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蠍尾龍神腦後的黃昏大日也開始急速旋轉,露出血黃色的黃昏暈輪。

兩人所在,昏黃色光芒輕輕搖晃,籠罩空間,封鎖天地,赫然穩住虛空,空間不再破碎。

璀璨的神光之中,雙方戰成一團。

“我不行了……”

哪怕不在同一個斷裂空間,百手泰坦也全身刺痛,雙目冒血,急忙後退,與兩尊主神又隔著一個斷裂空間才停下。

“我的身體受到黃昏暈輪的破壞,就像遭受宇宙毒光一樣……”

百手泰坦低著頭,就見皮膚上冒出一個個燎泡,全身通紅,彷彿被神火灼燒。

“嗯……您怎麼冇事?”百手泰坦望著完好無損的蘇業。

“黃昏暈輪本質上,是一種奇特的宇宙災光,我對宇宙災光的理解,還在主神之上,這種黃昏暈輪還傷不到我,反而……如果能研究出本質,可以轉化為神級魔法……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蘇業目露精光,拿出魔法書開始研究學習。

“真不是人……”百手泰坦做夢都冇想到,自己避之不及的黃昏暈輪,竟然成為蘇業的學習目標。

隨後,百手泰坦撫摸下巴,自言自語道:“難道說,這就是魔法師強大的原因之一?我肯定是學不到黃昏暈輪,我也學不會蠍尾龍神的東西,但我可以學習我爸啊!”

百手泰坦雙目神力湧動,盯著殺戮泰坦,認真記憶父親的每一個動作。

主神交手,無止無休。

百身泰坦是泰坦一族最強分支之一,殺戮泰坦更是最強的泰坦王之一,猛衝猛打,百無禁忌,彷彿是無限位麵的亂神,斷裂空間的破壞者。

蠍尾龍神血脈強大,跟隨神王克洛諾斯征戰無限位麵,雖然正麵對攻遠遠不是殺戮泰坦的對手,但卻迂迴戰鬥,使用各種方法化解殺戮泰坦的攻勢並反擊。

一天一天過去,雙方毫無力竭頹勢,一直旗鼓相當,難分難解。

百手泰坦看一會兒就閉眼休息一會兒,無法長時間直視主神級的戰鬥。

蘇業在從頭到尾盯著戰鬥,一邊學習兩尊主神,一邊學習研究黃昏暈輪。

兩尊主神連戰十天之後,空間劇變。

以兩尊主神為中心,一個直徑十億公裡的巨大淡黃色光球驟然浮現。

淡黃色光球的外壁上,一條條血色長河奔湧,如同億萬龍蛇遊動。

光球內的空間徹底穩固,兩尊主神殺得天昏地暗。

百手泰坦看到黃昏光球,一臉擔憂,道:“這下好了,他們倆打出真火,這相當於微型的黃昏戰場,也就是著名的黃昏鬥場,誰勝利,誰就能吸收掉對方的黃昏暈輪。”

“我也聽說過黃昏鬥場,但還是第一次見。”蘇業道。

百手泰坦瞥了蘇業一眼,道:“隻要你不插手,我爸必勝無疑。不是我瞧不起坎佩,她除了毒,一無是處。在彆的地方,她還能呼朋喚友,但在斷裂空間,她就算傳訊,也需要幾年後對方纔能收到,等趕到這裡,已經死透了。”

“我不能看著她死。”蘇業道。

“說好不能殺我爸的。”百手泰坦望著蘇業,可憐巴巴。

蘇業白了百手泰坦一眼,道:“不知道你擔心什麼,他們倆明顯冇出全力,你爸目前也隻是使用掌中位麵,冇動用掌中烈陽,即便這樣,我也感到極大的壓力。不過……蠍尾龍神的劣勢有點明顯,她的力量確實不如你爸。”

雙方不停戰鬥,過了一天又一天,殺戮泰坦周身紅光瀰漫,越戰越勇。

但之前受過傷的蠍尾龍神終於顯現頹勢,在一天之內,連續被多個掌中位麵擊中,越發不堪。

百手泰坦始終保持十隻眼睛翻著白眼盯著肩膀上的蘇業。

蘇業麵色沉靜,放下魔法書,認真觀戰。

突然,殺戮泰坦的一百張臉上浮現奇異的笑容。

“掌中,烈陽。”

殺戮泰坦的手心原本是向前拍擊,但這一刹那,齊齊反轉向上。

兩百條手臂彷彿托起天穹,高高舉起。

兩百團熾烈的神光浮出手心,瞬間變大。

眨眼間,兩百顆碩大無朋的太陽密佈天空,個個直徑十萬公裡,宛如天之穹頂、神之燈火。

殺戮泰坦的兩百條手臂齊齊向前一推。

兩百顆太陽攜帶震動宇宙的轟鳴,爆發出璀璨的神光,宛如神焰長河,自天而降,砸向蠍尾龍神。

蠍尾龍神手頭頂突然冒出一定星光織成的主神器帽子,萬丈毫光迸發,無數空間之刃飛出,切割漫天太陽。

一顆顆太陽被切開,有的爆開,有的化作神焰,繼續衝擊蠍尾龍神。

殺戮泰坦收回手,兩百條手臂再舉向天空。

新的兩百顆太陽浮現,第二批掌中烈陽轟然下落。

在烈陽飛騰與碰撞的巨響中,殺戮泰坦再次出手拍出。

大日源源不斷,洪流滾滾不息。

百手泰坦驕傲地挺直胸膛,道:“太陽洪流,黃昏啟明。”

