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同情地看著百手泰坦,道:“你就留在我身邊當泰坦戰騎吧。”

百手泰坦癱坐在地,呆呆地望著父親的背影。

“告辭!”洛基掃視眾神,消失在虛空之中。

“深紅教宗是你的好友?”蠍尾龍神長長鬆了一口氣道。

“是。”

蠍尾龍神說完,一張口,兩團昏黃色的水晶球飛出,一個飛向深紅教宗,一個飛向蘇業。

“兩”人“分彆”收下黃昏紡錘和黃昏之頁。

一個破舊紡錘與一片枯黃的書頁同時漂浮在無色的水晶球中,散發著夕陽般的光輝。

“這是……”蘇業拿著黃昏之頁假裝疑惑。

“我這次來找黃昏之物,本就是為了阻止宙斯。這東西留在我手裡,不如給你。無限位麵,偉岸注視。”蠍尾龍神凝視蘇業。

“謝謝,以及你身後的某位或某些。”蘇業道。

蠍尾龍神看了一眼其他人,道:“你們先去旁邊的斷裂空間。”

蘇業點了一下頭,“深紅教宗”、百手泰坦和芙蕾雅離開。

蠍尾龍神宛如高山一樣的身體俯視蘇業,道:“你有冇有興趣幫我解救克洛諾斯?”

“這就是酬勞?”蘇業托著封印黃昏之頁的水晶球。

“這隻是善意。”

“這份善意很大。”蘇業微笑道。

“你的答覆呢?”蠍尾龍神問。

蘇業想了想,道:“希臘的二代神王麼……我相信就算放他出來,就算他擁有神力,也不可能恢複到顛峰時期,最多是近神王,對無限位麵倒冇有什麼威脅。隻不過,我隻是小小的中位神……”

“上位神,而且是目前上位神中最年輕的,也是唯一晉升到上位神的凡人。”蠍尾龍神道。

蘇業微笑道:“剛剛晉升,我倒是忘了。我隻是小小的上位神,你為什麼選擇我?”

蠍尾龍神歎了口氣,道:“我也有同樣的疑問,那位對我說,因為那幫廢物神王,戰勝宙斯的可能性,還不如你高。”

“我覺得那位高估我了。”蘇業道。

“我也是這麼說的,但那位說,其餘所有神王的一切,都被宙斯徹底看透,唯有你,擁有宙斯看不透的力量,隻有你,才能讓他心生恐懼,也隻有你,以凡人之身,逼宙斯簽訂協議。”

蘇業聳聳肩,道:“宙斯看不透的太多了,無數傳奇魔法師,他都看不透。”

“這就是你們魔法師可怕的地方。那位說,你不隻是一個人,你代表了未來無數的魔法師。那位推演了無數年,可以確定其他神靈都冇有可能,而你們,那位推演不出結果。換言之,你們,恐怕是無限位麵唯一的可能。”

“那位的眼光真好。”蘇業由衷稱讚。

“那麼,你的答覆呢?”蠍尾龍神問。

蘇業想了想,道:“隻要能能給宙斯添麻煩,我很願意去做,不過,這或許會徹底激怒宙斯,對我很不利。”

“我們會給予你足夠的報酬。”

“比如創世神器?”

蠍尾龍神白了蘇業一眼,道:“我們無法贈送,但……可以借你使用,用以對抗宙斯。這和送你幾乎毫無區彆。”

“借我兩次。”蘇業道。

“好!”

“你們答應的太痛快。”

“我想儘快救出克洛諾斯,他在裡麵承受太多痛苦。”

“我現在無能為力,至少要晉升主神,我纔有可能幫助你們。”蘇業道。

蠍尾龍神皺著眉頭,道:“幫助我們,就是在幫助你。一旦你與宙斯全麵開戰,救出克洛諾斯,你就等於多出一支舊神大軍。”

“克洛諾斯的舊部很多?”

“一部分隱藏在無限位麵各處,另一部分,你認識。”蠍尾龍神露出微笑。

“原來如此,畢竟是二代神王,哪怕被推翻,也必然有一些忠心的下屬或盟友……”蘇業突然笑道,“好,一旦我晉升主神,我一定會想辦法解救克洛諾斯,但是,你們要順手幫我兩件事。”

“說。”

“第一,在北歐黃昏之戰中,請主神出手,限製火之王蘇爾特爾與末日之蛇尼德霍格,不需要親自參戰,跨界出手即可。”

“這個很輕鬆,我自己就能請不少主神出手。”蠍尾龍神道。

“第二,我們要解救克洛諾斯,必須要解決掉看守冥獄的破壞泰坦古革斯,我想要他完整的神骸。”

“這個無關緊要,你如果喜歡,建議你最後搬走整個冥獄。”

蘇業微驚,問:“冥獄也能搬走?”

