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顆灰岩之星環繞著灰矮人之主的神星,原本是一顆資源神力月亮,在資源被挖空之後,被灰矮人之主改造成交易場所。

經過多年的經營,灰岩之星成為整個北歐最大的神級交易所,整個位麵就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與昏暗的矮人國度不同,這個麵向所有神係開放的星辰環境多樣,景色優美。

灰岩之星分為多個區域,娛樂區、商業區、工坊區、居住區、度假區等等等等。

蘇業直達工坊區,環視四周,在叮叮噹噹的鍛造聲中以及眾人的驚呼聲中,連續傳送,最終走到工坊區的核心,一座龐大的火山腳下。

足足三萬米高的偉岸赤色火山佇立在大地之上,濃烈的黑煙滾滾翻騰,一條條液化的閃亮金屬河流從火山口向下流淌,分彆流入數以萬計的工坊之中,在叮叮噹噹的聲音中,轉化為一個又一個武器裝備的組件。

整座火山,便是由一顆星辰煉化而成的上位神器。

火山腳下,無數工坊包圍著一座巨大的黑色宅院。

那便是灰矮人之主的化身坐鎮的地方,也是整顆灰岩之星的核心。

蘇業跳下百手泰坦的肩膀,邁進城主府,剛走兩步,又瘦又高大的灰矮人之主化身唰地一聲出現在前方。

“你怎麼來了?”灰矮人之主笑嘻嘻跟蘇業勾肩搭背,附近的灰矮人好奇地盯著蘇業。

百手泰坦驚訝地看著兩人。

“我不跟你客氣,我要買一件霧淵披風。”蘇業道。

“哦?”灰矮人之主笑眯眯上下打量蘇業道,“先到會客室喝兩杯,吃個飯,泡個澡,然後一邊按摩一邊談。不得不說,你們魔獄城真會玩,我現在一天不泡澡加按摩渾身難受。”

“我來買霧淵披風。”蘇業無奈,幸虧自己魔獄城冇大寶劍,不然灰矮人之主不知道能變成什麼樣。

“我知道,先陪我泡澡加按摩。”灰矮人之主依舊笑嘻嘻。

“你是不是逼我找鍛造之主,專門跟你打嘴仗,你就舒服了?”蘇業冇好氣道。

“那你叫來啊,咱們三個一起泡澡按摩。”灰矮人之主笑眯眯道。

蘇業心知他有話說,道:“走吧。”

“這纔是好兄弟!”堂堂主神化身跟蘇業勾肩搭背向前走,一幫侍衛看得目瞪口呆。

繞過長廊,進入一個獨立院子,一個巨大的“澡”字掛在大門上。

“你認識這個字?”蘇業問。

“這是字?我還以為是澡堂的標誌。走走走,試試我新發明的火山硫磺神泉澡池,那叫一個舒服……對了,你不能進來!”灰矮人之主扭頭掃了一眼縮小到十多米高的百手泰坦。

“不進就不進。”百手泰坦撇撇嘴。

灰矮人之主兩臂一抖,全身衣服脫落,光溜溜衝進澡堂,跳進去。

蘇業隱隱看到亂晃亂擺的東西,一點都不像矮人的。

噗通!

熱水四濺,熱浪翻騰。

蘇業走進澡堂,無奈一笑,不愧是主神,專門給自己打造了澡堂不說,這澡池通體赤紅以中位神器主材火山熔核打造。

下方鑲嵌了密密麻麻的太陽神晶,水波一動,白光閃耀。

一條條半神級的太陽魔魚身形縮小,宛如一條條小紅鯉魚,正在啃舔灰矮人之主腳上的死皮。

至於澡池水,赫然是精靈一族的月亮井水,裡麵還撒了各種磨成粉的神級火山物質。

嘩地一聲,灰矮人之主手臂伸出水池,向蘇業招手道:“快進來。你們的魔獄城的小魚啃腳太冇勁,看看我的半神魔魚,這才叫舒服!”

蘇業無奈進入澡池,閉上眼。

“彆說,還真挺舒服。”蘇業道。

“哈哈,舒服吧?鍛造之主還想來,被我拒絕了!這可是我專用的。”灰矮人之主得意洋洋道。

蘇業看著價值上億金雄鷹的池水,道:“這些月亮井水可惜了。”

“可惜什麼?我每次用完都能高價當火山神泉賣掉,不知道多少人搶著買!”灰矮人之主得意洋洋道,“你想想,裡麵到處都是主神留下的精華,便宜他們了!”

“你也真夠噁心的。”蘇業白了一眼灰矮人之主。

“嘿嘿嘿嘿……”灰矮人之主遞過一個赤紅的搓澡巾道,“這個用不用?龍皮的。”

“不用。”蘇業歎了口氣,這傢夥真是學了個全,接下來隻有汗蒸、捏腳和鬆骨才能滿足他了。

兩個人安安靜靜泡了好一會兒,灰矮人之主把搓澡巾放在額頭,仰天枕著澡池邊緣,一臉愜意。

蘇業無奈道:“你拿下來,搓澡巾不是那麼用的。”

“是嗎?我這麼用挺舒服。”

“你換條毛巾!”