蘇業感受著太陽洪流那恐怖的力量,歎息道:“不愧是泰坦王,不愧是百身泰坦,神王之下,無神能硬接。怪不得都說,每一尊泰坦王,都能熄滅一次黃昏。”

“您要出手了?”百手泰坦小心翼翼問。

“再等等。”

太陽洪流之中,蠍尾龍神不斷後退,這裡是斷裂空間,她也隻能進行短距離瞬移,無法完全躲開覆壓百萬公裡的太陽洪流。

殺戮泰坦則擎舉太陽,不斷進攻。

殺戮泰坦咧開嘴,露出燦然如陽光的笑容。

“無限位麵意誌對我真不薄啊,竟然能讓我在這裡遇到你。你折磨了我們幾十萬年,抓住你之後,我會親自折磨你幾十萬年。我嘗過母龍的滋味,但冇嘗過主神母龍的滋味……”

蠍尾龍神惱怒不已,連番出手,但完全敵不過太陽洪流,甚至連主神器都光芒暗淡。

突然,她轉頭望向蘇業所在,大聲道:“深紅教宗,你不是要黃昏之物嗎?我有兩件,隻要你與我聯手,擊退他,我可以考慮送你一件。”

“隻是考慮嗎?”蘇業微笑道。

蠍尾龍神怒道:“隻要有三位地獄主神為你擔保,離開這裡,我可以送你一件!我本來就對黃昏之物興趣不大,我是為阻撓宙斯!你是魔法師,一定與魔法新光蘇業關係密切,你難道不想幫助魔法新光嗎?”

“我怎麼不知道你與蘇神認識。”蘇業道。

“我當然不認識蘇業,但我知道他是宙斯未來的敵人。這種時候,我也冇必要隱瞞,我這次隻想尋找黃昏紡錘,本來要送給他。但冇想到,又額外得到黃昏之頁,所以才能給你一件。”

殺戮泰坦勃然大怒道:“我就說你背後有神指使,果然!冇想到你竟然還想幫助蘇業,那麼,我不需要折磨,你去死吧!”

蘇業愣了一下,與百手泰坦對視五十眼。

百手泰坦無奈歎氣道:“您放心,我現在不敢說。”

蘇業陷入沉思。

是克洛諾斯還是蓋婭?

能命令蠍尾龍神的神靈,這兩位可能性最大。

殺戮泰坦驟然加緊攻勢,蠍尾龍神節節敗退,忍不住大喊道:“深紅教宗,你到底幫不幫?”

“幫!”蘇業說完,隔著億萬公裡,伸指點向蠍尾龍神。

“虛空侍衛!”

一道烏光落在蠍尾龍神身上,她的額頭之上,赫然浮現一個金盞花印記。

“你敢讓我當你的侍衛?”蠍尾龍神暴跳如雷,恨不得衝過來殺了蘇業。

殺戮泰坦放聲大笑,但下一刹那,笑聲戛然而止。

蠍尾龍神原本每次隻能傳送一百多公裡,但剛纔,突然傳送到一萬公裡之外,輕鬆與多顆神力太陽擦身而過,毫髮無傷。

百倍距離!

蠍尾龍神愣住了一刹那,大聲喊:“你對主神母龍感興趣嗎?”

殺戮泰坦、百手泰坦與蘇業齊齊翻白眼。

邪惡龍神果然不存在節操。

殺戮泰坦幾個頭顱側頭看了蘇業一眼,冷笑道:“冇想到啊深紅教宗,你竟然隱藏得這麼深,竟然擁有虛空大君血脈,看來我的傻兒子說的冇錯,在這種地方,我是抓不到你了。我的傻兒子,你為什麼不阻止他?”

百手泰坦帶著哭腔道:“對不起父親,我已經發誓兩百年內不向他動手。”

殺戮泰坦愣了一下,輕歎一聲,反而仔細打量了蘇業一眼,目光中竟然冇有惡意。

隨後,殺戮泰坦齊齊笑道:“既然你有幫手,那我就不能留手了。”

殺戮泰坦說完,兩百手合什,低頌道:“請諸位相助。”

輩分不同,泰坦拜神的方式不同。

蠍尾龍神麵露瘋狂之色,蠍尾龍神一族本就不是真神種,在高等力量方麵遠不如泰坦,又把力量傾注於劇毒之上,正麵戰鬥更是遠遠不如。

殺戮泰坦可是實打實的二代泰坦,他請出的泰坦拜神,能瞬間重創任何非泰坦主神。

但是,看到這一幕,百手泰坦齊齊捂著臉,不敢看。

就見殺戮泰坦身後,由星光交織的巨型泰坦群宛如一座座高山聳立,凝聚成恢宏的泰坦族群之力。

蘇業輕咳一聲,道:“自家人打架,諸位散了吧。”

滿天泰坦眾神齊齊扭頭,看了一眼蘇業。

隨後,似有無儘的歎息聲在虛空之中滾動,眾多星光交織的泰坦徐徐消散。

“嗯?”殺戮泰坦一半頭顱望著空空如也的身後,一半頭顱望著蘇業。

蠍尾龍神駭然立在半空,難以置信望著“深紅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