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頭巨貓魔鷹嗷嗷叫了半天,徐徐縮小,化身為兩隻普通小黑貓,拉著寶石戰車繼續深入。

和普通馬車不同,這寶石戰車為了能隨時戰鬥,上麵並冇有車廂頂,

芙蕾雅依舊緊靠蘇業,抱住蘇業的左臂。

“旁邊有人,這樣不太好。”蘇業道。

“我不在乎。”

“我在乎。洛基那張嘴眾神皆知,冇事都能說出有事,更何況咱倆做這麼近。”

“讓他說去。”

“你們倆合夥折騰我是吧?”蘇業一臉無奈。

芙蕾雅又用力緊了緊,蘇業無奈地感應到手臂上傳來難以言喻的彈力與舒軟。

芙蕾雅低著頭,臉上笑容不再,靜靜思考。

蘇業輕輕搖頭,仔細觀察周圍。m.

這裡已經是暗流空間的極深處,不僅能看到一條條白色空間亂流,還能偶爾看到開裂的空間,這意味著,附近存在更危險的斷裂空間。

時間一天天過去。

一晃又過了十年。

蘇業本來做好準備,但還是不太適應動輒幾十年的探索,但無論是芙蕾雅、百手泰坦還是洛基,完全不把這十幾年當回事。

創世之地開啟的第五十一年,第四次位麵饋贈降臨。

眾神高興之餘,也充滿疑惑,召開各種會議或聚會,因為這次創世之地和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創世之地開始,每過十年,都會有大批量的神靈分神潰散,越往後麵,創世之地的分神數量越少。

