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萬大山之強,甚至在十方王之上。

蘇業瞬間傳送到遠方,笑眯眯看著慘遭十方王與千山萬海同時攻擊的奧丁化身。

奧丁周身的鎧甲扭曲變形,在硬扛幾萬座大山後,被百手泰坦拍飛。

百手泰坦驕傲抬頭道:“哪怕神王,也不是同位階百身泰坦的對手!”

蘇業搖搖頭,這個傻子。

被拍飛的奧丁咒罵一聲,左手浮現一柄法杖,對準百手泰坦一揮,密密麻麻的尖刺樹藤噴發而出,彙聚成數以萬計的藤龍,瞬間包裹百手泰坦,分彆束縛一百條手臂,而後,毒刺紮進百手泰坦身體,瘋狂吸收他的力量,並注入各種麻痹、迷幻類劇毒。

“啊……救我!救我……該死的奧丁,我跟你勢不兩立!你有本事跟我近戰啊!堂堂神王用神術和主神器算什麼英雄!啊……疼死我了,呃……好舒服啊……”

接下來,百手泰坦就跟燒壞了腦子一樣,開始說胡話。

蘇業則瞪大眼睛望著世界樹法杖,呼吸急促,跟世界樹法杖比起來,十曲橄欖木簡直就是把老舊的柺杖!

“奧丁,法杖賣不賣?”蘇業大聲道。

“你買不起!”

“先開個價!”

“加入北歐神係,擔任我的從神。”

“呸!”

“加入我的陣營,對抗黃昏軍團,直指黃昏戰場關閉!”

“成交!”蘇業瞬移到奧丁身邊,奪過世界樹法杖,然後又傳送到遠處,細細撫摸,如饑似渴。

紅髮奧丁呆呆地望著蘇業,又看看自己的手,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

蘇業仔細觀察,這把世界樹法杖竟然是連接主乾的一條大樹枝煉製而成,材質隻比天界之槍差一點點,絕對是無限位麵最頂級的材質之一。

細細撫摸微微扭曲的褐色杖杆,上麵起伏不平的樹瘤與樹皮竟然圓潤光滑,

手指向上滑到杖頭,碰觸由淺綠色樹枝交織而成的中空鑽石型樹冠,鑽石型樹冠的頂端,一條條扁平的樹枝宛如一把把利刃向四麵八方擴散,宛若綻放的劍花。

中空的鑽石型樹冠之內,一片片綠色的葉子徐徐漂浮飛舞。

每一片綠色葉子,赫然是一座浮空大陸,上麵生活著無數的世界樹附庸族群。

整整八十八片綠葉大陸。

紅髮奧丁尷尬地道:“蘇業,咱們再商量商量,等你完成黃昏戰場,我再送你怎麼樣?我奧丁從不食言。”

“不行!”蘇業一臉迷戀地撫摸世界樹法杖,這應該是未來幾十萬年自己所能找到最好的法杖。

“這是大名鼎鼎的世界樹法杖,我本來要將其打造成神王神器。我隻是試探你,並冇有真的要跟你交易。”奧丁一臉懊惱。

“剛纔誰說的奧丁從不食言?”

“奧丁本體從不食言,奧丁化身可以撒謊。”紅髮奧丁陪笑道。

“你讓本體跟我來說。”蘇業道。

紅髮奧丁無奈道:“要不這樣吧,我把另一件主神器押你這裡,你把世界樹法杖給我,等你完成約定,咱們再交換怎麼樣?”

“不好意思,以前你隻送我破爛,全都是祖傳包漿的老東西,這次終於送了一件好東西,我怎麼能忍心推辭!”

“這也是祖傳包漿的……”

“正好一脈相承。”蘇業死死握住世界樹法杖。

奧丁耐著心解釋道:“這是我最強的法杖主神器,甚至也是無限位麵最強的法杖類主神器,畢竟,無限位麵的法杖太稀少了。能比得上這件的法杖類神器,要麼在邪神本體手裡,要麼隻能巧遇傳說中的戰場災龍才能看到,但根本拿不到。”

“冇錯,我就是衝著這個要的。”

“不是,我是說,這東西對我來說,也十分重要,你能不能讓我先用著,等黃昏過去,我肯定送給你。對,我本來就打算等黃昏過後,送給你的。”紅髮奧丁一臉正色。

“真的?”蘇業問。

“真的!不信我押給你一件主神器!”紅髮奧丁說著,手中出現一把主神級的長槍,散發著璀璨的霜雪光芒,著名的霜冬之峰。

“不用,我吃點虧,把百手泰坦押你這裡。”蘇業道。

迷迷糊糊的百手泰坦口吐白沫,心想跟我有什麼關係?我都什麼樣了,還被你們押來押去?

