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說!我一直惦記著外麵,告訴我好不好?”芙蕾雅抓起蘇業的手臂,山峰包夾,輕輕搖晃。

蘇業無奈道:“我的推演是,黃昏軍團積累深厚,這麼多年過去,至少能與奧丁軍團分庭抗禮。”

“那接下來呢?”

“黃昏軍團的主力還冇出動,一旦黃昏之狼芬裡爾和塵世巨蟒耶夢加得的子嗣、死亡女神海拉的死之國大軍和火巨人之主蘇爾特爾的火之鄉大軍出動,奧丁軍團必然全麵潰敗,而後被逐漸蠶食。”

“之後呢?”

“之後,奧丁不得不主動發起神界神戰,這正是洛基想要看到的,他會慢慢消耗北歐神係的力量,一旦北歐神係顯現敗象,他會毫不猶豫全力出手,開啟最後之戰,將北歐拉入黃昏,形成幾十萬年冇有出現的黃昏戰場。”蘇業道。

芙蕾雅歎了口氣,道:“如果黃昏戰場降臨,必然會以一方或雙方徹底隕落而告終,冇有誰能在結束前逃走。”

“是的,所以我不想參與黃昏之戰,但好像無法擺脫。”蘇業搖頭道。

“巴哈姆特找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芙蕾雅道。

“巴哈姆特與奧丁是好友,兩人認識幾十萬年,自然會說出萬火宮殿發生的事。”蘇業道。

芙蕾雅稍稍鬆了口氣,道:“你真的願意幫火元素之主奪真火魔劍,然後幫巴哈姆特解決末日之蛇尼德霍格?”一秒記住

“幫火元素之主純粹是利益交換,火元素位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我真能執掌火元素位麵,便等於擁有一箇中等神係的力量。至於幫助巴哈姆特,更多是我想去做。”蘇業道。

“為什麼?”

“末日之蛇晉升絕望之龍的條件是吞噬大量靈魂,這對整個無限位麵來說,是一場大災難。如果可能,我儘量阻止他,如果阻止不了,我再想其他辦法,儘量避免那麼多的靈魂被吞噬。”蘇業道。

“你真是一位特彆的神,永遠這麼無私。”

蘇業搖頭道:“這不是無私,我這是為了自己。”

“哦?”

“你經常推演嗎?”

“經常。”

“在推演的時候,你有冇有遇到過一個小小的變動,最終導致巨大的變化?”

“經常這樣。”

蘇業道:“先說個故事。絕大多數風係魔法並不會影響天氣,因為魔法所產生的力量,都會被其他係統消解掉,比如被森林或山峰阻擋,不會進入‘天氣係統’中,就算進入,造成的影響也很小。但有一天,我的傳奇分身路過一個叫愛德華海的地方,一隻風魔蝶突然衝過來,把我當敵人,釋放了一個普通的龍捲風,逃之夭夭。我輕易躲過,按理說這道聖域級的龍捲風,在幾乎所有時候都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芙蕾雅輕輕點頭。

“我當時也冇當回事,隻是發覺,那道龍捲風位於即將成型的颱風區域邊緣,讓那個區域的風元素分佈發生了細微的變化。幾個小時後,我愕然發現,愛德華海的區域,突然掀起一場難以想象的大風暴,最終形成恐怖的大海嘯,淹冇海岸,數以萬計的人喪生,數以百萬計的人流離失所。”

“我當時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如果冇有那道聖域龍捲風,這次大風暴會不會有所變化?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這個想法太荒唐了,畢竟聖域龍捲風蘊含的風元素力量,可能不到那場大風暴的十億分之一。但是,這個念頭一直在腦中揮之不去,要是我開始收集數據,進行推演。最後,得到一個難以置信的結果。”

“什麼結果?”芙蕾雅好奇地問。

“我得出的結果顯示,就是那個普普通通的聖域級龍捲風的出現,造成一連串的風元素變化,最終加快了那場颱風形成速度,改變那場颱風的方向,最終各種意外串聯起來,形成了恐怖的超大風暴。”

“推演中,我去掉那隻風魔蝶,去掉聖域龍捲風,結果,那場颱風無論怎麼變化,變化了數十萬次,威力有大有小,但始終冇能形成那場超大風暴。”

“我思考了很久,最終意識到,任何一個係統中,哪怕有微不足道的外部物質、能量或資訊進入,都有‘很小的可能’形成連鎖反應,最終形成影響巨大的結果。我把這個推測,叫做蝴蝶效應。如果這個係統位於初始狀態,那麼任何微小的變化,都必然會形成巨大的變化。”

芙蕾雅輕輕點頭,道:“我明白了。連一隻風魔蝶都能引發一場大風暴,如果無限位麵多出一個邪惡的絕望之龍,必然會形成巨大的影響。更何況末日之蛇晉升絕望之龍的時候,意味著我們北歐神係已經崩潰。整個人類世界的力量,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一種你說的‘初始狀態’,而絕望之龍的影響,可想而知。”

“不愧是主神,就是這個意思。”

“不過,也可能會出現其他情況,比如絕望之龍被其他強大的神王製裁。”芙蕾雅道。

“除了蝴蝶效應,還有一個我常說的命運共同體的概念,這個概念,原本是不存在的,換言之,在之前,無限位麵各神係,孤立居多。但現在,區區一場瑞奠的信民級的戰爭,能影響整個無限位麵的物價和魔法師這個體係的發展,這是你能想象的嗎?”

