢獻又想不為生活發愁的魔法師,獲得一份體麵、富足又擁有榮耀與自豪的職業。

這進一步加大魔法的傳播。

甚至於,魔法協會有一個魔法宣傳部門,利用各種方式宣傳魔法的好處。

這幫人甚至準備雇傭大量魅魔等擅長心靈控製的魔物,誘惑彆人學習,甚至還準備建造能促進學習效果的各種無限製學校,比魔鬼還魔鬼。

最終被蘇業否決。

以前傳播魔法,千難萬難,歸根結底不是普通人冇需求,而是眾神冇需求。

黃昏軍團與奧丁軍團在地麵的魔法炮對轟,生生把眾神的需求打了出來。

因為許多神靈買回大量魔法裝備才發現,自己的信民不會用這東西!

這就導致,需要再花一筆高價培訓費。

如果自己的信民中有魔法師,用得著求蘇業嗎?

如果自己的信民魔法工匠夠強,還需要去魔獄城買嗎?

眾多神靈開始明裡暗裡開始培養自己的信民魔法師。

宙斯神係大多數神靈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雅典的智慧女神殿倒好,竟然建立了人類曆史上第一支魔法神殿騎士團。

戰神阿瑞斯得知後氣得半死,把從神罵得狗血噴頭,然後一口氣籌劃建立十個魔法神殿騎士團,組成魔法軍團,宣稱自己是古往今來第一個建立魔法軍團的神靈。

宙斯神係的普通神靈默默看著宙斯的兒女啪啪打宙斯的臉,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縮在角落裡看戲吧。

魔法師的發展,完全超出了所有神靈的預料。

以至於黃昏軍團與奧丁軍團打著打著,突然發現,黃昏之戰的主角怎麼特麼變成蘇業了?

然後,兩個軍團的神靈在洛基和奧丁的暗示下,厚著臉皮找蘇業要廣告費。

連續送走了兩個軍團的神靈化身,承諾了大量好處,蘇業化身坐在議事廳無奈一笑。

自己事先擴建工廠,的確是搶先站在第三層。

第一層,是北歐黃昏之戰雙方的需求。

第二層,是眾神看到黃昏之戰後的需求。

第三層,則是黃昏之戰結束後,無限位麵神靈失衡引發的動盪產生的需求。

但是,蘇業自己也冇想到,第二層的需求直接擴張的十倍還多,直接走到第三層,甚至走出自己都冇預料到的第四層,引發了培養魔法師的大需求。

無限提供啟明藥劑的導火索,是蘇業發現魔獄城人纔不夠,不得已而為之。

但後來發現,效果驚人,所以直接追加十倍的啟明藥劑,直接改變了整個無限位麵的格局。

此時,黃昏之戰剛剛開始,瑞奠戰場還未結束。

此時,蘇業的兩個化身深入未知星群,一個騎著百手泰坦,一個總被北歐愛神芙蕾雅騷擾。

此時,無限位麵暗流湧動,各神繫心懷鬼胎。

此時,創世之地的眾神與古魔的戰爭全麵開啟。

此時,時光龍蛋還冇融化,蘇業每天靠大量魔藥補充魔力。

此時,連接蘇業魔力天湖的魔法師總人數,達到一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