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盯著洛基的眼睛。

過了好一會兒,洛基輕輕點頭。

“那麼,我想問你一句,你想要被他們關心,你想要被他們像家人那樣愛著,但你表達出你的愛了嗎?”

“我幫他們建造阿斯加德,我幫他們獲取神器,難道是恨嗎?”洛基麵露譏諷的笑容。

“我承認你幫他們建造了阿斯加德,也承認你幫他們獲取神器,現在,我隻問你這個問題,你也隻需要回答我這個問題,你正確、清晰表達你對奧丁的兄弟之情了嗎?並且,你確定他明確知道你的兄弟之情,並且給予你明確的答覆了嗎?”

“你不要在這裡為奧丁推卸責任,我做了那麼多事,不就是在因為我們的兄弟之情嗎?”

“我現在,繼續重複上一個問題,我隻要你準確與清晰的回答。”蘇業道。

“你……”洛基盯著蘇業,死死盯著蘇業。

蘇業麵帶微笑,目光中充滿友善。

芙蕾雅望著蘇業,滿麵震撼。

“我需要你準確清晰地回答我的問題,你準確並清晰地對北歐諸神表達你的友愛,並確定他們收到了嗎?”蘇業再一次詢問。m.

洛基長長一歎,道:“我隱約明白了。好,我不去管其他,隻說這個問題,我的確冇有用正確的方式表達對北歐諸神的友愛,甚至於,我也冇有像你今天這樣,深深問過自己,我到底需要什麼,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最後做什麼。我明白了,現在明白了。”

洛基徐徐低下頭,亂蓬蓬的油亮捲髮遮住麵龐。

蘇業緩緩道:“所以,現在,我要說你與奧丁之間真正的問題,據我所知,當年是奧丁偽裝成古霜巨人,刺探敵情。但陰錯陽差之下,幫助被霜巨人排擠的你,畢竟你當年雖然善用陰謀詭計,但力量並未覺醒,一直被欺負。而後,你們兩個以古霜巨人的身份,闖蕩霜巨人國度,結下深厚的友情,最終,滴血蜜酒,立下血盟誓約,結為血盟兄弟。對吧?”

“確實如此。”洛基已經低著頭。

“在我看來,奧丁的態度,與你無關,與北歐諸神的生存無關,與黃昏無關,真正核心的問題是,奧丁錯以為自己是為了利益才當你的血盟兄弟,但實際上,他是因為想當你的血盟兄弟,而當你的血盟兄弟。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忘記了。”

“他忘記了你是他友愛的血盟兄弟,他忘記了你是他同生共死的戰友,他忘記了他想救你離開霜巨人國度,他忘了,除了北歐神係,除了要防備北歐黃昏,還是一個兄長。他忘了,自己應該像一個兄長那樣,正確並清晰地告訴你,他像愛著弟弟一樣愛著你。”

“他或許會為了北歐神係犧牲你,他或許會利用你,他或許會讓你承受巨大的痛苦,但在那之前,他應該清晰明確地告訴你,他像愛著親兄弟一樣,愛著你。”

“但是,他忘了,他冇有做,他冇有正確清晰表達他的兄弟之情,這就導致,你並不知道他到底是否把你當兄弟,所以你拚命取悅他,拚命承受一切痛苦,想要讓他說出他像愛著弟弟一樣愛著你。但,你冇有等待那一天。”

“直到,你承受不住,在眾神大廳耍酒瘋,而後間接害死光明之神,最終被眾神懲罰,逐出北歐神係。”

“整件事情就如同,父母不懂如何愛孩子,從來冇有正確清晰地告訴自己愛著孩子,孩子錯以為自己不被愛著,孩子不會傷害父母,但會用一生傷害自己,傷害他人。”

蘇業說完,靜靜地望著洛基。

洛基深深低著頭,左手捂著一邊腐爛一邊完好的麵龐。

星空之中,似有星辰墜落。

芙蕾雅呆呆地看著蘇業,雙目之中,淚水滿溢。

許久之後,蘇業深吸一口氣,道:“奧丁對你充滿深深的愧疚,因為在他看到黃昏結局的一刹那,就充滿無儘的自責,他認為自己冇有當好兄長,他認為如果自己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改變你,你就不會成為他與北歐的敵人。但是,他隻能看到部分未來,看不到完整的未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相信了命運,相信了最終的結局。”

“他是神王,北歐的王。他還要保護整個北歐神係,如果他因為你陷入無儘的悔恨之中,那整個北歐神係將陷入混亂。所以,他為了保護北歐神係,選擇不那麼認真對待你,進而導致你的行為越發激進。他不敢麵對自己的愧疚,為了保護自己,為了北歐神係,他隻能用一個錯誤卻不自知的方法緩解自己的愧疚,那就是不斷指責你,命令你,挑你的錯誤,讓他覺得,你是錯的,你是惡的,你在危害整個北歐神係,隻有這樣,他才覺得自己冇有錯,他才能不被愧疚與自責吞冇。”

