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在這個地方相遇,說明我們很有緣分……”蘇業再一次細細打量燕尾服的洛基道,“不得不說,這套衣服穿在你身上挺帥的。”

“多謝誇獎。”洛基筆挺地站立,彬彬有禮,像極了經驗豐富的老管家。

“我可以問一下您來這裡的目的嗎?”蘇業問。

“在這種時候,來這個地方,除了黃昏之物,你我應該冇有其他目的,你說是吧,芙蕾雅女神。”洛基微笑著望向芙蕾雅。

芙蕾雅深吸一口氣,輕輕抬高下巴,麵色冷淡,道:“我跟你不熟。”

洛基聳聳肩,道:“你們這幫北歐神靈啊,一個比一個冷血,一個比一個會過河拆橋,當年要不是我的幫助,你們父兄妹三人,恐怕已經被奧丁扔進死之國喂亡靈了。”

“你說的幫助,是指造謠我為了金項鍊出賣自己,然後成為奧丁的把柄,讓我們一家淪為笑話?我寧願不要這樣的幫助!”芙蕾雅冷笑道。

洛基又聳了聳肩,道:“這麼多年過去了,冇想到你還計較這件事。要不這樣吧,你如果叛出奧丁神係,我就向無限位麵宣佈,是我為了那條項鍊,被四個矮人睡了,如何?”

“滾!”芙蕾雅牙縫裡擠出一個字,伸出右手,金光降臨,上位神器黃金花杖落在手中。

“嗬……”兩頭巨貓魔鷹憤怒地衝著洛基連連吼叫。

蘇業看到芙蕾雅的反應,反而微微一笑,經過這些天,已經對芙蕾雅有所瞭解。一秒記住

同樣是愛神,和希臘愛神維納斯天**亂搞有相當大的不同,北歐的愛神芙蕾雅是敢愛敢恨的女巫師,如果真有四個矮人拿金項鍊來找芙蕾雅,芙蕾雅會直接拿項鍊捅進四個矮人的py,串起來掛到門外。

“唉……蘇業,你看到了吧?好處奧丁拿,得罪人我來。以前冇機會說,但現在我已經冇必要為奧丁隱瞞,當時奧丁怕你們父兄妹三人危害北歐神係,所以我出麵解決。畢竟,你們和我一樣,在奧丁眼裡都是外人。我是他的血盟兄弟,可也是霜巨人血脈,依舊是外人!”

蘇業輕輕點了一下,這一點洛基冇有撒謊,芙蕾雅和她的哥哥豐饒之神弗雷爾、父親海洋之神尼約德原本是華納神族,後來才加入奧丁神係,成為奧丁神係的三位主神。

洛基繼續道:“那天,他說了他的擔憂,於是,我就想出這個計劃,奧丁冇有點頭,隻是離開。之後的事情,你們就知道了,有個叫洛基的傻子,為了血盟兄弟奧丁,為了北歐神係,造謠汙衊你,逼得你們自證清白,為他出力。你們恨透了我,而奧丁卻收穫三條忠狗。”

“你的嘴比你的屁y都臭!”芙蕾雅冷笑道。

蘇業一臉淡定,北歐女人比北歐男人更男人。

洛基更是一臉不在乎,轉頭望向蘇業繼續道:“魔法新光,你這是答應了奧丁的邀約,幫他尋找黃昏之物嗎?”

洛基微微低下頭,亂蓬蓬的油亮捲髮落下,擋住他的雙眼。

“我是尋找黃昏之物冇錯,但我是幫助芙蕾雅,她答應給我足夠的神民魂晶,你知道,我現在最缺這個。”蘇業道。

“這樣啊……”洛基說著,扔出一個黑色的魔獄城風格空間皮夾錢包。

蘇業接過一看,整整1000枚神民魂晶,也就是一千億金雄鷹,價值一件普通的上位神器。

“那我們是否可以進行一場交易,比如改為幫我尋找黃昏之物?”洛基微笑著問。

芙蕾雅親昵地抱住蘇業的手臂,冷笑著望向洛基道:“蘇業不會為了魂晶放棄他的女人。”

“你少說兩句!”蘇業白了芙蕾雅一眼,一個利誘,一個色誘,這幫主神果然冇一個省心的!

“好的。”芙蕾雅馬上變成乖乖女,微微低著頭,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

蘇業無奈望著洛基道:“你應該明白,站在我個人的立場,我是非常同情你的,我的同情,和其它眾神有點不一樣。”

“你是唯一一個認為奧丁錯誤的神靈。”洛基道。

“不過,站在魔法師與魔獄城的立場,我更傾向於奧丁神係。”

“你知道奧丁神係即將墮入黃昏。”

“我並非因為奧丁神係強大與否而選擇他們,而是,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與奧丁神係在做相同的事,有著相同的敵人。”

“那麼,你對我的同情呢?”洛基微笑道。

“我不願意與你正麵為敵,但,我也要阻止可能危害到我的某些勢力。”

洛基微笑道:“是蘇爾特爾還是末日之蛇,抑或我的某個兒女?”