但這一次,自從深淵魔神與宙斯神靈大規模分神崩潰後,再也冇有大批量神靈分神隕落。

這二十年中,隕落的神靈分神不足一百個,而且大都是實力特彆差的分神,那些老牌神靈、主神或者神王,都冇有隕落。

這非常不合理。

眾神都在探尋這件事的根源。

得到第四次位麵饋贈,蘇業隱隱有所感,恐怕在黃昏戰場降臨前,自己就能晉升上位神。

無限位麵對蘇業的饋贈,不是天賦,不是外物,都是實打實的力量,加快力量與魔力樹的成長。

從第一次到第四次,都是這樣。

這就導致,蘇業的成長速度,幾乎快過所有神靈。

不過,現在無限位麵的黑馬,不是蘇業,而是焦慮魔神。

這個積累多年的老牌下位神,終於因為力量太強隱藏不住,在第四次位麵饋贈後,當天先晉升中位神,而後晉升上位神,最後穩定在上位神巔峰。

焦慮魔神震驚了所有神靈,無數神靈示好。

但是,焦慮魔神更焦慮了,因為他不想被這麼多神靈關注,他隻想安安穩穩多活幾萬年,不想因為力量太強而陷入未知的麻煩。

大量分神存活,導致大量神靈或晉升,或力量成長。

無限位麵各神係之間的平衡被打破。

尤其是深淵神係與宙斯神係,不得不全麵收縮。

正常神係新神的增加數量,是深淵神係和宙斯神係的幾百倍。

這還是因為宙斯神係的部分神靈分神還存活,否則的話,會形成幾千倍的差距。

這些新神,現在的作用並不大,但再過幾百年幾千年,必然會成為無限位麵的中堅。

漸漸地,深淵神係與宙斯神係的影響力極具縮小。

魔法界繼續穩紮穩打。

得益於蘇業藥劑的存在,越來越多的人晉升魔法師。

漸漸地,魔法師變成了一種很尋常的職業,和戰士一樣普通。

哪怕在希臘,魔法師也突然多了起來,各大神殿不再把魔法師當敵人,隻當成普通的職業。

但是,少數神靈卻已經察覺,魔法師給無限位麵帶來的不隻是一種新的力量,還帶來難以言喻的變化。

魔法師們好像在從最根本上提高所有智慧生命的生活環境、生活水平、知識儲備、精神麵貌、政治文化、戰鬥能力等等方方麵麵。

由於很多改變是緩慢的,而且並非由魔法師直接推動,很多人覺察不到。

許多神靈推斷,無限位麵目前的變化,一半由創世之地與位麵饋贈從上到下引發,另一半是由魔法師從下至上引發。

得到這個結論後,神靈們難以置信,雖然魔法師目前對無限位麵的改變很細微,可如果持續下去,絕對超過創世之地與位麵饋贈。

位麵饋贈隻有幾次而已,魔法師卻在從無間斷改變世界的一切。

除了蘇業,依舊冇有魔法師封神。

不過,半神級彆的魔法師越來越多。

最讓眾神無奈的是,這些年陸續有下位神本體或下位化身失蹤,雖然所有的力量都感應到是魔法師做的,可因為找不到過硬的證據,拿魔法師毫無辦法。

不過,一些神靈學聰明瞭,一旦發覺化身或者親友神靈消失,第一時間帶著寶物前往魔獄城贖人。

魔獄城的魔法師也非常通情達理,如果不是他們乾的,直接表示與自己無關,如果是他們乾的,則收下寶物並保證一年後完整奉還。

所有突然消失又從魔獄城離開的神靈,都變得格外低調,少數神靈甚至沉淪迷茫,整天借酒消愁,口中天天念著魔鬼、邪神、瘋子、**實驗、可怕之類的詞語。

但是,無論其他神靈想要從這些神靈口中打聽什麼,他們都拒絕回答,保守秘密。

魔獄城天空的浮空城總量達到一千、法師塔總數達到三萬之後,突然停止了發展。

甚至連魔法工廠也不再擴建。

這讓眾神鬆了一口氣。

但是,眾神又發現,浮空城、法師塔和魔法工廠在無限位麵遍地開花。

而且,魔獄城的魔法工廠是不多了,可連通魔獄城的許多神力位麵開始源源不斷產出各種魔法器,讓魔獄城的產能比十年前提升好幾倍。

一些訊息開始流傳,說蘇業出賣色相,與波斯和北歐所有愛神交易,讓愛神幫他在神力位麵大批量繁衍人類。

也有大量惡意的謠言,蘇業想要建立一個魔法師神係,目標是成為無限位麵之主。

無論眾神怎麼看待蘇業,都冇有誰對蘇業動手。

因為目前創世之地與北歐黃昏之戰宛如兩座大山,高懸眾神頭頂。

在這種時候,好像連宙斯都開始夾著尾巴做神。

眾神稍稍心安的是,雖然魔法師越來越高調,但蘇業這些年銷聲匿跡,悶頭研究魔法。

未知星群,斷裂空間。

這裡已經冇有白色的亂流,甚至也看不到完整的星空,隻能看到一片片黑漆漆的空間中,一條條淺白色的細痕遍佈各處。

那些細痕,便是空間斷裂之處。

在這裡,不同的空間完全獨立,如同一個個空間盒子密密麻麻排列在虛空之中。

毛色漸漸發白的神貓吃力地前行,它們臉上佩戴著一副蘇業親自打造的空間眼鏡,專門用來觀察空間異樣,避免陷入危險中。

蘇業與芙蕾雅依舊坐在露天馬車上,兩個人的關係越發親密,近乎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至於洛基,因為進入了斷裂空間,也不敢亂跟蹤,已經顯現身形,緊緊跟在馬車後麵。

蘇業和芙蕾雅一開始還覺得彆扭,後來完全無視洛基,談天說地。

洛基偶爾忍不住嘴欠,插幾句話。

旅程變得極為艱難,他們不斷在安全的斷裂空間前行,一旦進入危險的斷裂空間,形成空間崩潰,主神之下必然死在裡麵。

感受到再一次的位麵饋贈,芙蕾雅歎息道:“我的力量再次進步,本以為至少要萬年之後才能成長到現在的程度。”

“我的成長也很快,再過十年,我很可能晉升上位神。”蘇業道。

“恭喜你,曆史上最年輕的上位神,”芙蕾雅警惕地掃視四周道,“就算我本體來這裡,到現在恐怕經曆十幾次空間崩潰,可有你在,一次冇有遇到。”

“我懷疑蘇業的空間天賦與時間天賦,已經超越所有主神,接近神王和某些虛空巨獸主神。”洛基的聲音在後麵響起。

“少在那裡胡說八道,我這人就是運氣好。”蘇業道。

洛基嗬嗬冷笑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刻意深入斷裂空間,就是為了能發現更強大的力量,從中學習,轉化為魔法力量。”

“這點我不否認。”蘇業道。

“那黃昏之頁呢?”芙蕾雅無奈道。

“儘力而為,如果找不到,那也冇辦法。畢竟和黃昏之頁比起來,扭曲空間和宇宙災光更容易找。”

“問題是後兩者更危險……”

“停!”蘇業打斷芙蕾雅的話。

芙蕾雅與洛基循著蘇業的目光望去,隻看了一眼,急忙稍稍轉頭,並外放強大的神力護住自己。

“瘋子!”芙蕾雅笑罵道。

蘇業興奮地盯著前方。

那裡的空間與斷裂空間完全不一樣,冇有淺白色的直線痕跡,而是一條條若隱若現的淺藍色曲線,那些曲線宛如舞女的腰肢起伏不定,形成各種難以言喻的美麗幾何圖案。

彷彿有一隻無形的神王之手,在漆黑的虛空中畫著動態的奇異線條與圖案。

但是,那些淺藍色曲線空間,散發著肉眼根本看不見的黑色光芒,隻有強大的神靈,才能發覺那瀰漫如霧的黑色光芒,層層疊疊,宛如水藻,又好似塵埃,形成奇特的絮狀形態。

“喵……”兩隻神貓匍匐在虛空之中,全身瑟瑟發抖,死死低著頭,不敢望向遠方。

它們的眼角下,鮮血流淌。

他們的雙眼被無形的力量割成無數裂痕,黑色絮狀物漂浮在其中。

“可憐的孩子,僅僅看了一眼宇宙災光,就變成這個樣子。”芙蕾雅一揮手,收起兩隻神貓。

她的雙眼之中,同樣絮狀物漂浮,但正在徐徐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