“蘇業,我的好學生,你不能這樣。你知道我為了修煉,為了體驗不同的力量,我這個化身毛毛躁躁的,不如老年化身智慧,大嘴巴亂說,交易的事,緩緩,行嗎?”奧丁問。

“不行,你當神王在放屁,我可不能不尊重神王的神諭。就這麼定了!”蘇業頭也不抬,依舊撫摸世界樹法杖的細枝,一臉迷戀。

奧丁麵色一沉,突然瞬移到蘇業身邊,猛地抓向世界樹法杖。

指尖明明離法杖隻有頭髮絲那麼遠,可卻彷彿咫尺天涯,又好像隔絕星空,奧丁無論在怎麼用力,都無法碰觸。

蘇業微微一笑,將世界樹法杖收入廢墟空間。

中年奧丁站在蘇業對麵,滿麵陰雲。

兩個人的鼻尖間隔超過三厘米。

奧丁徐徐後退。

“你以為,我的主神器是可以隨便拿的嗎?”說完,奧丁冷冷一笑,伸手對準蘇業一抓,無儘的雷霆在手中閃爍,劈裡啪啦的聲音響徹天空,刹那之後萬鈞雷霆貫穿虛空千裡。

“給!我!回!來!”奧丁猛地一握,雷霆爆滅,神器回……

冇回來。

奧丁呆呆看著空空如也的手,細微的藍色電芒宛如一條條小蚯蚓在躥動。

他茫然抬起頭,望向蘇業。

“我的世界樹法杖呢?”

“你猜。”

“不可能啊,就算被主神力量鎮壓,它也能回到我手裡啊。”

“你可以用神王本體試試。”蘇業微笑道。

“我神王本體做不出這種事,我嘴怎麼這麼賤……”奧丁對準嘴抬起手,想了想,又放下。

許久之後,奧丁深吸一口氣,緩緩挺直胸膛,抬高下巴,冷視蘇業。

“我在黃昏戰場等著你的魔法師軍團!”奧丁道。

蘇業微笑道:“冇問題,你一定會明白,你換來的隻會多不會少。”

奧丁看了一眼百手泰坦,一揮手,隔絕空間。

“既然你搶到世界樹枝,那就要承擔另一個責任。”

“說說看。”

“幫我保護未來之子。”

蘇業沉默不語。

“怎麼,怕了?那就還回世界樹法杖。”中年奧丁微微一笑。

“具體保護誰?”

“所有能在黃昏之戰後存活的北歐神靈。”奧丁道。

蘇業側頭斜視奧丁道:“這個世界樹枝,不會是你的圈套吧?你一個化身,按理說不應該手持這種重寶。你的神器中,天界之槍排名第一,無限金環排名第二,排名第三的,就是這把世界樹法杖。”

“你如果覺得是圈套,就還給我,解除圈套。”奧丁伸出手。

蘇業望著奧丁,滿眼狐疑,道:“真是老狐狸。”

“快點決定,我還要下霧淵。”奧丁一臉淡定。

蘇業盯著奧丁看了許久,道:“我忘記了,你能看到未來。”

中年奧丁往星空中吐了一口唾沫,道:“我呸!你彆廢話,趕緊把世界樹枝還我!我就算能看到你的未來,也看不清你那張大臉有多大、皮有多厚!”

“你到底能不能看到我的未來?”蘇業問。

“你猜呢?”

蘇業沉思不語。

這世界樹法杖,太不一般了,這東西可是創世級世界樹的完全形態的一部分大樹枝,蘊含的力量遠遠超過自己的那棵世界樹。

錯過這一次,下一次很可能失去機會。

關鍵是,誰也不知道現在的黃昏之戰最終結果,萬一世界樹法杖被奧丁弄壞了呢?

可是,這把世界樹法杖,又很像是奧丁的誘餌圈套,中年奧丁再莽撞,也不至於這麼莽。

“你敢給,我就敢要!不過,一把世界樹法杖隻能保全一個未來之子,你彆給我弄一群未來之子讓我當奶爸。”蘇業道。

冇了毒藤,不遠處的百手泰坦終於清醒了一點,聽到這話,遍體生寒,很想逃離。

這都是什麼人啊,敢跟神王相互算計。

奧丁咧嘴一笑道:“同意就好!至於最後的酬勞,黃昏之戰結束前,我會交給你!”

“我就知道你在算計我!”

“胡說八道,我怎麼會算計我最優秀的學生。”

“彆提這事,我不是你學生!”蘇業臉一沉。

奧丁尷尬一笑,四處望天,突然消失在原地,站在剛剛清醒一點的百手泰坦的頭頂,然後……

劈裡啪啦一頓胖揍,打得百手泰坦哭爹喊娘。

過了一會兒,奧丁踩著鼻青臉腫的百手泰坦的左肩返回,道:“我們合乘下霧淵吧。”

百手泰坦差點哭了,什麼叫合乘!

蘇業踏上百手泰坦右肩,道:“我還得管灰矮人之主要一件霧淵披風,還有他用的。”

奧丁想了想,道:“我有冰川傘,霧淵披風給他用吧。”

“你不是要雙保險嗎?”

“我又不準備下灰霧之海,有冰川傘夠了。”奧丁說著,把霧淵披風扔給百手泰坦,右手攤開,一把閃爍著冰晶光華的大傘飛到高空,徐徐旋轉,而後隱去行跡。

細碎的冰屑連綿不斷下落,星光瀰漫。

“我們走!”奧丁一伸指,劃開空間裂縫,輕輕一跺腳。

百手泰坦無奈地進入空間裂縫。

黑暗消散,光明浮現,一座巨大的峽穀出現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