“在三代神王的不斷‘努力’下,冥獄已經成為一件位麵主神器,威力接近神王神器。當然,隻能用來囚禁,無法攻擊。”

“那也不錯,好,那我預定冥獄。”蘇業道。

蠍尾龍神那宛如山峰一樣巨大的麵部微微一笑,擠出猙獰但又有那麼一點溫柔的表情。

“蘇業,聽說你跟智慧女神雅典娜、波斯愛神伊南娜、海洋女神特提絲和魔力女神赫卡特關係非常深入,今天我又看到北歐愛神芙蕾雅,那些傳言,看來都是真的。你有冇有興趣幫我生一窩小龍?”

“您這個‘幫’字用的真精髓,不過……我口味冇那麼重。”

眼前的巨龍全身宛如鋼鐵甲冑的龍鱗密佈,六條巨型昆蟲之腿彷彿天柱,碩大的龍頭如同懸崖高掛,矜持的微笑猙獰可怖。

蘇業仰頭看著龐大的蠍尾龍神,自己連她的牙縫都塞不滿。

“我們龍神的形態不隻有一種哦。”蠍尾龍神身形急速縮小變化,最後,變成一個高大的金髮女子。

黑色明亮的蠍殼宛如皮衣一樣緊緊包裹她,黑殼之下,蜂腰纖細,而腰上爆裂的身材簡直破衣欲出。

她頭頂兩根黑龍角,皮膚細膩得宛如白瓷,雙目火辣,烈焰紅唇。

一條纖細的黑色蠍尾在她身後輕輕搖擺,明明充滿莫大的威脅,但在雄性的眼中充滿致命的吸引力。

隻看了一眼,蘇業就感到小腹之中火焰湧動,立刻意識到這位蠍尾龍神擁有什麼神權,愛神們在她麵前簡直就是純潔無瑕的小羊羔。

遠處的芙蕾雅呆呆地蠍尾龍神,然後低下頭,用力挺胸胸膛,並稍稍用神力分開領口。

即便衣服可能被隨時撐爆,芙蕾雅還是輕歎一聲。

一山更比一山高。

“坎佩女士,咱們談正事吧。”蘇業無奈道。

“對我來說,優秀的後裔勝過克洛諾斯的死活。”

“我已經有了心上人。”

“我不在乎是不是你的心上人,我隻想當你的身上人。”蠍尾龍神媚眼如絲。

蘇業一臉無奈,這就是古老神靈始終無法拋棄的繁衍本能,連神王都逃不過。

“既然冇有什麼事,我就走了,再見!”

蘇業說完,身形消失在原地,出現在相鄰的斷裂空間,抓起芙蕾雅的手,不斷傳送遠離。

“一定吃掉你!”蠍尾龍神大聲叫著。

蘇業落荒而逃。

百手泰坦盯著“深紅教宗”,嘿嘿直笑。

“深紅教宗”臉一黑,冷笑道:“區區坐騎,誰讓你笑的?滾回魔獄城,你現在被你爸押給我了!”

“我……”不等百手泰坦辯解,兩人消失不見。

望著四個神靈的背影,蠍尾龍神收斂春意,恢複龐大的龍軀,皺眉思索,許久之後,飛離未知星群。

蘇業不管他人,化身帶著芙蕾雅與百手泰坦返回魔獄城,本體直入魔法神星。

這次的收穫,遠超想象!

這次之所以能戰勝所有虛空獸神,是因為在晉升上位神的時候,吸收了一整個扭曲空間,並且獲得了兩種天賦類能力,如同掌握兩個特有的神級法術。

一個是扭曲之力,一個是災光注視,不然,根本無法馴服整個獸巢的虛空獸神。

在占領虛空獸巢並收複虛空獸神後,為了增強實力,搶奪黃昏之物,蘇業快速獻祭了大量所得。

首先是虛空巨獸的天賦血脈從將軍、祭司、領主一直到大君一套全滿。

而後,獻祭眾多虛空寶物,得到整整三十七種空間類相關的天賦,導致自己的空間能力直接爆表,直接超過上位虛空獸神,直達虛空主神的程度。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魔力樹又多出一條新的根係,名為星空元素之根。

所有星空中的力量,自己的魔力樹都可以吸取。

憑藉這次的收穫,蘇業對空間力量的理解提升了不知道多少萬倍,一旦利用魔法的方式解析出來,星空係魔法將會成為神級法術中最強一係,冇有之一。

蘇業急匆匆回來,還是為了兩件黃昏之物。

這東西,是介於主神級與神王級之間的寶物。

蘇業深吸一口氣,一邊研究星空係魔法,一邊靜靜等待,等幸運神權恢複力量,能再次使用幸運釋放,便進入廢墟空間。

晉升上位神後,廢墟空間已經擴充到難以想象的直徑一千公裡,宛如一片大陸。

這片大陸還能容納空間類神器,理論上容納的物品無窮無儘。

蘇業站在祭壇邊,身前浮現黃昏紡錘與黃昏之頁。

激發幸運神權以及所有相關的力量,立刻把黃昏紡錘放到祭壇之上。

轟隆隆……

祭壇輕輕震盪,從最內層的第一環開始,不斷閃亮熄滅,向外擴散。

最終,第九環熄滅,第十環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