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雙蛇翼杖上空,巨大的錐形金光自下而上噴發。

一尊二十名高全身金光閃閃的偉岸神體升騰而上,左手握主神器七絃琴,右手接過化身手中雙蛇翼杖。

赫爾墨斯的化身向蘇業微微一笑,化作一道流光,融入高大神靈的身體之中。

商業之神,赫爾墨斯本體。

濃烈主神之力在他的周身滾動,如同不斷躍動的火焰,排開灰霧,灼燒萬靈。

他的腳下,穿戴著標誌性的主神器飛翼靴,金色的靴子之後,兩對白色的羽翼輕輕扇動。

原本普普通通的雙蛇翼杖,表麵徐徐融化,兩麵金色羽翼不變,而杖上的兩條金蛇消失。

高大的赫爾墨斯本體身後,兩頭萬米高的萬金巨蛇魔神徐徐升起。

如山擎天。

赫爾墨斯腦後金黃色的神日光輪徐徐轉動,光輪之中,隱隱映照眾生交易,萬物流通。

赫爾墨斯高懸天空,麵帶微笑,手指輕輕撥動七絃琴,悅耳的聲音傳遍天地,撫平心中的躁動。

圍攻他的霧淵獸神紛紛後退,它們瞄向霧淵主神,等待命令。

霧淵主神們相互看了看,無一人下達命令。

赫爾墨斯與尼德霍格關係密切,殺了赫爾墨斯化身無所謂,但殺主神本體,勢必與尼德霍格交惡。

宙斯神係的強大眾神皆知,他們無懼宙斯神係,但也並不想惹麻煩。

普通主神和神王之子,不是一種主神。

就在霧淵主神思考的時候,赫爾墨斯居高臨下望著蘇業,微笑道:“你明白了嗎?我從不以戰鬥見長,但我永遠在戰鬥前,掌控戰鬥。”

他的話語很輕,可落在眾神的耳中,雷音轟鳴。

金光燦燦的赫爾墨斯神聖輝煌,眾多霧淵獸神自慚形穢,慢慢退卻。

蘇業點點頭,道:“你的地位,加上尼德霍格的庇護,以及與北歐對立的身份,隻要不激怒霧淵主神,便安全至極。你看透這一切,所以毅然藏著本體,避免意外。”

“不錯,我一向欣賞你在商業上的貢獻,你間接為我提供的信力,甚至超越全希臘的民眾。”赫爾墨斯微笑道,“你如果不喜歡成為吾父的從神,成為我們的盟友怎麼樣?我願意帶你向父親交涉,隻要你低頭認個錯,我相信父親會原諒你。”

“有些錯,可以認,但有些錯我認了,便是對所有魔法師、全人類乃至整個無限位麵犯下罄竹難書的罪行。”蘇業道。

“你為什麼這麼固執呢?我一直以為,你可以加入希臘神係,成為我在商業上的助力。”赫爾墨斯眼簾低垂,雷音激盪。

“當宙斯滅世之時,還談什麼商業。”蘇業道。

“你太執著於眼前的存亡,大滅之後,當有大生,”赫爾墨斯淡然道,“我押吾父創世之後,無限位麵一體,到那時,吾當為商業神王。”

“連希臘都管不好的宙斯,妄圖接管整個無限位麵,誰給他的勇氣?”

赫爾墨斯歎了口氣,道:“蘇業啊蘇業,你終究過於沉迷魔法,過度依賴智慧,而忘記何為至善。希臘災難的根源,是眾神係的傾軋。吾父一直在思考,如何讓萬族萬靈生生不息,永無紛爭,最終想通,如果他為至高之神,掌管無限位麵,便可消弭一切的紛爭,一切的惡,一切的罪。此為至善。”

蘇業笑了笑,道:“你認為,消滅一切紛爭就是對的?”

“當然,這是所有智慧生命心中至善至高的追求。”赫爾墨斯道。

“那紛爭是什麼?紛爭的本質,便是不同,是不同引發紛爭。當你想要消除一切紛爭的時候,便等於是在消除一切不同。而這個不同,是你定義,我定義,大家定義,還是宙斯定義?很顯然,是宙斯定義。那麼,進一步來說,宙斯所謂的消除紛爭,本質上是消除他認為的不同。再進一步說,宙斯在保留他認為的正確,消滅他認為的錯誤。那麼,你認為,宙斯真正能夠分清世間一切的錯誤與正確嗎?”蘇業道。

“宙斯無所不能。”赫爾墨斯堅定地道。

蘇業微笑道:“我隻問三個問題。第一,在無限位麵的邊界,宙斯從來不知道的地方,他怎麼判斷錯誤與正確?第二,他既然不懂哲學與魔法,他怎麼判斷哲學與魔法的正確與錯誤?至於第三個,他能不能創造一個他不懂的問題?”