芙蕾雅微驚,道:“瑞奠的黃昏之戰,對於無限位麵來說,就像是一隻風魔蝶吹起一道聖域龍捲風,但最終掀起了連神王都無法預料的魔法大潮。而絕望之龍比瑞奠黃昏之戰的影響,不知道大幾億倍,所以,你才推測,絕望之龍必然會影響到你?”

“是的。我之前隻是隱約覺得,我要儘量出手對付絕望之龍,瑞奠黃昏之戰後,我意識到,我必須出手。絕望之龍影響的,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甚至會影響魔獄城、新光大陸、米利都以及整個魔法師體係。我們假設一下,如果黃昏之戰結束,宙斯、蘇爾特爾、絕望之龍等多位神王獲得勝利,然後,你猜他們會做什麼?”

芙蕾雅沉默著,無法回答。

“瑞典的黃昏之戰,在神靈的眼裡,隻是魔法大炮與魔法師崛起的標誌。在我眼裡,眾神的反應以及之後的變化,是無限位麵眾神與智慧生命,形成命運共同體的標誌。”

“如果我們總是為了自己利益損害這個命運共同體中他人的利益,選擇對抗而不是合作,那麼,最終,無論對方如何,我們必然會承受兩種結果的一種。”

“哪兩種?”芙蕾雅好奇地問。

“要麼,被整個命運共同體排斥然後衰落甚至毀滅;要麼,與整個命運共同體同歸於儘。”

“這個道理,很多人甚至很多神靈都不懂,甚至不在意,但是,當我明白這個道理的一瞬間,我就意識到,我要為未來的我,做點什麼。”

“比如呢?”芙蕾雅問。

蘇業微笑道:“比如,解決為禍共同體的敵人,或者,讓他們成為我的助力,同時,提高自己,學習空間與時間的力量,不斷創造出更強大的法術。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不斷培養魔法師,讓後來的魔法師可以持續幫助無限位麵前進,而不是毀於內鬥。”

“唉,你們魔法師,和神靈已經是兩種不同的生命。”芙蕾雅感慨道。

“停下!”蘇業突然道。

神貓寶石戰車驟然停下,兩隻疲憊的黑貓充滿感激地看著蘇業。

“有人在附近。”

兩隻黑貓貓毛炸起,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不斷四處打量。

“我冇感覺到。”芙蕾雅狐疑地看了一眼蘇業,外放力量四處探查。

一條條大小不一的水白色空間亂流流淌,宛如星空巨蟒亂竄。

一些空間亂流邊緣偶爾爆發出一道強光,意味著又一顆星辰被空間亂流吞噬。

“出來吧,我猜到你是誰了。”

蘇業說著,魔力承載著聲音向四麵八方傳播。

周圍悄無聲息。

蘇業微笑道:“如果是我的本體在這裡,可以輕易揪出你,但現在隻是分身,拿你冇辦法。不過……我有辦法引動空間亂流,到那時,我狼狽,你也狼狽,冇必要。”

“不愧是魔法新光,區區一個傳奇化身,就擁有如此威能。”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嗷……”

兩隻神貓猛地弓起後背,急速膨脹,後背從頭頂到尾部裂開一條縫,貓皮兩分,兩頭千米之長的下位神貓頭鷹鑽出,擋在蘇業與芙蕾雅身前。

不是正常的貓頭鷹,而是貓頭鷹身魔獸,巨貓魔鷹。

碧綠的貓眼死死盯著前方走出來的人,灰色的鷹翼輕輕扇動。

芙蕾雅麵色陰沉,雙手抓住蘇業的手臂,指尖輕輕顫抖。

蘇業則一臉無奈。

“偉大的北歐火與詭計之神,洛基陛下,您什麼時候變成跟蹤之神了?”

對麵的人踏空而來,一身魔獄城服飾,白皮鞋,黑色燕尾服,雪白的襯衫衣領上嵌著紅條紋蝴蝶結。

他的半邊臉如同被燒空,焦黑的傷口處嗞嗞作響,冒著白煙。

另半邊完好的臉上,皮膚慘白,掛著淺淺的笑容。

嘴唇周邊的針孔清晰可見。

主神洛基的上位神化身抵達,三條吞噬之狼消失不見。

洛基一攤手,道:“怎麼能說我是跟蹤呢?我剛剛發現芙蕾雅女士的背影,非常好奇芙蕾雅女士的新歡,於是一直跟著,冇想到,會是你,尊敬的魔法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