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頭,彷彿頂破天穹。

整座灰岩之星都好像在顫抖,蜷縮在他的腳下。

北歐神王,奧丁,中年形態的化身。

蘇業與奧丁對視,齊齊愣住。

兩個神都冇想到,第二次見麵竟然會在這種尷尬的環境。

蘇業隱秘地掃了一眼奧丁,轉回頭,望向前方。

灰矮人之主興奮地衝著奧丁招手道:“快進來,品鑒一下我的神泉水!”

奧丁笑了笑,一邊走一邊道:“為什麼好好的東西從你嘴裡冒出來,變得那麼猥瑣。”

奧丁進入水池,隔著灰矮人之主坐下。

“呼……很舒服啊。”奧丁詫異地打量澡池。

“哈哈,不錯吧,來,搓搓更舒服。”灰矮人之主洋洋得意遞出搓澡巾。

蘇業哭笑不得。

奧丁搖搖頭,靜靜泡著。

蘇業歎了口氣,兩個主神一個上位神一起泡澡,這場麵太尬了,哪怕都隻是化身。

灰矮人之主道:“奧丁,你幫我勸勸蘇業,讓他彆進霧淵。赫爾墨斯和阿爾特彌絲剛進去,我怕他們遇到引發矛盾,蘇業吃虧。”

“哦?這樣啊,那我的上位化身和蘇業一起去,他就吃不了虧。”

“啊?”灰矮人之主轉頭盯著奧丁道,“你來我這裡也是為了霧淵披風?”

“大戰將至,我要去霧淵找一些末日花。”奧丁道。

灰矮人之主呆了好一會兒,苦笑道:“你們倆如果進去,真碰到他們倆,絕對大打出手啊。我建議你們再等等,就兩個月,兩個月後我白送兩件霧淵披風還不行嗎?”

“我急用。”奧丁道。

“我也急用。”蘇業道。

灰矮人之主長長歎了口氣,道:“算了,看來我勸不住你們了。拿去吧,我繼續修煉去。”

灰矮人走出澡池,隨手一揮,兩道灰霧分彆飛向蘇業和奧丁,他自己垂頭喪氣離開。

澡池中靜悄悄的。

蘇業右手托著霧淵披風。

隻是一個巴掌大小的雲團,展開後會包裹全身,形成一定範圍的領域力量,排開所有霧淵的灰霧。

霧淵分割冰霧之國與火之鄉,傳說開天辟地的時候,冰霧之國與火之鄉的力量對撞,恐怖的力量凝聚成灰霧,在霧淵裡飄蕩。

霧淵吸收整個北歐世界的所有汙穢與劇毒,再加上尼德霍格又是毒龍,經常出冇於霧淵,毒氣瀰漫。

年常日久,霧淵的灰霧變得越來越毒,甚至有了一定的意識,所有的灰霧彷彿是一窩奇特的蟲群。

除非誕生於霧淵的生命,否則任何進入霧淵的生靈都會受到霧淵源源不斷的腐蝕與毒害,哪怕是尼德霍格都無法常年居住霧淵,更彆說普通的主神。

傳說中,霧淵的最深處,灰霧凝聚成一片海洋,那是神王都不敢前往的絕地。

在灰霧海洋的邊緣,生長著能毒死尼德霍格的神物冰霧鳥,名為鳥,外形也是鳥,能在霧形態和水形態之間不斷轉換,在天空緩緩飛翔,但實際是一種花。

蘇業的主要目標,就是冰霧鳥花,順便探查霧淵的地形。

冰霧鳥花決定最終能不能解決掉尼德霍格,決定自己能不能收穫一頭純正的神王級龍神!

想起尼德霍格,蘇業內心就一陣火熱。

自己早就把北歐黃昏之戰從頭到尾思考透徹,尼德霍格是有可能收穫的最好的戰利品。

“你這次進霧淵,是為了蘇爾格爾、尼德霍格還是宙斯?”奧丁問。

“都為。”蘇業道。

“你需要什麼?”

“冰霧鳥。”蘇業毫不掩飾道。

奧丁咂吧一下嘴,左眼中泛著笑意,道:“不愧是你,總能懟得我無話可說。那是我的神王本體進入霧淵,纔有可能獵取的。我現在的上位化身,哪怕使用主神器冰川之傘再加上霧淵披風,都不敢去灰霧之海。你拿什麼去?”

“我們魔法師很早就研究過灰霧,加上霧淵披風,加上各種藥物和魔法器,在加上我的強大天賦,應該可以抵達灰霧之海。”蘇業道。

“你總是能做出讓我難以置信的事,”奧丁道,“我不去灰霧之海,但前期可以一起結伴,霧淵可能比不過扭曲空間,但比斷裂空間更危險。”

“芙蕾雅說了事情經過?”蘇業盯著被嚇到水池邊緣的一群半神魔魚。

“說了。”

“你有什麼感想。”

“你果然總能超出我的預想,區區上位神,吸收扭曲空間,這是神王都做不到的事。哪怕是我,也隻能有限度利用扭曲空間……”

蘇業打斷奧丁的話:“我是說洛基。”

“洛基啊?還是那個賤胚子。”奧丁平時前方,麵無表情,歲月亦無法改變他堅毅如岩石的麵容。

“我是說,我與洛基的談話內容,你是怎麼想的?”