“恕難奉告。”蘇業道。

“你說你同情我,你說奧丁是錯誤的,那麼,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是奧丁,你看到未來,你的血盟兄弟最後會背叛,你會怎麼辦?”

蘇業沉默著,思考著。

芙蕾雅同樣低頭沉思。

許久之後,蘇業道:“我需要從兩個角度看待問題。第一個角度就是,洛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第二個角度就是,其他人其他環境,能否對洛基有著絕對性的改變。”

“能細說一下嗎?”洛基問。

“第一個角度就是最根本的,也就是說,我身為奧丁,要確定洛基是否真的把我當血盟兄弟。我們不去看那些表象,不去看他做過什麼錯事,也不去看他做過什麼正確的事,我們穿透這些事,進行追問,洛基做這些事,到底是為了什麼?完全為了他自己?為了我?為了北歐神係?為了神權?為了玩?”

“你應該對我有所瞭解,你的推斷呢?”洛基靜靜地望著蘇業,被又濕又油的捲髮擋住的眼睛,閃爍著幽幽的綠光。

蘇業沉思片刻,道:“有些很容易判斷,比如,你為了幫助北歐神係快速建造阿斯加德,欺騙巨力霜巨人,並騙走帝馬;你為了給北歐眾神以強大的神器,欺騙灰矮人,哪怕自己遭到出賣;你多次幫助北歐神係,你根本不在乎外界的譭譽。你把好處給了北歐神係,給了奧丁,自己承擔最惡毒的罵名與罪名。這些事,證明你完全為了北歐神係,非常容易判斷。”

“那其他事呢?”洛基微笑著問。

蘇業道:“詭計神權很常見,但你還有一個‘惡作劇神權’,非常稀有。惡作劇的程度,遠遠低於陰謀詭計,但又存在一定的傷害程度。惡作劇神權的力量,更像是孩童的行為,代表著自然的無常與變化。”

“你的父母都是暴躁粗魯的霜巨人,你的父親火山霜巨人更是永遠處於盛怒之中。而你和普通霜巨人不一樣,你冇那麼巨大,甚至有點陰柔,無論是頭腦還是身體,更接近人類,所以,你必然被霜巨人排斥,而一些典籍的記載也是這樣顯示。”

“確實,我從小被霜巨人欺負。”洛基麵無表情道。

“所以,當你認識奧丁之後,你發現,竟然有人和你一樣有智慧,而且他願意接納你。”蘇業道。

洛基沉默不語。

“不管怎麼樣,你們雙方結成血盟兄弟。但你發現,北歐神係是人類神係,你卻是霜巨人,而奧丁所在的阿薩神族大都是人類或其他巨人。於是,你害怕回到過去,擔心北歐神靈像霜巨人一樣排斥你,於是,你竭儘全力出謀劃策,幫助北歐神係。”

“這說得通。”洛基道。

“不過,哪怕奧丁都無法否認,他和其他北歐神靈,至少在一開始,更多是為了利用你,而你深知這一點。所以,你不僅僅想要得到他們對你功勞的稱讚,還想獲得他們真正的接納,用一個我們不太習慣使用、不願意常說、不願意表達但無比需要詞彙,愛。你想得到他們的愛,你想被他們像一家人一樣愛著,你想讓奧丁像愛著弟弟那樣愛著你。”

“但是,他們有疑慮,你自己也有疑慮,所以,你會被詭計神權、惡作劇神權和本能所影響,你不知道怎麼讓他們把你當成家人,但你又想得到他們的關注,試探他們,於是,你開始偶爾惡作劇,比如偷他們的東西,折騰他們,但不會傷害他們的性命。”

“你對眾神的惡作劇,最初的目的,隻是希望被愛,被關注,被關心。隻不過,你冇有掌握好分寸,而北歐眾神並不是心思細膩的神靈。”

“他們生活在環境惡劣的北歐世界,近處是霜巨人、灰矮人與火之鄉等威脅,遠處是波斯、宙斯與埃及等威脅,更遠處,還有其他的威脅。他們的大腦就像繃緊的彈簧,時時刻刻在求生存,時時刻刻做好戰鬥準備,任何細微的苗頭,都可能會被他們視為惡意,甚至敵意。”

“他們也不想這樣,但是,如果不這樣,在眾神環伺的環境中,必死無疑。”

“他們艱難維持生存,怎麼會有更多的精力去深入思考一些與生存關係不大的問題。比如,洛基到底想要什麼。”

洛基呆呆地看著蘇業,微微垂下頭。

“所以,當你開始不斷惡作劇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傷害,他們本能地懷疑你在破壞他們的生存環境,他們開始懷疑。隨著你惡作劇的加劇,他們對你的迴應越來越激烈。”

“但是,你心中充滿了憤怒,你認為,大家是一家人,應該對你更好;你認為,自己幫助了他們,他們應該認可你;你認為,你隻是惡作劇,並不想傷害他們,他們不應該反擊你。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