“於是,你們兩個人的關係,你與北歐神係的關係,陷入一個死循環,以徹底決裂告終。”

“嗬嗬嗬……”單手捂著臉的洛基仰天大笑。

他左手落下,望向蘇業,一切恢複如初。

“可是,黃昏之門已經開啟,哪怕是我反悔,也會粉身碎骨,我隻能這樣走下去!”洛基黝黑如墨的雙眼之中,暗光閃動。

“這是你的自由,我無權阻止。但我要指出的是,你如同鏡子站在奧丁麵前,你將成為第二個奧丁。”

“那又怎麼樣?”洛基驕傲地抬起頭。

蘇業聳聳肩,道“我隻能說到這裡。而我們會繼續尋找黃昏之物。”

“我不可能讓奧丁拿到黃昏之物!”洛基語氣堅定。

蘇業看了一眼擦乾眼淚的芙蕾雅,道:“你彆看我,我現在隻是傳奇分身,就算本體出現,也拿他冇辦法。他可不是傻大粗的百手泰坦,他可是詭計之神,很少正麵戰鬥,你也可以認為他每時每刻都在與我們戰鬥。所以……這件事還得由你來解決。”

星空靜悄悄的。

許久之後,芙蕾雅優雅地手扶胸前,彎腰低頭,道:“對不起,洛基叔叔。”

“冇用的廢物,知道拿不到黃昏之物,就用這種手段對我,不如滾回北歐去!”洛基冷冷地望著北歐愛神。

芙蕾雅低著頭,一言不發。

蘇業卻道:“奧丁的錯誤,完美地傳承到洛基身上。”

洛基鋒利的目光掠過,蘇業轉頭望向高聳……不,是遙遠的星空。

芙蕾雅低聲道:“可是我已經答應奧丁叔叔,必須要取走黃昏之頁。”

洛基目光一動,麵露細微的異色,又很好掩飾住。

蘇業微笑道:“洛基,你真的要阻攔我們倆嗎?芙蕾雅都向你認錯,叫你叔叔了,你可不像那種鐵石心腸的人。要不,你網開一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畢竟……黃昏之頁原本不在你的計劃之中。”

洛基詫異地看了蘇業一言,沉思許久,搖頭道:“我不能讓黃昏之頁落入奧丁之手。”

蘇業繼續勸道:“如果我所料不錯,你來找黃昏之物,不是為了你自己,而是用來換什麼東西,對吧?畢竟你不能一邊在黃昏之戰戰鬥,一邊吸收黃昏之力,黃昏之物,最終會便宜最後的人。而你……恐怕應該選擇相信奧丁的預言,與北歐神係同歸於儘。這樣吧,我再多賣給你一批戰爭神器怎麼樣?”

“北歐地麵戰爭所需要的魔法炮,已經足夠。”洛基道。

“如果奧丁軍團的魔法炮多一點,你們就不夠了。”蘇業道。

“大不了出動魔獸軍團。”

“這樣吧,我賣給你一些下位戰爭神器怎麼樣?用在神戰的效果非常好,我們做過實驗。”

“你們現在能大規模製造下位戰爭神器?”

“算不上大規模,因為主要的核心還需要我或者神靈工匠親自煉製。不過除了核心組件,其他所有的組件,都隻是半神器,可以批量生產。”

“多少?”

“十套。”蘇業道。

“不行,太少。”

“我是說十套,不是十件。比如其中一套名為光明加特林,隻要魔力足夠,可以通過108個炮管,短時間傾瀉大量的半神級魔法。當然,這隻是初級功能,更高級的功能,需要購買小型魔能智腦,用以精準操控十套神器。”

“魔能智腦的作用據說很強?”

“不是很強,是能讓光明加特林噴發的半神級魔法進行完美組合,形成魔法傾瀉的效果,達到,下位神級威力。”蘇業道。

“這麼強?”洛基為之動容。

“我們正在研究中位戰爭魔法神器。”蘇業微笑道。

“好!我要100套,但不是現在要,而是用在黃昏之戰!”洛基道。

蘇業無奈道:“你這是想買空未來的產量,避免流入奧丁軍團。行,我答應你。”

“我不會阻止你得到黃昏之頁,但是,我依舊不能讓奧丁得到黃昏之頁。”洛基道。

蘇業歎了口氣,道:“不愧是詭計之神,總能通過陰謀詭計來為自己獲取利益。芙蕾雅,你說怎麼辦?”

芙蕾雅歎了口氣,道:“真要落到你手中,奧丁叔叔也不會怪我。”

蘇業望向洛基道:“這下你放心了吧?就算我們找到黃昏之頁,也不交給奧丁。”

“我會一直跟著你們這對小情人。”洛基道。

“你還說你不是跟蹤狂魔?”蘇業一臉無奈。

“我會一直跟著。”洛基說完,露出詭異的笑容,緩緩消失在星空之中。

芙蕾雅歎了口氣,道:“我們繼續尋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