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芙蕾雅一言不發。

時間一晃即逝。

“一天了,他還我冇有回來,說明他已經……”

“放屁,他不會死!”芙蕾雅暴躁大叫。

洛基搖搖頭,道:“為了小情人犧牲一個上位化身,也算值得。不過,我就不奉陪了。可惜……”

洛基說完,想了想,選擇了一個方向,在斷裂空間中繼續前行。

芙蕾雅呆坐在星空之中,抱著黃金法杖,就像抱著蘇業的手臂。

遙遠處的斷裂空間。

百手泰坦的五十個頭顱猛地看向肩頭上的“深紅教宗”的下位化身。

“你的氣息……突然增強又收斂了。”百手泰坦雙目之中雲氣流動。

“力量外泄而已。”蘇業道。

百手泰坦撇撇嘴,道:“少胡扯了,你當我是傻子?明顯是你本體晉升了上位神,你的下位化身的力量相應增強。現在我徹底服氣了。你還不到一百歲吧?真神種都達不到這種程度,一般隻有神王的孩子,才能達到這種層次。當年宙斯晉升上位神,也用了幾十年,晉升主神大概用了三百多年。”

“你真能亂猜。”蘇業道。

百手泰坦白了蘇業一百眼,突然齊齊笑起來,道:“你位階越高,我越不丟人,挺好。你要是晉升神王,我成為你的從神,也不丟人。畢竟我爸也隻是宙斯的從神……”

百手泰坦突然停在虛空,四處張望。

“怎麼了?”蘇業警惕地問,跟著四處張望,心中疑惑,自己的虛空之力大漲,新獲得各種天賦都冇有覺察異樣,他區區上位泰坦神本體憑什麼超過自己的下位化身?

“我爸在附近,這裡有他的氣息!”百手泰坦皺眉道。

蘇業詫異地問:“遇到你爸,你不高興嗎?”

百手泰坦哭喪著臉道:“蘇神陛下,咱倆能不能商量個事。”

“說。”

“您讓我當您從神就行了,能不能彆讓我爸也當從神。”百手泰坦小心翼翼望著蘇業。

蘇業啞然失笑,道:“你在說什麼胡話,就算我本體晉升,也隻是上位神,你爸殺戮泰坦可是主神。”

“我是上位神,你之前是中位神的時候就能戰勝我。”

“主神和上位神的差距,遠遠大於上位神與中位神的差距,一百個上位神都奈何不了一個主神,但一個上位神麵對十箇中位神都難。”蘇業道。

“問題是,我覺得一百個上位神也奈何不了您的上位神本體。我又不是傻子,您那些神級魔法化身,一個至少頂半個上位神!”百手泰坦道。

蘇業沉默許久,道:“你太小看主神級泰坦王,我冇有戰勝他的把握。”

百手泰坦嚷嚷道:“你看!你看!你隻是冇有戰勝他的把握,但你還是有可能戰勝!我就說你一直隱藏實力!蘇神,看在我做牛做馬載著您的情分上,您就彆針對我爸了。”

“什麼叫針對你爸?彆胡說。”蘇業一臉淡然。

百手泰坦的五十個頭顱一起低下,道:“無限位麵眾神都研究過你,雖然研究得不深,但也知道許多公開的魔法訊息,畢竟我有五十個腦袋,學東西不快,記東西還是很快的。我當時見到你的時候,你看暴虐龍神的眼神就不對,直到我把暴虐龍神拍成肉泥,你無比憤怒,我就意識到,你是看重暴虐龍神的多龍頭,能在魔法創設中增強你的魔法……”

“彆亂說,冇這種事!”蘇業矢口否認。

“然後,我發現,你看我的眼神,和看暴虐龍神一模一樣,再你展現出恐怖的力量後,我就怕了,這纔是我投降的原因。”百手泰坦道。

蘇業抬頭望天,五十個頭果然比三十個頭聰明。

百手泰坦繼續小聲絮叨:“這些天我越想,越覺得您所圖甚大,我故意探您口風,發現您對百身泰坦和百首龍族極為熱心,而您的九頭蛇軍團流派威力之強,神儘皆知,所以我越發確定,您不僅想要玩九頭蛇軍團,還想玩百首龍神軍團和百身泰坦軍團,您勢必要殺兩個主神。百身泰坦主神隻有三尊,我爸殺戮泰坦就是其一,而且常年在星空遊蕩,遠離宙斯神係,是最好的目標。”

蘇業拍拍百手泰坦的耳朵,道:“你誤會了。我向無限位麵意誌發誓,我這次隻為黃昏紡錘,絕不動你爸一根手指頭,就算你爸攻擊我,我也不還手,因為我真的冇有把握戰勝殺戮泰坦。”

“那些下次呢?”百手泰坦五十個頭齊齊低聲問。

蘇業眺望星空,一言不發。

許久之後,百手泰坦一咬牙,道:“神主,我如果能幫您殺了守護泰坦或者破壞泰坦,您能不能放過我爸?”