“吾父相信,當他成為無限位麵的至高神,知曉一切,自然也能做出最正確的善。”赫爾墨斯道。

“如果我們絕大多數生靈都認為,最正確的善,就是宙斯去死呢?”蘇業笑道。

赫爾墨斯愕然。

蘇業緩緩道:“在永遠冇有變化的世界,宙斯養豬或許是最善的行為,但在一個必然變化的世界,連宙斯都無法理解所有的新變化,被養的豬越多,最終被毀滅的可能越大。在現如今的世界,隻有儘最大可能把每一頭豬培養成人,儘最大可能把每一個人培養成擁有智慧的人,我們纔有機會對抗未來的劇變甚至滅世災難。無物永恒,無人萬能。”

赫爾墨斯譏笑道:“說得好像你纔是萬能者,永遠正確。”

“你知道我和宙斯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嗎?”

“他偉岸至強,你弱小不堪。”赫爾墨斯道。

蘇業笑了笑,道:“目前來說,這的確是一種不同。但我們最大的不同是,他為了保護舊與錯的自己,獵殺所有希望,埋葬所有可能。而我卻在尋覓希望,主動讓他們推翻舊的我、錯的我。”

赫爾墨斯道:“無論你說什麼,也無法解決一個悖論,那就是,宙斯在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掃除認為錯誤的事,而你,蘇業,你們魔法師,在做同樣的事。”

“的確,從廣義上來講,我們是在做同樣的事,但如果換一個角度,你就會發現,宙斯的錯誤,可能延綿百萬年,而每個人類的錯誤,最多延綿百年,當他死亡不久,必然會有新光照見他的錯誤,而後改變。我們如果把全人類當一個生命,你會發現什麼?”

赫爾墨斯與狩獵女神皺眉。

霧淵獸神們也陷入思考。

“人類這個‘人’,從來冇有完全正確的時刻,也從來冇有完全錯誤的時刻。這個‘人’在慢慢淘汰所有的錯誤,同時慢慢記住所有的正確。哲學與魔法,隻是現在的正確,在未來,或許會淪為錯誤,但,那又怎麼樣呢?紛爭,源自不同,在某個階段,不同或許會形成巨大的災難,但真正的正確,一定會安然度過災難,煥發新生。不同的土壤,孕育正確與善,封閉的死水,醞釀錯誤與惡。”

赫爾墨斯強擠出笑容,道:“那麼,你可以輔佐吾父,幫助他糾正錯誤。”

蘇業微笑道:“我說過,我冇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幫助他或許是一種正確,但我現在要做更正確的事。”

“你看,你同樣認為你是正確的,吾父是錯誤的。”

“無論我們誰對誰錯,正確必將永存。”

“善良比正確重要。”赫爾墨斯道。

蘇業道:“善良源自本能,正確源自理智。我們因善良而存活,因正確而進步。善良能讓我們現在好好活著,但正確能讓我們未來好好活著。”

狩獵女神看了一眼赫爾墨斯,道:“弟弟說,永遠不要跟哲學家辯論。”

赫爾墨斯一攤手,道:“我承認,爭論這種事,我敗給了你。我不會死心,我依舊會想辦法讓你成為我的助力,但是,既然你這麼桀驁不馴,你需要接受懲罰!讓你明白,何為主神!”

“你看,你還是想養豬。”蘇業歎了口氣。

“死吧。”

赫爾墨斯麵無表情,左手彈奏七絃琴,叮咚的聲音如泉水掠過天地間,而後化作多彩雲霞,環繞蘇業,猛地收緊。

右手的商神權杖指向蘇業,兩頭虛空大蛇張開大嘴,撲向蘇業的中位化身,氣吞一界。

“第二神術序列:萬法。”

浩蕩之音,貫通環宇。

蘇業中位化身之前,本體破空而來,舉起世界樹法杖。

神級化身如翼伸展,小小的蘇業們伸指點向前方。

蘇業掌握的所有攻擊性法術,弱到學徒級的火焰箭,強到上位神層次的虛空亂刃,彙聚一體,粉碎空間,宛如一頭漆黑之身彩光點綴的星空長河,洞破七彩雲霞,擊退虛空大蛇,並奔湧向赫爾墨斯與狩獵女神。

“很好。”赫爾墨斯的左手急奏七絃琴,彩色雲霞飛出,擊潰萬法洪流。

赫爾墨斯一邊揮舞商神權杖施法,一邊大笑問道:“蘇業,你終於走錯一步!我本來隻想殺你化身,既然你本體來了,那就留在這裡吧!”

“怎麼,不是想招降我嗎?”

赫爾墨斯眨了眨眼,道:“你如果真想歸附希臘神係……不,哪怕隻是結盟,我也能放過你。”

“我不想。”蘇業說話間,神級化身不斷施法,漫天魔法化作星辰洪流,轟擊赫爾墨斯。

遠處的霧淵獸神相互看了看,默契地後退。

“你的魔法……威力出奇大。哪怕有世界樹法杖,也不應該,除非,你有特彆強大的天賦和神權力量。”赫爾墨斯微微皺眉,他無法想像,自己堂堂主神,神王血脈,在抵擋蘇業魔法的時候,竟然感到吃力。-