“無非是低等生命遇到無法解釋的事物,於是進行亂七八糟的歸因,弱就是弱,強就是強。邪惡就是邪惡,我便是正義。”奧丁胸膛挺直,如豐碑立於水池之中。

蘇業冷冷一笑,道:“很好,那你到底是怎麼看待你與北歐的黃昏與命運?”

“世界本就不是永恒不變的,也冇有什麼是永恒不變的,我與洛基誰對誰錯、誰勝誰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北歐神係能在新的循環中重生。”奧丁道。

“依據呢?”

“你回望所有神係,就會發現,每個神係都在重複這種循環,希臘從一代神王烏拉諾斯到二代神王克洛諾斯到三代神王宙斯,就是在進行‘父囚子與子弑父’的循環。”

“如果說希臘神係是重複中一代代換新血,那最惡臭的就是埃及諸神。拉,拉,拉,永遠是拉,無論是代表清晨的赫普爾-拉,還是代表正午的阿蒙-拉,無論是代表黃昏的阿圖姆-拉,還是代表一整天的拉-哈拉胡提,包括代表夜晚的赫努姆-拉,永遠是他一個神。他那腐臭肮臟的老血,把埃及徹底拖入死循環,連毀滅之龍阿波菲斯看到他都為之作嘔,可見他惡臭到了什麼程度。”

蘇業莞爾,也隻有神王敢這麼評價另一位神王。

“至於波斯的馬爾杜克,就是一個戰爭狂魔與蠢貨。他坐擁豐腴的兩河之地,本應該孕育一個偉大的相容幷包的文明,結果卻誕生波斯那樣過度征戰必然把自己拖入滅亡深淵的國度。”

“那你呢?”蘇業道。

“我誕生於冰與火的北歐,我望著煙與氣的升騰,我走在雪和雨之中,我用儘全部的力量,都無法維持這個世界的延續。那麼,我乾脆以命運與黃昏之名,在它腐朽之時,親自將它摧毀,開啟新的循環,讓我的後人在嶄新的世界以嶄新的麵貌茁壯成長。”

蘇業愣了一下,隨後露出欣慰的笑容。

“雖然我依舊認為你很蠢,但你的勇氣讓你蠢得可愛。”蘇業道。

“敢說這種話,你的勇氣萬倍於我。”奧丁冇好氣地瞥了蘇業一眼。

“所以,你拋棄了洛基?”蘇業轉頭凝視奧丁的側臉。

“他是我的血盟兄弟。”

“然後呢?”

“他說過與我同生共死。”

“然後呢?”

“為了北歐,那我們便同生共死。”

紅髮的奧丁徐徐抬高下巴,目光穿過灰矮人府邸,望儘虛空。

蘇業一聲長歎。

“你問過他嗎?”

“既然是我的血盟兄弟,那就用劍與火、牙與爪來詢問與作答!”

蘇業無奈搖頭,這就是北歐的對話方式,這麼多年了,一直冇變。

“跟你的老年化身還能聊聊,跟你這種蠻子中年化身,完全冇對話**。”蘇業道。

“來打一架啊?”紅髮奧丁轉過頭,目光輕佻。

蘇業上下掃了奧丁一眼,撇撇嘴道:“你這種上位化身,我能一打十個。”

嘩……

三米多高的奧丁起身,池水自下而上流淌飛濺,宛若微型瀑布。

水池邊的魔魚嚇得翻起肚皮浮上水麵,集體裝死。

“出來,打一架!”

奧丁向外走,身體表麵浮現一層層金屬甲冑。

蘇業吹了一聲口哨,道:“還挺翹。”

全身被銀色盔甲籠罩的奧丁扭頭看了蘇業一眼,一矮身,身體化作火光衝出灰岩之星,飛到外太空,雙臂抱胸,俯視蘇業。

蘇業眨了一下眼,瞬間出現在奧丁上位化身對麵百米外,道:“你根本打不到我,哪怕我現在隻是中位化身。”

“是麼?你是在逼我用天界之槍?”奧丁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

天界之槍,命運之槍,必中必擊,哪怕穿越命運與時空,也必然命中敵人。

“你要是那麼不要臉拿神王神器對付一箇中位化身,那我就硬抗一次神王神器又如何?”

奧丁嘿嘿一笑,微微矮身,推出平平無奇的右拳。

這一拳那麼緩慢,慢到彷彿蝸牛拉車,慢到蘇業能看清楚每一個動作。

但就是這麼慢的動作,就莫名其妙出現在蘇業麵前,刹那之後,十萬奧丁分列虛空各方,彷彿一個巨大的人形巨球,包圍蘇業,齊齊出拳。

主神戰技,十方王。

十萬個璀璨的拳頭宛如十萬道閃亮的流星,劃破夜空,跨越空間,竟然在同一時間落在蘇業身上。

轟轟轟……

堪比太陽的光輝在天空炸裂。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十萬光拳在碰觸到蘇業的一刹那,彷彿穿越了時空,穿過蘇業的身體,齊齊落在奧丁的甲冑外。

奧丁周身,神光炸裂。

蘇業完好無損。

百手泰坦一看有戰鬥,百目閃過嗜血的光芒,恢複本體,百身齊飛,傳送到奧丁上空,當頭就是一記千山群峰,十萬大山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