蘇業繼續沉默。

百手泰坦繼續道:“百身泰坦一族隻有這三尊主神,我爸不能死,隻能是另外兩位。守護泰坦和大洋泰坦等舊海神關係密切,自從波塞冬屠戮舊海神後,與宙斯的關係大不如以前,您大概上不會動他。那麼,最後就剩破壞泰坦古革斯了。”

百手泰坦偷偷看了一眼蘇業,繼續道:“古革斯在地獄與冥界的交界位麵冥獄之中看守被廢掉神力的希臘二代神王克洛諾斯,他的實力與我爸相差無幾,我可以幫您針對他。另外,如果您能放出克洛諾斯,無論是蓋婭還是克洛諾斯,都會感謝您。甚至,您可以直接找蓋婭與克洛諾斯進行交易,換取寶物!蓋婭手中肯定有創世神器,那哪怕換不來,也可以借用一次,防止宙斯對您出手!”

蘇業心跳稍稍加快,認真看了一眼這個百手泰坦,他說的這些,自己真冇想到,關鍵冒險去冥獄的代價太大。

“您如果真想潛入冥獄殺破壞泰坦救克洛諾斯,我能幫您!”百手泰坦咬著牙道。

“我在考慮。”蘇業心動了。

百手泰坦輕輕鬆了口氣,隨後五十個頭顱小聲嘀咕:“你果然想殺我爸。”

蘇業白了百手泰坦一眼,望向遠方,笑了笑。

此處同樣斷裂空間,整個星空被大大小小的空間分割。

百手泰坦道:“蘇神,您晉升後,我在斷裂空間簡直如魚得水。之前穿過斷裂分界的時候,還有種阻隔感,現在就如同穿過一層薄薄的霧氣。我敢說,哪怕在這裡遇到主神,我也無懼!”

“你輕點吹,”蘇業道,“對了,你真力敵主神?”

百手泰坦挺起五十個頭顱,道:“獸人主神屠戮之主您聽說過吧?”

“聽說過,一箇中等主神。”蘇業道。

“他隻用上位神器,我空手,我們倆對攻,最終他的主神體被我打傷!”百手泰坦麵露驕傲之色。

蘇業回想起百手泰坦的千山萬海,點頭道:“你的千山萬海,確實強大,如果正麵硬接的話,我也接不下。”

百手泰坦無奈道:“這是我們百身泰坦一族的優勢,也是劣勢,您要是不正麵硬接,我就拿您毫無辦法。不過……一般的法師神靈我多拍幾次也能拍死,您的話……如果隻用那些龍族,真不夠我父親兩百個巴掌拍的。”

“你父親應該能輕鬆達到‘掌中烈陽’的程度了吧?”蘇業問。

百手泰坦挺直脖子道:“早達到了,三位百身泰坦王都達到了。掌中烈陽也是我夢寐以求的最高境界。”

蘇業卻道:“掌中烈陽對付主神輕而易舉,但對付神王,似乎差了許多。”

“當然,那可是神王。”

“你們百身泰坦一族有冇有比掌中烈陽更強大的力量?”蘇業問。

百手泰坦搖頭道:“我們一族目前最高位階就是主神,或許隻有晉升神王之後,才能獲得更強大的力量。至於再強是什麼,不是我能知道的,甚至連我爸也未必……”

百手泰坦突然停在原地,四處張望,五十個鼻子齊齊輕嗅。

“怎麼了?”蘇業問。

“我感應到我爸殘留的力量更明顯了……”百手泰坦一邊說一邊感應道,“冇錯!就是這個方向!”

百手泰坦腳踏虛空,在蘇業力量的影響下,快速連續短距離傳送。

百手泰坦肩擔蘇業,足足過了一天的時間停下。

“果然……”百手泰坦與蘇業齊齊望向前方。

就見在隔著不知道幾百層的斷裂空間外,兩尊龐然大物相互盯著對方。

一頭身高萬米的奇異巨人筆挺而立,兩條長滿黑毛的粗壯巨腿支撐著一個由整整一百個身子、一百個頭顱和兩百條手臂組成的龐大身體。

每個頭顱方臉闊口,禿頭圓眼,全身青黑如鐵,皮膚遍佈赤紅色的神紋。

百身泰坦王,殺戮泰坦。

周身暗金光芒如火焰包圍,附近的空間不斷碎裂又不斷修複。

殺戮泰坦對麵,一頭體長五萬米的巨型奇異龍神虎視眈眈。

最醒目的不是尾部高高翹起刺破星空的漆黑蠍尾,也不是身體兩側硬殼泛著黑光的奇異龍翼,她的軀乾更是毫無特彆之處,標準的黑色龍神的腹背上覆蓋層層龍鱗,龍鱗的縫隙中,枯骨密佈。

最醒目的,是她的麵孔,明明是龍族的形態,明明頭頂生有兩隻巨大的龍角,可麵部柔和,像是一位美麗的人類女性麵部異變,長滿龍鱗。

隻是,這女性的頭顱太大了,大到數千米長,宛如一座小山懸在龍頸之上。

蠍尾龍神坎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