“怪不得總覺得哪裡不對……”灰矮人之主立刻換了一條獸神毛絨毛巾道,“還是這個感覺好。”

蘇業開門見山道:“不會是霧淵披風冇庫存了吧?雖說隻有你們灰矮人主神才能製造,但你手裡不可能冇有。”

“有,不過那東西製造非常繁瑣,我手裡也不多,整個無限位麵都冇多少,畢竟願意下霧淵的太少。霧淵裡真正的寶貝,早就被我們北歐諸神承包,真正的好東西,我們甚至是主神本體披著霧淵披風取,除非像奧丁有特彆神器,化身可以來去自如。”灰矮人之主轉頭從上到下掃了一眼,在中間位置稍稍多停留了那麼一瞬間。

“我聽說霧淵有幾個地方有一些東西,我想碰碰運氣。”蘇業撒謊不眨眼。

“你知道我的眼線看到前幾天誰下霧淵了嗎?”

“誰?”

“兩個主神的化身,宙斯手下的,你猜猜誰。”

“猜不到。”蘇業麵色凝重。

“商業之神赫爾墨斯和狩獵女神阿爾特彌絲的上位化身,你覺得,他們姐弟倆偷偷潛入霧淵,為了什麼?”

蘇業思緒紛飛,最終道:“她們兩位不至於為了寶物進入。傳說尼德霍格平時啃噬世界樹殘根,吃飽之後,便會回到霧淵休息。除了尼德霍格,其他神靈不值得她們姐弟倆冒險進入。”

“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你現在的這裡跟我待一陣,等她們倆跟尼德霍格見麵,離開霧淵,你再進去。不然的話,你們碰到,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灰矮人之主道。

“我跟赫爾墨斯的分身見過,他代表宙斯與我簽訂協議。他在商言商,不會與我發生衝突。至於狩獵女神,我真冇見過,她跟我冇有什麼矛盾,我和她的勢力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蘇業道。

“他們姐弟倆最近脾氣可不怎麼好,原因你清楚。”灰矮人之主道。

“分神崩潰?”

“對。另外,聽說前不久你搶到一件宙斯誌在必得的寶物?”

“這件事你都知道了?”

“無限位麵大半主神都知道這件事,不過,很少有人知道是什麼。倒是有人漏了口風,說可能跟黃昏戰場有關。”灰矮人之主笑眯眯望著蘇業。

“具體是什麼不能告訴你,不過確實是我在非常幸運的情況下,偶然得到的。”蘇業道。

“放屁,都說是你和深紅教宗以及芙蕾雅聯手從殺戮泰坦手中虎口奪食。殺戮泰坦多強,彆人不知道,我最清楚,我本體跟他交過手。”

“勝負如何?”

“直接被太陽洪流砸飛,完全不是他對手,”灰矮人之主無奈道,“不過我神器多,他拿我也冇辦法。”

“你真弱。”蘇業道。

“你強行了吧?”灰矮人之白了蘇業一眼道,“他們倆平時遇到你,估計也就當冇看到,但現在遇到你,不可能不找你麻煩。聽我的,你就留在灰岩之星,我這個主人帶你逛遍玩遍,保證讓你大開眼界!”

“不行,我必須要儘快進入霧淵。”蘇業道。

“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要不這樣,等他們倆離開霧淵你再進去,我派個化身幫你怎麼樣?”

“我確實著急。”

“這麼急?為了什麼?”灰矮人之主漫不經心問。

“我在修煉星空係魔法,需要霧淵的東西。”

“什麼東西,我這裡基本都有,冇有也可以去其他北歐神靈那裡購買。”

“不能說,說了就暴露我的力量。”蘇業道。

“嗬,不說清楚,非奸即盜。”灰矮人之主冷哼一聲。

“你賣不賣?不賣的話,我去其他地方買,實在不行我找奧丁。”

“哈哈,奧丁也冇有,奧丁神係的霧淵披風早用完了,過一陣絕對會來我這裡購買。”灰矮人之主笑眯眯道。

蘇業看了看時間,道:“我不想在這裡跟你磨蹭,你賣不賣吧。”

“賣,當然賣,不過要等我慢慢打造,那東西需要霧淵的毒霧浸泡百年以上才能出產,你先等兩個月吧。”

嘩……

蘇業從澡池中起身。

灰矮人之主急了,道:“你真走?”

蘇業一言不發邁向池外。

灰矮人之主突然看了一眼門外,忙道:“你等等!我馬上給你答覆。”

蘇業這才轉身,站在池邊居高臨下望著灰矮人之主。

灰矮人之主抬頭一看,皺眉道:“不要臉!趕緊下來。”

蘇業白了他一眼,泡進澡池。

不一會兒,門外傳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早聽說你弄了個什麼澡池,許多神靈都垂涎,我早就想來看看。竟然還有神秘的朋友,是誰?”

蘇業與灰矮人扭頭望向門口,就見一個一身刺青的獨眼中年走了進來,一頭紅髮,全身赤條條,古銅色的肌肉宛如火焰晶石閃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